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634章 三招!与神斗!

第634章 三招!与神斗!

  一声笑语。

  恍若重磅炸弹,落到了金卫人群中。

  八位金卫瞬间茫然失措,不敢置信地看着霍震霄。

  饶是跪地失神的白起,此时也猛然虎躯一震,惊醒过来。

  “主宰,这不公平!”

  悲愤的咆哮,自白起口中发出。

  回荡在诺大厂房内。

  这一刻。

  八位金卫也纷纷回过神,赞同般的注视着白起。

  没人觉得白起出是在冒犯。

  因为在八位金卫心里,这同样的确实是不公平!:

  大雪龙骑军特地培养的未来将星,江朝天。

  三大金卫的性命。

  累累血仇,历历可数。

  而作为一手造成的“元凶”陈东,所受到的惩罚居然比白起更轻?

  这算什么?

  因为这次擅自行动,白起堂堂十二金卫的龙头卫,都被一撸到底,成为了最底层的马前卒。

  可陈东,居然只要接下三招,就能离去?

  什么时候,大雪龙骑军的人卑微到这种地步了?

  “呵!”

  霍震霄巍然而立,并不算太过巍峨恐怖的身形,却散发着无尽威压。

  身形一转,他的眸光瞬间锁定在了白起身上。

  刹那间,白起眼中浮现恐惧,浑身冰凉。

  与霍震霄对视,瞬间让他有种面对滔天血海,皑皑白骨的大恐怖。

  霍震霄双手负在身后,平静地说:“你接我三招,我让你官复原职。”

  轰隆!

  白起和八位金卫同时如遭雷击,瞠目结舌。

  下一秒。

  众人皆是反应过来。

  三招……确实很少!

  可出手之人,是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主宰,这三招……足够要命了!

  若是全力施展,别说八位金卫了,就连身为龙头卫的白起,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十足的把握接下三招。

  普通的三招和夺命三招,可是天壤之别的差距!

  面对霍震霄的凌然目光,白起老脸一红,羞愧地低下头。

  他……不敢接!

  哪怕军令如山,如果接下三招,就能官复原职。

  可其中的风险,比马前卒更大!

  活着……他还有翻身的机会,若是现在就死在了主宰之手,那就彻底什么都没了。

  霍震霄重新看向了陈东:“接,还是不接?”

  陈东面色肃然,眸光深邃。

  白起和一众金卫的反应,让他知道这三招的凶险。

  就冲白起不敢接招一事,这三招比白起之前对他承诺的三十招,就凶险了不知道多少倍。

  脑海中,浮现出顾清影的身影。

  陈东双手缓缓地紧握成拳,咔咔作响。

  深邃的眸光,这一刻也咻然大变,坚定凌厉。

  刹那间。

  陈东就仿佛出鞘的利剑,裹挟着磅礴杀意,冲霄而起。

  “接!”

  冷厉的声音,蓦地响起。

  霍震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而白起和八位金卫,却是同时一惊。

  下一秒。

  跪地的白起看陈东的眼神,忽然变得怪异起来,仿佛像是看待一具尸体一般。

  主宰的三招,真以为是让你活着离开吗?

  死字,主宰马上就会教你怎么写了。

  在白起心中,他被主宰降为马前卒,一切祸首便是陈东。

  只要陈东命丧当场,他作为马前卒也甘心了。

  厂房内。

  静谧无声。

  凌厉磅礴的杀意,悄然充斥了整个厂房。

  如刀似剑,凌厉无双。

  白起和八位金卫同时后退,将场地留给了陈东和霍震霄。

  陈东缓缓地活动着手腕和脖颈,长久的捆绑,让他的手脚酸胀的厉害。

  而脑袋,更是一阵阵仿佛要炸开般的剧痛。

  “我不欺你,这三招,只用一成力。”

  霍震霄平静的看着陈东,眼神丝毫没有凝重肃穆之色,反倒是有种随意戏谑。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大人和小孩子玩,漫不经心。

  “同时,我也不攻你弱点。”

  霍震霄缓缓地抬手指了指脑袋,示意陈东。

  陈东恍然。

  他头上的伤,此时无疑是最大的弱点。

  但凡被稍加攻击,就足以对他造成致命伤害。

  “好。”

  陈东肃穆点头。

  三招……或许真的有机会!

  哪怕对方是大雪龙骑军的主宰,赫赫威名传遍大街小巷的传说。

  “小影,等我!我很快就能回来了。”

  这是陈东心中的想法,这一刻,他的眸光凝到了极点,缓缓地调整着呼吸。

  而对面的霍震霄,也并未着急出手。

  陪小孩子玩,多等片刻,也无妨。

  “一成?”

  不远处的白起眼神一戾,眼角的青筋更是凸起狂跳,呢喃道:“主宰仅仅只用一成力,对他是不是太手软了?”

  “手软?”

  一个金卫斜睨了白起一眼:“你忘记了个人实力是综合各项手段成型的吗?体魄、力量、格斗技等等,降低到了一成之力,主宰的格斗技,就不能杀人了?”

  白起眼中精芒一亮,登时明悟。

  也就在这时。

  “我准备好了。”

  陈东重重地吐出一口气,他已经将自身状态调整到了眼前最鼎盛的时候。

  狮子搏兔,尚用全力。

  更何况,他现在面对的还是传说中的存在。

  恍若重磅炸弹,落到了金卫人群中。

  八位金卫瞬间茫然失措,不敢置信地看着霍震霄。

  饶是跪地失神的白起,此时也猛然虎躯一震,惊醒过来。

  “主宰,这不公平!”

  悲愤的咆哮,自白起口中发出。

  回荡在诺大厂房内。

  这一刻。

  八位金卫也纷纷回过神,赞同般的注视着白起。

  没人觉得白起出是在冒犯。

  因为在八位金卫心里,这同样的确实是不公平!:

  大雪龙骑军特地培养的未来将星,江朝天。

  三大金卫的性命。

  累累血仇,历历可数。

  而作为一手造成的“元凶”陈东,所受到的惩罚居然比白起更轻?

  这算什么?

  因为这次擅自行动,白起堂堂十二金卫的龙头卫,都被一撸到底,成为了最底层的马前卒。

  可陈东,居然只要接下三招,就能离去?

  什么时候,大雪龙骑军的人卑微到这种地步了?

  “呵!”

  霍震霄巍然而立,并不算太过巍峨恐怖的身形,却散发着无尽威压。

  身形一转,他的眸光瞬间锁定在了白起身上。

  刹那间,白起眼中浮现恐惧,浑身冰凉。

  与霍震霄对视,瞬间让他有种面对滔天血海,皑皑白骨的大恐怖。

  霍震霄双手负在身后,平静地说:“你接我三招,我让你官复原职。”

  轰隆!

  白起和八位金卫同时如遭雷击,瞠目结舌。

  下一秒。

  众人皆是反应过来。

  三招……确实很少!

  可出手之人,是三十万大雪龙骑军的主宰,这三招……足够要命了!

  若是全力施展,别说八位金卫了,就连身为龙头卫的白起,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十足的把握接下三招。

  普通的三招和夺命三招,可是天壤之别的差距!

  面对霍震霄的凌然目光,白起老脸一红,羞愧地低下头。

  他……不敢接!

  哪怕军令如山,如果接下三招,就能官复原职。

  可其中的风险,比马前卒更大!

  活着……他还有翻身的机会,若是现在就死在了主宰之手,那就彻底什么都没了。

  霍震霄重新看向了陈东:“接,还是不接?”

  陈东面色肃然,眸光深邃。

  白起和一众金卫的反应,让他知道这三招的凶险。

  就冲白起不敢接招一事,这三招比白起之前对他承诺的三十招,就凶险了不知道多少倍。

  脑海中,浮现出顾清影的身影。

  陈东双手缓缓地紧握成拳,咔咔作响。

  深邃的眸光,这一刻也咻然大变,坚定凌厉。

  刹那间。

  陈东就仿佛出鞘的利剑,裹挟着磅礴杀意,冲霄而起。

  “接!”

  冷厉的声音,蓦地响起。

  霍震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

  而白起和八位金卫,却是同时一惊。

  下一秒。

  跪地的白起看陈东的眼神,忽然变得怪异起来,仿佛像是看待一具尸体一般。

  主宰的三招,真以为是让你活着离开吗?

  死字,主宰马上就会教你怎么写了。

  在白起心中,他被主宰降为马前卒,一切祸首便是陈东。

  只要陈东命丧当场,他作为马前卒也甘心了。

  厂房内。

  静谧无声。

  凌厉磅礴的杀意,悄然充斥了整个厂房。

  如刀似剑,凌厉无双。

  白起和八位金卫同时后退,将场地留给了陈东和霍震霄。

  陈东缓缓地活动着手腕和脖颈,长久的捆绑,让他的手脚酸胀的厉害。

  而脑袋,更是一阵阵仿佛要炸开般的剧痛。

  “我不欺你,这三招,只用一成力。”

  霍震霄平静的看着陈东,眼神丝毫没有凝重肃穆之色,反倒是有种随意戏谑。

  这种感觉,就仿佛是大人和小孩子玩,漫不经心。

  “同时,我也不攻你弱点。”

  霍震霄缓缓地抬手指了指脑袋,示意陈东。

  陈东恍然。

  他头上的伤,此时无疑是最大的弱点。

  但凡被稍加攻击,就足以对他造成致命伤害。

  “好。”

  陈东肃穆点头。

  三招……或许真的有机会!

  哪怕对方是大雪龙骑军的主宰,赫赫威名传遍大街小巷的传说。

  “小影,等我!我很快就能回来了。”

  这是陈东心中的想法,这一刻,他的眸光凝到了极点,缓缓地调整着呼吸。

  而对面的霍震霄,也并未着急出手。

  陪小孩子玩,多等片刻,也无妨。

  “一成?”

  不远处的白起眼神一戾,眼角的青筋更是凸起狂跳,呢喃道:“主宰仅仅只用一成力,对他是不是太手软了?”

  “手软?”

  一个金卫斜睨了白起一眼:“你忘记了个人实力是综合各项手段成型的吗?体魄、力量、格斗技等等,降低到了一成之力,主宰的格斗技,就不能杀人了?”

  白起眼中精芒一亮,登时明悟。

  也就在这时。

  “我准备好了。”

  陈东重重地吐出一口气,他已经将自身状态调整到了眼前最鼎盛的时候。

  狮子搏兔,尚用全力。

  更何况,他现在面对的还是传说中的存在。

  一分一毫的疏忽大意,便能造就出失之毫厘谬以千里的巨大代价。

  然而。

  话音刚落。

  对面的霍震霄缓缓地脱下了身上的戎装,头也不回的丢向了不远处的八位金卫们。

  随即。

  他的身子缓缓躬起,犹如一柄拉满弦的弓,蓄势待发。

  犹如同草原上,凶猛的猎豹,在猎食前躬起身子,继续力量,发出致命一击。

  磅礴浩荡的杀意,悄然间自霍震霄身上释放出来。

  这一刻。

  陈东身躯一震,和霍震霄对视着,有种被锁定的感觉。

  从头到脚,冰凉刺骨。

  恍惚间,他更是感觉看到了霍震霄双眸中的尸山血海。

  惶惶大威,浩荡霸道。

  但震惊一瞬,陈东的瞳孔却是紧缩到了极点。

  看霍震霄的眼神,突然泛起了疑惑。

  这样的战斗姿态……真的好熟悉!

  砰咙!

  下一秒。

  霍震霄脚下的地面陡然炸裂出两个窟窿。

  劲风呼啸,如海啸一般,直接朝着陈东扑面而来。

  劲风瞬间让陈东眯起了双眼。

  与此同时,霍震霄犹如奔雷一般,朝陈东冲了过来。

  电光火石间。

  陈东正要抬手抵挡。

  可双手刚一动。

  砰咙!

  一只大手便悍然印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恐怖巨力,犹如高速行驶的火车,瞬间让陈东感觉胸膛要炸开,同时整个人倒飞出去了十几米远,重重地摔在地上。

  “噗!”

  陈东脸色苍白,五官扭曲,一口鲜血喷洒了出来。

  胸膛炸裂般的剧痛,席卷全身,让他一时间竟是无法起身。

  好快!

  这是陈东脑海中仅剩的念头。

  当他目光再次看向对面的霍震霄时,只剩下了源自血脉深处的大恐惧。

  人和神的区别,很大。

  与人斗,尚可力挽狂澜。

  但与神斗,只剩无尽恐惧和绝望。

  之前和白起一战,现在和霍震霄一战。

  二者,便是与人斗,和与神斗的差距!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