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591章 人心的毒,永远比鬼更可怕

第591章 人心的毒,永远比鬼更可怕

  听到陈东询问。

  郑君临登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耸了耸肩,他大咧咧的坐到了沙发上:“多亏了东哥当初帮我啊,自从上次之后,父亲已经直接确立我为郑家下任家主了,郑君羡那家伙也被我爸剥夺了一切郑家资源和权利,与仆无异了。”

  “所以,你就把他留在了身边?”

  陈东有些惊叹郑君临心大。

  书房一事,不让旁人招呼他们,偏偏是郑君羡。

  郑君羡就算是成了奴仆,估计也是郑君临的近身奴仆了。

  “对啊,这有什么,那家伙从小到大没少欺负我,如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正好让他尝尝对人低三下四的感觉。”郑君临随口说道,脸上抑制不住的露出得意笑容。

  因为能力的原因,让他在郑家一直不受待见。

  哪怕父亲,甚至对他也一度放任。

  这才有了他之前的沉浸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的堕落生活。

  逢年过节,家中聚会,他总少不得郑君羡等人的打压。

  甚至在他亲生老爸的寿宴上,郑君羡几人都能对他吆五喝六。

  如今总算是扬眉吐气,咸鱼翻身了。

  闻。

  陈东和龙老、昆仑对视一眼。

  纷纷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无奈。

  最终,陈东揉了揉鼻子,提醒道:“郑君羡因为你失去了一切,他从最被瞩目的家主候选人,一撸到底成了奴仆,你觉得他会是什么心态?这样的人,你不放远点,还带在身边,你这和与蛇共眠,与狼为伍,有什么区别?”

  郑君临一怔。

  他虽然心大,可他也不傻,自然听出了陈东的意思。

  蛇是冷血,狼有野性无法驯服。

  二者,尽皆是睚眦必报!

  “应该不会吧?”

  郑君临有些不确定:“他自从跟了我后,一直老老实实的,而且我除了对他态度差了点,别的也没对他太过分,我是下任家主,他没那个胆子吧?”

  “好自为之。”陈东不想多。

  必要的提醒,既然说了,那就够了。

  怎么做,那是郑君临自己的决定。

  生而为人,没人能够代替谁,砥砺前行。

  只不过,郑君临的反应倒是让陈东清楚,为什么他在郑家一直处于身份地位极为尴尬的状态了。

  郑君临目光闪烁了一下,沉凝着脸,回忆着将郑君羡带在身边的一幕幕。

  可陈东的话,让他最终还是点点头:“知道了东哥,我会让郑君羡走远一点的。”

  “你小子刚看样子是完全没在意,怎么现在话锋一转倒是活泛起来了?”龙老打趣道。

  郑君临憨笑着挠挠头:“我爸教我的啊,自己没本事,那就多听听东哥的话嘛。”

  他一直记得,当初父亲对他说的从龙之功和化龙的区别。

  化龙,直冲九霄很难。

  但从龙之功,同样能直冲九霄,却是容易百倍,只要跟从……能够化龙的人,就足够了。

  闻。

  龙老哈哈一笑,耸了耸肩,看了看外边的天色,对郑君临说:“孺子可教,现在天色尚可,不如带老夫去领略一下风土人情,老夫也再教教你。”

  陈东:“……”

  昆仑:“……”

  老色p又开始不正经了。

  郑君临倒是一点就通,立马心领神会的起身,对陈东和昆仑说:“东哥你们也一起去吧。”

  “滚!”

  陈东干脆地吐出一个字。

  郑君临看向昆仑,正要开口。

  龙老却揽住了郑君临肩膀:“他是个铁憨憨,不懂风情的,我俩去就行,晚饭赶回来正好。”

  等两人离开后。

  昆仑无奈地坐了下来:“龙老这事怕是改不回来了。”

  陈东耸了耸肩:“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更何况他还这么大岁数了。”

  顿了顿。

  陈东故作打趣道:“你觉得郑君羡的几率有多大?”

  “什么几率?”

  昆仑疑惑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抬手在脖子上摸了摸。

  见陈东点头后,昆仑这才低头思索起来。

  “和他待的时间太少,仅仅一面的怨念杀意,就论断的话,很难,不过几率确实存在。”

  陈东点点头,其实他自己也拿捏不好这个几率。

  但他清楚一点。

  人心的毒,永远比鬼更可怕。

  一朝天堂,一朝地狱。

  变换的不仅是处境,还有……人心。

  漠北的天,黑的很晚。

  晚上八点的时候,太阳才西斜,夜幕才渐渐席卷而来。

  龙老和郑君临都回来了。

  几人一同前往宴会厅。

  庄重奢华的宴会厅内,只设一桌。

  在陈东要求下,郑家主也并未叫来其他主人,只有他和郑君临两人作陪。

  满桌的美味佳肴,山珍海味。

  事情既然已经落实。

  陈东三人也放松的和郑家主、郑君临吃喝闲聊起来。

  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席间氛围,平静和祥和。

  在郑家主的刻意隐瞒下,整个郑家知道陈东三人来的人极少。

  所以宴会厅中的酒席,仿佛与整个郑家隔绝了一般。

  距离宴会厅不远处的阴暗角落中。

  四周偏僻,寂静。

  茂密的林木,遮掩着这一角。

  只是,夜色下,这等偏僻角落中,却伫立着两道人影。

  “你……就不

  听到陈东询问。

  郑君临登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耸了耸肩,他大咧咧的坐到了沙发上:“多亏了东哥当初帮我啊,自从上次之后,父亲已经直接确立我为郑家下任家主了,郑君羡那家伙也被我爸剥夺了一切郑家资源和权利,与仆无异了。”

  “所以,你就把他留在了身边?”

  陈东有些惊叹郑君临心大。

  书房一事,不让旁人招呼他们,偏偏是郑君羡。

  郑君羡就算是成了奴仆,估计也是郑君临的近身奴仆了。

  “对啊,这有什么,那家伙从小到大没少欺负我,如今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正好让他尝尝对人低三下四的感觉。”郑君临随口说道,脸上抑制不住的露出得意笑容。

  因为能力的原因,让他在郑家一直不受待见。

  哪怕父亲,甚至对他也一度放任。

  这才有了他之前的沉浸灯红酒绿、声色犬马的堕落生活。

  逢年过节,家中聚会,他总少不得郑君羡等人的打压。

  甚至在他亲生老爸的寿宴上,郑君羡几人都能对他吆五喝六。

  如今总算是扬眉吐气,咸鱼翻身了。

  闻。

  陈东和龙老、昆仑对视一眼。

  纷纷从对方眼中看出了无奈。

  最终,陈东揉了揉鼻子,提醒道:“郑君羡因为你失去了一切,他从最被瞩目的家主候选人,一撸到底成了奴仆,你觉得他会是什么心态?这样的人,你不放远点,还带在身边,你这和与蛇共眠,与狼为伍,有什么区别?”

  郑君临一怔。

  他虽然心大,可他也不傻,自然听出了陈东的意思。

  蛇是冷血,狼有野性无法驯服。

  二者,尽皆是睚眦必报!

  “应该不会吧?”

  郑君临有些不确定:“他自从跟了我后,一直老老实实的,而且我除了对他态度差了点,别的也没对他太过分,我是下任家主,他没那个胆子吧?”

  “好自为之。”陈东不想多。

  必要的提醒,既然说了,那就够了。

  怎么做,那是郑君临自己的决定。

  生而为人,没人能够代替谁,砥砺前行。

  只不过,郑君临的反应倒是让陈东清楚,为什么他在郑家一直处于身份地位极为尴尬的状态了。

  郑君临目光闪烁了一下,沉凝着脸,回忆着将郑君羡带在身边的一幕幕。

  可陈东的话,让他最终还是点点头:“知道了东哥,我会让郑君羡走远一点的。”

  “你小子刚看样子是完全没在意,怎么现在话锋一转倒是活泛起来了?”龙老打趣道。

  郑君临憨笑着挠挠头:“我爸教我的啊,自己没本事,那就多听听东哥的话嘛。”

  他一直记得,当初父亲对他说的从龙之功和化龙的区别。

  化龙,直冲九霄很难。

  但从龙之功,同样能直冲九霄,却是容易百倍,只要跟从……能够化龙的人,就足够了。

  闻。

  龙老哈哈一笑,耸了耸肩,看了看外边的天色,对郑君临说:“孺子可教,现在天色尚可,不如带老夫去领略一下风土人情,老夫也再教教你。”

  陈东:“……”

  昆仑:“……”

  老色p又开始不正经了。

  郑君临倒是一点就通,立马心领神会的起身,对陈东和昆仑说:“东哥你们也一起去吧。”

  “滚!”

  陈东干脆地吐出一个字。

  郑君临看向昆仑,正要开口。

  龙老却揽住了郑君临肩膀:“他是个铁憨憨,不懂风情的,我俩去就行,晚饭赶回来正好。”

  等两人离开后。

  昆仑无奈地坐了下来:“龙老这事怕是改不回来了。”

  陈东耸了耸肩:“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更何况他还这么大岁数了。”

  顿了顿。

  陈东故作打趣道:“你觉得郑君羡的几率有多大?”

  “什么几率?”

  昆仑疑惑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抬手在脖子上摸了摸。

  见陈东点头后,昆仑这才低头思索起来。

  “和他待的时间太少,仅仅一面的怨念杀意,就论断的话,很难,不过几率确实存在。”

  陈东点点头,其实他自己也拿捏不好这个几率。

  但他清楚一点。

  人心的毒,永远比鬼更可怕。

  一朝天堂,一朝地狱。

  变换的不仅是处境,还有……人心。

  漠北的天,黑的很晚。

  晚上八点的时候,太阳才西斜,夜幕才渐渐席卷而来。

  龙老和郑君临都回来了。

  几人一同前往宴会厅。

  庄重奢华的宴会厅内,只设一桌。

  在陈东要求下,郑家主也并未叫来其他主人,只有他和郑君临两人作陪。

  满桌的美味佳肴,山珍海味。

  事情既然已经落实。

  陈东三人也放松的和郑家主、郑君临吃喝闲聊起来。

  推杯换盏,谈笑风生。

  席间氛围,平静和祥和。

  在郑家主的刻意隐瞒下,整个郑家知道陈东三人来的人极少。

  所以宴会厅中的酒席,仿佛与整个郑家隔绝了一般。

  距离宴会厅不远处的阴暗角落中。

  四周偏僻,寂静。

  茂密的林木,遮掩着这一角。

  只是,夜色下,这等偏僻角落中,却伫立着两道人影。

  “你……就不

  恨吗?”

  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丝丝笑意:“要知道,你才是整个郑家最受人瞩目的家主人选,如今却成为奴仆,去服侍那位你眼中的废物。”

  “恨!可我有什么办法?”郑君羡眼中迸射凌厉怨恨的光芒,凄然一笑:“他爸是家主,他爸在郑家是一堂,他傍上了大腿,下任家主谁都抢不走了。”

  “我给你机会,让你逆天改命的机会。”

  “什么?”

  郑君羡虎躯一震,仿佛绝望垂死之人,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下一秒。

  他便感觉自己的右手被眼前之人握住。

  随即,一样东西塞进了他的手里。

  低沉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你搞定了,郑家家主,百亿资产,就都是你的了。”

  说罢,人影转身离去。

  郑君羡伫立在原地,右手握着那东西,时而紧握,时而松开。

  心绪不宁的同时,强烈的怨恨如同决堤江水,在他心中奔涌。

  曾经的他,是所有人瞩目的下任家主最佳人选。

  哪怕不再做出功绩,只要四平八稳的延续下去,下任郑家家主,就非他莫属。

  偏偏,陈东的出现,却让他的命格翻天覆地的变化。

  失去了一切,下身为奴,而且服侍的还是他一直嗤之以鼻的废物郑君临。

  这样的变化,对郑君临是逆天改命,对他却是梦魇噩耗。

  “呼……”

  黑暗中,回响着重重地吐气声:“没人能逆天改我的命,我郑君羡生而为人,注定就要做人上人,改掉的命,我就亲自逆天改命改回去!”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