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688章 酒吧,王楠楠

第688章 酒吧,王楠楠

  夜色正浓。

  午夜的静谧,笼罩着城市。

  饶是马路上,也只剩下星星散散的车流。

  但在城市的某些地方,却迸发着勃勃生机。

  一袭白色长裙的古蜻蜓走到酒吧门口。

  不谙世事的她,也知道酒吧这种地方人多手杂,所以特地改变了一下着装,尽可能的简单朴素。

  但以她的容貌身姿,哪怕仅仅是一袭白裙,也引得酒吧门前无数人的瞩目。

  特别是看到古蜻蜓脸上尚且带着的几分稚气,更是让一众狼人眼睛放光,仿佛看到了小绵羊。

  而且……还是极度可口的小绵羊。

  仅仅驻足五分钟,便接连有三人上来索要联系方式。

  古蜻蜓一一拒绝了。:

  “难道我的衣服还是太显眼了吗?”

  古蜻蜓有些怀疑地看了看身上的白色长裙,最终还是深吸了口气,朝酒吧内走去。

  酒吧这种地方,向来都是不拒绝女孩进入的,特别是漂亮的女孩。

  每一个漂亮的女孩,在酒吧人的眼里,绝对都是吸金利器!

  古蜻蜓其实也不想来的,只是中午到刚才,她已经无数次的拨打了名片上王楠楠的电话号码,结果对方一直关机,就只能寻到这个地方了。

  穿过昏暗的走廊,一阵劲爆的音乐伴随着呐喊声扑面而来。

  震撼得古蜻蜓心脏都抽了一下。

  下一秒。

  她便是琼鼻微皱,柳眉紧蹙,这样的地方……好嘈杂。

  从小到大,她在古家被视作掌上明珠,接受的教育都是贵族式教育,而身为掌上明珠,全家上下对待她都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造就出她贵族式的教育素质的同时,也造就层她二十岁了依旧不谙世事。

  酒吧这样的场所,以前古蜻蜓都只是在电影电视和小说中看过,这次是第一次来。

  不过嘈杂的环境,让她很不舒服。

  深吸了口气,古蜻蜓便走进了酒吧中。

  五光十色的灯光,绚丽夺目。

  在黑暗中,更是将氛围烘托了起来。

  舞池中央,人潮舞动。

  俊男靓女,尽情的享受着黑暗、音乐和酒精的刺激,以求得放松。

  舞台上,dj控场,将气氛推向火爆。

  古蜻蜓目光看了一眼dj,皱了皱眉:“穿的这么暴露,她没妈吗?不会骂她吗?”

  这话一出口,身旁路过的几个男男女女,纷纷用诧异古怪的目光看向她。

  古蜻蜓却是恍若未觉,自顾自地走向了酒保吧台,那里相对要安静一点,也有高脚椅,能够坐下休息。

  “美女,要喝点什么?我请你。”酒保被古蜻蜓的容貌惊艳了,仿佛看待猎物一般,笑着。

  “给我一杯红酒就可以了。”

  古蜻蜓是来找王楠楠的,对于其他,并不在意,也并不想理会。

  她本身就对酒吧这种氛围很不适应。

  很快,酒保便端上一杯红酒,还想与古蜻蜓搭讪闲聊,不过古蜻蜓直接将头扭开,完全不合酒保交流。

  这妞……硬茬啊!

  酒保悻悻地去另一边工作了。

  而古蜻蜓则在黑暗中,目光四处搜寻,到处寻找着王楠楠的身影。

  她怎么会在这么乱的环境里工作?

  这样的人……真的能认识陈东那个混蛋?

  如果不是好奇陈东,想要接近了解,古蜻蜓是真想立刻离开。

  可中午的遭遇,陈东都已经买藏獒防她了,现在也只能期冀从王楠楠这打开缺口了。

  也就在古蜻蜓寻找王楠楠的时候。

  酒吧卫生间里。

  一袭黑色长裙的王楠楠醉醺醺,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

  站在洗手台前,王楠楠脸上画着浓妆,眉头却是紧拧着,表情有些难受。

  大量酒精刺激肠胃,让她在呕吐后,肠胃依旧翻江倒海。

  哗啦啦……

  打开水龙头,王楠楠掬了一捧水泼在脸上,又对着水龙头狠灌了一口,毫无姿态的“咕噜噜”漱口。

  在酒吧这样的地方工作,她得时刻保持自己的容貌和姿态上没有丝毫瑕疵。

  因为这直接决定了她今晚的收入。

  毕竟没有哪个客人愿意让一个满身带着酒精污秽臭气的女人靠近。

  哪怕这个女人,有些姿色!

  但来玩的,都是图个开心放松,而且酒吧里可不缺少美女。

  其实王楠楠这个年纪到酒吧工作,已经算晚的了,用行话说就是过气了,但她现在已经没别的路了。

  一边是自己的生活,一边还得供养弟弟的生活开销,父亲又一直联系不上。

  到酒吧工作,是她能想到的,能够挣快钱,而且钱还能挣得不少,又适合她的工作了。

  好在王楠楠本身底子就不错,再加上和陈东结婚三年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工作,所以让她的颜值在浓妆艳抹后,依旧不属输那些二十左右的小女生。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王楠楠渐渐露出了厌恶和愤恨之色。

  “陈东,我有今天,都是你这个畜生一手造成的,你等着我,只要我王楠楠活着一天,我就一定要报仇,为我母亲,为我自己,为我弟弟,为我们一家人报仇!”

  镜子前的王楠楠,这一刻怒意汹涌,浓妆的脸蛋上都显露出了狰狞仇恨。

  “呼……”

  再次吐出一口酒气,王楠楠又掬了一捧水泼在脸上,抽

  夜色正浓。

  午夜的静谧,笼罩着城市。

  饶是马路上,也只剩下星星散散的车流。

  但在城市的某些地方,却迸发着勃勃生机。

  一袭白色长裙的古蜻蜓走到酒吧门口。

  不谙世事的她,也知道酒吧这种地方人多手杂,所以特地改变了一下着装,尽可能的简单朴素。

  但以她的容貌身姿,哪怕仅仅是一袭白裙,也引得酒吧门前无数人的瞩目。

  特别是看到古蜻蜓脸上尚且带着的几分稚气,更是让一众狼人眼睛放光,仿佛看到了小绵羊。

  而且……还是极度可口的小绵羊。

  仅仅驻足五分钟,便接连有三人上来索要联系方式。

  古蜻蜓一一拒绝了。:

  “难道我的衣服还是太显眼了吗?”

  古蜻蜓有些怀疑地看了看身上的白色长裙,最终还是深吸了口气,朝酒吧内走去。

  酒吧这种地方,向来都是不拒绝女孩进入的,特别是漂亮的女孩。

  每一个漂亮的女孩,在酒吧人的眼里,绝对都是吸金利器!

  古蜻蜓其实也不想来的,只是中午到刚才,她已经无数次的拨打了名片上王楠楠的电话号码,结果对方一直关机,就只能寻到这个地方了。

  穿过昏暗的走廊,一阵劲爆的音乐伴随着呐喊声扑面而来。

  震撼得古蜻蜓心脏都抽了一下。

  下一秒。

  她便是琼鼻微皱,柳眉紧蹙,这样的地方……好嘈杂。

  从小到大,她在古家被视作掌上明珠,接受的教育都是贵族式教育,而身为掌上明珠,全家上下对待她都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造就出她贵族式的教育素质的同时,也造就层她二十岁了依旧不谙世事。

  酒吧这样的场所,以前古蜻蜓都只是在电影电视和小说中看过,这次是第一次来。

  不过嘈杂的环境,让她很不舒服。

  深吸了口气,古蜻蜓便走进了酒吧中。

  五光十色的灯光,绚丽夺目。

  在黑暗中,更是将氛围烘托了起来。

  舞池中央,人潮舞动。

  俊男靓女,尽情的享受着黑暗、音乐和酒精的刺激,以求得放松。

  舞台上,dj控场,将气氛推向火爆。

  古蜻蜓目光看了一眼dj,皱了皱眉:“穿的这么暴露,她没妈吗?不会骂她吗?”

  这话一出口,身旁路过的几个男男女女,纷纷用诧异古怪的目光看向她。

  古蜻蜓却是恍若未觉,自顾自地走向了酒保吧台,那里相对要安静一点,也有高脚椅,能够坐下休息。

  “美女,要喝点什么?我请你。”酒保被古蜻蜓的容貌惊艳了,仿佛看待猎物一般,笑着。

  “给我一杯红酒就可以了。”

  古蜻蜓是来找王楠楠的,对于其他,并不在意,也并不想理会。

  她本身就对酒吧这种氛围很不适应。

  很快,酒保便端上一杯红酒,还想与古蜻蜓搭讪闲聊,不过古蜻蜓直接将头扭开,完全不合酒保交流。

  这妞……硬茬啊!

  酒保悻悻地去另一边工作了。

  而古蜻蜓则在黑暗中,目光四处搜寻,到处寻找着王楠楠的身影。

  她怎么会在这么乱的环境里工作?

  这样的人……真的能认识陈东那个混蛋?

  如果不是好奇陈东,想要接近了解,古蜻蜓是真想立刻离开。

  可中午的遭遇,陈东都已经买藏獒防她了,现在也只能期冀从王楠楠这打开缺口了。

  也就在古蜻蜓寻找王楠楠的时候。

  酒吧卫生间里。

  一袭黑色长裙的王楠楠醉醺醺,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

  站在洗手台前,王楠楠脸上画着浓妆,眉头却是紧拧着,表情有些难受。

  大量酒精刺激肠胃,让她在呕吐后,肠胃依旧翻江倒海。

  哗啦啦……

  打开水龙头,王楠楠掬了一捧水泼在脸上,又对着水龙头狠灌了一口,毫无姿态的“咕噜噜”漱口。

  在酒吧这样的地方工作,她得时刻保持自己的容貌和姿态上没有丝毫瑕疵。

  因为这直接决定了她今晚的收入。

  毕竟没有哪个客人愿意让一个满身带着酒精污秽臭气的女人靠近。

  哪怕这个女人,有些姿色!

  但来玩的,都是图个开心放松,而且酒吧里可不缺少美女。

  其实王楠楠这个年纪到酒吧工作,已经算晚的了,用行话说就是过气了,但她现在已经没别的路了。

  一边是自己的生活,一边还得供养弟弟的生活开销,父亲又一直联系不上。

  到酒吧工作,是她能想到的,能够挣快钱,而且钱还能挣得不少,又适合她的工作了。

  好在王楠楠本身底子就不错,再加上和陈东结婚三年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工作,所以让她的颜值在浓妆艳抹后,依旧不属输那些二十左右的小女生。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王楠楠渐渐露出了厌恶和愤恨之色。

  “陈东,我有今天,都是你这个畜生一手造成的,你等着我,只要我王楠楠活着一天,我就一定要报仇,为我母亲,为我自己,为我弟弟,为我们一家人报仇!”

  镜子前的王楠楠,这一刻怒意汹涌,浓妆的脸蛋上都显露出了狰狞仇恨。

  “呼……”

  再次吐出一口酒气,王楠楠又掬了一捧水泼在脸上,抽

  了几张纸巾擦拭干净,整理了一下着装便要出去工作。

  可就在这时。

  男厕所的门忽然打开。

  一个醉醺醺,大腹便便的光头中年人走了出来。

  中年人满脸横肉,下巴上还有道疤痕,粗壮如腿的胳膊上还有纹身,粗壮的金链子,满身名牌。

  一看到王楠楠,登时眼睛一亮。

  站在王楠楠身后,中年男人满脸色欲,目光炽热的上下侵略着王楠楠的背影。

  他咧嘴一笑,上前一把搂住了王楠楠的腰肢,然后毫无顾忌的狠掐了一把。

  这一下,吓得王楠楠面露痛苦的同时,也尖叫了起来。

  只是一转身,看清中年男人的样子后,王楠楠登时花容失色:“霸,霸哥……”

  “王楠楠?”

  被叫霸哥的中年人也愣了一下,随即满脸色欲的大笑了起来。

  酒精催化下,能快速地瓦解人的理智,也能快速地膨胀人的某方面的欲望。

  霸哥一把将花容失色的王楠楠搂进怀中,上下起手:“你弟弟王昊欠了我一大笔钱,老子老早就想让他把你卖出来替他还账了,今天倒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是老天爷赐给老子的啊。”

  “乖乖的答应我,跟了我,从今以后你和你弟弟就能脱离苦海了,有我罩着你弟弟,他小子能混吃到死,在本市都没人敢动他。”

  一边说,霸哥却是一面蛮横粗暴的将王楠楠往男洗手间里拖。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