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669章 军法处置

第669章 军法处置

  静可聆针。

  议事殿内,再无往日威严浩荡。

  随着霍震霄话一出口,剑拔弩张,火药味浓烈到了极点。

  所有人都如鲠在喉。

  一句“龙头卫”,一句“大雪龙骑军”,一个被按着直接砸碎了桌面的陈道亲。

  出法随,军令如山!

  无视陈家!

  霸道无双!

  仅仅霍震霄一人,惶惶大狱之威,便横压整个议事殿。

  陈老太太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眼眸中更是几欲喷火。

  一众陈家掌权者,同样如此。

  只是摄于霍震霄一人之威,敢怒不敢。

  泱泱陈家,高高在上。

  尽掌天下财。

  谁能想到,会有今日这般,被一外人横压的满场噤声?

  陈道临站在家主之位前,望着被霍震霄宛若拎死狗般拎着的陈道亲,心中前所未有的畅快。

  身为陈家家主,以家主荣光为己任。

  往常若是谁胆敢如此在陈家放肆,他早已经雷霆炸怒,以陈家全力相搏了。

  哪怕放肆者身后是有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杀神霍震霄。

  但今日,陈道临没有丝毫恼怒之意,哪怕脸上的阴沉,也仅仅是佯装出来的。

  否则,身为家主,在陈家被挑战到这等地步的时候,还笑出来的话,岂不是太不算回事了?

  他苦思冥想了一夜,都毫无头绪救下陈东。

  如今倒好,霍震霄降临陈家,直接来了个一力破万法。

  “现在,谁还有异议?”

  砰!

  随着霍震霄冷漠的话语出口,他右手松开了陈道亲,陈道亲犹如破口袋般直接摔在了地上。

  周围有人神情一变,望着陈道亲惨烈的样子,想要上前搀扶。

  可目光凝重地看了一眼霍震霄,又心有惧意,止步上前。

  “霍主宰……”

  陈老太太强压无尽怒火,紧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你这行,未免也太横行霸道?未免也太不将我陈家放在眼里?”

  森冷逼问,蕴含着无尽怒火。

  她处心积虑等待的千载良机,若是被霍震霄一人搅乱,那往后……还有这样的机会吗?

  陈东不死,她寝食难安!

  然而。

  霍震霄嘴角勾勒起一抹邪魅的不屑笑容:“人不霸道枉少年,老太太是觉得我霍震霄没有霸道的资格?”

  “我……”

  陈老太太面色一变,只是话未出口。

  霍震霄直接当众大马金刀的落座到了之前陈道亲所坐位置上,沉声道:“若我霍震霄不横行霸道,何来一人一马一枪摧一城?如何坐的上那外族城墙之上,睥睨边疆,震慑域外夷族?”

  霸道、睥睨。

  横压全场。

  逼得陈老太太所有人哑口无。

  无人敢向陈家如此霸道。

  唯独眼前这位传说,身负三十万大雪龙骑军,铸造的金汤北域!

  霸道得有理有据!

  气氛森冷肃杀之际。

  霍震霄抬手指向钉进柱子中的龙头金令:“此令,乃陈东所有!你陈家要杀陈东,我不管,但你陈家要杀我霍震霄亲选的龙头卫,这事,我管!”

  “今日,陈东我必须带走,若陈家上下有任何不满意,都可以!”

  “要么陈家到北域来,与我大雪龙骑军三十万人一同商谈,要么……我亲率三十万大雪龙骑军抵临陈家,一同商谈!”

  冷漠霸道的话,字字如雷。

  轰得在场所有陈家人,面色阴沉如炭,心惊肉跳。

  谁都不傻。

  还不至于将商谈真当作商谈。

  霍震霄到陈家的行举止,也根本就不是商谈的态度。

  这……分明就是威胁!

  赤裸裸,毫不掩饰对陈家的威胁!

  静谧无声中。

  自霍震霄身上散发出的无尽杀意,犹如道道无形利刃,抵在了每个人咽喉之上。

  真正浴血之人,传说中的杀神!

  哪怕是端坐在那,也让所有人如同面对尸山血海。

  胆敢造次,血海倾覆,尸山堆地。

  陈东默然地看着霍震霄,眼中泛着炽热,双手也紧握成拳。

  这……就是力量!

  力量到了,哪怕是高不可攀的陈家,也能轻易拉下马。

  一力破万法……终有一日,我陈东也当如此!

  一一行,压得陈家人,再不敢生半点异心!

  然而。

  陈老太太依旧不死心,愤然沉声道:“好!就算陈东是你大雪龙骑军十二金卫的龙头卫,今日他在我陈家杀了我陈家继承者,又该怎么算?”

  “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确实强悍,你霍震霄也确实威风八面定鼎了北域,但万事一个理,你若是想强压我陈家,抹平了此等血债,我陈家就算倾尽家财,也要与你大雪龙骑军好好较量一番!”

  “我陈家屹立豪门巅峰,门阀鼎盛之位,还不惧你三十万大雪龙骑军,也不惧你霍震霄,直达天厅,你霍震霄难道还真能如横扫外夷一般,横扫了我陈家吗?”

  轰隆!

  辞凿凿,如瓮金重锤,狠狠地砸在了每个人的心脏上。

  所有人如遭雷击,面色大变。

  陈老太太的态度,已经坚决到了让所有人心惊咂舌的地步了!

  陈家确实不怕大雪龙骑军,不怕霍震霄。

  可谁做事之前,都会衡量一个利弊。

  与霍震霄不死不休,不用细究,那也是弊大于利

  静可聆针。

  议事殿内,再无往日威严浩荡。

  随着霍震霄话一出口,剑拔弩张,火药味浓烈到了极点。

  所有人都如鲠在喉。

  一句“龙头卫”,一句“大雪龙骑军”,一个被按着直接砸碎了桌面的陈道亲。

  出法随,军令如山!

  无视陈家!

  霸道无双!

  仅仅霍震霄一人,惶惶大狱之威,便横压整个议事殿。

  陈老太太脸色铁青,咬牙切齿,眼眸中更是几欲喷火。

  一众陈家掌权者,同样如此。

  只是摄于霍震霄一人之威,敢怒不敢。

  泱泱陈家,高高在上。

  尽掌天下财。

  谁能想到,会有今日这般,被一外人横压的满场噤声?

  陈道临站在家主之位前,望着被霍震霄宛若拎死狗般拎着的陈道亲,心中前所未有的畅快。

  身为陈家家主,以家主荣光为己任。

  往常若是谁胆敢如此在陈家放肆,他早已经雷霆炸怒,以陈家全力相搏了。

  哪怕放肆者身后是有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杀神霍震霄。

  但今日,陈道临没有丝毫恼怒之意,哪怕脸上的阴沉,也仅仅是佯装出来的。

  否则,身为家主,在陈家被挑战到这等地步的时候,还笑出来的话,岂不是太不算回事了?

  他苦思冥想了一夜,都毫无头绪救下陈东。

  如今倒好,霍震霄降临陈家,直接来了个一力破万法。

  “现在,谁还有异议?”

  砰!

  随着霍震霄冷漠的话语出口,他右手松开了陈道亲,陈道亲犹如破口袋般直接摔在了地上。

  周围有人神情一变,望着陈道亲惨烈的样子,想要上前搀扶。

  可目光凝重地看了一眼霍震霄,又心有惧意,止步上前。

  “霍主宰……”

  陈老太太强压无尽怒火,紧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你这行,未免也太横行霸道?未免也太不将我陈家放在眼里?”

  森冷逼问,蕴含着无尽怒火。

  她处心积虑等待的千载良机,若是被霍震霄一人搅乱,那往后……还有这样的机会吗?

  陈东不死,她寝食难安!

  然而。

  霍震霄嘴角勾勒起一抹邪魅的不屑笑容:“人不霸道枉少年,老太太是觉得我霍震霄没有霸道的资格?”

  “我……”

  陈老太太面色一变,只是话未出口。

  霍震霄直接当众大马金刀的落座到了之前陈道亲所坐位置上,沉声道:“若我霍震霄不横行霸道,何来一人一马一枪摧一城?如何坐的上那外族城墙之上,睥睨边疆,震慑域外夷族?”

  霸道、睥睨。

  横压全场。

  逼得陈老太太所有人哑口无。

  无人敢向陈家如此霸道。

  唯独眼前这位传说,身负三十万大雪龙骑军,铸造的金汤北域!

  霸道得有理有据!

  气氛森冷肃杀之际。

  霍震霄抬手指向钉进柱子中的龙头金令:“此令,乃陈东所有!你陈家要杀陈东,我不管,但你陈家要杀我霍震霄亲选的龙头卫,这事,我管!”

  “今日,陈东我必须带走,若陈家上下有任何不满意,都可以!”

  “要么陈家到北域来,与我大雪龙骑军三十万人一同商谈,要么……我亲率三十万大雪龙骑军抵临陈家,一同商谈!”

  冷漠霸道的话,字字如雷。

  轰得在场所有陈家人,面色阴沉如炭,心惊肉跳。

  谁都不傻。

  还不至于将商谈真当作商谈。

  霍震霄到陈家的行举止,也根本就不是商谈的态度。

  这……分明就是威胁!

  赤裸裸,毫不掩饰对陈家的威胁!

  静谧无声中。

  自霍震霄身上散发出的无尽杀意,犹如道道无形利刃,抵在了每个人咽喉之上。

  真正浴血之人,传说中的杀神!

  哪怕是端坐在那,也让所有人如同面对尸山血海。

  胆敢造次,血海倾覆,尸山堆地。

  陈东默然地看着霍震霄,眼中泛着炽热,双手也紧握成拳。

  这……就是力量!

  力量到了,哪怕是高不可攀的陈家,也能轻易拉下马。

  一力破万法……终有一日,我陈东也当如此!

  一一行,压得陈家人,再不敢生半点异心!

  然而。

  陈老太太依旧不死心,愤然沉声道:“好!就算陈东是你大雪龙骑军十二金卫的龙头卫,今日他在我陈家杀了我陈家继承者,又该怎么算?”

  “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确实强悍,你霍震霄也确实威风八面定鼎了北域,但万事一个理,你若是想强压我陈家,抹平了此等血债,我陈家就算倾尽家财,也要与你大雪龙骑军好好较量一番!”

  “我陈家屹立豪门巅峰,门阀鼎盛之位,还不惧你三十万大雪龙骑军,也不惧你霍震霄,直达天厅,你霍震霄难道还真能如横扫外夷一般,横扫了我陈家吗?”

  轰隆!

  辞凿凿,如瓮金重锤,狠狠地砸在了每个人的心脏上。

  所有人如遭雷击,面色大变。

  陈老太太的态度,已经坚决到了让所有人心惊咂舌的地步了!

  陈家确实不怕大雪龙骑军,不怕霍震霄。

  可谁做事之前,都会衡量一个利弊。

  与霍震霄不死不休,不用细究,那也是弊大于利

  为了一个陈天养,以陈家之力,硬撼霍震霄。

  这实为不智!

  这也是一众陈家掌权者面对霍震霄的时候,一直强忍怒火得根本原因。

  谁心里,都有算盘,暗自打得叮当响的。

  “还真想不计代价的致我于死地吗?老不死的,我陈东到底何德何能啊?”

  陈东望着决然的陈老太太,心中冷笑,却又疑惑。

  突然。

  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

  “霍主宰,我身为家主,此事也该出面的,我三娘说的对,我陈家能有几天,是靠着实力打出来的江山,而不是被谁吓出来的。”

  陈道临脸色阴沉,目光直视霍震霄:“若是今日被你压下了此等血债,往后岂不是谁都以为我陈家人能随便杀了?”

  一语出,所有目光尽皆惊诧地看向陈道临。

  家主……突然转性了?

  饶是陈东也错愕了一下,深沉地看了一眼陈道临,随即便反应了过来。

  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

  恩威并施?

  老爸倒是会盘算!

  不等霍震霄开口,陈道临便再次说道:“有罪必罚,陈东是你霍主宰亲选的龙头卫,我们相信,但龙头卫不是主宰你帮陈东开脱杀我陈家继承者的理由,若你连让陈东付出代价的准备都没有,那今日我陈家势必如我三娘所,与霍主宰不死不休!”

  轰隆!

  在场众人登时惊得目瞪口呆。

  家主……真的要主动虎毒食子了?

  饶是陈老太太看陈道临的目光,也变得惊愕万分。

  这一切来得太快,快到让所有人都不能如陈东那般,眨眼便反应过来。

  只是,随着霍震霄一语出口,所有人也瞬间惊醒。

  霍震霄轻笑了一声:“陈家主说的有理,罚是必罚,陈东是我大雪龙骑军龙头卫,那便按我大雪龙骑军军法处置,杖责二十!”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