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687章 古家大小姐的屈辱

第687章 古家大小姐的屈辱

  什么?!

  冷漠决绝的回应,让所有人猝不及防。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懵了。

  一众保安更是有种头皮快炸开的抓狂。

  陈总来,到底是救人?

  还是赶着把人送走,赶着把我们的饭碗砸了啊?

  饶是小马都始料未及,随着陈东转身,他依旧呆立在原地。

  天台边缘处,古蜻蜓湛蓝色的眸子满是不敢置信,她红唇微张:“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跳吧,不过跳的时候注意点,别砸到下边围观的人就好了。”

  陈东将轮椅停在天台门口,声音冷漠的没有丝毫情感波澜。

  父亲提醒小心古家人。

  古蜻蜓又是古家人。

  既然如此,干嘛还要管她死活?

  一个肆意亵渎他和顾清影感情的奇葩女孩,陈东还不至于期期艾艾的哀求她活着。

  要死……那就死快点!

  死了,对于古家的提防,也能松懈一下了。

  “我……”

  古蜻蜓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她……好气哦!

  这和她预想的画面,完全不一样。

  人家都已经要跳楼了,你居然还让我小心别砸到人?

  “陈先生……”

  最先遇到古蜻蜓的保安大叔急得眼睛都红了,一声哀嚎就要下跪。

  可陈东却仿佛知道要发生什么似的。

  没等保安大叔跪下,便冷冷地说:“别跪我,这事和我无关,要跪跪那个奇葩。”

  闻。

  一众保安纷纷脸色大变。

  唰的一声!

  所有保安全都跪在了地上。

  “姑娘,求求你不要跳啊,你一跳下去,我们保安部的所有人都要丢饭碗了啊。”

  “姑娘年纪轻轻活着不好吗,干嘛非得往死路上逼啊?”

  “姑娘,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你下来好不好?”

  ……

  哀求声,此起彼伏。

  所有人此时都有种抓狂崩溃的感觉,盼星星盼月亮的等陈东来救场。

  可现在陈东到场了,非但不救场,还上赶着送人走,这事不是闹得吗?

  小马扫了一眼跪下的众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陈东身边:“东哥,这么闹下去,影响很不好的。”

  “没事,人死了事就干净了。”陈东决绝的说。

  小马:“?0?”

  今天的东哥到底怎么了?

  古蜻蜓伫立在天台边缘,这一刻有种进退维谷的感觉。

  她想逼迫陈东出来见面,却没想到陈东的反应这么冷漠决绝。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的要跳?

  开玩笑!

  不可能跳的!

  可不跳楼……是不是太丢人了,也太没面子了?

  气呼呼的古蜻蜓,俏脸之上都泛起了红晕,粉拳紧握,这一刻恨不得冲到视线中,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面前,挥拳狠狠地捶对方一顿。

  本姑娘为了逼你见面,都放下清誉了,这可是你的荣幸!

  你为什么要对本姑娘这么无情,这么冷漠?

  “姑娘啊……求求你了,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这年纪也就干个保安的工作了,你这跳下去了,大叔一家子也完了啊。”

  保安大叔跪着越众而出,泪眼朦胧地哀嚎道。

  这句话并不是虚假之词。

  只有真正生活在底层的人,才能体会到底层人的生活到底有多艰辛和多无奈。

  而这世上,又从不缺底层的人。

  陈东以前和母亲,也是如此。

  听到保安大叔的哀嚎哭求,冷漠的面庞上,也浮现出几分波澜。

  “哎呀呀,不跳就不跳嘛,你们都这么求我了,我肯定不会往下跳了嘛。”

  古蜻蜓故作生气地往天台安全的地方走,目光却是看着保安大叔,心里别提多感激了。

  保安大叔的哭嚎哀求,正好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然而。

  望着突然走下来的古蜻蜓,保安大叔和在场所有人全都懵了。

  这么……随意的吗?

  这特么是不是变得也太快了点?

  “噗嗤!”

  小马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抬眼看向古蜻蜓的眼神也变得无比怪异。

  听到小马的笑声,古蜻蜓登时娇躯一颤,粉嫩的俏脸之上,快速地泛起红晕,仿佛要渗血似的,浑身更是火辣辣的。

  “奇葩!”

  陈东无奈地摇摇头:“小马,走了。”

  既然确定了古蜻蜓就是古家人,不论是不是父亲提醒他要小心的古家人,他都没道理和古蜻蜓靠的太近。

  更遑论,古蜻蜓本身的奇葩行举止,就让陈东反感到不行,还有她肆意亵渎他和顾清影感情的事情。

  “喂,你等等我,我来可是专门来见你!”

  见陈东要走,古蜻蜓登时急了,急忙追了上去。

  留下了保安大叔和所有人跪在地上,一脸茫然,风中凌乱。

  下楼的电梯中。

  陈东漠然的坐在轮椅上,目不斜视。

  而小马站在轮椅后边,却是无奈古怪地看着角落里的古蜻蜓。

  不得不说,古蜻蜓的颜值和身材都是绝色之姿,再加上一双宛若大海的湛蓝色双眸,更是增添了几分异域风情,给人神秘魅惑的感觉。

  但见识过古蜻蜓的行举止后。

  小马却是对古蜻蜓一点也不感冒。

  正如陈东所说的“奇葩”二字,在小马看来,简直形容的不要太贴切!

  什么?!

  冷漠决绝的回应,让所有人猝不及防。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懵了。

  一众保安更是有种头皮快炸开的抓狂。

  陈总来,到底是救人?

  还是赶着把人送走,赶着把我们的饭碗砸了啊?

  饶是小马都始料未及,随着陈东转身,他依旧呆立在原地。

  天台边缘处,古蜻蜓湛蓝色的眸子满是不敢置信,她红唇微张:“你,你说什么?”

  “我说你跳吧,不过跳的时候注意点,别砸到下边围观的人就好了。”

  陈东将轮椅停在天台门口,声音冷漠的没有丝毫情感波澜。

  父亲提醒小心古家人。

  古蜻蜓又是古家人。

  既然如此,干嘛还要管她死活?

  一个肆意亵渎他和顾清影感情的奇葩女孩,陈东还不至于期期艾艾的哀求她活着。

  要死……那就死快点!

  死了,对于古家的提防,也能松懈一下了。

  “我……”

  古蜻蜓目瞪口呆,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了。

  她……好气哦!

  这和她预想的画面,完全不一样。

  人家都已经要跳楼了,你居然还让我小心别砸到人?

  “陈先生……”

  最先遇到古蜻蜓的保安大叔急得眼睛都红了,一声哀嚎就要下跪。

  可陈东却仿佛知道要发生什么似的。

  没等保安大叔跪下,便冷冷地说:“别跪我,这事和我无关,要跪跪那个奇葩。”

  闻。

  一众保安纷纷脸色大变。

  唰的一声!

  所有保安全都跪在了地上。

  “姑娘,求求你不要跳啊,你一跳下去,我们保安部的所有人都要丢饭碗了啊。”

  “姑娘年纪轻轻活着不好吗,干嘛非得往死路上逼啊?”

  “姑娘,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你下来好不好?”

  ……

  哀求声,此起彼伏。

  所有人此时都有种抓狂崩溃的感觉,盼星星盼月亮的等陈东来救场。

  可现在陈东到场了,非但不救场,还上赶着送人走,这事不是闹得吗?

  小马扫了一眼跪下的众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陈东身边:“东哥,这么闹下去,影响很不好的。”

  “没事,人死了事就干净了。”陈东决绝的说。

  小马:“?0?”

  今天的东哥到底怎么了?

  古蜻蜓伫立在天台边缘,这一刻有种进退维谷的感觉。

  她想逼迫陈东出来见面,却没想到陈东的反应这么冷漠决绝。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真的要跳?

  开玩笑!

  不可能跳的!

  可不跳楼……是不是太丢人了,也太没面子了?

  气呼呼的古蜻蜓,俏脸之上都泛起了红晕,粉拳紧握,这一刻恨不得冲到视线中,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面前,挥拳狠狠地捶对方一顿。

  本姑娘为了逼你见面,都放下清誉了,这可是你的荣幸!

  你为什么要对本姑娘这么无情,这么冷漠?

  “姑娘啊……求求你了,我上有老下有小,我这年纪也就干个保安的工作了,你这跳下去了,大叔一家子也完了啊。”

  保安大叔跪着越众而出,泪眼朦胧地哀嚎道。

  这句话并不是虚假之词。

  只有真正生活在底层的人,才能体会到底层人的生活到底有多艰辛和多无奈。

  而这世上,又从不缺底层的人。

  陈东以前和母亲,也是如此。

  听到保安大叔的哀嚎哭求,冷漠的面庞上,也浮现出几分波澜。

  “哎呀呀,不跳就不跳嘛,你们都这么求我了,我肯定不会往下跳了嘛。”

  古蜻蜓故作生气地往天台安全的地方走,目光却是看着保安大叔,心里别提多感激了。

  保安大叔的哭嚎哀求,正好给了她一个台阶下。

  然而。

  望着突然走下来的古蜻蜓,保安大叔和在场所有人全都懵了。

  这么……随意的吗?

  这特么是不是变得也太快了点?

  “噗嗤!”

  小马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抬眼看向古蜻蜓的眼神也变得无比怪异。

  听到小马的笑声,古蜻蜓登时娇躯一颤,粉嫩的俏脸之上,快速地泛起红晕,仿佛要渗血似的,浑身更是火辣辣的。

  “奇葩!”

  陈东无奈地摇摇头:“小马,走了。”

  既然确定了古蜻蜓就是古家人,不论是不是父亲提醒他要小心的古家人,他都没道理和古蜻蜓靠的太近。

  更遑论,古蜻蜓本身的奇葩行举止,就让陈东反感到不行,还有她肆意亵渎他和顾清影感情的事情。

  “喂,你等等我,我来可是专门来见你!”

  见陈东要走,古蜻蜓登时急了,急忙追了上去。

  留下了保安大叔和所有人跪在地上,一脸茫然,风中凌乱。

  下楼的电梯中。

  陈东漠然的坐在轮椅上,目不斜视。

  而小马站在轮椅后边,却是无奈古怪地看着角落里的古蜻蜓。

  不得不说,古蜻蜓的颜值和身材都是绝色之姿,再加上一双宛若大海的湛蓝色双眸,更是增添了几分异域风情,给人神秘魅惑的感觉。

  但见识过古蜻蜓的行举止后。

  小马却是对古蜻蜓一点也不感冒。

  正如陈东所说的“奇葩”二字,在小马看来,简直形容的不要太贴切!

  “我真的是来见你的。”

  古蜻蜓双手攥在一起,打着圈圈:“其实就是想请你吃顿饭,和你待一会儿,能在我古蜻蜓面前得到这样的待遇,二十年了,你是第一个男孩子!”

  “那我该很荣耀?”

  陈东挑眉看着古蜻蜓。

  古蜻蜓嗫喏着红唇:“也,也不能这么说吧。”

  忽然。

  陈东神情一肃:“小马,去买条藏獒到公司来。”

  “什么?”

  小马一阵惊诧。

  古蜻蜓也是错愕地看着陈东:“我请你吃饭,你买什么藏獒啊?”

  陈东冷冷地抬手指向古蜻蜓,对小马说:“等下把她撵出去,藏獒买回来后,这个奇葩靠近我方圆十米范围,立马放狗!”

  古蜻蜓娇躯一震,刹那间有种抓狂暴走的冲动。

  耻辱!

  简直耻辱!

  这家伙需要这么赤裸裸的羞辱我吗?

  我古蜻蜓就这样讨人厌,请你吃个饭,想和你待一会儿,你就要买条藏獒来防我?

  闻。

  小马怪笑了一声:“好的东哥,我立马去买。”

  叮咚!

  电梯到了一楼。

  小马催促着古蜻蜓离开。

  被陈东激怒的古蜻蜓气呼呼的走出了大楼。

  秋日当头。

  可她浑身却感受不到半点暖意。

  羞恼!

  恼羞成怒!

  愤愤不平!

  从出生到现在,二十年了,身为古家大小姐的她还从未受到过这样的待遇!

  “这个混账,敢羞辱我!”

  古蜻蜓捏紧了粉拳,咬牙切齿。

  忽然,她眼眸一亮。

  “嘻嘻,还有最后一个机会。”

  说话间,古蜻蜓拿出了一张名片,是昨天王楠楠给她的。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