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668章 言出法随,军令如山

第668章 言出法随,军令如山

  语气平静,却字字锥心。

  议事殿内。

  所有人当场懵逼。

  一个个惊骇,不敢置信地瞪着霍震霄。

  陈东……是大雪龙骑军十二金卫龙头卫?

  扯呢?

  还讲不讲道理了?

  若是旁人说这话,在场众人,早已经直赐死了。

  可说话的是霍震霄。

  三十万大雪龙骑军主宰,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军魂,传说中的杀神。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无法反驳。

  陈老太太身躯一震,郁气横生,仿佛无数石头塞满了胸腔,喉咙翻涌,更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怎么可能?

  为什么会这样?

  “霍主宰,这野种……”

  情急之下,陈老太太脱口惊呼。

  只是话刚到“野种”二字。

  霍震霄的目光陡然浮现骇然杀意,斜睨向了陈老太太。

  这一瞥。

  瞬间让陈老太太寒蝉若惊,仿佛从霍震霄的双眸中,看到了滔天血海,皑皑白骨。

  饶是她纵横一生,此时也心神巨震,惶恐到了极点。

  “我大雪龙骑军龙头卫,何人敢辱野种二字?”

  冷厉的声音,如刀似剑,激荡长空,仿若无形中直接抵在了在场每个人的咽喉之上。

  大雪龙骑军不可辱。

  大雪龙骑军十二金卫,更不可辱!

  哪怕是在大雪龙骑军内部,十二金卫龙头卫,也是仅次霍震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只要霍震霄不理会,那龙头卫就能号令三十万大雪龙骑军!

  这样的身份地位,超然巍峨。

  饶是陈家,也得忌惮三分。

  望着哑口无,惶惶恐恐的陈老太太。

  这一刻,陈道临开怀无比,若不是顾虑大局,他甚至能直接大笑出声。

  三娘……你千算万算,以为拿捏住了陈家所有人的痛点,就能倒逼我虎毒食子。

  却不成想到,我儿早已经今非昔比,风云际会一跃冲霄了吧?

  连我都无可奈何的局面,我儿却能窥出一线生机!

  必杀必死局,有霍震霄降临硬撼出一记生门,今日倒要看看,谁能将这道生门,给我儿硬撼回去?

  陈东坐在轮椅上,似笑非笑地扫过全场。

  他不是莽撞之辈,哪怕是杀意汹涌之时,他没有立刻前来陈家,其实就是在思考对策。

  他要的,是“必杀血书”挑战之后,依旧能在陈家杀了陈天养,同时还能全身而退!

  思来想去,三十万大雪龙骑军,无疑是他最大的依仗!

  “凭什么?霍主宰,不是我陈道亲无礼。”

  突然,陈道亲站了起来,满脸横色不解的问:“这陈东,才多大的年纪,他什么时候有从戎经历?就算是你霍主宰亲龙头卫,我也不相信他就是真正的龙头卫,大雪龙骑军的十二金卫,早已经闻名在外,十二金卫姓甚名谁,我等也都知道的!”

  闻。

  众人心神一振。

  今日的事,事关陈家上下。

  在场众人,或许也只有陈道临不想让陈东有事。

  其余之人,哪怕是陈道临一派的掌权者,从陈家大局出发,也认定陈东必死。

  陈道亲突然铁头迎上了霍震霄,这样的局面,所有人都乐意见到。

  不杀陈东,陈家往后,再无脸面!

  陈道临眉头一拧,仿佛愠怒雄狮,怒视向陈道亲。

  鸡犬废物,此时安敢造次?

  不等霍震霄回应,陈道临便沉声道:“道亲,休得无礼,莫要因你而让霍主宰动怒。”

  虽是阻止,但陈道临的辞也极为隐晦。

  陈家上下尽皆一心想让陈东死。

  哪怕是陈道临,身为家主,也不可能表现出太大的偏袒。

  权财是双刃剑。

  循大道而依,逆大道而死。

  陈家上下一心,便是此时的大道。

  陈道临想维护陈东,也只能表面上不偏不倚。

  “道临,你是觉得道亲有说错什么?”

  陈老太太目光陡然凌厉,直逼陈道临:“还是说,你想偏袒陈东?”

  陈道临神情一窒。

  有些猝不及防。

  他根本没想到,霍震霄都已经携三十万大雪龙骑军威势降临碾压了,陈老太太居然还想负隅顽抗。

  “家主,一码归一码!”

  陈道亲见陈老太太附和,登时气势就起来了,义正辞道:“陈东向我陈家发‘必杀血书’,在我陈家中杀了陈天养这位继承者,这等滔天罪行,罪该万死。”

  “试问,天底下,谁敢如此嚣张?哪个势力敢如此挑战我陈家?哪怕是世族门阀,也不敢如此霸道蛮横。”

  “陈东是你亲子,犯下如此滔天罪行,难道仅仅因霍主宰一句他是龙头卫,就要尽数摒弃罪行?”

  辞凿凿,盛气凌人。

  这一刻,陈道亲能明显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笼罩在了他的身上。

  这让他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杆。

  多少年了?

  我陈道亲这么多年,一直都苟活在你陈道临的阴影之中,卑躬屈膝。

  如今你儿子犯下了这等滔天罪行,危及我陈家脸面根本,我陈道亲自当挺身而出,为陈家所有人直!

  然而。

  “呵呵!说的很有道理!”

  霍震霄双手负在身后,忽然笑了起来。

  这一声赞同,让陈道临还有陈老太太等人全都一愣。

  唯独陈道亲,

  语气平静,却字字锥心。

  议事殿内。

  所有人当场懵逼。

  一个个惊骇,不敢置信地瞪着霍震霄。

  陈东……是大雪龙骑军十二金卫龙头卫?

  扯呢?

  还讲不讲道理了?

  若是旁人说这话,在场众人,早已经直赐死了。

  可说话的是霍震霄。

  三十万大雪龙骑军主宰,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军魂,传说中的杀神。

  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无法反驳。

  陈老太太身躯一震,郁气横生,仿佛无数石头塞满了胸腔,喉咙翻涌,更是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怎么可能?

  为什么会这样?

  “霍主宰,这野种……”

  情急之下,陈老太太脱口惊呼。

  只是话刚到“野种”二字。

  霍震霄的目光陡然浮现骇然杀意,斜睨向了陈老太太。

  这一瞥。

  瞬间让陈老太太寒蝉若惊,仿佛从霍震霄的双眸中,看到了滔天血海,皑皑白骨。

  饶是她纵横一生,此时也心神巨震,惶恐到了极点。

  “我大雪龙骑军龙头卫,何人敢辱野种二字?”

  冷厉的声音,如刀似剑,激荡长空,仿若无形中直接抵在了在场每个人的咽喉之上。

  大雪龙骑军不可辱。

  大雪龙骑军十二金卫,更不可辱!

  哪怕是在大雪龙骑军内部,十二金卫龙头卫,也是仅次霍震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只要霍震霄不理会,那龙头卫就能号令三十万大雪龙骑军!

  这样的身份地位,超然巍峨。

  饶是陈家,也得忌惮三分。

  望着哑口无,惶惶恐恐的陈老太太。

  这一刻,陈道临开怀无比,若不是顾虑大局,他甚至能直接大笑出声。

  三娘……你千算万算,以为拿捏住了陈家所有人的痛点,就能倒逼我虎毒食子。

  却不成想到,我儿早已经今非昔比,风云际会一跃冲霄了吧?

  连我都无可奈何的局面,我儿却能窥出一线生机!

  必杀必死局,有霍震霄降临硬撼出一记生门,今日倒要看看,谁能将这道生门,给我儿硬撼回去?

  陈东坐在轮椅上,似笑非笑地扫过全场。

  他不是莽撞之辈,哪怕是杀意汹涌之时,他没有立刻前来陈家,其实就是在思考对策。

  他要的,是“必杀血书”挑战之后,依旧能在陈家杀了陈天养,同时还能全身而退!

  思来想去,三十万大雪龙骑军,无疑是他最大的依仗!

  “凭什么?霍主宰,不是我陈道亲无礼。”

  突然,陈道亲站了起来,满脸横色不解的问:“这陈东,才多大的年纪,他什么时候有从戎经历?就算是你霍主宰亲龙头卫,我也不相信他就是真正的龙头卫,大雪龙骑军的十二金卫,早已经闻名在外,十二金卫姓甚名谁,我等也都知道的!”

  闻。

  众人心神一振。

  今日的事,事关陈家上下。

  在场众人,或许也只有陈道临不想让陈东有事。

  其余之人,哪怕是陈道临一派的掌权者,从陈家大局出发,也认定陈东必死。

  陈道亲突然铁头迎上了霍震霄,这样的局面,所有人都乐意见到。

  不杀陈东,陈家往后,再无脸面!

  陈道临眉头一拧,仿佛愠怒雄狮,怒视向陈道亲。

  鸡犬废物,此时安敢造次?

  不等霍震霄回应,陈道临便沉声道:“道亲,休得无礼,莫要因你而让霍主宰动怒。”

  虽是阻止,但陈道临的辞也极为隐晦。

  陈家上下尽皆一心想让陈东死。

  哪怕是陈道临,身为家主,也不可能表现出太大的偏袒。

  权财是双刃剑。

  循大道而依,逆大道而死。

  陈家上下一心,便是此时的大道。

  陈道临想维护陈东,也只能表面上不偏不倚。

  “道临,你是觉得道亲有说错什么?”

  陈老太太目光陡然凌厉,直逼陈道临:“还是说,你想偏袒陈东?”

  陈道临神情一窒。

  有些猝不及防。

  他根本没想到,霍震霄都已经携三十万大雪龙骑军威势降临碾压了,陈老太太居然还想负隅顽抗。

  “家主,一码归一码!”

  陈道亲见陈老太太附和,登时气势就起来了,义正辞道:“陈东向我陈家发‘必杀血书’,在我陈家中杀了陈天养这位继承者,这等滔天罪行,罪该万死。”

  “试问,天底下,谁敢如此嚣张?哪个势力敢如此挑战我陈家?哪怕是世族门阀,也不敢如此霸道蛮横。”

  “陈东是你亲子,犯下如此滔天罪行,难道仅仅因霍主宰一句他是龙头卫,就要尽数摒弃罪行?”

  辞凿凿,盛气凌人。

  这一刻,陈道亲能明显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笼罩在了他的身上。

  这让他不自觉的挺直了腰杆。

  多少年了?

  我陈道亲这么多年,一直都苟活在你陈道临的阴影之中,卑躬屈膝。

  如今你儿子犯下了这等滔天罪行,危及我陈家脸面根本,我陈道亲自当挺身而出,为陈家所有人直!

  然而。

  “呵呵!说的很有道理!”

  霍震霄双手负在身后,忽然笑了起来。

  这一声赞同,让陈道临还有陈老太太等人全都一愣。

  唯独陈道亲,

  得意无比。

  陈东目光深邃地看着霍震霄。

  以他对霍震霄的了解,这家伙自视甚高,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的同意别人打他脸的话吧?

  果然。

  霍震霄忽然迈步而动,好似闲庭信步。

  微笑着,缓步走向了陈道亲。

  这一幕,看得众人神情各异。

  有沉凝、有惊愕、也有忐忑的。

  “那么,你觉得该怎么办?”

  霍震霄走到了陈道亲面前,微笑着问。

  陈道亲盛气凌人,气势不减。

  “杀人偿命,一命还一命!”

  话一出口,议事殿内,死静到了极点。

  霍震霄笑了。

  他挑眉问道:“你是没听懂,我不管你陈家家事,但要管我大雪龙骑军的军事吗?”

  “可陈东根本就不是大雪龙骑军龙头卫!”陈道亲沉声道。

  下一秒。

  轰隆!

  陈道亲的身形猛地一躬,脑袋砸在了议事圆桌上。

  势大力沉,如巨石坠地。

  所砸之处的圆桌,瞬间炸裂,鲜血飞溅,甚至迸溅到了左右之人脸上。

  而陈道亲,更是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一声,就直接晕死了过去。

  如果不是霍震霄拽着他的头发,人就已经摔倒地上去了。

  下一秒。

  霍震霄淡漠地说:“无人能质疑我霍震霄,我霍震霄出法随,军令如山!说他是龙头卫,那便是龙头卫,撼我龙头卫,那便是撼我大雪龙骑军!”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