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672章 老父亲的欣慰

第672章 老父亲的欣慰

  “你……”

  陈老太太脸色青红变幻,一口气憋在胸腔,到嘴的话愣是说不出来了。

  “家主,你这叫什么话?”

  陈道平脸色大变,指着陈道临呵斥道:“我妈好歹是你长辈,你得叫她一声三娘,哪有这样对长辈说话的?”

  “有德者为长辈,无德者算什么长辈?”

  陈道临神情一厉:“我说的是大实话!”

  “你……”

  陈老太太身躯颤抖,嘴角更是不停地抽搐。

  陈道平也是怒发冲冠,咬牙切齿,仿若躁狂猛兽。

  可陈道临却是直接掠过两人,目光扫过在场众人。

  声音冷厉,辞犀利。

  “我知道你们都觉得陈东应该死,因为这事关陈家上下,你们也都是从大局出发,为陈家上下考虑,所以才同仇敌忾的想让他死。”

  “但我也有句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陈家是在苍穹之上待惯了,这突然被人拉下了马,一个个倒是适应不过来了!”

  闻。

  一众掌权者纷纷脸色变得复杂起来。

  羞恼、愤怒、咬牙切齿者,比比皆是。

  陈道临却是盛气凌人,毫不留情。

  “但那是霍震霄,统领三十万大雪龙骑军,威震北域,杀得域外夷族胆寒心惊,闻霍震霄之名便能倒退八百里!”

  “这样的存在,誓保陈东,谁来强杀?”

  “老太太年迈糊涂,你们一个个难道还愚昧不知?陈东这次能活下来,靠的不是我这个当父亲的徇私舞弊,靠的是他找到了霍震霄这巍然大岳做靠山!”

  静。

  所有人都哑口无。

  账都算的清楚,谁都不愿意因为陈天养一条人命,便倾尽陈家之力和霍震霄一战。

  赢,肯定陈家能赢!

  但代价,所有人都不想付!

  陈道临的话,更是直刺所有人这点心思,逼得所有人哑口无。

  哪怕知道陈道临想让陈东活,可这凿凿辞出口,所有人愣是挑不出半点刺来。

  “好好好,陈道临,你有理,你行!”

  陈老太太终于顺过了气,脸色青红变幻,咬牙切齿道:“那好,老身现在就一点,此等重罪,有霍震霄保那野种,他可活,但他的继承者身份,当除!”

  “呵呵!三娘,我倒是想除!”

  陈道临凛然一笑:“不过你倒是问问在座众人,谁愿意除陈东身份?一枚龙头金令,其中的价值,谁不清楚?”

  陈老太太和陈道平脸色大变。

  在座所有人也纷纷眸光一亮。

  龙头金令,意味着龙头卫的身份。

  三十万大雪龙骑军,龙头卫乃是至高无上的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更关键的是,龙头卫接任霍震霄位置的几率极大!

  本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旦那一人后退,最有几率顶上去的,那就是这个万人之上了!

  一旦陈东成为大雪龙骑军的主宰,那么岂不是也意味着陈家身后有了三十万大雪龙骑军?

  这样的力量,可不是区区几个豪门能够比拟的了!

  “你儿子是残疾!”

  陈老太太厉声道。

  陈道临却是冷冷一笑:“残疾可以影响当陈家家主,但残疾影响不了当大雪龙骑军,大雪龙骑军内,没这等规矩!”

  一句话,瞬间撩拨的在座掌权者心思浮动。

  三十万大雪龙骑军代表的力量,让所有人都眼红心热。

  利弊权衡。

  只在瞬间。

  “遵家主意。”

  随着一位陈道临派系的掌权者出声。

  登时,议事殿内,声音接连响起。

  “遵家主意。”

  “遵家主意。”

  “遵家主意。”

  ……

  听着众多掌权者接连应声。

  陈老太太和陈道平感觉天都黑了,仿佛一瞬间掉进了绝望漆黑的无尽深渊。

  好好的一手牌,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

  怎么会峰回路转到了这种程度?

  陈家继承者的人命,真变得如此卑贱了?

  “三娘,道平,断了你们的心思,从今往后,陈东不仅仅是我陈道临的儿子,也不仅仅是陈家继承者,他多了个身份,大雪龙骑军……龙头卫!居传说霍震霄之下,居三十万大雪龙骑军之上!”

  “只要我儿想,他能挥兵三十万,来我陈家,喝茶放马!”

  话音落。

  陈道临大步流星的离开议事殿。

  众人不再语,也不阻止。

  道道目光瞩目陈道临,复杂无比。

  当陈道临推开议事殿大门的时候,他脚步顿住,冷漠的说:“霍震霄看在我儿的面上,给了咱陈家一个台阶下,对外说霍震霄杀陈天养,咱陈家不亏。”

  一句不亏。

  登时让所有人身躯巨震。

  这……是亏不亏的事吗?

  不过事已至此,也无法反驳。

  只是谁都没看到。

  当陈道临彻底走出议事殿的时候,愠怒冷厉的神情陡然变得和煦起来,仿若春风满面,甚至嘴角都带着得意的笑容。

  随着陈道临离开。

  众人也纷纷离去。

  事情要解决,也要善后。

  以霍震霄之名杀陈天养,传出去后,影响虽大,但也不至于丢脸。

  堂堂传说主宰,杀了陈家继承者之一,完全有可能是继承者得罪了主宰,主宰怒而杀人。

  这件事,在众多陈家掌权者的操控下,

  “你……”

  陈老太太脸色青红变幻,一口气憋在胸腔,到嘴的话愣是说不出来了。

  “家主,你这叫什么话?”

  陈道平脸色大变,指着陈道临呵斥道:“我妈好歹是你长辈,你得叫她一声三娘,哪有这样对长辈说话的?”

  “有德者为长辈,无德者算什么长辈?”

  陈道临神情一厉:“我说的是大实话!”

  “你……”

  陈老太太身躯颤抖,嘴角更是不停地抽搐。

  陈道平也是怒发冲冠,咬牙切齿,仿若躁狂猛兽。

  可陈道临却是直接掠过两人,目光扫过在场众人。

  声音冷厉,辞犀利。

  “我知道你们都觉得陈东应该死,因为这事关陈家上下,你们也都是从大局出发,为陈家上下考虑,所以才同仇敌忾的想让他死。”

  “但我也有句话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陈家是在苍穹之上待惯了,这突然被人拉下了马,一个个倒是适应不过来了!”

  闻。

  一众掌权者纷纷脸色变得复杂起来。

  羞恼、愤怒、咬牙切齿者,比比皆是。

  陈道临却是盛气凌人,毫不留情。

  “但那是霍震霄,统领三十万大雪龙骑军,威震北域,杀得域外夷族胆寒心惊,闻霍震霄之名便能倒退八百里!”

  “这样的存在,誓保陈东,谁来强杀?”

  “老太太年迈糊涂,你们一个个难道还愚昧不知?陈东这次能活下来,靠的不是我这个当父亲的徇私舞弊,靠的是他找到了霍震霄这巍然大岳做靠山!”

  静。

  所有人都哑口无。

  账都算的清楚,谁都不愿意因为陈天养一条人命,便倾尽陈家之力和霍震霄一战。

  赢,肯定陈家能赢!

  但代价,所有人都不想付!

  陈道临的话,更是直刺所有人这点心思,逼得所有人哑口无。

  哪怕知道陈道临想让陈东活,可这凿凿辞出口,所有人愣是挑不出半点刺来。

  “好好好,陈道临,你有理,你行!”

  陈老太太终于顺过了气,脸色青红变幻,咬牙切齿道:“那好,老身现在就一点,此等重罪,有霍震霄保那野种,他可活,但他的继承者身份,当除!”

  “呵呵!三娘,我倒是想除!”

  陈道临凛然一笑:“不过你倒是问问在座众人,谁愿意除陈东身份?一枚龙头金令,其中的价值,谁不清楚?”

  陈老太太和陈道平脸色大变。

  在座所有人也纷纷眸光一亮。

  龙头金令,意味着龙头卫的身份。

  三十万大雪龙骑军,龙头卫乃是至高无上的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更关键的是,龙头卫接任霍震霄位置的几率极大!

  本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旦那一人后退,最有几率顶上去的,那就是这个万人之上了!

  一旦陈东成为大雪龙骑军的主宰,那么岂不是也意味着陈家身后有了三十万大雪龙骑军?

  这样的力量,可不是区区几个豪门能够比拟的了!

  “你儿子是残疾!”

  陈老太太厉声道。

  陈道临却是冷冷一笑:“残疾可以影响当陈家家主,但残疾影响不了当大雪龙骑军,大雪龙骑军内,没这等规矩!”

  一句话,瞬间撩拨的在座掌权者心思浮动。

  三十万大雪龙骑军代表的力量,让所有人都眼红心热。

  利弊权衡。

  只在瞬间。

  “遵家主意。”

  随着一位陈道临派系的掌权者出声。

  登时,议事殿内,声音接连响起。

  “遵家主意。”

  “遵家主意。”

  “遵家主意。”

  ……

  听着众多掌权者接连应声。

  陈老太太和陈道平感觉天都黑了,仿佛一瞬间掉进了绝望漆黑的无尽深渊。

  好好的一手牌,千载难逢的绝佳机会。

  怎么会峰回路转到了这种程度?

  陈家继承者的人命,真变得如此卑贱了?

  “三娘,道平,断了你们的心思,从今往后,陈东不仅仅是我陈道临的儿子,也不仅仅是陈家继承者,他多了个身份,大雪龙骑军……龙头卫!居传说霍震霄之下,居三十万大雪龙骑军之上!”

  “只要我儿想,他能挥兵三十万,来我陈家,喝茶放马!”

  话音落。

  陈道临大步流星的离开议事殿。

  众人不再语,也不阻止。

  道道目光瞩目陈道临,复杂无比。

  当陈道临推开议事殿大门的时候,他脚步顿住,冷漠的说:“霍震霄看在我儿的面上,给了咱陈家一个台阶下,对外说霍震霄杀陈天养,咱陈家不亏。”

  一句不亏。

  登时让所有人身躯巨震。

  这……是亏不亏的事吗?

  不过事已至此,也无法反驳。

  只是谁都没看到。

  当陈道临彻底走出议事殿的时候,愠怒冷厉的神情陡然变得和煦起来,仿若春风满面,甚至嘴角都带着得意的笑容。

  随着陈道临离开。

  众人也纷纷离去。

  事情要解决,也要善后。

  以霍震霄之名杀陈天养,传出去后,影响虽大,但也不至于丢脸。

  堂堂传说主宰,杀了陈家继承者之一,完全有可能是继承者得罪了主宰,主宰怒而杀人。

  这件事,在众多陈家掌权者的操控下,

  最后舆论的结果,也只会如此。

  唯独陈老太太和陈道平,驻足议事殿,迟迟不起身。

  陈道平怒不可遏,咬牙切齿。

  这次是真的被打脸了!

  不,是被霍震霄带着陈东,直接给他和他妈,来了个飞龙骑脸,打得他们毫无招架之力。

  半晌。

  没察觉到身旁陈老太太的动静。

  陈道平转头看向陈老太太,登时目光一凝。

  此时的陈老太太端坐在椅子上,体弱筛糠,脸色青红变幻,胸膛剧烈起伏,眼中更是浓浓恨意。

  突然。

  “噗!”

  陈老太太身躯一颤,一口鲜血喷在了桌子上,“噗通”一声倒在了桌上。

  “妈!”

  陈道平登时脸色吓得都变成了猪肝色。

  与此同时。

  家主府邸内。

  陈道临春风得意的回到了住所。

  推开门,走进卧室后。

  脸上的笑容却消失不见,眼睛里泛着泪光,满脸欣慰的走向了灵位案几前。

  自李兰去世后,李兰的坟尚未迁回陈家。

  但陈道临,也悄悄地在卧室中设置了李兰的灵位,每日祭拜。

  这也是他一个“负心人”对自己心爱之人,唯一能做到的缅怀。

  点燃三支清香。

  陈道临跪在了灵位前的蒲团上,磕了三个头,欣慰的将香插进香炉中。

  然后他拿起了灵位前的白酒,仰头大灌了一口。

  这口酒,喝的陈道临前所未有的畅快。

  他豪迈的抹掉嘴角酒渍,眼睛通红,泛着泪光的看着李兰的灵位:“兰儿,咱东儿长大了,他的羽翼已经丰富起来了,三十万大雪龙骑军龙头卫,这样的身份,啧啧……连我也不曾想到,不知不觉,他都能从我的羽翼之下走出,翱翔苍穹了呢。”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