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577章 幸灾乐祸,陈东必死!

第577章 幸灾乐祸,陈东必死!

  闻。

  陈天生眸光大亮。

  阴翳隐忍之气尽扫,满脸欣喜,躬身应允,转身离开。

  等陈天生离开后。

  陈道平沉默了几秒,看了一眼紧闭的佛堂大门。

  这才轻声开口:“妈,现在就准备棺椁,确定不会为时尚早?”

  闭眼诵经的陈老太太,睁开了眼睛。

  冷目斜睨了一眼陈道平:“你在质疑老身?”

  “不敢!”

  陈道平登时脸色一变,惶恐道:“儿子怎么敢质疑妈,儿子只是担心。”

  “放下你的担心!”:

  陈老太太斥喝道,仿佛成竹在胸,傲然的挺直了上半身,注视着金身佛像:“泱泱姜家,世族门阀,你真当他们会视族人一条人命为草芥?我陈家虽与姜家只差那一点千年威望,但就这一点,足以让姜家泰山压顶,逼死陈东!”

  说话间,陈老太太眸光睥睨,看向陈道平:“这话,我说的!”

  “明,明白了。”陈道平惶惶应允。

  另一边。

  小院内。

  昏黄的灯光。

  徐徐秋风。

  陈天养腿上依旧缠裹着纱布,伤势恢复,让他能艰难行走,却不至于立刻奔走如飞。

  但此时的陈天养,却是抱着酒瓶,满身酒气。

  仰头打出一个悠长的酒嗝,他醉笑着看向身旁的陈雨妃:“雨妃,变了,真的什么都变了啊……”

  虽然在笑,可话语间的惆怅和失落,无比强烈。

  陈雨妃眸光闪烁,手握红酒,也有了几分醉意。

  不过尚存的几分理智,让她明白,陈天养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由得,她绝美的脸蛋上也露出了落寞之色。

  “天生哥现在成了奶奶的掌中宝了,有了奶奶这杆大旗在,天生哥一定能压过陈东,成为家主的。”

  陈天生仰头猛灌了一口白酒,醉醺醺的说:“可笑啊,当初咱们还和天生哥差不太远呢,都还在奢求着家主之位呢,如今却是物是人非,天生哥忽然得到了奶奶的喜爱,已经能自由出入奶奶的佛堂了呢,以后天生哥可真就平复青云扶摇直上了。”

  顿了顿,陈天生看了一眼陈雨妃:“这样的待遇,以前整个陈家,也只有雨妃你有啊。”

  闻。

  陈雨妃娇躯一颤,美目中陡然浮现怨毒之色。

  持续了三秒钟。

  她苦涩一笑:“我有什么办法?好不容易讨得奶奶欢喜,我也谋划好了娱乐圈的一切,可最终还是败在了陈东那野种手里,现在是鸡飞蛋打,能保住现在的待遇,也算是大幸了。”

  “有些酸呐。”

  陈天养挑眉怪笑。

  见陈雨妃脸色阴戾。

  他忙安慰道:“不过咱俩酸也就酸了,左右咱俩是抱住我哥的大腿了,只要天生哥成了家主,咱俩照样就是从龙之臣,天生哥绝对不会亏待我们的,你看看陈道亲那废物,当年不也和家主他们争夺家主之位吗?就因为和家主血脉厚重,如今照样过得风生水起。”

  陈雨妃点点头,仰头将杯中酒饮尽,嫣然一笑:“你说的对,不过天生哥当家主的事还有一段时间,今晚的戏我倒是迫不及待了,只要那个野种一死,咱们就能高枕无忧,静候天生哥登上家主王座了!”

  “对!杀了姜家一条人命,那野种可真够胆大的,真以为有亲爹庇护,就能无法无天了吗?他是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陈天养大笑了起来,有种扬眉吐气的快感:“我听说那野种已经和龙老前往会客厅了,估计马上就要传出死讯了,哈哈哈……可高兴死我了,估计这次家主也保不住那野种了,不然姜家到咱们陈家这么长时间,家主为什么一直隐瞒着众人,一个人累死累活的接待着?”

  “哈哈哈……”陈雨妃也畅快的笑了起来:“应该是家主也知道咱们陈家上下对陈东的态度,陈东那野种闯了这么大的祸,家主一直视陈东为珍宝,如今估计脸也挂不住了,所以才暗中隐瞒所有人接待姜家人,这次姜家亲自出面,那野种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铛!

  大笑的同时,两人仿佛心灵感应一般,轻轻一碰杯,然后畅饮。

  如同陈天养和陈雨妃一样想法的,今夜陈家上下,比比皆是。

  惶惶姜家,比之陈家也毫不落下风。

  这样的存在。

  一条人命,那可就是天命!

  血债血偿,是所有豪门世家的铁律!

  更何况,陈道临从始至终都隐瞒所有人,独自接待姜家人,更是让众人笃定了陈东必死的想法。

  如果能解决,如果不是家主觉得颜面尽失,凭什么不大张旗鼓,公布于众?

  一时间,陈家上下,仿佛都弥漫起一股幸灾乐祸的气氛。

  死一个人,对陈家上下,还平平无奇。

  可死一个陈家继承者,一个家主亲子,一个被陈家上下视作野种的人,那可就是值得“当浮一大白”的高兴事了!

  无数道目光,都争相注视着会客厅。

  揣揣忐忑的静候“佳音”!

  会客厅前。

  当惴惴不安的陈东和龙老赶到会客厅的时候。

  两人都是一愣。

  陈东坐在轮椅上,目光有些呆滞的扫过会客厅的众人。

  这气氛……有些不对劲!

  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甚至预想过姜家会对他做出的任何反应。

  闻。

  陈天生眸光大亮。

  阴翳隐忍之气尽扫,满脸欣喜,躬身应允,转身离开。

  等陈天生离开后。

  陈道平沉默了几秒,看了一眼紧闭的佛堂大门。

  这才轻声开口:“妈,现在就准备棺椁,确定不会为时尚早?”

  闭眼诵经的陈老太太,睁开了眼睛。

  冷目斜睨了一眼陈道平:“你在质疑老身?”

  “不敢!”

  陈道平登时脸色一变,惶恐道:“儿子怎么敢质疑妈,儿子只是担心。”

  “放下你的担心!”:

  陈老太太斥喝道,仿佛成竹在胸,傲然的挺直了上半身,注视着金身佛像:“泱泱姜家,世族门阀,你真当他们会视族人一条人命为草芥?我陈家虽与姜家只差那一点千年威望,但就这一点,足以让姜家泰山压顶,逼死陈东!”

  说话间,陈老太太眸光睥睨,看向陈道平:“这话,我说的!”

  “明,明白了。”陈道平惶惶应允。

  另一边。

  小院内。

  昏黄的灯光。

  徐徐秋风。

  陈天养腿上依旧缠裹着纱布,伤势恢复,让他能艰难行走,却不至于立刻奔走如飞。

  但此时的陈天养,却是抱着酒瓶,满身酒气。

  仰头打出一个悠长的酒嗝,他醉笑着看向身旁的陈雨妃:“雨妃,变了,真的什么都变了啊……”

  虽然在笑,可话语间的惆怅和失落,无比强烈。

  陈雨妃眸光闪烁,手握红酒,也有了几分醉意。

  不过尚存的几分理智,让她明白,陈天养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由得,她绝美的脸蛋上也露出了落寞之色。

  “天生哥现在成了奶奶的掌中宝了,有了奶奶这杆大旗在,天生哥一定能压过陈东,成为家主的。”

  陈天生仰头猛灌了一口白酒,醉醺醺的说:“可笑啊,当初咱们还和天生哥差不太远呢,都还在奢求着家主之位呢,如今却是物是人非,天生哥忽然得到了奶奶的喜爱,已经能自由出入奶奶的佛堂了呢,以后天生哥可真就平复青云扶摇直上了。”

  顿了顿,陈天生看了一眼陈雨妃:“这样的待遇,以前整个陈家,也只有雨妃你有啊。”

  闻。

  陈雨妃娇躯一颤,美目中陡然浮现怨毒之色。

  持续了三秒钟。

  她苦涩一笑:“我有什么办法?好不容易讨得奶奶欢喜,我也谋划好了娱乐圈的一切,可最终还是败在了陈东那野种手里,现在是鸡飞蛋打,能保住现在的待遇,也算是大幸了。”

  “有些酸呐。”

  陈天养挑眉怪笑。

  见陈雨妃脸色阴戾。

  他忙安慰道:“不过咱俩酸也就酸了,左右咱俩是抱住我哥的大腿了,只要天生哥成了家主,咱俩照样就是从龙之臣,天生哥绝对不会亏待我们的,你看看陈道亲那废物,当年不也和家主他们争夺家主之位吗?就因为和家主血脉厚重,如今照样过得风生水起。”

  陈雨妃点点头,仰头将杯中酒饮尽,嫣然一笑:“你说的对,不过天生哥当家主的事还有一段时间,今晚的戏我倒是迫不及待了,只要那个野种一死,咱们就能高枕无忧,静候天生哥登上家主王座了!”

  “对!杀了姜家一条人命,那野种可真够胆大的,真以为有亲爹庇护,就能无法无天了吗?他是不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陈天养大笑了起来,有种扬眉吐气的快感:“我听说那野种已经和龙老前往会客厅了,估计马上就要传出死讯了,哈哈哈……可高兴死我了,估计这次家主也保不住那野种了,不然姜家到咱们陈家这么长时间,家主为什么一直隐瞒着众人,一个人累死累活的接待着?”

  “哈哈哈……”陈雨妃也畅快的笑了起来:“应该是家主也知道咱们陈家上下对陈东的态度,陈东那野种闯了这么大的祸,家主一直视陈东为珍宝,如今估计脸也挂不住了,所以才暗中隐瞒所有人接待姜家人,这次姜家亲自出面,那野种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铛!

  大笑的同时,两人仿佛心灵感应一般,轻轻一碰杯,然后畅饮。

  如同陈天养和陈雨妃一样想法的,今夜陈家上下,比比皆是。

  惶惶姜家,比之陈家也毫不落下风。

  这样的存在。

  一条人命,那可就是天命!

  血债血偿,是所有豪门世家的铁律!

  更何况,陈道临从始至终都隐瞒所有人,独自接待姜家人,更是让众人笃定了陈东必死的想法。

  如果能解决,如果不是家主觉得颜面尽失,凭什么不大张旗鼓,公布于众?

  一时间,陈家上下,仿佛都弥漫起一股幸灾乐祸的气氛。

  死一个人,对陈家上下,还平平无奇。

  可死一个陈家继承者,一个家主亲子,一个被陈家上下视作野种的人,那可就是值得“当浮一大白”的高兴事了!

  无数道目光,都争相注视着会客厅。

  揣揣忐忑的静候“佳音”!

  会客厅前。

  当惴惴不安的陈东和龙老赶到会客厅的时候。

  两人都是一愣。

  陈东坐在轮椅上,目光有些呆滞的扫过会客厅的众人。

  这气氛……有些不对劲!

  来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甚至预想过姜家会对他做出的任何反应。

  可眼前。

  目光对视,却犹如时空静止。

  直到陈东的目光落到了最末尾的姜寒儿身上时,呆滞的眼神终于泛起了一丝凌冽的冷意。

  轮椅后的龙老也是一脸错愕。

  不过相较于陈东的无法遏制,龙老倒是很快适应下来。

  他抬眼看向王座之上的陈道临,露出询问的眼神。

  而陈道临却是微微点头。

  下一秒。

  陈道临淡然地指了指陈东,说:“东儿,还不快见礼?”

  说着,他便指向了主客位上的姜六爷。

  “这位是姜家六爷,也是此次事件的姜家领头人!”

  姜家……六爷?!

  陈东心神一震。

  深邃的看了一眼姜六爷。

  那股眉宇间不怒自威的威势,犹如惶惶大岳,横推而来。

  这样的威压,让陈东都觉得喉咙发紧。

  这位在姜家的地位应该不低了。

  泱泱陈家,尚且讲究孝道,饶是父亲也得将唯一的长辈高高捧起。

  更何况还是繁荣昌盛千年的姜家。

  能成为处理姜家人命的领头人,地位身份也足以印证。

  “陈东双腿残疾,无法起身,还望见谅,陈东向六爷见礼。”

  陈东并未迟疑太久,忐忑着对着姜六爷抱拳。

  然而。

  话音刚落。

  肃穆不语的姜六爷,突然……和煦地笑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