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670章 给面子?

第670章 给面子?

  轰隆!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不敢相信。

  更有掌权者以为自己听错了,抬手狠狠地钻了钻耳朵。

  杖责二十?

  这特么……

  陈东身后有霍震霄和三十万大雪龙骑军撑腰,杀人偿命的结果,已经不奢望了。

  可杀人,还是在陈家家里杀了陈家继承者,仅仅是杖责二十?

  玩闹呢?

  大雪龙骑军的军法,这么随意吗?

  陈老太太身躯一震,脸色涨红,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她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踉跄后退。:

  幸好被陈道平扶住,否则早已经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引得所有人瞩目。

  陈道临则是冷眼旁观,戏谑地一笑。

  陈老太太身躯颤抖的厉害,她这把年纪,能气的浑身颤抖,五官变形,真的让所有陈家掌权者担心着会直接气得过去了。

  “妈,妈……”

  陈道平大喊了几声。

  陈老太太呆滞的目光终于恢复了些许焦距,她努力的深呼吸着。

  胸膛高低起伏。

  接连好几次后,终于渐渐平息了一分。

  老眼含泪,凄声哀嚎道:“霍主宰……我陈家继承者就只值二十杖责,什么时候我陈家的人命卑贱到这等地步了?”

  泪如雨下。

  这一刻陈老太太哭的就跟个孩子似的,咬牙切齿道:“你如此庇护,如此戏谑我陈家,是在逼我这把老身子骨行将就木之际,带陈家人和你一起下地狱啊!”

  虽是在哭,可其中威胁,毫不掩饰。

  霍震霄能够威胁陈家。

  陈家,同样能够威胁霍震霄!

  闻。

  一众掌权者更是纷纷怒视向霍震霄。

  如此包庇的轻罚,已经触动了所有陈家人的痛点。

  高高在上的陈家,岂是屁民、土鸡瓦狗能够比较的?

  “霍主宰,那可是一条人命,我陈家的人命!”

  “区区杖责二十,伤筋动骨都做不到,霍主宰这不是在解决此事,而是不将我陈家放在眼里。”

  “霍主宰若是不能秉公办理,那我陈家也不再给主宰三分薄面了!”

  ……

  群情激奋。

  这一刻,哪怕陈家派系复杂,暗流汹涌。

  可事关陈家上下,众人也没了别的心思,只有维护陈家!

  陈道临目光沉凝,暗自握拳。

  宛若鹰隼一般,盯了陈老太太一眼。

  与此同时,陈东也冷漠的看着陈老太太。

  他也能听得出来,陈老太太根本就不是在维护陈家,而是借着陈家所有人的痛点,完成她自己的目的。

  那就是……杀他!

  偏偏,这样的痛点,所有人还都是一挠即中!

  然而。

  霍震霄却是神情不变,淡漠如常的起身。

  身为军中杀神,一举一动,都能引动所有人的目光。

  众目睽睽下。

  霍震霄无视了所有人的汹汹怒火,漫步走到柱子前,伸手将嵌进柱子里的龙头金令拔了出来。

  然后。

  转身。

  嗖!

  龙头金令直接被抛到了陈东手中。

  霍震霄笑了笑:“当时走的急,龙头金令也忘了转交给你,从今往后,你携龙头金令,遇事亮出即可,你身后站的是我,还有三十万大雪龙骑军。”

  “多谢。”

  陈东看了眼龙头金令,这已然相当于一块免死金牌了。

  而这一幕。

  让陈老太太等人睚眦欲裂。

  无视!

  赤裸裸的无视!

  今日陈家的脸面,算是被拽到了泥泞里,踩了一遍又一遍了。

  下一秒。

  随着众人安静下来,霍震霄才邪魅一笑,凛然道:“抱歉了各位,我大雪龙骑军中,一条人命,还真只值二十杖责,哪怕是陈家的一条人命,我也没有偏袒丝毫,尽皆依照军法处置。”

  顿了顿,霍震霄话锋一转:“若是各位心存疑义,那便随我远赴北域,亲自查看我设置的军法铁律!”

  众人随之一惊。

  诡异的恐惧,席卷上心头。

  去北域?

  查军法?

  开什么玩笑!

  霍震霄在陈家都敢如此霸道。

  若是去了北域,在他的地盘上,陈家人别说脸面了,屁股都没有!

  谁都不傻,谁也不会真横到跟着霍震霄去北域。

  “呼……”

  一道重重地吐气声,回响在议事殿内。

  道道目光循声望去。

  陈道临已经落座回了椅子上,漠然地点燃了一根香烟。

  “北域连年战事,霍主宰横空出世后,亲率三十万大雪龙骑军冲杀,横压北域,震慑边疆,如今的北域安宁,尽皆是大雪龙骑军一刀刀杀出来的!”

  陈道临的声音低沉,并没有显露出太多情绪:“这等铁血雄狮,杀戮狂军,一条人命只值杖责二十,并不稀奇,战场之上,最不值钱的也是人命。”

  静。

  所有人都陷入了死寂中。

  谁都知道陈道临这一次是想偏袒庇护陈东。

  可陈道临的这番话,却让所有人都找不到反驳的办法。

  战场之上,人命确实最不值钱。

  更何况,三十万大雪龙骑军还是一支纯靠冷兵器,硬撼热兵器的狂军。

  流传坊间,闻名遐迩的那一个个关于霍震霄和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传说,在这之后,背负的是……尸山血海!

  轰隆!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不敢相信。

  更有掌权者以为自己听错了,抬手狠狠地钻了钻耳朵。

  杖责二十?

  这特么……

  陈东身后有霍震霄和三十万大雪龙骑军撑腰,杀人偿命的结果,已经不奢望了。

  可杀人,还是在陈家家里杀了陈家继承者,仅仅是杖责二十?

  玩闹呢?

  大雪龙骑军的军法,这么随意吗?

  陈老太太身躯一震,脸色涨红,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她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踉跄后退。:

  幸好被陈道平扶住,否则早已经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引得所有人瞩目。

  陈道临则是冷眼旁观,戏谑地一笑。

  陈老太太身躯颤抖的厉害,她这把年纪,能气的浑身颤抖,五官变形,真的让所有陈家掌权者担心着会直接气得过去了。

  “妈,妈……”

  陈道平大喊了几声。

  陈老太太呆滞的目光终于恢复了些许焦距,她努力的深呼吸着。

  胸膛高低起伏。

  接连好几次后,终于渐渐平息了一分。

  老眼含泪,凄声哀嚎道:“霍主宰……我陈家继承者就只值二十杖责,什么时候我陈家的人命卑贱到这等地步了?”

  泪如雨下。

  这一刻陈老太太哭的就跟个孩子似的,咬牙切齿道:“你如此庇护,如此戏谑我陈家,是在逼我这把老身子骨行将就木之际,带陈家人和你一起下地狱啊!”

  虽是在哭,可其中威胁,毫不掩饰。

  霍震霄能够威胁陈家。

  陈家,同样能够威胁霍震霄!

  闻。

  一众掌权者更是纷纷怒视向霍震霄。

  如此包庇的轻罚,已经触动了所有陈家人的痛点。

  高高在上的陈家,岂是屁民、土鸡瓦狗能够比较的?

  “霍主宰,那可是一条人命,我陈家的人命!”

  “区区杖责二十,伤筋动骨都做不到,霍主宰这不是在解决此事,而是不将我陈家放在眼里。”

  “霍主宰若是不能秉公办理,那我陈家也不再给主宰三分薄面了!”

  ……

  群情激奋。

  这一刻,哪怕陈家派系复杂,暗流汹涌。

  可事关陈家上下,众人也没了别的心思,只有维护陈家!

  陈道临目光沉凝,暗自握拳。

  宛若鹰隼一般,盯了陈老太太一眼。

  与此同时,陈东也冷漠的看着陈老太太。

  他也能听得出来,陈老太太根本就不是在维护陈家,而是借着陈家所有人的痛点,完成她自己的目的。

  那就是……杀他!

  偏偏,这样的痛点,所有人还都是一挠即中!

  然而。

  霍震霄却是神情不变,淡漠如常的起身。

  身为军中杀神,一举一动,都能引动所有人的目光。

  众目睽睽下。

  霍震霄无视了所有人的汹汹怒火,漫步走到柱子前,伸手将嵌进柱子里的龙头金令拔了出来。

  然后。

  转身。

  嗖!

  龙头金令直接被抛到了陈东手中。

  霍震霄笑了笑:“当时走的急,龙头金令也忘了转交给你,从今往后,你携龙头金令,遇事亮出即可,你身后站的是我,还有三十万大雪龙骑军。”

  “多谢。”

  陈东看了眼龙头金令,这已然相当于一块免死金牌了。

  而这一幕。

  让陈老太太等人睚眦欲裂。

  无视!

  赤裸裸的无视!

  今日陈家的脸面,算是被拽到了泥泞里,踩了一遍又一遍了。

  下一秒。

  随着众人安静下来,霍震霄才邪魅一笑,凛然道:“抱歉了各位,我大雪龙骑军中,一条人命,还真只值二十杖责,哪怕是陈家的一条人命,我也没有偏袒丝毫,尽皆依照军法处置。”

  顿了顿,霍震霄话锋一转:“若是各位心存疑义,那便随我远赴北域,亲自查看我设置的军法铁律!”

  众人随之一惊。

  诡异的恐惧,席卷上心头。

  去北域?

  查军法?

  开什么玩笑!

  霍震霄在陈家都敢如此霸道。

  若是去了北域,在他的地盘上,陈家人别说脸面了,屁股都没有!

  谁都不傻,谁也不会真横到跟着霍震霄去北域。

  “呼……”

  一道重重地吐气声,回响在议事殿内。

  道道目光循声望去。

  陈道临已经落座回了椅子上,漠然地点燃了一根香烟。

  “北域连年战事,霍主宰横空出世后,亲率三十万大雪龙骑军冲杀,横压北域,震慑边疆,如今的北域安宁,尽皆是大雪龙骑军一刀刀杀出来的!”

  陈道临的声音低沉,并没有显露出太多情绪:“这等铁血雄狮,杀戮狂军,一条人命只值杖责二十,并不稀奇,战场之上,最不值钱的也是人命。”

  静。

  所有人都陷入了死寂中。

  谁都知道陈道临这一次是想偏袒庇护陈东。

  可陈道临的这番话,却让所有人都找不到反驳的办法。

  战场之上,人命确实最不值钱。

  更何况,三十万大雪龙骑军还是一支纯靠冷兵器,硬撼热兵器的狂军。

  流传坊间,闻名遐迩的那一个个关于霍震霄和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传说,在这之后,背负的是……尸山血海!

  “可是……”

  陈老太太依旧不甘心。

  千载难逢的机会,她绝不容许错过。

  区区杖责二十,她笃定陈东连皮毛都破不了,这根本就不算处罚!

  然而。

  霍震霄却是猛地神情肃杀起来,刹那间滔天杀意,汹涌而出。

  他的衣袍“嗡”的一声炸响。

  一股无形气劲陡然扩散而出。

  随即霍震霄右手迅若奔雷,抬起捻着一枚硬币,咻然弹射而出。

  砰咙!

  厚厚的实木圆桌,瞬间被硬币洞穿一个窟窿。

  透过窟窿,能清晰地看到硬币直接没入了大理石地板之中。

  “嘶~”

  倒吸凉气声,接连响起。

  所有人都寒蝉若惊。

  饶是陈老太太也戛然住嘴,将话咽回了肚子里。

  “我霍震霄已经够给陈家面子了,堂堂龙头卫杀了个人,杖责二十乃是重罚了,陈家还不领这份情,那么……”

  霍震霄裹挟着滔滔大势,霸道无双,直视陈老太太:“我统领三十万大雪龙骑军,镇压边疆,时间很紧,人也很忙,就没功夫陪各位拌嘴皮子了!”

  无形杀意,肆意激荡。

  所有人都如鲠在喉,后背发凉。

  被霍震霄的杀意笼罩。

  甚至有种置身在场,被尸山血海包裹的大恐怖。

  “都够了!”

  陈道临厉声道:“各位都精于算计,利弊一事,难道还要让我告诉诸位吗?”

  一句话,瞬间让所有人木瓜泥闪烁起来。

  “陈东,我们走。”

  霍震霄却是懒得再理会,大步流星的走到陈东面前,亲自推着陈东轮椅往外走。

  而这一举动,在场……无人敢拦!

  只是走到门口的时候,霍震霄却是顿住了脚步。

  “我霍震霄再给你陈家一个情面,看在陈东份上给的,今日死人一事,你们大可推到我霍震霄身上,我堂堂主宰,杀你们一个继承者,在外落不了你们陈家脸面,另外也算是给你们陈家面子了吧?”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