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658章 拖延

第658章 拖延

  “恭迎老太太!”

  众人齐声大喊。

  一直闭目的陈道临,也睁开了眼睛。

  与众人起身相迎不同,他依旧端坐座椅之上。

  “诸位,落座吧。”

  陈老太太平静开口。

  目光却是第一时间落到了陈道临身上。

  见陈道临并未起身相迎,没有半分恼怒,反倒是眼中戏谑一闪而过。

  “老狐狸!”

  陈道临心中暗骂。

  陈老太太的反应,让他已经猜出了一些端倪。:

  如果不是陈老太太知道“必杀血书”出自谁手的话,以陈道临对陈老太太的了解,单是他这不敬长辈,不起身相迎,就足够陈老太太吆五喝六几句了。

  “老太太,现在这事怎么做?您老发个话?”

  陈道亲肃穆愠怒地对陈老太太抱了抱拳。

  一语出。

  登时让众人再次沸腾起来。

  “杀!必须杀掉,灭满门,甚至夷三族!”

  “我陈家就不曾受过这等奇耻大辱,如果不以儆效尤,往后豪门之间,也就不再有我陈家威严了。”

  “老太太,下令吧,彻查到底,让我亲自动手,将那狂妄不知死活的杂碎的人头,高悬陈家牌坊之上,威震豪门。”

  ……

  面对群情激奋。

  陈老太太心中暗笑,在座之人的态度,如此明确,也代表了陈家上下所有人的态度。

  这一次,看你陈道临还如何救那野种?

  不过,陈老太太还是佯装镇定,目光看向陈道临。

  “道临,你身为家主,此等大事,为何不作声?”

  显然,是打算强逼陈道临表态了。

  只是话一出虎口,不等陈道临回应。

  陈道亲便是一口抢过了话头:“老太太,你别提了,家主是最先将‘必杀血书’拿到手的,我们这些人现在都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了,唯独家主还是一字不提,一语不发。”

  陈道临目光赞许地看了一眼陈道亲,依旧不语。

  “道亲,你很跳脱?”

  陈老太太眉头一拧,老脸之上浮现怒意。

  她本意是打算强逼陈道临表态。

  现在全家人几乎到齐,陈东未到。

  只要陈道临一表态了,那就是板上钉钉,一九鼎了。

  此等大事,陈道临开口表态,也绝不会说什么委婉逶迤之词。

  为了镇定“军心”也一定会铿锵决绝。

  只要话一出口。

  届时陈东一到,大家直接格杀。

  陈道临身为家主,提前表了态,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挽回不了局势。

  现在倒好,陈道亲一句话直接打破了陈老太太的算盘。

  “老太太,我……”

  陈道亲欲要争辩。

  陈老太太却是脸色一肃:“你住口!此等大事,当先就该让家主做出决断,杀肯定要杀,关键是怎么杀?杀一人,杀一门,杀三族,还有往后平息这次‘必杀血书’对我陈家的影响,一系列都该家主金口玉。”

  说着,陈老太太毫不掩饰对陈道亲的鄙夷:“你不是家主的料,在这等关键时刻,老是抢家主的话,莫不是别有用心?”

  一番话,瞬间将陈道亲挤兑的脸色涨红,哑口无。

  前一句话,他不曾考虑过。

  后一句话,他更不敢接口。

  他在陈家身份地位已经足够高了,该享受的也享受了。

  但真承认了对家主之位别有用心,以他的能力,估计也就活不长了。

  “家主……还请速做决断!”

  陈老太太话锋直逼陈道临。

  众目睽睽下。

  所有陈家掌权者,也尽皆直视陈东。

  和陈老太太不同的是。

  这些掌权者,只是急需家主的一句话,一个态度而已。

  哪怕是拥护陈道临的人,身属陈道临派系的人,此时也是面色沉沉的盯着陈道临。

  陈家的威严,陈家的意志。

  不容丝毫亵渎。

  他们关心的是陈家上下!

  而非一昧的愚忠家主!

  “呼……”

  陈道临吐出一口气。

  然后,不疾不徐的从兜里掏出了一盒香烟。

  在众人焦灼目光注视下,淡定自若的点燃了香烟,默默地抽着。

  “家主……”

  “家主……”

  “家主……”

  ……

  道道急喝声接连响起。

  当香烟燃到一半的时候,陈道临终于开口了。

  “抱歉诸位,昨夜一直督导陈家情报力量调查陈天养被暗网隐杀组织发布暗杀任务的事情,彻夜未眠,现在实在疲倦了。”

  一夜未睡,疲倦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

  区区一夜未睡,身感疲倦,有陈家被人钉了“必杀血书”更重要?

  在场众人扪心自问,自身如果是家主的话,遇到这种事,就算是三天三夜未睡,也绝对会立刻对此事做出决断。

  紧跟着。

  陈道临深吸了口香烟,将残余的半截一吸殆尽。

  然后又重新点燃了一根,面色沉凝地说:“陈天养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他不能出事。”

  听到家主终于提到这件事了。

  所有人都心神振奋。

  而陈老太太和陈道平则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古怪的看着陈道临,沉默等待。

  看你……能拖到什么时候!

  陈道亲道:“已经派尽家中奴仆护卫,尽皆去保

  “恭迎老太太!”

  众人齐声大喊。

  一直闭目的陈道临,也睁开了眼睛。

  与众人起身相迎不同,他依旧端坐座椅之上。

  “诸位,落座吧。”

  陈老太太平静开口。

  目光却是第一时间落到了陈道临身上。

  见陈道临并未起身相迎,没有半分恼怒,反倒是眼中戏谑一闪而过。

  “老狐狸!”

  陈道临心中暗骂。

  陈老太太的反应,让他已经猜出了一些端倪。:

  如果不是陈老太太知道“必杀血书”出自谁手的话,以陈道临对陈老太太的了解,单是他这不敬长辈,不起身相迎,就足够陈老太太吆五喝六几句了。

  “老太太,现在这事怎么做?您老发个话?”

  陈道亲肃穆愠怒地对陈老太太抱了抱拳。

  一语出。

  登时让众人再次沸腾起来。

  “杀!必须杀掉,灭满门,甚至夷三族!”

  “我陈家就不曾受过这等奇耻大辱,如果不以儆效尤,往后豪门之间,也就不再有我陈家威严了。”

  “老太太,下令吧,彻查到底,让我亲自动手,将那狂妄不知死活的杂碎的人头,高悬陈家牌坊之上,威震豪门。”

  ……

  面对群情激奋。

  陈老太太心中暗笑,在座之人的态度,如此明确,也代表了陈家上下所有人的态度。

  这一次,看你陈道临还如何救那野种?

  不过,陈老太太还是佯装镇定,目光看向陈道临。

  “道临,你身为家主,此等大事,为何不作声?”

  显然,是打算强逼陈道临表态了。

  只是话一出虎口,不等陈道临回应。

  陈道亲便是一口抢过了话头:“老太太,你别提了,家主是最先将‘必杀血书’拿到手的,我们这些人现在都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了,唯独家主还是一字不提,一语不发。”

  陈道临目光赞许地看了一眼陈道亲,依旧不语。

  “道亲,你很跳脱?”

  陈老太太眉头一拧,老脸之上浮现怒意。

  她本意是打算强逼陈道临表态。

  现在全家人几乎到齐,陈东未到。

  只要陈道临一表态了,那就是板上钉钉,一九鼎了。

  此等大事,陈道临开口表态,也绝不会说什么委婉逶迤之词。

  为了镇定“军心”也一定会铿锵决绝。

  只要话一出口。

  届时陈东一到,大家直接格杀。

  陈道临身为家主,提前表了态,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挽回不了局势。

  现在倒好,陈道亲一句话直接打破了陈老太太的算盘。

  “老太太,我……”

  陈道亲欲要争辩。

  陈老太太却是脸色一肃:“你住口!此等大事,当先就该让家主做出决断,杀肯定要杀,关键是怎么杀?杀一人,杀一门,杀三族,还有往后平息这次‘必杀血书’对我陈家的影响,一系列都该家主金口玉。”

  说着,陈老太太毫不掩饰对陈道亲的鄙夷:“你不是家主的料,在这等关键时刻,老是抢家主的话,莫不是别有用心?”

  一番话,瞬间将陈道亲挤兑的脸色涨红,哑口无。

  前一句话,他不曾考虑过。

  后一句话,他更不敢接口。

  他在陈家身份地位已经足够高了,该享受的也享受了。

  但真承认了对家主之位别有用心,以他的能力,估计也就活不长了。

  “家主……还请速做决断!”

  陈老太太话锋直逼陈道临。

  众目睽睽下。

  所有陈家掌权者,也尽皆直视陈东。

  和陈老太太不同的是。

  这些掌权者,只是急需家主的一句话,一个态度而已。

  哪怕是拥护陈道临的人,身属陈道临派系的人,此时也是面色沉沉的盯着陈道临。

  陈家的威严,陈家的意志。

  不容丝毫亵渎。

  他们关心的是陈家上下!

  而非一昧的愚忠家主!

  “呼……”

  陈道临吐出一口气。

  然后,不疾不徐的从兜里掏出了一盒香烟。

  在众人焦灼目光注视下,淡定自若的点燃了香烟,默默地抽着。

  “家主……”

  “家主……”

  “家主……”

  ……

  道道急喝声接连响起。

  当香烟燃到一半的时候,陈道临终于开口了。

  “抱歉诸位,昨夜一直督导陈家情报力量调查陈天养被暗网隐杀组织发布暗杀任务的事情,彻夜未眠,现在实在疲倦了。”

  一夜未睡,疲倦了?

  所有人都呆住了。

  区区一夜未睡,身感疲倦,有陈家被人钉了“必杀血书”更重要?

  在场众人扪心自问,自身如果是家主的话,遇到这种事,就算是三天三夜未睡,也绝对会立刻对此事做出决断。

  紧跟着。

  陈道临深吸了口香烟,将残余的半截一吸殆尽。

  然后又重新点燃了一根,面色沉凝地说:“陈天养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他不能出事。”

  听到家主终于提到这件事了。

  所有人都心神振奋。

  而陈老太太和陈道平则是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古怪的看着陈道临,沉默等待。

  看你……能拖到什么时候!

  陈道亲道:“已经派尽家中奴仆护卫,尽皆去保

  护陈天养了,这件事非同小可,现在家里谁都能出事,唯独陈天养不能出事。”

  众人皆是沉默,并未反驳。

  谁都清楚,“必杀血书”是针对陈天养而来。

  陈天养便是事关陈家最后脸面的关键。

  被人送“必杀血书”已经够丢脸了。

  如果在被送了“必杀血书”后,目标还真正的在陈家被杀了,那算什么?

  陈家的脸,就算是揣进裤裆里,也兜不住了!

  传出去的话,泱泱陈家护不住一人,简直嗤笑!

  暗网隐杀组织的暗杀任务,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那就好。”

  陈道临点点头,又吸了口香烟,眉头紧皱成个“川”字,缓缓说:“立刻加大整个陈家的巡逻力度,哪怕一只苍蝇都不能飞进来。”

  顿了顿,陈道临又道:“另外,让族中精英子弟中,体魄格斗技拔尖者,速去保护陈天养,务求万无一失。”

  话音刚落。

  陈老太太忽然露出了不耐烦之色:“家主!这是关键吗?你一昧的保护陈天养,那‘必杀血书’的真凶,该作何应对?”

  “三娘眼中只有真凶?陈天养现在是关键,若是连他都无法顾虑周全,陈家就彻底别混了!”

  陈道临眼中陡然精芒爆射,盛气凌人的怒视陈老太太。

  而这一幕,却并未引得众人反感。

  起码陈道临考虑的事情,不无道理,也确确实实的在推进这场事情。

  “天养已经保护好了,那接下来呢?”

  陈老太太神情冷厉,目光如炬,直逼陈道临的凌然目光。

  陈道临右手悄然地将香烟烟头捏瘪,使劲的搓着。

  议事殿内,静谧无声。

  气氛肃然凝重。

  就在这时。

  外边陡然传来了一声大喊。

  “启禀家主,陈东少爷到来!”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