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624章 是我辜负了姑娘,给你……磕头谢罪了

第624章 是我辜负了姑娘,给你……磕头谢罪了

  夜幕降临。

  秋风萧瑟。

  天门山别墅内,气氛凝重。

  秦叶端坐在沙发上,静静地抽着烟,在他面前的烟缸中,已经插满了烟头。

  空气中,都弥漫着浓郁难闻的烟味。

  张雨澜坐在一旁,俏脸尚且残余着惊恐,双手紧攥在一起,不停地揉搓着衣角。

  时不时地,目光看向秦叶。

  “真的要去吗?”

  张雨澜咬了咬牙,终于打破了客厅内的死静:“或许……我们还能和龙老一起商量一下。”

  那些人冲进别墅乱砍的一幕,此时依旧如同梦魇一般,不断在张雨澜脑海中浮现。

  从小到大,她都不曾经历过如此血腥恐怖的一幕。

  一想到秦叶等下还要去面对那些人,她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没用的。”

  秦叶掐灭烟头,一边从烟盒中抽出香烟,一边平静地说:“东哥失踪,陈天养指名道姓让东哥亲自去接,就算现在我们撤销了暗杀陈天养的任务,他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可你去就有用了吗?”

  张雨澜突然尖啸了起来,强忍着的情绪这一刻轰然爆发,美目唰的就红了:“那些人是会杀人的,他们根本就不拿人命当回事的!你都知道陈天养指名道姓让东哥去了,你现在去,又有什么用?”

  啪嗒!

  面对张雨澜含泪尖啸,秦叶表现的异常平静,缓缓地点燃了香烟。

  深吸了一口,吐出浓浓烟气的同时。

  他目光变得决然起来。

  “有用!”

  缓缓扭头,看向张雨澜,邪魅一笑:“我去,当然是接嫂子回家!”

  “可是……”

  张雨澜神情一窒,忽然想到下午秦叶单独出去过一趟,刹那间她惊骇住了,望着秦叶淡定邪魅的笑容。

  她分明感受到了一股决然死意!

  张雨澜心脏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声音颤抖着说:“你,你打算怎么做?你下午出去,是去干嘛了?”

  质问声,让秦叶愣了愣。

  下意识地,他的左手放置到了腰间。

  这一细微的动作,被张雨澜清晰地捕捉到了。

  刹那间。

  张雨澜目光一凝,仿佛疯了一般,扑向秦叶,伸手去掀秦叶的衣服。

  秦叶猝不及防,两人瞬间扭成一团。

  “你到底藏了什么?”

  “秦叶,你个疯子,你到底打算怎么做?”

  “秦叶,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

  尖声厉啸的咆哮,张雨澜拼命想掀开秦叶的衣服。

  可秦叶却死死地按住,与张雨澜纠缠着。

  突然,秦叶脸上浮现戾气。

  啪!

  他反手一耳光直接抽在了张雨澜的脸上。

  剧痛,让张雨澜惨叫了一声,踉跄着摔在了沙发上。

  一时间,张雨澜泪眼朦胧,脸上的火辣剧痛,让她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恍惚失神。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秦叶冷漠地瞪了张雨澜一眼,狠狠地将烟头摔在地上,转身就走。

  随着秦叶转身,张雨澜目光渐渐恢复焦距。

  她坐了起来,望着决然离开的秦叶,撕心裂肺的哀嚎道:“你为了你兄弟,连我也不管不顾了,是要让我守寡吗?”

  一句“守寡”,让即将走出别墅大门的秦叶戛然止步。

  别墅内,静谧无声。

  秦叶冷漠的邪魅面庞上,终于有了变化,神情复杂,眼眶中渐渐泛起了丝丝涟漪。

  “呵!”

  随着秦叶的一声嗤笑,打破了别墅内的死静。

  “我是个弑父之人,怎敢乱了姑娘芳华?”

  下一秒,秦叶豁然转身,朝地上跪去。

  砰咙!

  膝盖砸在地板上,发出重重地声响。

  同时,也砸得张雨澜娇躯一颤,砸在了张雨澜的心脏上。

  张雨澜泪眼朦胧,抬手捂住了红唇,这一刻,心疼的厉害,泪水更如决堤江水,汹涌而出。

  “姑娘之名,未冠我姓,何谈守寡?”

  秦叶笔笔直直的跪在地上,眼睛满是红血丝望着张雨澜,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盛,凄然而决绝:“是我负了姑娘,给您……磕头谢罪了。”

  一语出,张雨澜瞬间如遭雷击,当场就懵了。

  她美目圆瞪,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叶。

  笑声回荡。

  秦叶满脸洋溢着笑容的同时,毫不迟疑的,重重地磕头在地。

  咚!

  咚!

  咚!

  每一次脑袋撞击在地面上,都如同重锤,狠狠地砸在了张雨澜的心脏上。

  她娇躯颤抖着,早已经哭成了泪人。

  秦叶的行举止,犹如一柄柄烧红的利刀,凌迟在她的身上。

  他……怎么能这么绝情?

  张雨澜捂着嘴,强迫着自己不哭出声。

  被泪水模糊的视线,始终注视着门前那道身影之上。

  只是泪水汹涌,让那道身影越发的模糊。

  隐约间,她看到那道身影站了起来,毫不迟疑,决绝转身,大步离开。

  当张雨澜慌不迭的抬手擦拭掉眼睛上的泪水时,秦叶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中,而外边的花园中,也同时响起了汽车引擎轰鸣声。

  “秦叶……”

  别墅中,猛地回响起张雨澜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喊。

  渐渐地,别墅中陷入死静。

  张雨澜痛苦的坐在沙发上,贝齿紧咬着红唇,不管她怎么

  夜幕降临。

  秋风萧瑟。

  天门山别墅内,气氛凝重。

  秦叶端坐在沙发上,静静地抽着烟,在他面前的烟缸中,已经插满了烟头。

  空气中,都弥漫着浓郁难闻的烟味。

  张雨澜坐在一旁,俏脸尚且残余着惊恐,双手紧攥在一起,不停地揉搓着衣角。

  时不时地,目光看向秦叶。

  “真的要去吗?”

  张雨澜咬了咬牙,终于打破了客厅内的死静:“或许……我们还能和龙老一起商量一下。”

  那些人冲进别墅乱砍的一幕,此时依旧如同梦魇一般,不断在张雨澜脑海中浮现。

  从小到大,她都不曾经历过如此血腥恐怖的一幕。

  一想到秦叶等下还要去面对那些人,她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没用的。”

  秦叶掐灭烟头,一边从烟盒中抽出香烟,一边平静地说:“东哥失踪,陈天养指名道姓让东哥亲自去接,就算现在我们撤销了暗杀陈天养的任务,他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可你去就有用了吗?”

  张雨澜突然尖啸了起来,强忍着的情绪这一刻轰然爆发,美目唰的就红了:“那些人是会杀人的,他们根本就不拿人命当回事的!你都知道陈天养指名道姓让东哥去了,你现在去,又有什么用?”

  啪嗒!

  面对张雨澜含泪尖啸,秦叶表现的异常平静,缓缓地点燃了香烟。

  深吸了一口,吐出浓浓烟气的同时。

  他目光变得决然起来。

  “有用!”

  缓缓扭头,看向张雨澜,邪魅一笑:“我去,当然是接嫂子回家!”

  “可是……”

  张雨澜神情一窒,忽然想到下午秦叶单独出去过一趟,刹那间她惊骇住了,望着秦叶淡定邪魅的笑容。

  她分明感受到了一股决然死意!

  张雨澜心脏狠狠地抽搐了一下,声音颤抖着说:“你,你打算怎么做?你下午出去,是去干嘛了?”

  质问声,让秦叶愣了愣。

  下意识地,他的左手放置到了腰间。

  这一细微的动作,被张雨澜清晰地捕捉到了。

  刹那间。

  张雨澜目光一凝,仿佛疯了一般,扑向秦叶,伸手去掀秦叶的衣服。

  秦叶猝不及防,两人瞬间扭成一团。

  “你到底藏了什么?”

  “秦叶,你个疯子,你到底打算怎么做?”

  “秦叶,让我看看,让我看看。”

  ……

  尖声厉啸的咆哮,张雨澜拼命想掀开秦叶的衣服。

  可秦叶却死死地按住,与张雨澜纠缠着。

  突然,秦叶脸上浮现戾气。

  啪!

  他反手一耳光直接抽在了张雨澜的脸上。

  剧痛,让张雨澜惨叫了一声,踉跄着摔在了沙发上。

  一时间,张雨澜泪眼朦胧,脸上的火辣剧痛,让她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恍惚失神。

  “我的事,用不着你管!”

  秦叶冷漠地瞪了张雨澜一眼,狠狠地将烟头摔在地上,转身就走。

  随着秦叶转身,张雨澜目光渐渐恢复焦距。

  她坐了起来,望着决然离开的秦叶,撕心裂肺的哀嚎道:“你为了你兄弟,连我也不管不顾了,是要让我守寡吗?”

  一句“守寡”,让即将走出别墅大门的秦叶戛然止步。

  别墅内,静谧无声。

  秦叶冷漠的邪魅面庞上,终于有了变化,神情复杂,眼眶中渐渐泛起了丝丝涟漪。

  “呵!”

  随着秦叶的一声嗤笑,打破了别墅内的死静。

  “我是个弑父之人,怎敢乱了姑娘芳华?”

  下一秒,秦叶豁然转身,朝地上跪去。

  砰咙!

  膝盖砸在地板上,发出重重地声响。

  同时,也砸得张雨澜娇躯一颤,砸在了张雨澜的心脏上。

  张雨澜泪眼朦胧,抬手捂住了红唇,这一刻,心疼的厉害,泪水更如决堤江水,汹涌而出。

  “姑娘之名,未冠我姓,何谈守寡?”

  秦叶笔笔直直的跪在地上,眼睛满是红血丝望着张雨澜,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盛,凄然而决绝:“是我负了姑娘,给您……磕头谢罪了。”

  一语出,张雨澜瞬间如遭雷击,当场就懵了。

  她美目圆瞪,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叶。

  笑声回荡。

  秦叶满脸洋溢着笑容的同时,毫不迟疑的,重重地磕头在地。

  咚!

  咚!

  咚!

  每一次脑袋撞击在地面上,都如同重锤,狠狠地砸在了张雨澜的心脏上。

  她娇躯颤抖着,早已经哭成了泪人。

  秦叶的行举止,犹如一柄柄烧红的利刀,凌迟在她的身上。

  他……怎么能这么绝情?

  张雨澜捂着嘴,强迫着自己不哭出声。

  被泪水模糊的视线,始终注视着门前那道身影之上。

  只是泪水汹涌,让那道身影越发的模糊。

  隐约间,她看到那道身影站了起来,毫不迟疑,决绝转身,大步离开。

  当张雨澜慌不迭的抬手擦拭掉眼睛上的泪水时,秦叶已经消失在了视线中,而外边的花园中,也同时响起了汽车引擎轰鸣声。

  “秦叶……”

  别墅中,猛地回响起张雨澜撕心裂肺的一声大喊。

  渐渐地,别墅中陷入死静。

  张雨澜痛苦的坐在沙发上,贝齿紧咬着红唇,不管她怎么

  忍受,可泪水依旧不停地夺眶而出。

  秦叶的绝情,让她心如刀割。

  可此时随着秦叶的离开,张雨澜心绪渐渐平复。

  她脑海中浮现出刚才的一幕,挣扎掀秦叶衣服的时候,最后虽然被秦叶抽了一耳光阻止了,可她倒下的时候,依旧看到了一点点衣角下的东西。

  那东西,让她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到底是什么?到底是什么?”

  张雨澜急得都银牙咬破了红唇,丝丝鲜血渗出。

  突然。

  张雨澜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响,整个人都呆住了。

  她想到是什么了!

  她虽然阅历少,但她看过电影。

  电影中的一幕,和秦叶绑在腰间的东西,如出一辙。

  “炸药!”

  这一刻,张雨澜惊慌失措,满是泪水的美目瞬间圆瞪起来:“他不是去救人的,他是去换命的,该死,该死,这个混蛋!”

  惶恐焦急中,张雨澜愤愤地砸着沙发。

  反应过来后,她已经顾不得刚才秦叶对她的绝情。

  惶惶失措,惊恐慌张中,张雨澜颤抖着双手拿出手机,给龙老拨打了过去。

  电话刚一接通。

  张雨澜便哭嚎了起来:“龙老,小影被抓走了,秦叶……他,他要去换命!”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