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619章 借刀杀人

第619章 借刀杀人

  同样的暗网隐杀组织的暗杀任务。

  陈东的查出来了,陈天养的却查不出来。

  这……简直荒谬!

  刹那间,陈天养面目狰狞,猩红的双眸杀意凌然。

  双拳更是紧握着,隐隐颤抖,咬牙切齿。

  悲愤、不甘、怨恨种种情绪,瞬间仿佛野草一般,缠裹住了陈天养的全身。

  一旁的陈天生也是神情阴翳到了极点。

  这已经是家主,在明目张胆的坑害陈天养了!

  身为亲哥哥,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房间里,气氛森然。

  陈老太太看着满脸狰狞,杀意涌动的陈天养,满是褶皱的嘴角不着痕迹的微微上翘了一下,但很快便被掩饰下来。:

  她语气悲呛地哀叹道:“家主啊……这次真的是大糊涂了。”

  一句哀叹,瞬间让陈天养惊醒过来。

  陈道临明目张胆的掩护,摆明了是不管他的死活了。

  现在,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只有眼前的奶奶。

  “奶奶,求求你救救大孙孙,我,我不想死……”

  哀嚎声,颤抖的厉害,陈天养双手紧抓着陈老太太。

  “孙孙莫慌,有奶奶在,定会护你周全!”

  陈老太太神情哀怨又决绝,眼中精芒爆射:“老身如今就算是违逆了陈家铁律,也要绕过家主,动用别的力量探查了。”

  闻。

  陈天生和陈天养同时目光大亮。

  但下一秒。

  陈老太太的一句话,却是让两人同时陷入了震惊之中。

  陈老太太犹豫了一下,神情黯然道:“不过,就算不查,老身大概也猜出幕后主使到底是谁了,只是就算查出来,怕是也极为难办了。”

  陈老太太的语气,透着浓浓的无奈。

  一下子让陈天养震惊过后,便再度堕入了绝望之中。

  倒是陈天生,冷静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问道:“奶奶,你猜出是谁?”

  “天生,你怎么在此事上也如此愚钝?”

  陈老太太嗔怪了陈天生一样,吓得陈天生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紧跟着,陈老太太这才唉声叹气道:“谁和天养的仇最大?谁又值得让家主对堂堂一位家族继承者的生死都不管,堂而皇之的为其打掩护?”

  轰隆!

  一语惊人。

  陈天生金丝眼镜下的双眸陡然炸射精芒,嘴唇微张。

  以他的城府和心计,老太太都提示到这种地步了,他脑海中瞬间就只剩下一个人选!

  而陈天养,却是猩红的眸光紧凝,低头皱眉思索。

  时间缓缓流逝。

  见陈天养一直不曾明悟。

  陈老太太轻轻地拍了拍陈天养的手背:“天养,姜家降临我陈家的时候,你干了什么?”

  话一出口。

  正百思不得其解的陈天养瞬间虎躯一震,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响,陡然醍醐灌顶。

  姜家降临陈家的时候,他干了什么?

  他什么都没干,就待在陈家!

  但他又确实干了一件事,那便是……趁机发难,在陈东杀死姜家人的事情上,一个劲的添油加醋,火上浇油!

  “是了,一定是了,一定就是他!”

  陈天养因为暴怒,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猩红双眸中迸发着滔天杀意,咬牙切齿道:“能让家主这么明目张胆庇护,无视我这继承者死活的人,除了陈东那野种亲子,还能有谁?”

  砰咙!

  暴怒之下,陈天养悍然一掌拍在了床榻之上。

  巨力甚至让床榻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声响。

  房间里,杀意汹涌。

  犹如无数无形利剑,充斥在每个角落。

  这一刻,陈天养浑身被杀意包裹,犹如狂怒的杀神降世。

  即使是目光,也让人毛骨悚然。

  陈天生屹立在旁,双眸阴翳且深邃,若有所思地注视着陈老太太。

  而陈老太太却欣慰的对陈天养点头:“孺子可教,一点就透。”

  说话间,陈老太太神情黯然,摇摇头苦笑道:“只可惜啊,那野种是家主亲儿子,在家主心里比命都重要呢,有家主护着,饶是老身也奈何不得,天养啊……”

  狂怒中的陈天养瞳孔陡然紧缩到了极点。

  陈老太太的话,仿佛无形大手,将他按入了绝望深渊。

  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随之消散。

  是了,那野种是家主亲子。

  就这一条,就足以抹平一切了!

  家主为了他,能无视陈家铁律,将其直接晋升成陈家继承者,参与家主争夺。

  那野种胆大包天,一次次闯下滔天大祸,换做任何一个陈家继承者,都足够剥夺身份资格了,可家主却是一次次的力挽狂澜,袒护那野种。

  这次的刺杀……没活路了!

  陈天养不傻,如今陈道临已经明目张胆的袒护了,假如发布暗网隐杀组织任务的真是陈东,也绝对不可能有他陈天养的活路!

  渐渐地。

  陈天养的气息变得粗重起来。

  脖子粗壮,其上更是青筋血管凸起。

  嘎吱……嘎吱……

  紧握的双拳,因为太过用力,指节间不断作响,清晰地回荡在这房间内。

  “冤有头,债有主!你不让我活,我陈天养就算是死,也要拉你一起垫背,血债血偿!”

  冷厉的声音,从陈天养口中发出,犹如九幽深处吹出的寒风。

  同样的暗网隐杀组织的暗杀任务。

  陈东的查出来了,陈天养的却查不出来。

  这……简直荒谬!

  刹那间,陈天养面目狰狞,猩红的双眸杀意凌然。

  双拳更是紧握着,隐隐颤抖,咬牙切齿。

  悲愤、不甘、怨恨种种情绪,瞬间仿佛野草一般,缠裹住了陈天养的全身。

  一旁的陈天生也是神情阴翳到了极点。

  这已经是家主,在明目张胆的坑害陈天养了!

  身为亲哥哥,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房间里,气氛森然。

  陈老太太看着满脸狰狞,杀意涌动的陈天养,满是褶皱的嘴角不着痕迹的微微上翘了一下,但很快便被掩饰下来。:

  她语气悲呛地哀叹道:“家主啊……这次真的是大糊涂了。”

  一句哀叹,瞬间让陈天养惊醒过来。

  陈道临明目张胆的掩护,摆明了是不管他的死活了。

  现在,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就只有眼前的奶奶。

  “奶奶,求求你救救大孙孙,我,我不想死……”

  哀嚎声,颤抖的厉害,陈天养双手紧抓着陈老太太。

  “孙孙莫慌,有奶奶在,定会护你周全!”

  陈老太太神情哀怨又决绝,眼中精芒爆射:“老身如今就算是违逆了陈家铁律,也要绕过家主,动用别的力量探查了。”

  闻。

  陈天生和陈天养同时目光大亮。

  但下一秒。

  陈老太太的一句话,却是让两人同时陷入了震惊之中。

  陈老太太犹豫了一下,神情黯然道:“不过,就算不查,老身大概也猜出幕后主使到底是谁了,只是就算查出来,怕是也极为难办了。”

  陈老太太的语气,透着浓浓的无奈。

  一下子让陈天养震惊过后,便再度堕入了绝望之中。

  倒是陈天生,冷静地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眼镜,问道:“奶奶,你猜出是谁?”

  “天生,你怎么在此事上也如此愚钝?”

  陈老太太嗔怪了陈天生一样,吓得陈天生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紧跟着,陈老太太这才唉声叹气道:“谁和天养的仇最大?谁又值得让家主对堂堂一位家族继承者的生死都不管,堂而皇之的为其打掩护?”

  轰隆!

  一语惊人。

  陈天生金丝眼镜下的双眸陡然炸射精芒,嘴唇微张。

  以他的城府和心计,老太太都提示到这种地步了,他脑海中瞬间就只剩下一个人选!

  而陈天养,却是猩红的眸光紧凝,低头皱眉思索。

  时间缓缓流逝。

  见陈天养一直不曾明悟。

  陈老太太轻轻地拍了拍陈天养的手背:“天养,姜家降临我陈家的时候,你干了什么?”

  话一出口。

  正百思不得其解的陈天养瞬间虎躯一震,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响,陡然醍醐灌顶。

  姜家降临陈家的时候,他干了什么?

  他什么都没干,就待在陈家!

  但他又确实干了一件事,那便是……趁机发难,在陈东杀死姜家人的事情上,一个劲的添油加醋,火上浇油!

  “是了,一定是了,一定就是他!”

  陈天养因为暴怒,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猩红双眸中迸发着滔天杀意,咬牙切齿道:“能让家主这么明目张胆庇护,无视我这继承者死活的人,除了陈东那野种亲子,还能有谁?”

  砰咙!

  暴怒之下,陈天养悍然一掌拍在了床榻之上。

  巨力甚至让床榻发出了一声不堪重负的声响。

  房间里,杀意汹涌。

  犹如无数无形利剑,充斥在每个角落。

  这一刻,陈天养浑身被杀意包裹,犹如狂怒的杀神降世。

  即使是目光,也让人毛骨悚然。

  陈天生屹立在旁,双眸阴翳且深邃,若有所思地注视着陈老太太。

  而陈老太太却欣慰的对陈天养点头:“孺子可教,一点就透。”

  说话间,陈老太太神情黯然,摇摇头苦笑道:“只可惜啊,那野种是家主亲儿子,在家主心里比命都重要呢,有家主护着,饶是老身也奈何不得,天养啊……”

  狂怒中的陈天养瞳孔陡然紧缩到了极点。

  陈老太太的话,仿佛无形大手,将他按入了绝望深渊。

  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也随之消散。

  是了,那野种是家主亲子。

  就这一条,就足以抹平一切了!

  家主为了他,能无视陈家铁律,将其直接晋升成陈家继承者,参与家主争夺。

  那野种胆大包天,一次次闯下滔天大祸,换做任何一个陈家继承者,都足够剥夺身份资格了,可家主却是一次次的力挽狂澜,袒护那野种。

  这次的刺杀……没活路了!

  陈天养不傻,如今陈道临已经明目张胆的袒护了,假如发布暗网隐杀组织任务的真是陈东,也绝对不可能有他陈天养的活路!

  渐渐地。

  陈天养的气息变得粗重起来。

  脖子粗壮,其上更是青筋血管凸起。

  嘎吱……嘎吱……

  紧握的双拳,因为太过用力,指节间不断作响,清晰地回荡在这房间内。

  “冤有头,债有主!你不让我活,我陈天养就算是死,也要拉你一起垫背,血债血偿!”

  冷厉的声音,从陈天养口中发出,犹如九幽深处吹出的寒风。

  陈天生面色大变,急忙呵斥道:“天养,此事尚且只是一个猜测,我们……”

  “天生,莫不是你以为还有别人的可能性更大?”陈老太太悍然扭头,目光森冷地盯了陈天生一眼。

  陈天生瞬间一窒。

  不等开口。

  陈天养便是缓缓抬头,猩红的目光,透着无尽冷漠,死死地盯着陈天生。

  忽然,他咧嘴一笑:“你可真是我的好大哥,我都已经被人算计到这种地步了,你居然还帮着那野种说话?你是巴不得看我被隐杀组织的那些疯狗杀手,给剁成肉酱吗?”

  “我……”

  陈天生眼角青筋狂跳,面对陈天养质问,哑口无。

  他怎么会听不出陈老太太话中的猫腻?

  没有实锤铁证,愣是将陈天养的仇恨引到了陈东身上。

  这分明是要……借刀杀人!

  “陈天生,这件事和你无关!我陈天养一人做事一人当,那陈东不让我活,我就要让他不得好死!”

  这一刻,陈天养仿佛疯魔了一般,杀意磅礴,满脸疯狂。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