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590章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

第590章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

  陈东微微一笑。

  紧跟着,郑家主面色凝重地询问道:“敢问陈先生,此次秘密前来,到底有何事?”

  “有一事相求。”陈东说。

  郑家主面色大变,豁然起身,惶恐地说:“陈先生有什么事尽管开口,何须一求。”

  郑家能有今天,哪怕是族中之人,也以为是郑家主一人之功。

  可只有郑家主清楚,能有今天,尽皆依靠陈道临的扶持。

  而他……也极为清楚自己和郑家,乃至将来郑君临成为家主后,该做什么。

  傀儡,始终是傀儡。

  岂敢让主人相求?

  陈东笑着抬手示意郑家主坐下。

  然后神情肃然的说:“此行前来,是想请郑家主帮我去暗网隐杀组织发布一项刺杀任务,杀一个人。”

  “杀谁?”

  郑家主悚然大惊。

  执掌百亿郑家,他也对暗网和隐杀组织有所耳闻。

  但让陈东都要假借他的手,隐藏身份去暗网隐杀组织发布刺杀任务,那被杀之人绝对不简单!

  陈东揉了揉鼻子,推着轮椅到了郑家主身边。

  贴耳对郑家主耳语一句。

  轰隆!

  郑家主虎躯一震,目瞪口呆,甚至脸色都有些泛白。

  “陈先生……这,这……是死罪啊!”

  因为惊恐,饶是郑家主,此时语气也难以保持平静。

  泱泱陈家,高居云端,尽掌天下财。

  这样的存在,族中任何一人,都高高在上,身份尊贵,但凡被外人所伤,陈家都不会坐视不管。

  更何况……还是陈家继承者!

  有这层身份在,足以引动陈家滔天怒火,无边杀意了!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陈东挑眉,冷冷一笑:“暗网隐杀组织,能够隐匿发布任务者的身份,你无需担心。”

  郑家主眉头紧锁,脸上惶恐之色毫不掩饰。

  陈东的话说的轻松,但郑家主却明白其中利害和恐怖。

  书房内,静可聆针。

  空气肃杀。

  陈东并未催促,端着茶水轻轻泯着。

  最初决定杀陈天养的时候,连龙老都犹豫不定。

  更何况……郑家主了。

  这是在扒老虎须,稍有不慎,便会落入虎口,尸骨无存。

  但从陈天养在姜家降临陈家时,暗中充当搅屎棍那一刻起。

  陈东心中,就已经给陈天养判下了死刑。

  其心当诛,其人当杀!

  对待无辜之人,陈东会犹豫不定。

  但对待自己的敌人,且还是屡次三番想致他于死地的仇人,他还不至于瞻前顾后,惶惶恐恐连杀念都不敢有。

  对敌人仁慈,那才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

  “呼……”

  当陈东快将一杯茶饮完时,郑家主终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这一刻,他的目光清明,再无刚才的犹豫不定。

  微微一笑,郑家主点点头:“这件事,郑家接下了。”

  “那好,今夜便发布。”

  陈东点点头,很满意郑家主的态度。

  郑家主没有再迟疑,直接答应了下来。

  顿了顿,郑家主一扫刚才的阴霾,笑着说:“今夜我已经命府上大厨设宴,还请陈先生赏脸,今夜下榻本府。”

  辞低微。

  若是这番话传出去,绝对会惊爆本地整个上流圈子。

  堂堂郑家,何曾低微到如此地步?

  这漠北之地,无数人都奢望着拜临郑家时,能蒙幸郑家赏脸落脚郑家一夜。

  可现在,郑家居然得求人赏脸落脚!

  “好。”

  陈东并未拒绝,点头应下。

  事情已经决定好了,后边的就无需多谈了。

  郑家主能被父亲扶持起来,能力陈东还是相信的。

  走出房间,陈东和龙老、昆仑便直接去了安排好的卧房。

  随着陈东离开,郑家主的神情惆怅起来,掩面一声叹息。

  郑君临看到了郑家主脸色,走进书房,关上门后,这才好奇的问道:“爸,东哥到底跟你说什么事呢?”

  郑家主看了一眼郑君临,对郑君临的嘴巴,他是打一百二十个不放心。

  此事若是传出去,足以为郑家引来灭门之祸。

  深吸了口气,郑家主隐晦的说:“当枪!”

  “当枪?”郑君临错愕道:“东哥不至于让我们郑家当枪吧?”

  “你懂什么,多少人想当这枪还当不了呢,去陪护陈先生他们。”

  郑家主一声厉喝,赶走了郑君临。

  坐在书桌前,郑家主满脸愁容,眼中尽是无奈。

  陈东虽然说他不怕。

  可郑家主却清楚,如果陈东真的不担心,怎么会假借他郑家的手?

  暗网隐杀组织虽然能隐匿发布任务者的身份,可终究有几缕被人查出,更何况刺杀的还是陈家继承者。

  哪怕是千分之一的概率,现在也是由郑家帮陈东挡了!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啊……”郑家主长叹了一声。

  另一边。

  陈东谢绝了每人一间房的安排,选择和龙老、昆仑三人挤在一间房。

  他现在表面上依旧是残疾人,若是有危险,一个人住在房间,终究“很麻烦”。

  “少爷,那郑君羡不对劲。”等郑家人离开后,昆仑便沉凝地说。

  “我还以为就我觉得不对劲呢。”

  陈东揉了揉鼻子,古怪一笑。

  一旁的龙老则面色沉凝,

  陈东微微一笑。

  紧跟着,郑家主面色凝重地询问道:“敢问陈先生,此次秘密前来,到底有何事?”

  “有一事相求。”陈东说。

  郑家主面色大变,豁然起身,惶恐地说:“陈先生有什么事尽管开口,何须一求。”

  郑家能有今天,哪怕是族中之人,也以为是郑家主一人之功。

  可只有郑家主清楚,能有今天,尽皆依靠陈道临的扶持。

  而他……也极为清楚自己和郑家,乃至将来郑君临成为家主后,该做什么。

  傀儡,始终是傀儡。

  岂敢让主人相求?

  陈东笑着抬手示意郑家主坐下。

  然后神情肃然的说:“此行前来,是想请郑家主帮我去暗网隐杀组织发布一项刺杀任务,杀一个人。”

  “杀谁?”

  郑家主悚然大惊。

  执掌百亿郑家,他也对暗网和隐杀组织有所耳闻。

  但让陈东都要假借他的手,隐藏身份去暗网隐杀组织发布刺杀任务,那被杀之人绝对不简单!

  陈东揉了揉鼻子,推着轮椅到了郑家主身边。

  贴耳对郑家主耳语一句。

  轰隆!

  郑家主虎躯一震,目瞪口呆,甚至脸色都有些泛白。

  “陈先生……这,这……是死罪啊!”

  因为惊恐,饶是郑家主,此时语气也难以保持平静。

  泱泱陈家,高居云端,尽掌天下财。

  这样的存在,族中任何一人,都高高在上,身份尊贵,但凡被外人所伤,陈家都不会坐视不管。

  更何况……还是陈家继承者!

  有这层身份在,足以引动陈家滔天怒火,无边杀意了!

  “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陈东挑眉,冷冷一笑:“暗网隐杀组织,能够隐匿发布任务者的身份,你无需担心。”

  郑家主眉头紧锁,脸上惶恐之色毫不掩饰。

  陈东的话说的轻松,但郑家主却明白其中利害和恐怖。

  书房内,静可聆针。

  空气肃杀。

  陈东并未催促,端着茶水轻轻泯着。

  最初决定杀陈天养的时候,连龙老都犹豫不定。

  更何况……郑家主了。

  这是在扒老虎须,稍有不慎,便会落入虎口,尸骨无存。

  但从陈天养在姜家降临陈家时,暗中充当搅屎棍那一刻起。

  陈东心中,就已经给陈天养判下了死刑。

  其心当诛,其人当杀!

  对待无辜之人,陈东会犹豫不定。

  但对待自己的敌人,且还是屡次三番想致他于死地的仇人,他还不至于瞻前顾后,惶惶恐恐连杀念都不敢有。

  对敌人仁慈,那才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

  “呼……”

  当陈东快将一杯茶饮完时,郑家主终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这一刻,他的目光清明,再无刚才的犹豫不定。

  微微一笑,郑家主点点头:“这件事,郑家接下了。”

  “那好,今夜便发布。”

  陈东点点头,很满意郑家主的态度。

  郑家主没有再迟疑,直接答应了下来。

  顿了顿,郑家主一扫刚才的阴霾,笑着说:“今夜我已经命府上大厨设宴,还请陈先生赏脸,今夜下榻本府。”

  辞低微。

  若是这番话传出去,绝对会惊爆本地整个上流圈子。

  堂堂郑家,何曾低微到如此地步?

  这漠北之地,无数人都奢望着拜临郑家时,能蒙幸郑家赏脸落脚郑家一夜。

  可现在,郑家居然得求人赏脸落脚!

  “好。”

  陈东并未拒绝,点头应下。

  事情已经决定好了,后边的就无需多谈了。

  郑家主能被父亲扶持起来,能力陈东还是相信的。

  走出房间,陈东和龙老、昆仑便直接去了安排好的卧房。

  随着陈东离开,郑家主的神情惆怅起来,掩面一声叹息。

  郑君临看到了郑家主脸色,走进书房,关上门后,这才好奇的问道:“爸,东哥到底跟你说什么事呢?”

  郑家主看了一眼郑君临,对郑君临的嘴巴,他是打一百二十个不放心。

  此事若是传出去,足以为郑家引来灭门之祸。

  深吸了口气,郑家主隐晦的说:“当枪!”

  “当枪?”郑君临错愕道:“东哥不至于让我们郑家当枪吧?”

  “你懂什么,多少人想当这枪还当不了呢,去陪护陈先生他们。”

  郑家主一声厉喝,赶走了郑君临。

  坐在书桌前,郑家主满脸愁容,眼中尽是无奈。

  陈东虽然说他不怕。

  可郑家主却清楚,如果陈东真的不担心,怎么会假借他郑家的手?

  暗网隐杀组织虽然能隐匿发布任务者的身份,可终究有几缕被人查出,更何况刺杀的还是陈家继承者。

  哪怕是千分之一的概率,现在也是由郑家帮陈东挡了!

  “食君之禄,担君之忧啊……”郑家主长叹了一声。

  另一边。

  陈东谢绝了每人一间房的安排,选择和龙老、昆仑三人挤在一间房。

  他现在表面上依旧是残疾人,若是有危险,一个人住在房间,终究“很麻烦”。

  “少爷,那郑君羡不对劲。”等郑家人离开后,昆仑便沉凝地说。

  “我还以为就我觉得不对劲呢。”

  陈东揉了揉鼻子,古怪一笑。

  一旁的龙老则面色沉凝,

  他方才一直在代替陈东和郑家主闲聊,倒是并未注意。

  昆仑傲然道:“好歹我也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兵王,怨念和杀意,还是分得清楚的。”

  陈东点点头,这也是他刚才一直紧盯着郑君羡的原因。

  抬手指了指门口,陈东说:“君临应该要过来了,等下问问他便知道了。”

  话音刚落。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东哥,我是君临,能进来吗?”

  昆仑上前开门。

  郑君临嬉笑着走了进来,只是看到陈东双腿后,脸上的笑容减弱了几分。

  从陈东走出机场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了。

  只是陈东的冷厉,让他来不及问出口。

  直到现在,他才有了时间。

  “东哥,你的腿……”郑君临问。

  陈东笑了笑:“没事,一场意外而已,人活着已经是奇迹了。”

  郑君临面色一变,瞬间眼睛唰的红了:“那以后还能站起来吗?”

  陈东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只是落到郑君临眼中,分明是陈东在强颜欢笑。

  “君临,那郑君羡到底怎么回事?”陈东适时的岔开了话题。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