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627章 三杯酒

第627章 三杯酒

  这一趟,陈天养虽然已经做好了回不去的准备,甚至是抱着必死的同归于尽的信念来的。

  但他不傻。

  他的目标是陈东,是要陈东的命!

  现在陈东没来。

  就算他杀了秦叶和顾清影,也达成不了自己的目标。

  哪怕秦叶引爆了炸药,也无非是让在场所有人陪葬,对陈东毫无伤害。

  “好,怎么赌?”

  秦叶平静问道。

  陈天养狞然一笑,挥了挥手,招来了一个奴仆护卫,对他耳语了几句。

  那奴仆护卫很快转身走出客厅,去了别的屋子。

  客厅里。

  气氛森然,鸦雀无声。

  不过陈天养改变主意,还是让几十个奴仆护卫神情缓和,暗松了一口气。

  他们虽然是奴仆,但他们也怕死。

  更何况,还是因为陈天养一时冲动,让几十个人一起陪葬了。

  顾清影坐在沙发上,惊惶不定。

  恐惧、担忧、愤恨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让她如坐针毡。

  若不是秦叶坐在身边,她此时甚至有种直接冲出去的冲动。

  就算被枪打死,也好过如同陈天养这无耻畜牲之前说的那般。

  而秦叶,从头到尾,神情都丝毫没有变换过。

  落座在沙发上,淡定自若,旁若无人。

  那股磅礴的赴死之意,如同无形大手,扼住在场每个人的咽喉。

  “陈东那杂种,怎么会有你这么舍得拼命的小弟?”

  陈天养靠在轮椅上,盯着秦叶:“你这弑父之人,倒真是个不怕死的疯子,说吧,他给了你多少钱?”

  外之意,他也有收买的意思。

  然而。

  秦叶却是耸了耸肩,瘪嘴一笑:“没多少,也就给了我几条命而已。”

  “你特么玩我?”陈天养眼睛一瞪,厉声道。

  “我不玩男人。”秦叶一脸鄙夷地看了陈天养一眼。

  这时。

  之前离开的奴仆护卫捧着一个托盘急匆匆地走了回来。

  托盘之上,放着三杯洋酒。

  众目睽睽下,奴仆护卫将三杯洋酒在秦叶面前的茶几上,依次排开。

  秦叶看着面前三杯洋酒,微微皱眉。

  陈天养孑然一笑,眯着眼睛看着秦叶,指了指桌上的三杯洋酒:“这三杯洋酒里边,有两杯下了毒药,你选一杯喝掉,没死就带她走。”

  轰隆!

  话一出口。

  惊惶不定的顾清影登时娇躯一颤,脸色咻然大变。

  她一把抓住了秦叶的胳膊:“秦叶,不能赌!”

  三杯洋酒,两杯下毒,稍有不慎,便喝到了毒酒!

  砰!

  陈天养悍然一掌拍在茶几上,怒斥道:“顾清影你个臭娘们,连命都不让他赌,那特么的就全给老子死在这,陈东老子隔日再杀!”

  狂暴霸道,疯狂狠戾。

  让顾清影心脏狂跳。

  可她,依旧没有松开秦叶的右手。

  “大嫂,没事的。”

  秦叶扭头,安慰似的对顾清影微微一笑。

  然后便是扭动右手,强行挣脱开了顾清影。

  望着秦叶伸手去抓酒杯,顾清影登时整个人都陷入了慌慌失神的境地。

  她红唇嗫喏,泪眼朦胧。

  可这一刻,她除了依靠秦叶,根本就无计可施。

  秦叶右手落到了其中一杯上,却并未立刻拿起,而是抬眼看向了对面的陈天养和刚才端酒来的奴仆护卫。

  下一秒。

  秦叶目光一厉。

  双手快速抓着桌上三杯酒,来回交换着。

  这一幕,看呆了顾清影,刹那间恐惧和绝望笼罩全身。

  饶是几十个奴仆护卫也看得目瞪口呆。

  这家伙,疯了吗?

  他对死亡,就看得这么随意?

  全场死静中。

  秦叶的动作猛地一顿,右手快速抓起其中一杯洋酒。

  目光决然坚定,神情狠戾地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砰咙!

  秦叶随手将酒杯扔在了铺设的地毯上。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顾清影更是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差点尖叫出来。

  而陈天养,则笑了笑,抬起右手,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时间缓缓流逝。

  客厅中,始终如同静止一般。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陈天养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愤怒和惊骇。

  当三十秒过后。

  陈天养咬着牙,不甘的放下了右手。

  而秦叶也终于动了。

  他抬起右手,擦拭掉嘴角酒渍,邪魅一笑:“我赌赢了!”

  这一刻,他盛气凌人,春风得意。

  与轮椅上愤怒惊骇不甘的陈天养,天壤之别。

  紧跟着,秦叶直接拉着顾清影站了起来,朝外走去。

  肃杀的客厅中,气氛森然。

  顾清影跟随在秦叶身边,战战兢兢,脚步虚浮,神情惶恐的不停地看向四周。

  生怕陈天养突然反悔,下令让这些奴仆护卫挥刀冲过来。

  她甚至能感受到身后陈天养的森冷目光,如芒在背,让她浑身冰寒僵硬。

  终于。

  当顾清影跟着秦叶走出客厅的时候,那股环绕在身的森冷寒意,消散了不少。

  终于……得救了吗?

  顾清影目光飘忽,有些失神,眼前的一幕,让她恍若做梦。

  突然。

  “大嫂,挽着我胳膊。”

  这一趟,陈天养虽然已经做好了回不去的准备,甚至是抱着必死的同归于尽的信念来的。

  但他不傻。

  他的目标是陈东,是要陈东的命!

  现在陈东没来。

  就算他杀了秦叶和顾清影,也达成不了自己的目标。

  哪怕秦叶引爆了炸药,也无非是让在场所有人陪葬,对陈东毫无伤害。

  “好,怎么赌?”

  秦叶平静问道。

  陈天养狞然一笑,挥了挥手,招来了一个奴仆护卫,对他耳语了几句。

  那奴仆护卫很快转身走出客厅,去了别的屋子。

  客厅里。

  气氛森然,鸦雀无声。

  不过陈天养改变主意,还是让几十个奴仆护卫神情缓和,暗松了一口气。

  他们虽然是奴仆,但他们也怕死。

  更何况,还是因为陈天养一时冲动,让几十个人一起陪葬了。

  顾清影坐在沙发上,惊惶不定。

  恐惧、担忧、愤恨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让她如坐针毡。

  若不是秦叶坐在身边,她此时甚至有种直接冲出去的冲动。

  就算被枪打死,也好过如同陈天养这无耻畜牲之前说的那般。

  而秦叶,从头到尾,神情都丝毫没有变换过。

  落座在沙发上,淡定自若,旁若无人。

  那股磅礴的赴死之意,如同无形大手,扼住在场每个人的咽喉。

  “陈东那杂种,怎么会有你这么舍得拼命的小弟?”

  陈天养靠在轮椅上,盯着秦叶:“你这弑父之人,倒真是个不怕死的疯子,说吧,他给了你多少钱?”

  外之意,他也有收买的意思。

  然而。

  秦叶却是耸了耸肩,瘪嘴一笑:“没多少,也就给了我几条命而已。”

  “你特么玩我?”陈天养眼睛一瞪,厉声道。

  “我不玩男人。”秦叶一脸鄙夷地看了陈天养一眼。

  这时。

  之前离开的奴仆护卫捧着一个托盘急匆匆地走了回来。

  托盘之上,放着三杯洋酒。

  众目睽睽下,奴仆护卫将三杯洋酒在秦叶面前的茶几上,依次排开。

  秦叶看着面前三杯洋酒,微微皱眉。

  陈天养孑然一笑,眯着眼睛看着秦叶,指了指桌上的三杯洋酒:“这三杯洋酒里边,有两杯下了毒药,你选一杯喝掉,没死就带她走。”

  轰隆!

  话一出口。

  惊惶不定的顾清影登时娇躯一颤,脸色咻然大变。

  她一把抓住了秦叶的胳膊:“秦叶,不能赌!”

  三杯洋酒,两杯下毒,稍有不慎,便喝到了毒酒!

  砰!

  陈天养悍然一掌拍在茶几上,怒斥道:“顾清影你个臭娘们,连命都不让他赌,那特么的就全给老子死在这,陈东老子隔日再杀!”

  狂暴霸道,疯狂狠戾。

  让顾清影心脏狂跳。

  可她,依旧没有松开秦叶的右手。

  “大嫂,没事的。”

  秦叶扭头,安慰似的对顾清影微微一笑。

  然后便是扭动右手,强行挣脱开了顾清影。

  望着秦叶伸手去抓酒杯,顾清影登时整个人都陷入了慌慌失神的境地。

  她红唇嗫喏,泪眼朦胧。

  可这一刻,她除了依靠秦叶,根本就无计可施。

  秦叶右手落到了其中一杯上,却并未立刻拿起,而是抬眼看向了对面的陈天养和刚才端酒来的奴仆护卫。

  下一秒。

  秦叶目光一厉。

  双手快速抓着桌上三杯酒,来回交换着。

  这一幕,看呆了顾清影,刹那间恐惧和绝望笼罩全身。

  饶是几十个奴仆护卫也看得目瞪口呆。

  这家伙,疯了吗?

  他对死亡,就看得这么随意?

  全场死静中。

  秦叶的动作猛地一顿,右手快速抓起其中一杯洋酒。

  目光决然坚定,神情狠戾地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砰咙!

  秦叶随手将酒杯扔在了铺设的地毯上。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顾清影更是抬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差点尖叫出来。

  而陈天养,则笑了笑,抬起右手,看着手腕上的手表。

  时间缓缓流逝。

  客厅中,始终如同静止一般。

  随着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陈天养脸上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浓浓的愤怒和惊骇。

  当三十秒过后。

  陈天养咬着牙,不甘的放下了右手。

  而秦叶也终于动了。

  他抬起右手,擦拭掉嘴角酒渍,邪魅一笑:“我赌赢了!”

  这一刻,他盛气凌人,春风得意。

  与轮椅上愤怒惊骇不甘的陈天养,天壤之别。

  紧跟着,秦叶直接拉着顾清影站了起来,朝外走去。

  肃杀的客厅中,气氛森然。

  顾清影跟随在秦叶身边,战战兢兢,脚步虚浮,神情惶恐的不停地看向四周。

  生怕陈天养突然反悔,下令让这些奴仆护卫挥刀冲过来。

  她甚至能感受到身后陈天养的森冷目光,如芒在背,让她浑身冰寒僵硬。

  终于。

  当顾清影跟着秦叶走出客厅的时候,那股环绕在身的森冷寒意,消散了不少。

  终于……得救了吗?

  顾清影目光飘忽,有些失神,眼前的一幕,让她恍若做梦。

  突然。

  “大嫂,挽着我胳膊。”

  秦叶低若蚊吟的声音响起。

  顾清影惊醒过来,一看秦叶的面庞,登时花容失色。

  此时的秦叶,面庞青白,目光甚至都有些呆滞,而在嘴角,殷红的血迹如同利针般,狠狠地扎在顾清影的眼球上。

  中毒了!

  刹那间,顾清影反应过来。

  她不敢大叫,急忙抬手挽住了秦叶的胳膊,整个身子都贴在秦叶的身上。

  这样做,虽然太过亲近。

  可她却清楚,此时的秦叶,只有这样的姿势才能搀扶得住!

  “不要说话,不要大叫,装作什么事都没有,我们走……”

  秦叶强撑着,目光直勾勾地盯着远处停着的迈凯伦跑车,紧咬着牙,强忍着喉咙中翻涌出来的鲜血,缓缓地从牙缝嘴角中流淌出来。

  顾清影俏脸苍白的毫无血色,浑身发软。

  可理智让她紧咬着牙,强撑着用尽全力搀扶着秦叶,同时还装出一副毫不费力的样子给身后的陈天养等人看。

  如果此时表露出丝毫破绽,陈天养绝对会让所有人一拥而上。

  方才的闲庭信步。

  此时也变得亦步亦趋。

  一步,一步,一步地朝着迈凯伦走去。

  顾清影浑身冰凉,甚至有些发麻。

  她始终注视着秦叶的状态,不断从秦叶口中流淌出来的鲜血越来越多。

  哪怕她看出来秦叶已经是在咬牙强忍着吐血了,可翻涌出来的鲜血依旧不受控制的越来越多,悄无声息中已经染红了秦叶的下巴,染红了他胸前白衬衫。

  终于。

  在煎熬中,顾清影搀扶着秦叶走到了迈凯伦前。

  “上车!”

  秦叶推开了顾清影:“你开。”

  然后,他便强撑着,打开车门,钻进了车里。

  与此同时。

  客厅中。

  愤怒骇然地陈天养,从头到尾始终都注视着离开的秦叶和顾清影。

  当见到两人走到车前的时候,他瞬间炸了。

  砰!

  陈天养一脚踹翻了刚才端酒的奴仆护卫,状若疯魔,咬牙切齿:“我特么不是让你三杯都下毒吗?你,你敢逆我的命令?”

  他根本就没想过和秦叶赌命,他只想过要秦叶的命!

  可他万万没想到,秦叶喝下一杯酒后,居然没中毒!

  然而。

  奴仆护卫却是惊恐哀嚎道:“少爷,我听你的命令,确实三杯酒都下毒了啊!”

  什么?!

  暴怒着正要杀掉奴仆的陈天养悚然一惊,刹那间,他怒吼咆哮:“给我把他俩抓回来!”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