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618章 隔靴搔痒

第618章 隔靴搔痒

  陈家。

  一场家族会议,非但没有让陈家上空的阴霾消失,反倒是更加沉重。

  随着会议散场。

  陈家上下,有震惊、有愤怒、也有觉得不可思议荒谬的……

  各怀心思,人心浮动。

  房间内。

  气氛凝固。

  空气中,杀意激荡。

  陈天养坐在床榻上,虚弱的脸上遍布狰狞肃杀之意。

  在他一旁,则站立着陈天生和陈雨妃。

  两人的脸色同样难看到了极点。

  三天期限已到!

  刚才的家族会议,家主陈道临也确确实实的公布了调查进展。

  但所公布出来的,却近乎于无!

  针对陈天养的刺杀,源自暗网隐杀组织内发布的一条暗杀任务。

  仅仅这一条消息,对众人而,尽皆如同隔靴搔痒。

  将近一周的探查,还是集合了陈家情报机构的所有力量,就探查出这么一条屁消息。

  陈家的情报力量,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羸弱了?

  “家主,真的只说了这一条信息?”

  陈天养咬牙切齿,不敢置信地再次询问。

  “只有这条信息。”

  陈天生沉声道:“后续,陈家情报力量还会继续追查。”

  “可我……等不了啊!”

  陈天养蓦地抬头,猩红的双眸透着无尽狰狞凶狠:“我天天都在担心被人杀死,睡觉在担心,醒来时也在担心,就连起来撒个尿,都在担心马桶里会不会突然浮出一颗炸弹,炸得我粉身碎骨。”

  “我们陈家的情报力量,怎么会如此羸弱?将近一周时间,就探查出这么一个屁?”

  “那些杀手就跟疯狗一样,飞蛾扑火的汹涌而来,你们闻闻这空气里是什么味道?是血!是人血的味道!这几天越来越浓了!”

  一连串近乎魔怔的话。

  让陈天生和陈雨妃神情黯然到了极点。

  空气中的血腥味,他们何尝没有闻到?

  就是等消息这三天时间里,死在陈天养居住的小院外的杀手,已经是双手双脚都数不过来了。

  饶是三百名奴仆护卫,通宵达旦的守护,在这三天里,也依旧出现了两次险象环生。

  死亡的大恐怖如影随形,时刻笼罩。

  陈天养此时的崩溃,两人都能感同身受。

  更遑论,苦苦等待三天时间,最终只等来了这么一条可有可无的消息。

  “家主……是要我死吗?”

  陈天养带着哭腔,绝望哀嚎,身体剧烈地颤抖着,眼角和脖颈上,青筋更是如同蚯蚓般凸显出来。

  “天养,你冷静一点。”

  陈雨妃急忙安抚:“暗杀你的任务是出自暗网隐杀组织,隐杀组织向来都是可以隐匿发布任务的人的,再等等,等咱们陈家的情报力量突破了隐杀组织的防护,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然而。

  不等陈天养暴怒。

  陈天生却是“呵呵”的一声冷笑。

  这一声冷笑,突兀得让陈天养和陈雨妃同时看向了陈天生。

  陈天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阴翳地说:“等奶奶过来吧,她应该马上就到这了。”

  家族会议,他没有资格参加。

  但他一直都守在议事殿外,消息一出来,他便马不停蹄的赶到陈天养这。

  陈天生记得三天前陈老太太和陈道平说的话,现在家主丢出了这么一条可有可无的消息,陈老太太一定不会坐视不管了。

  果然。

  “老太太到!”

  一道喧声蓦地炸响。

  陈天养登时眼中光芒大盛,欣喜若狂,犹如绝望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奶奶来了,我要去迎接她。”

  陈天养当即就要起身下床。

  陈天生和陈雨妃却同时拦住了他。

  陈天生说:“你现在的身体状态,不迎接,奶奶也不会怪罪的。”

  “我……”陈天养一怔。

  几乎同时。

  一道心疼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哎哟哟,天杀的哟!天生说的对,我大孙孙都伤成这样了,我这老骨头怎么还会拘泥礼数,让大孙孙下床来啊。”

  陈老太太在陈道平的搀扶下,近乎小跑了进来。

  陈老太太满脸心疼,额头上更是满布汗珠,显然是一路小跑累出来的。

  陈天养登时心中感动不已。

  热泪盈眶。

  他带着哭腔说:“对不起奶奶,是孙儿没用。”

  “哪里是你没用,分明是你被人算计暗害。”

  陈老太太坐在床榻边上,颤巍巍的抬起右手抚摸着陈天养的脸:“你瞧瞧,这几天都瘦的没个人样了,奶奶真是心疼死了。”

  满脸心疼,唉声叹气。

  仿佛真是亲生的一般心疼。

  越是这样,陈天养越是感激涕零。

  他在陈家,虽然是继承者身份,但一直都有些尴尬,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平日里陈老太太更是很少关心。

  最初陈老太太是看重陈雨妃,后来陈雨妃酿成大错,陈老太太也就转而看重亲哥陈天生。

  却没想到,如今一场刺杀。

  也让他陈天养入了老太太的眼。

  “奶奶,这件事,您怎么看?”

  陈天生沉声地询问:“您也信了?”

  最后一句,显然是在询问陈老太太对陈道临公布的消息的态度。

  话音刚落。

  陈老太太立马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

  随即,她示意陈道平和

  陈家。

  一场家族会议,非但没有让陈家上空的阴霾消失,反倒是更加沉重。

  随着会议散场。

  陈家上下,有震惊、有愤怒、也有觉得不可思议荒谬的……

  各怀心思,人心浮动。

  房间内。

  气氛凝固。

  空气中,杀意激荡。

  陈天养坐在床榻上,虚弱的脸上遍布狰狞肃杀之意。

  在他一旁,则站立着陈天生和陈雨妃。

  两人的脸色同样难看到了极点。

  三天期限已到!

  刚才的家族会议,家主陈道临也确确实实的公布了调查进展。

  但所公布出来的,却近乎于无!

  针对陈天养的刺杀,源自暗网隐杀组织内发布的一条暗杀任务。

  仅仅这一条消息,对众人而,尽皆如同隔靴搔痒。

  将近一周的探查,还是集合了陈家情报机构的所有力量,就探查出这么一条屁消息。

  陈家的情报力量,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羸弱了?

  “家主,真的只说了这一条信息?”

  陈天养咬牙切齿,不敢置信地再次询问。

  “只有这条信息。”

  陈天生沉声道:“后续,陈家情报力量还会继续追查。”

  “可我……等不了啊!”

  陈天养蓦地抬头,猩红的双眸透着无尽狰狞凶狠:“我天天都在担心被人杀死,睡觉在担心,醒来时也在担心,就连起来撒个尿,都在担心马桶里会不会突然浮出一颗炸弹,炸得我粉身碎骨。”

  “我们陈家的情报力量,怎么会如此羸弱?将近一周时间,就探查出这么一个屁?”

  “那些杀手就跟疯狗一样,飞蛾扑火的汹涌而来,你们闻闻这空气里是什么味道?是血!是人血的味道!这几天越来越浓了!”

  一连串近乎魔怔的话。

  让陈天生和陈雨妃神情黯然到了极点。

  空气中的血腥味,他们何尝没有闻到?

  就是等消息这三天时间里,死在陈天养居住的小院外的杀手,已经是双手双脚都数不过来了。

  饶是三百名奴仆护卫,通宵达旦的守护,在这三天里,也依旧出现了两次险象环生。

  死亡的大恐怖如影随形,时刻笼罩。

  陈天养此时的崩溃,两人都能感同身受。

  更遑论,苦苦等待三天时间,最终只等来了这么一条可有可无的消息。

  “家主……是要我死吗?”

  陈天养带着哭腔,绝望哀嚎,身体剧烈地颤抖着,眼角和脖颈上,青筋更是如同蚯蚓般凸显出来。

  “天养,你冷静一点。”

  陈雨妃急忙安抚:“暗杀你的任务是出自暗网隐杀组织,隐杀组织向来都是可以隐匿发布任务的人的,再等等,等咱们陈家的情报力量突破了隐杀组织的防护,一切就水落石出了。”

  然而。

  不等陈天养暴怒。

  陈天生却是“呵呵”的一声冷笑。

  这一声冷笑,突兀得让陈天养和陈雨妃同时看向了陈天生。

  陈天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阴翳地说:“等奶奶过来吧,她应该马上就到这了。”

  家族会议,他没有资格参加。

  但他一直都守在议事殿外,消息一出来,他便马不停蹄的赶到陈天养这。

  陈天生记得三天前陈老太太和陈道平说的话,现在家主丢出了这么一条可有可无的消息,陈老太太一定不会坐视不管了。

  果然。

  “老太太到!”

  一道喧声蓦地炸响。

  陈天养登时眼中光芒大盛,欣喜若狂,犹如绝望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奶奶来了,我要去迎接她。”

  陈天养当即就要起身下床。

  陈天生和陈雨妃却同时拦住了他。

  陈天生说:“你现在的身体状态,不迎接,奶奶也不会怪罪的。”

  “我……”陈天养一怔。

  几乎同时。

  一道心疼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哎哟哟,天杀的哟!天生说的对,我大孙孙都伤成这样了,我这老骨头怎么还会拘泥礼数,让大孙孙下床来啊。”

  陈老太太在陈道平的搀扶下,近乎小跑了进来。

  陈老太太满脸心疼,额头上更是满布汗珠,显然是一路小跑累出来的。

  陈天养登时心中感动不已。

  热泪盈眶。

  他带着哭腔说:“对不起奶奶,是孙儿没用。”

  “哪里是你没用,分明是你被人算计暗害。”

  陈老太太坐在床榻边上,颤巍巍的抬起右手抚摸着陈天养的脸:“你瞧瞧,这几天都瘦的没个人样了,奶奶真是心疼死了。”

  满脸心疼,唉声叹气。

  仿佛真是亲生的一般心疼。

  越是这样,陈天养越是感激涕零。

  他在陈家,虽然是继承者身份,但一直都有些尴尬,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平日里陈老太太更是很少关心。

  最初陈老太太是看重陈雨妃,后来陈雨妃酿成大错,陈老太太也就转而看重亲哥陈天生。

  却没想到,如今一场刺杀。

  也让他陈天养入了老太太的眼。

  “奶奶,这件事,您怎么看?”

  陈天生沉声地询问:“您也信了?”

  最后一句,显然是在询问陈老太太对陈道临公布的消息的态度。

  话音刚落。

  陈老太太立马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

  随即,她示意陈道平和

  陈雨妃出去,低声道:“在外好好看守,不得任何人靠近,若是家主来了,立刻大声喧礼!”

  陈雨妃目光闪烁了一下,最终还是紧泯着红唇点头,和陈道平一起走出房间。

  她清楚,自己在奶奶这里已经失宠。

  如果还如往常一般,恃宠而骄,只会得来重罚,还不如像之前陈天养说的那般,好好归顺,在陈天生身上争取个从龙之功。

  等房门紧闭上后。

  陈老太太脸上陡然覆盖起了寒霜。

  随着她的神情变换。

  整个房间的气温仿佛都骤降了一大截。

  事关性命,陈天养看到陈老太太的神情,更是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拳。

  下一秒。

  “狗屁!”

  陈老太太狠狠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咬牙切齿,愤怒不已地说:“我陈家情报力量,何曾如此羸弱不堪?将近一周时间,仅仅只查出针对天养的暗杀任务,是出自暗网隐杀?”

  “若真是如此,那那般管情报的狗杂碎,就该全都跺碎了倒出去喂野狗!”

  “上次陈东那野种被暗杀,他陈道临怎么没说,咱陈家的情报力量查不出来任务是出自暗网隐杀?”

  轰隆!

  闻。

  陈天生和陈天养如遭雷击。

  陈天养猩红的双眸中,陡然浮现狰狞杀意,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陈……东!”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