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575章 是凶是吉?

第575章 是凶是吉?

  随着电话中,陈道临一句话说完。

  龙老身躯一震,脸色瞬间大变。

  双目圆瞪,满脸惊骇和惶恐。

  甚至,连握着手机的右手,都隐隐颤抖,手背青筋凸显。

  “不可,不可!”

  龙老脱口哀嚎道,眼睛都有些泛红。

  “龙老,我话都还没说完,你反应这么大干嘛?”电话里,陈道临的声音有些愠怒。

  龙老沉声道:“老爷,姜家乃是惶惶大岳,抵临陈家,如果连老爷都不率领陈家抵挡姜家,而要让少爷回陈家面对姜家,光靠少爷一己之力,如何抵挡惶惶姜家?世族门阀,这对少爷而,那就是天塌下来了,更何况少爷是无辜的,他是被陷害的!”

  近乎低吼,显示出龙老此时心中的不平。

  他奉命前来辅佐陈东,自见到陈东那一刻起,陈东一步步走来,他都看在眼里,一次次的表现,也让他惊艳。

  对陈东,龙老俨然是当作自己的亲子在辅佐教养了。

  可如今,姜家来势汹汹,老爷却让少爷回到陈家……

  哪怕不用听完陈道临的话,龙老也清楚,陈东一旦回到陈家,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天灾!

  龙老左手攥拳,抵在落地窗户的玻璃上,紧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就算老爷要降罪于老奴,老奴也绝不可能让少爷此时回到陈家!”

  辞铿锵有力,无比决绝。

  电话中,饶是陈道临也有些惊愕,陷入沉寂。

  三秒后。

  陈道临叹了口气,道:“龙老,我很欣慰你对东儿能有如此态度,但有些事终究需要东儿亲身面对,你觉得我为人父,会陷害东儿吗?有我在,我保他平安无事!”

  “可是……”

  “让他回来!”

  陈道临丢下一句话,便“啪”的挂断了电话。

  龙老睚眦欲裂,老眼含怒。

  他刚才正想说,面对姜家,若是姜家真要降下滔天怒火,哪怕老爷也没办法保陈东平安无事。

  除非让整个陈家付出滔天惨重的代价。

  陈道临为了陈东肯定会不惜一切。

  但陈家呢?

  可陈道临的坚决,让龙老无可奈何。

  深吸了口气。

  龙老转身,不再理会桌上文件,径直离开了办公室。

  外边,小马恭敬等候。

  当龙老打开门的时候,他急忙迎了上去。

  只是还没开口,龙老便沉声道:“不用看了,公司的事情,最近由你全权处理,直到少爷归来。”

  小马脚步一顿,身子哆嗦了一下。

  随着龙老这话出口,他分明察觉到了一股刺骨入髓的恶寒。

  抬头看着龙老。

  小马登时心生恐惧,此时的龙老,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那是一种自从小马认识龙老后,都不曾见过的脸色!

  劳斯莱斯缓缓地行驶在马路上。

  龙老开着车,双手紧握着方向盘,神情却愠怒到极点。

  就仿佛是一头极力压制心中怒火的狂狮。

  “保少爷平安无事……老爷你真当如今少爷惹到的还是诸如京都李家和西蜀秦家之流吗?”

  龙老咬牙切齿,满腔不甘。

  无论是京都李家,亦或者是西蜀秦家,都只不过是豪门一列而已。

  比之世家或许能在财力上占优势。

  但比之门阀,乃至世族门阀,李秦之流,提鞋都不配!

  ……

  当龙老赶到利津医院的时候。

  陈东正和顾清影闲聊着。

  见到龙老阴沉肃穆的脸色,陈东心领神会。

  在龙老的搀扶下,坐回轮椅上。

  陈东跟着龙老一起走到走廊上。

  “出什么事了?”陈东问。

  “老爷让你即刻赶回陈家。”龙老神情愠怒。

  “什么?”

  陈东悚然一惊:“爸现在让我回去,等于是让我直面姜家……”

  不等陈东说完。

  龙老就毫不客气地说:“等同于将少爷往火坑里推。”

  语间,丝毫没有对陈道临的尊重。

  更是毫无避讳。

  顿了顿,龙老又说:“不过老爷说,他能保少爷平安无事。”

  陈东眉头皱成一团,低头思索。

  正如龙老所说,此时回陈家,面对姜家人,无疑是在往火坑里跳。

  但这件事如果不尽快解决,始终都如悬梁之剑。

  更何况,父亲还在陈家!

  若是父亲还在失踪,让他回陈家,他绝对一百二十个不答应。

  陈家那些人,以陈老太太为首,不知道多想盼着他死呢。

  不过既然有父亲在,而且父亲也许诺了,应该也不至于凶险到必死的局面。

  “回去!”

  陈东干脆果断的吐出二字。

  龙老神情一凛,无奈点头。

  “让小璐姐过来照顾小影吧,另外,昆仑就不用跟着了,你和我一起回去就行了。”

  龙老眸光一闪:“不让昆仑随行保护?”

  陈东哑然失笑,挑眉看向龙老:“你觉得,如果我爸都保不住我,昆仑随行保护还有什么意义?”

  龙老默然点头,心中惆怅。

  十分钟后。

  范璐便匆匆赶来。

  陈东细心交接了一下,然后又回到病房跟顾清影大致说了一下。

  随即便和龙老匆匆离开。

  事发突然,甚至来不及收拾任何行礼。

  等两人赶到机场的时候,私人飞机早已经停留在机场跑

  随着电话中,陈道临一句话说完。

  龙老身躯一震,脸色瞬间大变。

  双目圆瞪,满脸惊骇和惶恐。

  甚至,连握着手机的右手,都隐隐颤抖,手背青筋凸显。

  “不可,不可!”

  龙老脱口哀嚎道,眼睛都有些泛红。

  “龙老,我话都还没说完,你反应这么大干嘛?”电话里,陈道临的声音有些愠怒。

  龙老沉声道:“老爷,姜家乃是惶惶大岳,抵临陈家,如果连老爷都不率领陈家抵挡姜家,而要让少爷回陈家面对姜家,光靠少爷一己之力,如何抵挡惶惶姜家?世族门阀,这对少爷而,那就是天塌下来了,更何况少爷是无辜的,他是被陷害的!”

  近乎低吼,显示出龙老此时心中的不平。

  他奉命前来辅佐陈东,自见到陈东那一刻起,陈东一步步走来,他都看在眼里,一次次的表现,也让他惊艳。

  对陈东,龙老俨然是当作自己的亲子在辅佐教养了。

  可如今,姜家来势汹汹,老爷却让少爷回到陈家……

  哪怕不用听完陈道临的话,龙老也清楚,陈东一旦回到陈家,将会面对什么样的天灾!

  龙老左手攥拳,抵在落地窗户的玻璃上,紧咬着牙,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就算老爷要降罪于老奴,老奴也绝不可能让少爷此时回到陈家!”

  辞铿锵有力,无比决绝。

  电话中,饶是陈道临也有些惊愕,陷入沉寂。

  三秒后。

  陈道临叹了口气,道:“龙老,我很欣慰你对东儿能有如此态度,但有些事终究需要东儿亲身面对,你觉得我为人父,会陷害东儿吗?有我在,我保他平安无事!”

  “可是……”

  “让他回来!”

  陈道临丢下一句话,便“啪”的挂断了电话。

  龙老睚眦欲裂,老眼含怒。

  他刚才正想说,面对姜家,若是姜家真要降下滔天怒火,哪怕老爷也没办法保陈东平安无事。

  除非让整个陈家付出滔天惨重的代价。

  陈道临为了陈东肯定会不惜一切。

  但陈家呢?

  可陈道临的坚决,让龙老无可奈何。

  深吸了口气。

  龙老转身,不再理会桌上文件,径直离开了办公室。

  外边,小马恭敬等候。

  当龙老打开门的时候,他急忙迎了上去。

  只是还没开口,龙老便沉声道:“不用看了,公司的事情,最近由你全权处理,直到少爷归来。”

  小马脚步一顿,身子哆嗦了一下。

  随着龙老这话出口,他分明察觉到了一股刺骨入髓的恶寒。

  抬头看着龙老。

  小马登时心生恐惧,此时的龙老,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那是一种自从小马认识龙老后,都不曾见过的脸色!

  劳斯莱斯缓缓地行驶在马路上。

  龙老开着车,双手紧握着方向盘,神情却愠怒到极点。

  就仿佛是一头极力压制心中怒火的狂狮。

  “保少爷平安无事……老爷你真当如今少爷惹到的还是诸如京都李家和西蜀秦家之流吗?”

  龙老咬牙切齿,满腔不甘。

  无论是京都李家,亦或者是西蜀秦家,都只不过是豪门一列而已。

  比之世家或许能在财力上占优势。

  但比之门阀,乃至世族门阀,李秦之流,提鞋都不配!

  ……

  当龙老赶到利津医院的时候。

  陈东正和顾清影闲聊着。

  见到龙老阴沉肃穆的脸色,陈东心领神会。

  在龙老的搀扶下,坐回轮椅上。

  陈东跟着龙老一起走到走廊上。

  “出什么事了?”陈东问。

  “老爷让你即刻赶回陈家。”龙老神情愠怒。

  “什么?”

  陈东悚然一惊:“爸现在让我回去,等于是让我直面姜家……”

  不等陈东说完。

  龙老就毫不客气地说:“等同于将少爷往火坑里推。”

  语间,丝毫没有对陈道临的尊重。

  更是毫无避讳。

  顿了顿,龙老又说:“不过老爷说,他能保少爷平安无事。”

  陈东眉头皱成一团,低头思索。

  正如龙老所说,此时回陈家,面对姜家人,无疑是在往火坑里跳。

  但这件事如果不尽快解决,始终都如悬梁之剑。

  更何况,父亲还在陈家!

  若是父亲还在失踪,让他回陈家,他绝对一百二十个不答应。

  陈家那些人,以陈老太太为首,不知道多想盼着他死呢。

  不过既然有父亲在,而且父亲也许诺了,应该也不至于凶险到必死的局面。

  “回去!”

  陈东干脆果断的吐出二字。

  龙老神情一凛,无奈点头。

  “让小璐姐过来照顾小影吧,另外,昆仑就不用跟着了,你和我一起回去就行了。”

  龙老眸光一闪:“不让昆仑随行保护?”

  陈东哑然失笑,挑眉看向龙老:“你觉得,如果我爸都保不住我,昆仑随行保护还有什么意义?”

  龙老默然点头,心中惆怅。

  十分钟后。

  范璐便匆匆赶来。

  陈东细心交接了一下,然后又回到病房跟顾清影大致说了一下。

  随即便和龙老匆匆离开。

  事发突然,甚至来不及收拾任何行礼。

  等两人赶到机场的时候,私人飞机早已经停留在机场跑

  道上等候。

  经过专属通道,登机后。

  很快,私人飞机便冲刺滑行起来。

  随着飞机渐渐爬升。

  望着越来越远的地面。

  陈东一阵唏嘘。

  去京都的时候,他就担心会被姜家发现针对。

  但唯一见过的姜寒儿,对他却抱着遐想。

  他本以为一切都风平浪静了,可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内,便被父亲一个电话召回陈家。

  只是不知道……这一行,到底是凶是吉?

  也就在陈东和龙老离开的时候。

  利津医院内。

  顾清影默然地放下了手中的汤。

  望着窗外,眼眶通红,泛着泪光。

  银牙紧咬了一下红唇,轻声呢喃道:“老公……你真的不会抛下我和宝宝吗?”

  这句话,被一旁的范璐听得一清二楚。

  她登时吓得脸色一变。

  惊诧地看着神情落寞的顾清影:“小影,你说什么胡话呢,陈先生那么爱你,怎么可能抛下你和孩子?”

  “小璐姐,你不懂。”

  顾清影苦涩一笑,低头继续喝着汤。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