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626章 赌命!

第626章 赌命!

  陈东?!

  沙发上,顾清影心中大惊。

  “该死的野种,终于来了。”

  陈天养狞笑着搓了搓下巴,目光斜睨向左右,杀意凛然。

  他留下的信件内容,写的很清楚。

  陈东撤销暗网隐杀组织刺杀他的任务,并且亲自来接顾清影。

  但不管最终结果如何。

  陈天养此行,压根就没想过活着回到陈家。

  陈东撤不撤销暗网隐杀组织的任务,当他得知隐杀组织的任务是陈东发布后,他就已经不在乎了。

  他要的是……陈东死!

  人在崩溃时,穷途末路,想的也就不再是活着,而是想的……怎么同归于尽。

  只是。

  当屋外之人,缓缓走进屋内的时候。

  陈天养登时愣住了。

  他错愕地看着走进屋中的秦叶,不敢置信地呵斥道:“怎么是你?陈东那野种呢?老子是让他亲自过来的,你们特么的玩我?”

  刹那间。

  陈天养悍然掏出一把手枪,快速上膛,直接对准了顾清影。

  凛然杀意,翻腾汹涌。

  暴怒中,陈天养脸上更是显露出疯狂狰狞之色。

  他要的是陈东的命!

  而不是随意一条阿猫阿狗的命!

  随着陈天养拔枪。

  四十几名奴仆护卫,陡然拔刀。

  刹那间,屋内道道寒光闪烁。

  杀意充斥着整个客厅,如芒似剑,让人毛骨悚然。

  秦叶站在门口,神情冷漠,淡定自若的看向顾清影。

  此时的顾清影,也惊愕地看着秦叶。

  她怎么也没料到,秦叶居然会过来!

  “嫂子,我来接你回家。”

  秦叶微微一笑。

  “你不该来的。”

  顾清影紧泯着红唇,娇躯颤抖,绝望地哭泣着:“他们就是一群无耻的疯子,你来,会死的!”

  她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但秦叶的到来,又让顾清影心慌意乱,忐忑不安。

  这……是要多送一条人命!

  “呵呵……”

  这时,陈天养忽然冷笑了一声,他缓缓地将枪指向了秦叶:“你特么算老几,既然来了,那就给老子等着,马上打电话叫陈东过来,不然就死在这!”

  秦叶冷漠地看向陈天养,耸了耸肩:“东哥不会来的,今天也只有我来。”

  什么?!

  一语出,登时让陈天养面色大变,怒火翻腾,五官近乎扭曲。

  几乎同时。

  站在秦叶身旁的两名奴仆护卫,同时挥刀朝秦叶冲了过去。

  突然一幕,吓得顾清影一声尖叫。

  秦叶却是眼中寒光炸射。

  身形陡然横移,一脚悍然踹在了一名奴仆护卫的肚子上,随着奴仆护卫惨叫弯腰,他欺身而上,一把夺过了奴仆护卫手中的长刀。

  噗嗤!

  长刀带起大片鲜血。

  迸溅到秦叶的脸上,瞬间让秦叶的气势变得恐怖嗜血起来。

  电光火石间。

  “秦叶小心!”

  吓得花容失色的顾清影一声大叫。

  秦叶仿佛早有所料,悍然转身,手中长刀猛地一挥。

  噗嗤!

  血水喷洒。

  两名奴仆护卫几乎同时倒在了地上血泊中。

  “妈的,给我杀了他!”

  陈天养五官扭曲,状若疯魔。

  话音未落。

  周围的奴仆哦护卫,登时如同潮浪一般,朝着秦叶扑去。

  每人手中的长刀,都泛着刺骨的寒芒。

  一同落下,足以将秦叶瞬间斩成肉酱。

  顾清影吓得面色苍白,整个人都懵了。

  可面对乌泱泱的,杀意凛然的人群。

  秦叶却是巍然不动,嘴角勾勒起了一抹不屑的笑意。

  下一秒。

  当啷啷……

  他直接将手中长刀扔在了地上,然后掀起了衣服。

  当炸药显露出来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

  原本冲向秦叶的人潮,瞬间止步,一个个奴仆护卫惊恐的瞪着秦叶。

  饶是陈天养,也是脸色大变,瞳孔紧缩。

  “来啊!”

  秦叶面目陡然狰狞起来,眼睛猩红,仿佛一头暴怒赴死的雄狮,厉声咆哮道:“老子敢来,那就敢死!今天我要带走我嫂子,谁特么敢拦,那就来个同归于尽!”

  一边咆哮,秦叶右手却是直接抓住了炸药上的引线。

  静。

  原本哄闹的客厅,陡然陷入了死静无声中。

  充斥客厅的汹涌杀意,悄无声息中,转变成了浓浓的大恐惧。

  所有人都在客厅中。

  秦叶腰间上的炸药,只要引爆,足够瞬间将所有人送上黄泉路。

  啪嗒……啪嗒……

  秦叶腰背挺直,一手抓着引线,缓步朝着顾清影走去,脚步不疾不徐,好似闲庭信步。

  他满脸凌然冷笑,眉宇间透着疯狂之色。

  这一刻,秦叶的气势恍惚大岳一般,横压全场,让所有人不敢上前。

  甚至,随着他迈步向前。

  距离他稍近的几个奴仆护卫,更是惊恐地悄然后退,为秦叶让路。

  从秦叶身上散发出的扑面死意,让所有人都毫不怀疑秦叶话的真实性。

  眼前这个疯子……真的敢引爆炸药!

  “动手啊,都特么给我动手啊!”陈天养怒声咆哮。

  可四十几个奴仆护卫惶惶恐恐,寒蝉若惊,却无一人敢靠近秦叶。

  陈天养坐在轮椅上,暴

  陈东?!

  沙发上,顾清影心中大惊。

  “该死的野种,终于来了。”

  陈天养狞笑着搓了搓下巴,目光斜睨向左右,杀意凛然。

  他留下的信件内容,写的很清楚。

  陈东撤销暗网隐杀组织刺杀他的任务,并且亲自来接顾清影。

  但不管最终结果如何。

  陈天养此行,压根就没想过活着回到陈家。

  陈东撤不撤销暗网隐杀组织的任务,当他得知隐杀组织的任务是陈东发布后,他就已经不在乎了。

  他要的是……陈东死!

  人在崩溃时,穷途末路,想的也就不再是活着,而是想的……怎么同归于尽。

  只是。

  当屋外之人,缓缓走进屋内的时候。

  陈天养登时愣住了。

  他错愕地看着走进屋中的秦叶,不敢置信地呵斥道:“怎么是你?陈东那野种呢?老子是让他亲自过来的,你们特么的玩我?”

  刹那间。

  陈天养悍然掏出一把手枪,快速上膛,直接对准了顾清影。

  凛然杀意,翻腾汹涌。

  暴怒中,陈天养脸上更是显露出疯狂狰狞之色。

  他要的是陈东的命!

  而不是随意一条阿猫阿狗的命!

  随着陈天养拔枪。

  四十几名奴仆护卫,陡然拔刀。

  刹那间,屋内道道寒光闪烁。

  杀意充斥着整个客厅,如芒似剑,让人毛骨悚然。

  秦叶站在门口,神情冷漠,淡定自若的看向顾清影。

  此时的顾清影,也惊愕地看着秦叶。

  她怎么也没料到,秦叶居然会过来!

  “嫂子,我来接你回家。”

  秦叶微微一笑。

  “你不该来的。”

  顾清影紧泯着红唇,娇躯颤抖,绝望地哭泣着:“他们就是一群无耻的疯子,你来,会死的!”

  她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

  但秦叶的到来,又让顾清影心慌意乱,忐忑不安。

  这……是要多送一条人命!

  “呵呵……”

  这时,陈天养忽然冷笑了一声,他缓缓地将枪指向了秦叶:“你特么算老几,既然来了,那就给老子等着,马上打电话叫陈东过来,不然就死在这!”

  秦叶冷漠地看向陈天养,耸了耸肩:“东哥不会来的,今天也只有我来。”

  什么?!

  一语出,登时让陈天养面色大变,怒火翻腾,五官近乎扭曲。

  几乎同时。

  站在秦叶身旁的两名奴仆护卫,同时挥刀朝秦叶冲了过去。

  突然一幕,吓得顾清影一声尖叫。

  秦叶却是眼中寒光炸射。

  身形陡然横移,一脚悍然踹在了一名奴仆护卫的肚子上,随着奴仆护卫惨叫弯腰,他欺身而上,一把夺过了奴仆护卫手中的长刀。

  噗嗤!

  长刀带起大片鲜血。

  迸溅到秦叶的脸上,瞬间让秦叶的气势变得恐怖嗜血起来。

  电光火石间。

  “秦叶小心!”

  吓得花容失色的顾清影一声大叫。

  秦叶仿佛早有所料,悍然转身,手中长刀猛地一挥。

  噗嗤!

  血水喷洒。

  两名奴仆护卫几乎同时倒在了地上血泊中。

  “妈的,给我杀了他!”

  陈天养五官扭曲,状若疯魔。

  话音未落。

  周围的奴仆哦护卫,登时如同潮浪一般,朝着秦叶扑去。

  每人手中的长刀,都泛着刺骨的寒芒。

  一同落下,足以将秦叶瞬间斩成肉酱。

  顾清影吓得面色苍白,整个人都懵了。

  可面对乌泱泱的,杀意凛然的人群。

  秦叶却是巍然不动,嘴角勾勒起了一抹不屑的笑意。

  下一秒。

  当啷啷……

  他直接将手中长刀扔在了地上,然后掀起了衣服。

  当炸药显露出来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

  原本冲向秦叶的人潮,瞬间止步,一个个奴仆护卫惊恐的瞪着秦叶。

  饶是陈天养,也是脸色大变,瞳孔紧缩。

  “来啊!”

  秦叶面目陡然狰狞起来,眼睛猩红,仿佛一头暴怒赴死的雄狮,厉声咆哮道:“老子敢来,那就敢死!今天我要带走我嫂子,谁特么敢拦,那就来个同归于尽!”

  一边咆哮,秦叶右手却是直接抓住了炸药上的引线。

  静。

  原本哄闹的客厅,陡然陷入了死静无声中。

  充斥客厅的汹涌杀意,悄无声息中,转变成了浓浓的大恐惧。

  所有人都在客厅中。

  秦叶腰间上的炸药,只要引爆,足够瞬间将所有人送上黄泉路。

  啪嗒……啪嗒……

  秦叶腰背挺直,一手抓着引线,缓步朝着顾清影走去,脚步不疾不徐,好似闲庭信步。

  他满脸凌然冷笑,眉宇间透着疯狂之色。

  这一刻,秦叶的气势恍惚大岳一般,横压全场,让所有人不敢上前。

  甚至,随着他迈步向前。

  距离他稍近的几个奴仆护卫,更是惊恐地悄然后退,为秦叶让路。

  从秦叶身上散发出的扑面死意,让所有人都毫不怀疑秦叶话的真实性。

  眼前这个疯子……真的敢引爆炸药!

  “动手啊,都特么给我动手啊!”陈天养怒声咆哮。

  可四十几个奴仆护卫惶惶恐恐,寒蝉若惊,却无一人敢靠近秦叶。

  陈天养坐在轮椅上,暴

  怒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浑身伤势剧痛,让他一屁股重重地坐在了轮椅上,他当即抬枪指向秦叶。

  “你特么吓唬谁?当我是吓到的吗?你信不信老子开枪打死你?”

  “正好,你不怕死,我也不怕死,你开枪,我引爆,咱们一起上天?”

  秦叶脚步不停,满脸不屑,眼中却是无尽的死意:“我敢来,就是来玩命的,你特么居然拿命来威胁我,蠢不蠢?”

  说话间。

  秦叶淡定自若的坐到了顾清影身边。

  “秦叶……”

  顾清影惶恐失措,泪眼朦胧地看着秦叶。

  秦叶看了一眼顾清影,目光一凝,示意顾清影闭嘴的同时,微微一笑:“大嫂,东哥不在,我这当弟弟的,会带你回去的!”

  话音未落。

  秦叶便是拿起面前桌上的一柄小刀,直接割开了捆缚在顾清影身上的绳子。

  从头到尾,镇定自若,仿佛旁若无人。

  不论是陈天养,亦或者是四十多个奴仆护卫,也无人阻止。

  解开顾清影的绳子后。

  秦叶缓缓转头看向陈天养,冷笑着说:“我连我爸都敢杀,你不该还在怀疑我敢不敢引爆这炸药吧?”

  陈天养瞳孔紧缩到了极点。

  握在手中的手枪,食指悄然落在了扳机上。

  “现在我要带走我大嫂,你们谁有意见?”秦叶满脸睥睨冷笑,扫过全场。

  “你,是真当我不敢开枪吗?老子也不怕死的!”陈天养眯起了眼睛,疯狂嗜血的光芒迸射着。

  他这一趟来,就没想过回陈家!

  客厅内,火药味浓烈。

  杀意汹涌。

  静谧无声。

  甚至,能隐约听到陈天养食指缓缓压落手枪扳机的声音。

  突然,一个奴仆护卫哀嚎道。

  “天养少爷,咱们的目标是陈东,我们还不想死啊……”

  这一句话,回荡客厅。

  陈天养即将扣下的食指,猛地一顿。

  疯狂嗜血的光芒,在双眸中猛地一暗。

  下一秒。

  砰!

  陈天养将手枪砸落在桌上。

  然后气势凌人地盯着秦叶,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那好,我和你赌一把,赌你的命!赢了你带她走,输了你死。”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