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546章 我活你活,我死你死!

第546章 我活你活,我死你死!

  森冷肃杀的声音,回荡在这片山林中。

  果断而干脆,透露出浓浓自信。

  事实上,不论是陈东还是林岭东,都毫不怀疑中年人的这句话。

  能准确无误的将飞刀,插进手枪扳机的空隙中。

  短距离内,还有什么东西刺不中?

  颈部大动脉,可比手枪扳机的空隙,大多了!

  “我杀的不是你,是他,你可以活的!”

  中年人对着林岭东丢下一句话,转身继续朝陈东迈步而来。

  陈东绝望的躺在地上,刚才的一番打头,让他全身都快散架了一般。

  中年人不仅格斗技巧登峰造极,就连肉身体魄,也强横得让人绝望。

  仅仅一米七的身高,精壮的身子,却暗藏了无限的爆发力。

  拳脚如钢铁,每次击打,哪怕是对轰,也让陈东痛苦不堪,指骨剧痛。

  天堑鸿沟般的实力差距,让陈东此时绝望到了极点。

  望着中年人杀意腾腾的走来。

  陈东紧咬着牙,缓慢地往后挪移着身子,强撑着想要站起来。

  等死!

  在他陈东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这两个字。

  哪怕拼到最后,他也不愿意坐以待毙。

  就在陈东依靠着树干,站起一半的时候,他的瞳孔骤然紧缩到了极点。

  与此同时。

  中年人也戛然止步,眉头紧拧,杀意腾腾:“你,是在找死!”

  话音未落。

  中年人悍然转身,抖手一柄柳叶飞刀呼啸着,直接射向林岭东。

  而此时,林岭东正伸出右手去抓手枪。

  千钧一发之际。

  他左手悍然抬起。

  噗嗤!

  柳叶飞刀,直接没入了手臂,仅剩下刀柄在外。

  鲜血如泉,喷涌而出。

  这一幕。

  让陈东惊得头皮发麻。

  也让中年人眼中戾气汹涌。

  也就是林岭东用左臂强挡飞刀的同时,他的右手终于抓住了手枪。

  没有转身射击中年人,而是用尽全力的扣下了扳机。

  砰!

  枪声回荡山林,朝着远处传递。

  惊得周遭动物,抱头鼠窜,争相逃跑。

  “求援?”

  中年人脸上戾气汹涌,看林岭东的眼神凶狠到了极点:“既然你求死,那我先送你上黄泉!”

  “不要!”

  望着中年人转身走向林岭东,陈东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响,睚眦欲裂。

  他面对中年人都毫无反抗之力。

  更何况是现在“行将就木”的林岭东了。

  “杀我,你的目标,是我……”

  陈东拖着剧痛到仿佛要散架的身躯,踉跄着,亦步亦趋的紧随其后,想要阻拦中年人。

  锵!

  一柄柳叶飞刀出现在了中年人手中。

  寒光凌冽。

  杀意刺骨。

  但中年人并未如同刚才般,将柳叶飞刀抖手扔出。

  而是紧紧地手持着,大步流星的走向林岭东。

  林岭东开了一枪后,便松开了手枪,宛若死狗一般,颓然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强提起来的一口气,也只够他开出这求救一枪!

  别说面向中年人射击了,哪怕是动一下手指,他此时也没有了力气。

  感受着越来越近的中年人。

  那股滔天杀意,仿佛九幽吹出的寒风,让林岭东浑身冰凉。

  他凄然一笑:“我的命,换你的命,应该……够了!”

  “不要,不够的,不能这么换的!”

  陈东苍白的脸上满布惊恐,眼睛更是猩红。

  他确实是来救林岭东的,但一切都在他的盘算之中。

  而现在眼前的中年人,不在他的预料中,中年人也不是奔着林岭东而来,是奔着要他的命来的。

  林岭东如果死在了中年人手中,那也是因他而死!

  中年人已经走到了林岭东面前,俯身一把将林岭东仿佛拽死狗一般,拽了起来。

  砰的一声。

  中年人直接将林岭东推到了树干上。

  没有迟疑,也没有停顿。

  他悍然举起了右手,手中柳叶飞刀绽放着刺骨寒芒。

  在这片山林中,都显得有些刺眼。

  “谢了……”

  飞刀折射的寒光,让林岭东忍不住眯起了眼睛,隐约看到强撑着身子走来的陈东,决然一笑。

  随即,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

  也就在他闭眼的同时,中年人手中的飞刀,悍然直刺向林岭东的脖颈。

  “啊!”

  危急关头,一声爆吼声,宛若野兽咆哮,炸响山林。

  噗嗤!

  血水飞溅,时间仿佛骤然停止。

  林岭东眼皮颤抖了一下。

  他清晰地感觉到有滚烫的湿润迸溅到了脸上。

  而预想的刀入动脉的剧痛,却迟迟没有出现。

  终于,林岭东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一幕,瞬间让他呆住了。

  昏黄的山林中。

  强光手电的灯光,将面前两道影子拉的很长。

  中年人神情凶戾的立在他面前,手中的柳叶飞刀,正抵在他的咽喉上。

  一只大手从斜刺中伸出,握住了飞刀刀刃,硬生生阻拦住了飞刀刺入,殷红的鲜血正从那只大手中,流淌而下。

  而在旁边的陈东,此时神情冷若冰霜,目光坚毅到了极点。

  “陈东……”

  林岭东恍惚呢喃。

  眼前的一幕,犹如重炮一般,

  森冷肃杀的声音,回荡在这片山林中。

  果断而干脆,透露出浓浓自信。

  事实上,不论是陈东还是林岭东,都毫不怀疑中年人的这句话。

  能准确无误的将飞刀,插进手枪扳机的空隙中。

  短距离内,还有什么东西刺不中?

  颈部大动脉,可比手枪扳机的空隙,大多了!

  “我杀的不是你,是他,你可以活的!”

  中年人对着林岭东丢下一句话,转身继续朝陈东迈步而来。

  陈东绝望的躺在地上,刚才的一番打头,让他全身都快散架了一般。

  中年人不仅格斗技巧登峰造极,就连肉身体魄,也强横得让人绝望。

  仅仅一米七的身高,精壮的身子,却暗藏了无限的爆发力。

  拳脚如钢铁,每次击打,哪怕是对轰,也让陈东痛苦不堪,指骨剧痛。

  天堑鸿沟般的实力差距,让陈东此时绝望到了极点。

  望着中年人杀意腾腾的走来。

  陈东紧咬着牙,缓慢地往后挪移着身子,强撑着想要站起来。

  等死!

  在他陈东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这两个字。

  哪怕拼到最后,他也不愿意坐以待毙。

  就在陈东依靠着树干,站起一半的时候,他的瞳孔骤然紧缩到了极点。

  与此同时。

  中年人也戛然止步,眉头紧拧,杀意腾腾:“你,是在找死!”

  话音未落。

  中年人悍然转身,抖手一柄柳叶飞刀呼啸着,直接射向林岭东。

  而此时,林岭东正伸出右手去抓手枪。

  千钧一发之际。

  他左手悍然抬起。

  噗嗤!

  柳叶飞刀,直接没入了手臂,仅剩下刀柄在外。

  鲜血如泉,喷涌而出。

  这一幕。

  让陈东惊得头皮发麻。

  也让中年人眼中戾气汹涌。

  也就是林岭东用左臂强挡飞刀的同时,他的右手终于抓住了手枪。

  没有转身射击中年人,而是用尽全力的扣下了扳机。

  砰!

  枪声回荡山林,朝着远处传递。

  惊得周遭动物,抱头鼠窜,争相逃跑。

  “求援?”

  中年人脸上戾气汹涌,看林岭东的眼神凶狠到了极点:“既然你求死,那我先送你上黄泉!”

  “不要!”

  望着中年人转身走向林岭东,陈东脑子里“嗡”的一声炸响,睚眦欲裂。

  他面对中年人都毫无反抗之力。

  更何况是现在“行将就木”的林岭东了。

  “杀我,你的目标,是我……”

  陈东拖着剧痛到仿佛要散架的身躯,踉跄着,亦步亦趋的紧随其后,想要阻拦中年人。

  锵!

  一柄柳叶飞刀出现在了中年人手中。

  寒光凌冽。

  杀意刺骨。

  但中年人并未如同刚才般,将柳叶飞刀抖手扔出。

  而是紧紧地手持着,大步流星的走向林岭东。

  林岭东开了一枪后,便松开了手枪,宛若死狗一般,颓然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他强提起来的一口气,也只够他开出这求救一枪!

  别说面向中年人射击了,哪怕是动一下手指,他此时也没有了力气。

  感受着越来越近的中年人。

  那股滔天杀意,仿佛九幽吹出的寒风,让林岭东浑身冰凉。

  他凄然一笑:“我的命,换你的命,应该……够了!”

  “不要,不够的,不能这么换的!”

  陈东苍白的脸上满布惊恐,眼睛更是猩红。

  他确实是来救林岭东的,但一切都在他的盘算之中。

  而现在眼前的中年人,不在他的预料中,中年人也不是奔着林岭东而来,是奔着要他的命来的。

  林岭东如果死在了中年人手中,那也是因他而死!

  中年人已经走到了林岭东面前,俯身一把将林岭东仿佛拽死狗一般,拽了起来。

  砰的一声。

  中年人直接将林岭东推到了树干上。

  没有迟疑,也没有停顿。

  他悍然举起了右手,手中柳叶飞刀绽放着刺骨寒芒。

  在这片山林中,都显得有些刺眼。

  “谢了……”

  飞刀折射的寒光,让林岭东忍不住眯起了眼睛,隐约看到强撑着身子走来的陈东,决然一笑。

  随即,他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临。

  也就在他闭眼的同时,中年人手中的飞刀,悍然直刺向林岭东的脖颈。

  “啊!”

  危急关头,一声爆吼声,宛若野兽咆哮,炸响山林。

  噗嗤!

  血水飞溅,时间仿佛骤然停止。

  林岭东眼皮颤抖了一下。

  他清晰地感觉到有滚烫的湿润迸溅到了脸上。

  而预想的刀入动脉的剧痛,却迟迟没有出现。

  终于,林岭东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一幕,瞬间让他呆住了。

  昏黄的山林中。

  强光手电的灯光,将面前两道影子拉的很长。

  中年人神情凶戾的立在他面前,手中的柳叶飞刀,正抵在他的咽喉上。

  一只大手从斜刺中伸出,握住了飞刀刀刃,硬生生阻拦住了飞刀刺入,殷红的鲜血正从那只大手中,流淌而下。

  而在旁边的陈东,此时神情冷若冰霜,目光坚毅到了极点。

  “陈东……”

  林岭东恍惚呢喃。

  眼前的一幕,犹如重炮一般,

  狠狠地轰在了他的心脏上。

  瞬间让他情绪变得复杂起来。

  恍惚间,他想到了酒店早餐时遇到的那个神秘人,当时神秘人的话,此时犹如滚雷般在他耳畔炸响。

  “今日,我活,你活,我死,你死!”

  陈东右手紧握着柳叶飞刀,刀刃入肉,切割在骨头上的剧痛,让他浑身都在颤抖。

  可他,依旧从牙缝中,挤出了犹如誓般的声音。

  坚定,铿锵!

  “呵!”

  中年人冷眼森森的笑了一声,斜眼看向陈东:“陈家野种,果然有种!”

  “不然呢?”

  陈东挑眉,不屑一笑。

  嘎吱……

  话音刚落,中年人便缓缓地转动起了飞刀。

  刀刃本就嵌进了陈东的手指皮肉中,临近骨骼,此时随着转动,犹如绞肉机一般,欲要将陈东手心皮肉搅碎。

  “啊!”

  陈东仰天惨叫起来,浑身抽搐巨震,面部五官扭曲到了极点,不停地倒吸着凉气。

  “死神从不曾因为任何人的阻拦,而不降临。”

  中年人脸上的笑容越发的冷厉凶狠,右手握着刀,缓缓转动。

  就在这时,斜刺里的黑暗山林中,一声破空呼啸。

  咚咙!

  一块石子,怦然砸进林岭东背靠的大树树干上,几乎整颗没入。

  突然的异变,让正要痛下杀手的中年人面色大变。

  “少爷!”

  几乎同时,不远处有光亮晃动,同时响起了龙老和昆仑的大喊声。

  救兵……来了!

  陈东欣慰一笑。

  几乎同时,他就感觉到手中那股转动的巨力消失。

  中年人松开了飞刀,悍然转身,冲向了之前砸进树干中的令牌。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