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671章 你要不要脸?

第671章 你要不要脸?

  议事殿内。

  气氛凝固。

  所有人都怒火满腔,却敢怒不敢。

  哪怕霍震霄大摇大摆的带着陈东离开,所有人也只是注视,并未阻止。

  霍震霄临走时丢下的一句话。

  让所有人都感觉脸被狠狠地抽了一耳光,疼的厉害,烧的慌。

  陈家,何曾被人给过这种面子?

  良久的死寂。

  是在陈东和霍震霄离开十分钟后,才渐渐的有了响动。

  一位掌权者上前,关闭了议事殿的大门。

  众人这才渐渐地神情有了变化。

  “耻辱!简直是奇耻大辱!”

  陈道平咬牙切齿道:“我泱泱陈家,何曾被人侮辱到这种程度,而敢怒不敢?”

  一句话出口,众人也附和起来。

  仿佛陈道平的话,是打开了洪水闸门一般。

  “丢脸,这次我们陈家的脸,是彻彻底底摔在地上了。”

  “霍震霄,大雪龙骑军,真是好大的脸面啊!”

  “堂堂陈家继承者的人命,居然只值二十杖责,还给我们个面子,对外说是他杀的,我的天,素来就闻霍震霄威慑北域,霸道无双,今日一见,果真是霸道,不,是蛮横,与那市井流氓一般无二!”

  ……

  群情激愤。

  骂声回响。

  陈道临却是默然地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

  只是听着众人的声,看着众人的激愤的神情。

  陈道临心中冷笑不已,眼神中更是充满了怜悯。

  陈家一众掌权者……也有这般无能狂怒的盛景吗?

  若是传出去了,单是这议事殿内发生的一幕,都能引动天下人无情嘲笑吧?

  “道临,你如愿了!”

  陈老太太颤巍巍的坐在椅子上,身躯颤抖,眼睛通红含泪,仿佛要吃人一般,死死地盯着陈道临。

  一语出,议事殿内戛然死静。

  道道目光同时锁定了陈道临。

  谁都清楚,陈道临全程虽表现的不卑不亢,不偏不倚,但谁也不傻,还分得清楚真假。

  最初的拖延逶迤,过程中的寥寥几语,甚至从头到尾都平稳的太过诡异。

  所有人都在为陈家上下急得抓耳挠腮的时候,身为家主,却能泰然处之,巍然不动。

  其中对陈东的偏袒庇护,仔细一想,谁都能猜得出来!

  愤怒、不甘、羞恼……

  种种情绪缠裹着每个陈家掌权者,蕴含在目光中,锁定着陈道临,毫不掩饰。

  “呵!”

  陈道临扯了扯嘴角,笑道:“三娘是觉得我哪里有做的不妥的地方?”

  “你不妥的地方多了!”

  砰!

  陈老太太愤然一掌拍在桌面上:“身为陈家家主,陈家颜面都已经被冒犯到这种地步,你居然还在寻儿女事情,为了庇护那野种,你从头到尾的态度,可曾想过陈家?可曾想过我们陈家上下尽皆由你掌舵?”

  问责发难,雷霆炸响。

  陈道平等一众掌权者,此时怒火尽皆转移到了陈道临身上。

  只是,陈道临却面色如常,甚至笑容都不曾衰减。

  目光看着暴怒的陈老太太,甚至带着戏谑、玩味、还有几分浓浓的鄙夷。

  这样的神情。

  更是让所有人义愤填膺。

  咬牙切齿的同时,双拳都紧握了。

  然而。

  陈道临却是缓缓说道:“如果没有霍震霄的出现,我陈道临对天发誓,绝对会依照陈家铁律处事,哪怕是我儿子陈东,我照样手下无情。”

  顿了顿,陈道临眉头一挑,缓缓地扫掠过所有人。

  最后又落回到了陈老太太身上,辞犀利地说。

  “在座的都是陈家掌权人,虽归我统领决断,可各位都是权柄厚重之人,当然,能做到这份上的,除了陈道亲这个鸡犬废物外,相信你们也都是人精了,多余的话我不说,就一句。”

  闻。

  众人纷纷皱眉凝重地看着陈道临。

  沉静几秒后。

  陈道临缓缓吐出一句话:“自霍震霄降临陈家的时候,尔等可觉得此事还有机会?”

  所有人都仿佛被按下暂停键一般。

  一动不动。

  目光闪烁,忽明忽暗。

  有的更是脸色泛红,羞恼地低下了头。

  饶是陈老太太和陈道平,也被这句话问的一窒。

  霍震霄突然降临,直接让陈东当了大雪龙骑军的龙头卫,行举止霸道无双,根本不是来商讨,保人之心昭然若揭。

  面对这样的霍震霄,谁都清楚机会没了!

  也正是因为霍震霄的霸道横压,才让议事殿内的气氛,始终都杀意涌动,让所有人都感觉头顶悬梁剑。

  “诸位都被逼的不敢造次了,何谈我这家主还能如何?”

  陈道临靠在椅子上,落寞一笑:“我陈家,被逼到这种程度,所有人都指望着我身为家主能当这出头鸟,等着我跳火坑,真是好笑。”

  “如果我刚才如你们那般,跳脚骂娘,不惜一切代价拍板和霍震霄死拼到底,身为家主,我负责任的告诉你们,我们陈家一定会赢,但付出的代价,也绝对不是你们愿意见到,愿意承受的。”

  “大家心里都有块算盘,你们能打清楚的账,我陈道临会打不清楚?”

  羞恼情绪,在众人之间蔓延。

  陈道临的话,没有丝毫避讳,俨然是将众人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在这议事殿内,撕扯的一干二净。<

  议事殿内。

  气氛凝固。

  所有人都怒火满腔,却敢怒不敢。

  哪怕霍震霄大摇大摆的带着陈东离开,所有人也只是注视,并未阻止。

  霍震霄临走时丢下的一句话。

  让所有人都感觉脸被狠狠地抽了一耳光,疼的厉害,烧的慌。

  陈家,何曾被人给过这种面子?

  良久的死寂。

  是在陈东和霍震霄离开十分钟后,才渐渐的有了响动。

  一位掌权者上前,关闭了议事殿的大门。

  众人这才渐渐地神情有了变化。

  “耻辱!简直是奇耻大辱!”

  陈道平咬牙切齿道:“我泱泱陈家,何曾被人侮辱到这种程度,而敢怒不敢?”

  一句话出口,众人也附和起来。

  仿佛陈道平的话,是打开了洪水闸门一般。

  “丢脸,这次我们陈家的脸,是彻彻底底摔在地上了。”

  “霍震霄,大雪龙骑军,真是好大的脸面啊!”

  “堂堂陈家继承者的人命,居然只值二十杖责,还给我们个面子,对外说是他杀的,我的天,素来就闻霍震霄威慑北域,霸道无双,今日一见,果真是霸道,不,是蛮横,与那市井流氓一般无二!”

  ……

  群情激愤。

  骂声回响。

  陈道临却是默然地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

  只是听着众人的声,看着众人的激愤的神情。

  陈道临心中冷笑不已,眼神中更是充满了怜悯。

  陈家一众掌权者……也有这般无能狂怒的盛景吗?

  若是传出去了,单是这议事殿内发生的一幕,都能引动天下人无情嘲笑吧?

  “道临,你如愿了!”

  陈老太太颤巍巍的坐在椅子上,身躯颤抖,眼睛通红含泪,仿佛要吃人一般,死死地盯着陈道临。

  一语出,议事殿内戛然死静。

  道道目光同时锁定了陈道临。

  谁都清楚,陈道临全程虽表现的不卑不亢,不偏不倚,但谁也不傻,还分得清楚真假。

  最初的拖延逶迤,过程中的寥寥几语,甚至从头到尾都平稳的太过诡异。

  所有人都在为陈家上下急得抓耳挠腮的时候,身为家主,却能泰然处之,巍然不动。

  其中对陈东的偏袒庇护,仔细一想,谁都能猜得出来!

  愤怒、不甘、羞恼……

  种种情绪缠裹着每个陈家掌权者,蕴含在目光中,锁定着陈道临,毫不掩饰。

  “呵!”

  陈道临扯了扯嘴角,笑道:“三娘是觉得我哪里有做的不妥的地方?”

  “你不妥的地方多了!”

  砰!

  陈老太太愤然一掌拍在桌面上:“身为陈家家主,陈家颜面都已经被冒犯到这种地步,你居然还在寻儿女事情,为了庇护那野种,你从头到尾的态度,可曾想过陈家?可曾想过我们陈家上下尽皆由你掌舵?”

  问责发难,雷霆炸响。

  陈道平等一众掌权者,此时怒火尽皆转移到了陈道临身上。

  只是,陈道临却面色如常,甚至笑容都不曾衰减。

  目光看着暴怒的陈老太太,甚至带着戏谑、玩味、还有几分浓浓的鄙夷。

  这样的神情。

  更是让所有人义愤填膺。

  咬牙切齿的同时,双拳都紧握了。

  然而。

  陈道临却是缓缓说道:“如果没有霍震霄的出现,我陈道临对天发誓,绝对会依照陈家铁律处事,哪怕是我儿子陈东,我照样手下无情。”

  顿了顿,陈道临眉头一挑,缓缓地扫掠过所有人。

  最后又落回到了陈老太太身上,辞犀利地说。

  “在座的都是陈家掌权人,虽归我统领决断,可各位都是权柄厚重之人,当然,能做到这份上的,除了陈道亲这个鸡犬废物外,相信你们也都是人精了,多余的话我不说,就一句。”

  闻。

  众人纷纷皱眉凝重地看着陈道临。

  沉静几秒后。

  陈道临缓缓吐出一句话:“自霍震霄降临陈家的时候,尔等可觉得此事还有机会?”

  所有人都仿佛被按下暂停键一般。

  一动不动。

  目光闪烁,忽明忽暗。

  有的更是脸色泛红,羞恼地低下了头。

  饶是陈老太太和陈道平,也被这句话问的一窒。

  霍震霄突然降临,直接让陈东当了大雪龙骑军的龙头卫,行举止霸道无双,根本不是来商讨,保人之心昭然若揭。

  面对这样的霍震霄,谁都清楚机会没了!

  也正是因为霍震霄的霸道横压,才让议事殿内的气氛,始终都杀意涌动,让所有人都感觉头顶悬梁剑。

  “诸位都被逼的不敢造次了,何谈我这家主还能如何?”

  陈道临靠在椅子上,落寞一笑:“我陈家,被逼到这种程度,所有人都指望着我身为家主能当这出头鸟,等着我跳火坑,真是好笑。”

  “如果我刚才如你们那般,跳脚骂娘,不惜一切代价拍板和霍震霄死拼到底,身为家主,我负责任的告诉你们,我们陈家一定会赢,但付出的代价,也绝对不是你们愿意见到,愿意承受的。”

  “大家心里都有块算盘,你们能打清楚的账,我陈道临会打不清楚?”

  羞恼情绪,在众人之间蔓延。

  陈道临的话,没有丝毫避讳,俨然是将众人的最后一块遮羞布,在这议事殿内,撕扯的一干二净。<

  p>你们想明哲保身,推我这个家主跳火坑?

  我还不能明哲保身,看着你们一群人被霍震霄逼得像狗一样?

  这样的道理,放到哪,都挑不出刺!

  然而。

  陈老太太确实咬牙切齿道:“可最终受益人是你,你的儿子仅仅是被处罚二十杖责,现在事情结束,红口白牙,自然是你能随意说的了!”

  砰!

  陈道临悍然一掌拍在桌面上:“三娘,你要不要脸?保陈东的不是我陈道临,是大雪龙骑军主宰霍震霄,是那个传说中的男人,饶是我,饶是我们陈家情报力量,在这之前,也都不清楚陈东和霍震霄的关系!”

  怒极反笑。

  陈道临索性两手一拍,耸了耸肩,笑道:“三娘这么想为陈天养报仇,想杀陈东,那刚才就该直接拍板下令,陈家举族攻霍震霄,攻大雪龙骑军!”

  “三娘方才不拍板,现在倒是来问责我,如此义正辞,如此大义凛然,刚才面对霍震霄的时候,你可曾有过?我倒问问你,你……要不要脸?”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