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578章 “真相!”

第578章 “真相!”

  这一笑。

  让陈东彻底懵逼了。

  陈东:“?0?”

  他目光深沉地紧盯着姜六爷,脑子里思绪飞转。

  穷尽他这二十几年的识人阅历,也笃定姜六爷对他的笑,确实是和煦,且毫无敌意。

  可是……这特么不科学!

  表面上我可是宰了你家的人,哪怕是被人算计,可你们不知道我是被算计的啊!

  宰了你家的人,你冲我乐?

  “麟儿器宇不凡,眉宇俊朗,此次来前,老夫也调查过一番,麟儿也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之辈啊。”

  姜六爷和煦的笑着,上下打量着陈东,语的赞赏,却是对陈道临说的。

  只是目光挪移到陈东双腿上时,姜六爷不由得有些失望。

  “哪里哪里,六爷说笑了,浑小子一个。”陈道临笑着说。

  紧跟着,陈道临又一一向陈东介绍了其他两位中年人,陈东一一见礼。

  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眼前这一幕。

  完全和预想的不一样,堪称荒诞。

  但陈东不傻,别人对他客气,他若是还板着一张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那纯粹就是愣种作死。

  更何况,眼前还都是姜家人。

  且还沾染着一条人命关系。

  当要介绍姜寒儿的时候。

  陈东神情却是冷厉了下来,抬手打断了陈道临的介绍。

  “爸,我认识她。”

  “哦?你认识寒儿?”

  陈道临微微错愕,他这几天所有的精力都扑在接待姜家一事上。

  连陈家内部的事情,都无暇理会。

  就更不可能去关心京都内发生的一些事情了。

  话一出口,姜六爷和其余两位中年人也有些错愕。

  陈东冷厉一笑:“大明星江寒儿嘛,也是姜家人,不过区区一面之缘,她也告诉我了实情呢。”

  闻。

  姜六爷三人同时眉头一拧,露出了不满之色。

  姜六爷更是斜睨向姜寒儿:“寒儿,你进娱乐圈,家里无人阻拦,但也告诫过你,以艺名行事,一面之缘,你便能透露给陈东?你怕是没将我等老不死的告诫放进心里。”

  语清冷,透着凌冽威严。

  陈东讲述的时候,姜寒儿已经俏脸羞红,忐忑的低下了头。

  此时被姜六爷叱问,她娇躯登时一颤,惶恐的说:“我,我错了,六爷爷。”

  “哼!”

  姜六爷一声冷哼,吓得姜寒儿花容失色。

  这一幕。

  陈东看在心里,冷笑连连。

  却默不作声,目光始终冷厉的锁定在姜寒儿身上。

  而高坐家主王座上的陈道临,也目光深沉地看着陈东,若有所思。

  这时,姜六爷神色恢复如常,抱拳对陈道临说:“陈家主,既然陈东到场了,也该进行此事了吧。”

  闻。

  陈东和龙老神情一凝。

  该来的,终于来了!

  前脚姜家人的笑脸嫣然,给陈东的荒诞感,此时也荡然无存。

  一条人命的事,真不是一张笑脸就能轻易抹除!

  龙老推着陈东到了另一边,面对着姜家四人。

  随着会客厅内宁静下来。

  陈东甚至能感觉到空气都仿佛变得有些粘稠,呼吸有些困难。

  除了姜寒儿,不论是姜六爷,还是另外两位姜家中年人,身上的那股浩荡威压,都压迫得陈东极其难受。

  这等威压,远超寻常豪门世家。

  源自于亘古千年,繁荣昌盛,所积累下来的威严自信,就如同惶惶大岳一般,举手投足间,都能让人高不可攀,仰其项背。

  几秒死寂后。

  陈道临忽然一笑:“行了,我也不吓你个臭小子了。”

  陈东登时一怔。

  饶是龙老也是目瞪口呆。

  下一秒。

  陈道临缓缓说:“此事就此揭过,姜家不会追究。”

  轰隆!

  犹如晴天大雷,轰鸣作响。

  随着陈道临的声音回荡会客厅。

  陈东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三魂七魄仿佛都出了窍,失神呆滞地坐在轮椅上。

  就……这么……结束了?

  恍如做梦的彷徨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打死陈东也想不到,一条姜家人命的“天灾”,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以近乎毫无风浪的事态,直接结束了!

  那是一条人命!

  一条姜家人的命啊!

  姜家繁荣昌盛千年,心态放宽,也不至于宽到这种地步吧?

  饶是龙老,此时也是脸色涨红,目瞪口呆。

  放在陈东轮椅推手上的双手,更是不停地颤抖。

  他喃喃道:“结,结束了?就这样……平息了?”

  声音很轻,却清晰地落到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

  姜六爷率先笑了起来。

  紧随着,陈道临和姜家两个中年人也笑了。

  唯独姜寒儿,低着头,俏脸泛着红晕,时不时地目光偷偷瞄一眼陈东。

  三十几岁的人了,十几年娱乐圈的阅历,偏偏姜寒儿此时愣是露出了如同涉世未深的小女儿姿态。

  “那死去之人,确实是我姜家之人,不过却是早已经被我姜家逐出姜家之人。”

  姜六爷望着失魂落魄的陈东,笑着解释道:“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让那人得到了我姜家祖传身份令牌,这才有了今日这场误会!”

  轰!

  一句话,再次让陈东如遭雷击。

  陈东眼中快

  这一笑。

  让陈东彻底懵逼了。

  陈东:“?0?”

  他目光深沉地紧盯着姜六爷,脑子里思绪飞转。

  穷尽他这二十几年的识人阅历,也笃定姜六爷对他的笑,确实是和煦,且毫无敌意。

  可是……这特么不科学!

  表面上我可是宰了你家的人,哪怕是被人算计,可你们不知道我是被算计的啊!

  宰了你家的人,你冲我乐?

  “麟儿器宇不凡,眉宇俊朗,此次来前,老夫也调查过一番,麟儿也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之辈啊。”

  姜六爷和煦的笑着,上下打量着陈东,语的赞赏,却是对陈道临说的。

  只是目光挪移到陈东双腿上时,姜六爷不由得有些失望。

  “哪里哪里,六爷说笑了,浑小子一个。”陈道临笑着说。

  紧跟着,陈道临又一一向陈东介绍了其他两位中年人,陈东一一见礼。

  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眼前这一幕。

  完全和预想的不一样,堪称荒诞。

  但陈东不傻,别人对他客气,他若是还板着一张脸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那纯粹就是愣种作死。

  更何况,眼前还都是姜家人。

  且还沾染着一条人命关系。

  当要介绍姜寒儿的时候。

  陈东神情却是冷厉了下来,抬手打断了陈道临的介绍。

  “爸,我认识她。”

  “哦?你认识寒儿?”

  陈道临微微错愕,他这几天所有的精力都扑在接待姜家一事上。

  连陈家内部的事情,都无暇理会。

  就更不可能去关心京都内发生的一些事情了。

  话一出口,姜六爷和其余两位中年人也有些错愕。

  陈东冷厉一笑:“大明星江寒儿嘛,也是姜家人,不过区区一面之缘,她也告诉我了实情呢。”

  闻。

  姜六爷三人同时眉头一拧,露出了不满之色。

  姜六爷更是斜睨向姜寒儿:“寒儿,你进娱乐圈,家里无人阻拦,但也告诫过你,以艺名行事,一面之缘,你便能透露给陈东?你怕是没将我等老不死的告诫放进心里。”

  语清冷,透着凌冽威严。

  陈东讲述的时候,姜寒儿已经俏脸羞红,忐忑的低下了头。

  此时被姜六爷叱问,她娇躯登时一颤,惶恐的说:“我,我错了,六爷爷。”

  “哼!”

  姜六爷一声冷哼,吓得姜寒儿花容失色。

  这一幕。

  陈东看在心里,冷笑连连。

  却默不作声,目光始终冷厉的锁定在姜寒儿身上。

  而高坐家主王座上的陈道临,也目光深沉地看着陈东,若有所思。

  这时,姜六爷神色恢复如常,抱拳对陈道临说:“陈家主,既然陈东到场了,也该进行此事了吧。”

  闻。

  陈东和龙老神情一凝。

  该来的,终于来了!

  前脚姜家人的笑脸嫣然,给陈东的荒诞感,此时也荡然无存。

  一条人命的事,真不是一张笑脸就能轻易抹除!

  龙老推着陈东到了另一边,面对着姜家四人。

  随着会客厅内宁静下来。

  陈东甚至能感觉到空气都仿佛变得有些粘稠,呼吸有些困难。

  除了姜寒儿,不论是姜六爷,还是另外两位姜家中年人,身上的那股浩荡威压,都压迫得陈东极其难受。

  这等威压,远超寻常豪门世家。

  源自于亘古千年,繁荣昌盛,所积累下来的威严自信,就如同惶惶大岳一般,举手投足间,都能让人高不可攀,仰其项背。

  几秒死寂后。

  陈道临忽然一笑:“行了,我也不吓你个臭小子了。”

  陈东登时一怔。

  饶是龙老也是目瞪口呆。

  下一秒。

  陈道临缓缓说:“此事就此揭过,姜家不会追究。”

  轰隆!

  犹如晴天大雷,轰鸣作响。

  随着陈道临的声音回荡会客厅。

  陈东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三魂七魄仿佛都出了窍,失神呆滞地坐在轮椅上。

  就……这么……结束了?

  恍如做梦的彷徨感,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

  打死陈东也想不到,一条姜家人命的“天灾”,就这么简简单单的,以近乎毫无风浪的事态,直接结束了!

  那是一条人命!

  一条姜家人的命啊!

  姜家繁荣昌盛千年,心态放宽,也不至于宽到这种地步吧?

  饶是龙老,此时也是脸色涨红,目瞪口呆。

  放在陈东轮椅推手上的双手,更是不停地颤抖。

  他喃喃道:“结,结束了?就这样……平息了?”

  声音很轻,却清晰地落到了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

  姜六爷率先笑了起来。

  紧随着,陈道临和姜家两个中年人也笑了。

  唯独姜寒儿,低着头,俏脸泛着红晕,时不时地目光偷偷瞄一眼陈东。

  三十几岁的人了,十几年娱乐圈的阅历,偏偏姜寒儿此时愣是露出了如同涉世未深的小女儿姿态。

  “那死去之人,确实是我姜家之人,不过却是早已经被我姜家逐出姜家之人。”

  姜六爷望着失魂落魄的陈东,笑着解释道:“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让那人得到了我姜家祖传身份令牌,这才有了今日这场误会!”

  轰!

  一句话,再次让陈东如遭雷击。

  陈东眼中快

  速恢复焦距,不敢置信地凝视着姜六爷:“被逐出姜家之人?!”

  这一刻,他脑海中的思绪,再次躁动不堪,繁杂无比。

  如果是被逐出姜家之人,那就是和姜家彻头彻尾没关系的人了!

  这样的一条人命,姜家绝对是不会理会的。

  偏偏那人得到了姜家令牌,还来设局杀我,最终被神秘人反杀。

  这分明就是故意的栽赃陷害!

  一场引姜家向我降临天灾的大阴谋!

  可是……幕后主使是谁?

  神秘人?

  “等等!如果是这样的话,怎么会花这么长时间?”

  龙老实在遏制不住了,脱口而出,他的震惊,丝毫不弱于陈东。

  唯独和陈东区别的是。

  陈东陷入了繁杂的思绪中,而他还有几分理智。

  陈道临缓缓说:“拖了这么久,是因为姜家需要调查,昌盛千年,世族门阀,你当是寻常小门,一句话就问出来家里谁死了?”

  龙老脸色涨红,被陈道临一句话反问的哑口无。

  姜六爷徐徐解释道:“其实我们到陈家后,很快就理清脉络了,也是想借着这个时间,调查一下到底是谁想引出这场阴谋,所以拖延了这么久。不过考虑到陈东的压力,如今即便没有水落石出,我等也要率先摊牌了。”

  闻。

  正皱眉思索着的陈东,突然眼中凶芒爆射。

  他蓦地抬头怒视向姜寒儿。

  “姜寒儿!你早就知道了?”

  陈东咬牙切齿,如同愠怒雄狮,辞铿锵,寒意凌冽:“身为女人,你不知道自重?不知道廉耻?不要脸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