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587章 暗网,隐杀!

第587章 暗网,隐杀!

  龙老沉吟了一下。

  缓缓地竖起第二根手指:“那姜家人,是被逐出姜家族谱之人,换而之,已经不是姜家人了,这样的一条人命,不论是陈家亦或者姜家眼中,都不值一提,如同蝼蚁。”

  陈东点点头,目光深邃。

  一个不是姜家族谱内的姜家人,根本无足轻重。

  如果神秘人真是凶手,用这样一个仅仅是姓姜的人,企图来祸水东引,栽赃嫁祸,这又是一桩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事情了。

  于当时的境地,绕这么一大圈,意图让姜家杀陈东,倒不如在山林中,神秘人直接一石子了结了陈东,更划算。

  “如果神秘人不是幕后主使呢?他万一是真的帮我呢?”陈东说。

  龙老缓缓竖起第三根手指:“第三就是,偏偏神秘人现在的嫌疑最大,而且……还有他留给少爷那张字条佐证。”

  陈东苦恼的挠挠头。

  龙老所说,正是他一直困惑的地方。

  从林岭东被刺杀,到姜家人的出现,再往后,直到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能交织在一起,形成一条完整的脉络。

  可不论他怎么思索,这条完整的脉络中,总有瑕疵和突兀的地方。

  就仿佛是一潭清水中,总存在着那么几团莫名其妙晕散不开的污水团。

  深吸了口气,陈东压下杂乱的思绪。

  耸了耸肩:“暂时想不明白,或许放一段时间,就能水落石出了。”

  龙老点点头,将瓶中酒一饮而尽,又拿起陈东带上来的酒,开了两瓶,递给陈东一瓶。

  “现在,只能让子弹再多飞一会儿了。”

  陈东喝了一口啤酒,秋季再饮啤酒,多了几丝凉意。

  他咧了咧嘴,压下口中凉意,问道:“我没死的事,在陈家应该引起了不小的动静吧。”

  话音刚落。

  龙老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强忍着笑意,缓缓地说:“老奴和少爷离开当晚,陈老太太直接气的吐血晕了过去,陈天生弄了一口镀金棺椁抬进了老太太的院子,结果绑镀金棺椁的龙绳断了,当场震得抬棺的家奴们人人带伤,哀嚎遍野。”

  “哦?”

  陈东挑眉笑了起来,无比畅快,仰头将一瓶酒喝下,笑道:“人人皆以为我陈东必死,却不知道,我能活着走出会客厅,陈老太太要是当场吐血气死该多好?”

  龙老继续说道:“陈道亲以为少爷死了,一马当先的跑去给老爷奔丧,结果被老爷呵斥得直接从会客厅里滚了出来,狼狈无比。”

  “鸡犬废物,陈道亲真的是智障。”陈东目光森森,对这位近亲血脉的叔叔,直不讳。

  龙老伸了个懒腰,轻轻地晃动着秋千椅:“那一夜,陈家表面平静,其实早已经是人人震惊,若不是老爷横压府邸,怕是早已经骂声冲天了。”

  语似是感慨,又有些凝重。

  陈东看向龙老,无奈地笑了笑:“泱泱陈家,我们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只能依托父亲庇护,至于他麾下那一脉,真的无足轻重。”

  这话并不是陈东瞎说的。

  几次到陈家,他看得一清二楚。

  真正决定陈家重大事宜的,尽皆是能入议事殿的那些人。

  尤以陈老太太一脉锋芒最盛。

  如果不是父亲庇佑,别说他麾下那一派的成员会不会帮陈东,就算是帮,也无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决定大局的,永远只是最上层的几个人而已。

  大局博弈,也仅仅是那几个人的博弈而已。

  麾下派别,尽皆马前卒,挥手驱使。

  更何况,现在父亲在陈家的处境也极为窘迫。

  要知道连陈道亲这位“兄弟”可都是脑残智障得胳膊肘往外拐,一个劲给陈老太太一派助攻呢。

  陈东尚且看得清楚局势,更遑论龙老一直贴身跟随在陈道临左右。

  陈家的局势,龙老看得比陈东更清楚,所以才有这一声叹息。

  良久的沉默。

  龙老忽然一笑:“少爷,您似乎忘了一件事。”

  “嗯?”

  陈东挑眉,看向龙老。

  龙老眯着眼睛,迸射出凌冽杀意,从牙缝中吐露出三个字:“陈天养!”

  话一出口。

  凉风习习的天台上,陡然杀意涌动。

  气温,都瞬间变得冰寒刺骨。

  陈东揉了揉鼻子,怪笑道:“你不是还很犹豫吗?”

  “不犹豫了,瞻前顾后,难成大丈夫,老奴老实了二十来年,倒是有点老实惯了。”

  龙老坚决的说:“不过这事关陈家铁律,真要动手,也得好好琢磨,若是被陈家人抓到了把柄,单就陈天养的继承者身份,就足以让老爷都保不下少爷了。”

  他既然决定支持陈东杀陈天养,但也没到冲动行事的地步。

  陈天养一个“继承者”身份,就让这场刺杀,变得凶险万分。

  稍有不慎,便会坠入万劫不复之地!

  但如果有周密的计划和合适的时机,继承者……有什么不能杀?

  王座之下,白骨累累,是他亲口告诉陈东的。

  当年陈道临竞争家主之位时,又不是……没杀过。

  陈东冷然一笑,揉了揉鼻子,眉头渐渐紧皱。

  躺在躺椅上,眺望着漫天星辰。

  砸吧了一下嘴,道:“只要陈天养走出陈家,杀他就有一万种方法,可如果他不走出陈家呢?”

  龙老神情一怔,眉头紧锁

  龙老沉吟了一下。

  缓缓地竖起第二根手指:“那姜家人,是被逐出姜家族谱之人,换而之,已经不是姜家人了,这样的一条人命,不论是陈家亦或者姜家眼中,都不值一提,如同蝼蚁。”

  陈东点点头,目光深邃。

  一个不是姜家族谱内的姜家人,根本无足轻重。

  如果神秘人真是凶手,用这样一个仅仅是姓姜的人,企图来祸水东引,栽赃嫁祸,这又是一桩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事情了。

  于当时的境地,绕这么一大圈,意图让姜家杀陈东,倒不如在山林中,神秘人直接一石子了结了陈东,更划算。

  “如果神秘人不是幕后主使呢?他万一是真的帮我呢?”陈东说。

  龙老缓缓竖起第三根手指:“第三就是,偏偏神秘人现在的嫌疑最大,而且……还有他留给少爷那张字条佐证。”

  陈东苦恼的挠挠头。

  龙老所说,正是他一直困惑的地方。

  从林岭东被刺杀,到姜家人的出现,再往后,直到现在,所有的事情都能交织在一起,形成一条完整的脉络。

  可不论他怎么思索,这条完整的脉络中,总有瑕疵和突兀的地方。

  就仿佛是一潭清水中,总存在着那么几团莫名其妙晕散不开的污水团。

  深吸了口气,陈东压下杂乱的思绪。

  耸了耸肩:“暂时想不明白,或许放一段时间,就能水落石出了。”

  龙老点点头,将瓶中酒一饮而尽,又拿起陈东带上来的酒,开了两瓶,递给陈东一瓶。

  “现在,只能让子弹再多飞一会儿了。”

  陈东喝了一口啤酒,秋季再饮啤酒,多了几丝凉意。

  他咧了咧嘴,压下口中凉意,问道:“我没死的事,在陈家应该引起了不小的动静吧。”

  话音刚落。

  龙老忽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强忍着笑意,缓缓地说:“老奴和少爷离开当晚,陈老太太直接气的吐血晕了过去,陈天生弄了一口镀金棺椁抬进了老太太的院子,结果绑镀金棺椁的龙绳断了,当场震得抬棺的家奴们人人带伤,哀嚎遍野。”

  “哦?”

  陈东挑眉笑了起来,无比畅快,仰头将一瓶酒喝下,笑道:“人人皆以为我陈东必死,却不知道,我能活着走出会客厅,陈老太太要是当场吐血气死该多好?”

  龙老继续说道:“陈道亲以为少爷死了,一马当先的跑去给老爷奔丧,结果被老爷呵斥得直接从会客厅里滚了出来,狼狈无比。”

  “鸡犬废物,陈道亲真的是智障。”陈东目光森森,对这位近亲血脉的叔叔,直不讳。

  龙老伸了个懒腰,轻轻地晃动着秋千椅:“那一夜,陈家表面平静,其实早已经是人人震惊,若不是老爷横压府邸,怕是早已经骂声冲天了。”

  语似是感慨,又有些凝重。

  陈东看向龙老,无奈地笑了笑:“泱泱陈家,我们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只能依托父亲庇护,至于他麾下那一脉,真的无足轻重。”

  这话并不是陈东瞎说的。

  几次到陈家,他看得一清二楚。

  真正决定陈家重大事宜的,尽皆是能入议事殿的那些人。

  尤以陈老太太一脉锋芒最盛。

  如果不是父亲庇佑,别说他麾下那一派的成员会不会帮陈东,就算是帮,也无法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决定大局的,永远只是最上层的几个人而已。

  大局博弈,也仅仅是那几个人的博弈而已。

  麾下派别,尽皆马前卒,挥手驱使。

  更何况,现在父亲在陈家的处境也极为窘迫。

  要知道连陈道亲这位“兄弟”可都是脑残智障得胳膊肘往外拐,一个劲给陈老太太一派助攻呢。

  陈东尚且看得清楚局势,更遑论龙老一直贴身跟随在陈道临左右。

  陈家的局势,龙老看得比陈东更清楚,所以才有这一声叹息。

  良久的沉默。

  龙老忽然一笑:“少爷,您似乎忘了一件事。”

  “嗯?”

  陈东挑眉,看向龙老。

  龙老眯着眼睛,迸射出凌冽杀意,从牙缝中吐露出三个字:“陈天养!”

  话一出口。

  凉风习习的天台上,陡然杀意涌动。

  气温,都瞬间变得冰寒刺骨。

  陈东揉了揉鼻子,怪笑道:“你不是还很犹豫吗?”

  “不犹豫了,瞻前顾后,难成大丈夫,老奴老实了二十来年,倒是有点老实惯了。”

  龙老坚决的说:“不过这事关陈家铁律,真要动手,也得好好琢磨,若是被陈家人抓到了把柄,单就陈天养的继承者身份,就足以让老爷都保不下少爷了。”

  他既然决定支持陈东杀陈天养,但也没到冲动行事的地步。

  陈天养一个“继承者”身份,就让这场刺杀,变得凶险万分。

  稍有不慎,便会坠入万劫不复之地!

  但如果有周密的计划和合适的时机,继承者……有什么不能杀?

  王座之下,白骨累累,是他亲口告诉陈东的。

  当年陈道临竞争家主之位时,又不是……没杀过。

  陈东冷然一笑,揉了揉鼻子,眉头渐渐紧皱。

  躺在躺椅上,眺望着漫天星辰。

  砸吧了一下嘴,道:“只要陈天养走出陈家,杀他就有一万种方法,可如果他不走出陈家呢?”

  龙老神情一怔,眉头紧锁

  低沉的声音,随之响起:“如果陈天养不走出陈家,一万种方法都杀不死他,就算杀了他,也是鱼死网破的结果。”

  “那就只能等了。”

  陈东苦涩一笑:“想想也是搞笑,别人想杀我爸这堂堂陈家家主,都能请到杀手抵临陈家,置我爸这家主于九死一生之地,现在想杀个继承者,反倒是比杀家主更困难了。”

  话音刚落。

  “嗯?!”

  龙老眉头一挑,晦暗的双眼中陡然精芒炸射。

  几乎同时,陈东也目光闪烁,如有所悟。

  陈东蓦地转头,和龙老的目光对视在一起。

  目光闪烁,神采奕奕。

  几秒过后。

  两人异口同声道:“暗网,隐杀!”

  相较于明目张胆的刺杀,亦或者是暗中设局围杀,只要陈天养不踏出陈家,都难以实施。

  但暗网隐杀组织,就截然不同了!

  当初陈东被京都李家一记暗网隐杀追杀令,可是搞得在鬼门关几次徘徊呢。

  那是一片……阳光笼罩不到的地方!

  “只是,让我们麾下哪个势力去发布呢?”龙老迟疑了起来,“虽说隐杀组织能够匿名发布暗杀任务者,但小心驶得万年船,老奴觉得还是不要我们麾下的势力去发布为好。”

  陈东摆摆手,怪异的笑了笑:“我已经有人选了,我爸……早就帮我准备好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