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563章 你不配和我打,我不想打死你

第563章 你不配和我打,我不想打死你

  寂静的雨夜。

  陈东的怪笑声,清晰地落到每个人耳中。

  浓浓的戏谑,甚至带着丝丝鄙夷。

  秦叶却咧嘴大笑了起来:“我身上没带刀啊。”

  一语出。

  江朝天眉头紧拧,神情一戾。

  而他身边的簇拥者,更是神情愤怒。

  可此时,陈东坐在车内,那种视所有人如无物的淡定,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你到底是谁?”

  江朝天开口叱问。

  咔哒!

  法拉利车门打开。

  楚蒹葭下了车。

  靓丽干练的容貌,外加一身ol职业装打扮,登时引得全场一片惊呼。

  但很快,人群中便响起一道惊咦声。

  “我的天,她好像是楚家大小姐!”

  一语出,所有人都懵了。

  京都张楚两家,虽不及顶尖豪门,但也足够跻身二线了!

  更关键的是,如今张楚两家乃是娱乐界的一二把手,坊间早有传闻两强相互合作,更是强上加强!

  “妈的,今晚真长见识了,因为一个弑父之人,张楚两家的千金大小姐都到场了!”

  “嘶~看来坊间传闻张楚两家合作,确实是真的,不然楚家大小姐绝不可能现身帮忙的。”

  “卧槽,今晚来这趟酒吧,简直值价了,豪门争斗,好戏啊!”

  ……

  随着人声鼎沸,震惊的同时。

  很快,围观群众的目光便纷纷落到了尚且坐在法拉利车上的陈东身上。

  张楚两家大小姐都在场,坐在车内还能如此淡定的男人,又是何方神圣?

  听着人群的议论。

  江朝天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是大雪龙骑军最年轻的骁骑校尉,战功赫赫。

  还从未被人如此无视过!

  因为法拉利的出现,因为车内那个男人的两句话。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那个男人身上,视他不存在。

  更关键的是,那个男人面对他的叱问,居然也置若罔闻!

  砰!

  愤怒中,江朝天悍然挥动手中缠着厚布的棒球棍,砸在了一旁的一箱酒上。

  缠裹厚布的棒球棍却是爆发出恐怖杀伤力,瞬间将塑料酒箱和里边所有的酒砸得粉碎。

  现场,戛然安静了下来。

  不乏看向江朝天的眼神,透着恐惧。

  “这力道,你的体魄和格斗技都很强,不愧是骁骑校尉!”

  陈东趴在副驾驶位置上,侧着头,玩味的看着江朝天,微笑道:“你不用知道我的名字,你只需要知道,秦叶是我兄弟,我要带他走。”

  “你特么算老几啊?说带走就带走?”

  一直帮江朝天递酒瓶的小年轻登时炸毛了,指着陈东叫嚣道。

  “闭嘴!”

  江朝天一声怒斥,吓得小年轻急忙后退。

  江朝天冷眼森森的看着陈东。

  他不傻。

  能一口说出骁骑校尉的,显然对方是知道他的身份。

  不论是秦叶亦或者张楚两家大小姐,想知道他的身份也很容易。

  但,知道归知道,知道后还怡然不惧,淡定从容的,就是另一个意思了!

  江朝天深吸了口气,冷冷一笑:“我兄弟说话粗糙,不过理还是这么个理,你凭什么说带走就带走?”

  目光凌厉,说话间,江朝天甚至微微仰起头。

  他知道车内的男人不是普通人。

  但他也不至于畏畏缩缩,自信是他身后三十万大雪龙骑军赋予他的!

  “我想带走的人,还没有带不走的。”

  陈东脸上的笑容消失,渐渐覆盖上寒霜。

  刹那间。

  他的气势轰然大变,犹如平地拔山,冲霄而起。

  眯起的双眼中,更是透出无尽磅礴的杀意。

  这样的变化。

  瞬间让江朝天瞳孔紧缩,浑身寒毛炸立。

  他戎马6年,纵横战场,浴血厮杀,对陈东的变化感受的极为清楚。

  特别是,那股磅礴无尽的杀意!

  饶是他此时也心惊胆战,呼吸一顿。

  “你到底是谁?”

  惊惶之中,江朝天对于眼前男人身份更加疑惑。

  以他的阅历,能积蓄出如此磅礴的杀意的人,绝对不是花都纵横的人物,而是真正经历过生死,浴过血的猛人!

  “我说过,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要……带走我兄弟!”

  陈东声音冷厉,仿佛九幽深处吹出的寒风。

  霸道蛮横。

  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要知道,之前江朝天在殴打秦叶的时候,他身边的簇拥者早已经有意无意的暴露出了江朝天的身份。

  大雪龙骑军最年轻的骁骑校尉,众人期望的未来将星!

  这样的存在,即便面对豪门也怡然不惧。

  否则江朝天也不会视张雨澜无物了。

  偏偏,现在陈东的话,却是直接将这位大雪龙骑军的骁骑校尉,无视了!

  江朝天神情冷厉,瞳孔紧缩。

  愤怒的同时,心中的忌惮却是更浓了。

  陈东紧盯着江朝天,散发无尽杀意的同时,心中却是叫苦不迭。

  大雪龙骑军的骁骑校尉,还是备受瞩目的未来将星,这样的存在,背后依靠的是三十万大雪龙骑军。

  若是他不假装“残疾”,单对单,以他的身手,他倒是有十分把握压下江朝天。

  哪怕后续江朝天上请大雪龙骑军,他也能以陈家之力回旋压制,将此事彻

  寂静的雨夜。

  陈东的怪笑声,清晰地落到每个人耳中。

  浓浓的戏谑,甚至带着丝丝鄙夷。

  秦叶却咧嘴大笑了起来:“我身上没带刀啊。”

  一语出。

  江朝天眉头紧拧,神情一戾。

  而他身边的簇拥者,更是神情愤怒。

  可此时,陈东坐在车内,那种视所有人如无物的淡定,给人一种强烈的压迫感。

  “你到底是谁?”

  江朝天开口叱问。

  咔哒!

  法拉利车门打开。

  楚蒹葭下了车。

  靓丽干练的容貌,外加一身ol职业装打扮,登时引得全场一片惊呼。

  但很快,人群中便响起一道惊咦声。

  “我的天,她好像是楚家大小姐!”

  一语出,所有人都懵了。

  京都张楚两家,虽不及顶尖豪门,但也足够跻身二线了!

  更关键的是,如今张楚两家乃是娱乐界的一二把手,坊间早有传闻两强相互合作,更是强上加强!

  “妈的,今晚真长见识了,因为一个弑父之人,张楚两家的千金大小姐都到场了!”

  “嘶~看来坊间传闻张楚两家合作,确实是真的,不然楚家大小姐绝不可能现身帮忙的。”

  “卧槽,今晚来这趟酒吧,简直值价了,豪门争斗,好戏啊!”

  ……

  随着人声鼎沸,震惊的同时。

  很快,围观群众的目光便纷纷落到了尚且坐在法拉利车上的陈东身上。

  张楚两家大小姐都在场,坐在车内还能如此淡定的男人,又是何方神圣?

  听着人群的议论。

  江朝天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是大雪龙骑军最年轻的骁骑校尉,战功赫赫。

  还从未被人如此无视过!

  因为法拉利的出现,因为车内那个男人的两句话。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移到了那个男人身上,视他不存在。

  更关键的是,那个男人面对他的叱问,居然也置若罔闻!

  砰!

  愤怒中,江朝天悍然挥动手中缠着厚布的棒球棍,砸在了一旁的一箱酒上。

  缠裹厚布的棒球棍却是爆发出恐怖杀伤力,瞬间将塑料酒箱和里边所有的酒砸得粉碎。

  现场,戛然安静了下来。

  不乏看向江朝天的眼神,透着恐惧。

  “这力道,你的体魄和格斗技都很强,不愧是骁骑校尉!”

  陈东趴在副驾驶位置上,侧着头,玩味的看着江朝天,微笑道:“你不用知道我的名字,你只需要知道,秦叶是我兄弟,我要带他走。”

  “你特么算老几啊?说带走就带走?”

  一直帮江朝天递酒瓶的小年轻登时炸毛了,指着陈东叫嚣道。

  “闭嘴!”

  江朝天一声怒斥,吓得小年轻急忙后退。

  江朝天冷眼森森的看着陈东。

  他不傻。

  能一口说出骁骑校尉的,显然对方是知道他的身份。

  不论是秦叶亦或者张楚两家大小姐,想知道他的身份也很容易。

  但,知道归知道,知道后还怡然不惧,淡定从容的,就是另一个意思了!

  江朝天深吸了口气,冷冷一笑:“我兄弟说话粗糙,不过理还是这么个理,你凭什么说带走就带走?”

  目光凌厉,说话间,江朝天甚至微微仰起头。

  他知道车内的男人不是普通人。

  但他也不至于畏畏缩缩,自信是他身后三十万大雪龙骑军赋予他的!

  “我想带走的人,还没有带不走的。”

  陈东脸上的笑容消失,渐渐覆盖上寒霜。

  刹那间。

  他的气势轰然大变,犹如平地拔山,冲霄而起。

  眯起的双眼中,更是透出无尽磅礴的杀意。

  这样的变化。

  瞬间让江朝天瞳孔紧缩,浑身寒毛炸立。

  他戎马6年,纵横战场,浴血厮杀,对陈东的变化感受的极为清楚。

  特别是,那股磅礴无尽的杀意!

  饶是他此时也心惊胆战,呼吸一顿。

  “你到底是谁?”

  惊惶之中,江朝天对于眼前男人身份更加疑惑。

  以他的阅历,能积蓄出如此磅礴的杀意的人,绝对不是花都纵横的人物,而是真正经历过生死,浴过血的猛人!

  “我说过,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我要……带走我兄弟!”

  陈东声音冷厉,仿佛九幽深处吹出的寒风。

  霸道蛮横。

  让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要知道,之前江朝天在殴打秦叶的时候,他身边的簇拥者早已经有意无意的暴露出了江朝天的身份。

  大雪龙骑军最年轻的骁骑校尉,众人期望的未来将星!

  这样的存在,即便面对豪门也怡然不惧。

  否则江朝天也不会视张雨澜无物了。

  偏偏,现在陈东的话,却是直接将这位大雪龙骑军的骁骑校尉,无视了!

  江朝天神情冷厉,瞳孔紧缩。

  愤怒的同时,心中的忌惮却是更浓了。

  陈东紧盯着江朝天,散发无尽杀意的同时,心中却是叫苦不迭。

  大雪龙骑军的骁骑校尉,还是备受瞩目的未来将星,这样的存在,背后依靠的是三十万大雪龙骑军。

  若是他不假装“残疾”,单对单,以他的身手,他倒是有十分把握压下江朝天。

  哪怕后续江朝天上请大雪龙骑军,他也能以陈家之力回旋压制,将此事彻

  底了结。

  偏偏,他现在不仅要装“残疾”,不能出手,陈家更是因为姜家如今是一锅乱粥。

  光靠张楚两家的威慑,也根本带不走秦叶!

  可是……到底该用什么法子带走秦叶呢?

  就在陈东心中暗自思忖的时候。

  江朝天突然笑了起来。

  他耸了耸肩,冷厉的面庞上也浮现出了凌冽杀意。

  杀意一出。

  他身边的簇拥者,登时有种凉气席卷的感觉,纷纷变色。

  江朝天挥了挥手中的棒球棍:“我江朝天18岁从戎,纵横沙场6年,你真以为我是吓大的吗?想带走他,可以,你下来与我单挑,你赢了就带走他,你输了……”

  说着,江朝天目光泛起火热,看向了梨花带雨的张雨澜,抬手指了过去。

  “你输了,今晚张雨澜跟我走!”

  “江朝天,你特么放屁!”

  话刚出口,躺在地上的秦叶登时面目狰狞,嘶声咆哮道:“我今天就是死了,也绝不会让你得逞!”

  这一声吼,让张雨澜娇躯一颤,蓦然回头,眼中泪光闪烁。

  下一秒。

  张雨澜豁然转身,紧泯着红唇,强忍着哭腔,紧盯着陈东说:“只要能带他走,我,我答应这场赌注。”

  陈东登时无语了。

  这娘们怕是不知道老子现在是个残疾人?

  “张雨澜,你个疯子,你个疯女人,给老子闭嘴!”

  秦叶奋力的挣扎着想站起来,这一刻,他眼睛通红,状若嗜血的野兽。

  陈东目光扫了秦叶和张雨澜一眼。

  瘪了瘪嘴,看向了江朝天:“你不配和我打,我不想打死你。”

  说着,他指了指地上愤怒挣扎的秦叶:“要比,你也该和他比。”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