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545章 天堑鸿沟

第545章 天堑鸿沟

  时间刹那间仿佛都被慢放。

  陈东睚眦欲裂,神情凛然。

  明明中年人距离林岭东更远,可他愣是落于中年人之后!

  以中年人的战力,此时对付毫无反抗之力的林岭东,就如同杀鸡一般简单。

  嗡!

  中年人冲到了林岭东近前,右手握拳,掀起强劲拳风,悍然朝着林岭东头颅轰下。

  亲身感受过中年人一拳之威的陈东,登时头皮发麻。

  真让这一拳落到林岭东头上,瞬间就能让林岭东头骨凹陷!

  嗖!

  电光火石间,陈东右手一挥。

  鱼鳞线泛起微弱寒光,直接缠裹住了中年人的右手手腕。

  与此同时,陈东悍然一步上前,挥拳就朝中年人后脖颈的位置落下。

  杀人,一招足够!

  可让陈东没想到的是。

  中年人在被鱼鳞线缠裹住右手的瞬间,便是猛然反手抓住了鱼鳞线,随即前冲的身形猛然后跳,化解鱼鳞线拖拽的同时,右手瞬间曲肘,直接朝着陈东胸膛顶来。

  陈东根本来不及躲闪,事实上此时他一步迈到空中,没有借力点,也毫无躲闪之力。

  砰咙!

  咔!

  顶心肘狠狠地撞在了陈东胸膛,同时回响起一道轻微的骨裂声。

  瞬间让陈东脸色苍白,差点一口气憋过去。

  倒飞出去的同时,陈东紧咬着牙,右手悍然一挥,顺势将中年人拖离了林岭东。

  噗通!

  陈东单膝跪在地上,右手高举着,保持着鱼鳞线缠裹住中年人右手的角度。

  “噗!”

  陈东喉咙一动,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胸膛传来的剧痛,让他毫不怀疑,刚才的这一记顶心肘,已经将他的骨骼撞裂!

  “呵,才只是吐血吗?你也足够自傲了!”

  中年人毫不理会右手手腕上的鱼鳞线,看着陈东的时候,罕见露出了自傲的笑容,同时也对陈东夸赞道。

  陈东面色凝重,面对中年人的夸赞,却笑不出来。

  他跟随昆仑魔鬼训练以来,一直孜孜不倦地拼命打熬身体,体魄和格斗技的提升速度,饶是昆仑也震惊不已,更是得到过道君伯伯的称赞。

  但现在呢?

  面对中年人,仅仅两招,就骨裂吐血!

  其中差距,宛若天堑鸿沟。

  甚至让陈东有种绝望头顶的感觉。

  “继续!”

  下一秒。

  中年人再次朝着陈东冲来。

  陈东目光一戾,当即就想拽动鱼鳞线。

  可中年人仿佛早有所料,几乎和陈东一起,猛然一挥手中的鱼鳞线。

  巨力之下,陈东神情陡然骇然惊恐到了极点。

  要知道,他拖拽鱼鳞线,可不仅仅是靠的自身力道,还有手腕处的机关的力量。

  偏偏,就算这样,也依旧被中年人用力地拖拽得踉跄扑向中年人。

  “拖延时间!等龙老和昆仑回来!”

  踉跄飞扑向中年人的时候,陈东心中瞬间有了决断。

  实力天堑鸿沟般的差距,让他根本就没奢望和中年人一较高下,一决生死。

  唯一能做的,便是拖延时间!

  望着近在咫尺的中年人,陈东神情陡然狠厉到了极点,反守为攻,挥拳就朝中年人轰了出去。

  砰,砰,砰……

  激斗瞬间爆发。

  拳拳到肉,血脉喷张。

  林岭东瘫坐在树边,目睹着这场一面倒的殴斗,嘴角露出凄然笑容。

  在他眼中,与其说是陈东在和中年人对打,倒不如说是中年人一面倒的压制着陈东打。

  拳拳到肉的声音,除了部分拳脚对撞,大部分其实都是中年人的拳脚落到陈东身上发出的。

  这么大……会死人!

  林岭东眼神坚定,紧咬着牙,费力地挪动着身子。

  枪!

  只要拿到枪了,就能帮陈东!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做个辅助。

  热武器面前,众生平等,再强悍的肉身,也抵不过一颗子弹。

  只是,身体孱弱到了极点,让林岭东每一寸行动,都变得难如登天。

  强烈的虚弱感,让林岭东身子几乎丧失了所有力气。

  唯一强撑的,也仅仅是靠着帮陈东一把的信念。

  每往前行动一寸,牵扯到伤口,都会疼的林岭东浑身颤抖,满头大汗。

  可他坚毅的目光,始终不曾有丝毫波澜,紧紧地锁定着地上的枪支。

  砰,砰,砰……

  一连串密集的拳脚对撞声。

  伴随着一声闷响。

  “噗!”

  陈东仰头吐出了一口鲜血,飞洒长空。

  巨大的实力悬殊面前,让陈东连拖延时间的资格都没有。

  唯一能做的,或许只是可笑的以命拖延!

  这样的颓丧绝望感,陈东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上一次出现的时候,还是当初在黑狱中,面对陈道君的时候。

  只不过当时陈道君念着叔侄情分,处处留手。

  而这一次,中年人可是招招毙命!

  换句话说,现在的处境,比当初在黑狱中的生死擂,更加凶险。

  “坚持住,坚持住……一定有破绽的,一定有破绽的……”

  陈东嘴角不停地流淌出鲜血,目光坚毅沉凝,犹如锁定猎物的猛兽,所有的注意力都聚焦在中年人身上。

  可越打,陈东越是绝望。

  因为他惊恐地发现,中年人的一招一式

  时间刹那间仿佛都被慢放。

  陈东睚眦欲裂,神情凛然。

  明明中年人距离林岭东更远,可他愣是落于中年人之后!

  以中年人的战力,此时对付毫无反抗之力的林岭东,就如同杀鸡一般简单。

  嗡!

  中年人冲到了林岭东近前,右手握拳,掀起强劲拳风,悍然朝着林岭东头颅轰下。

  亲身感受过中年人一拳之威的陈东,登时头皮发麻。

  真让这一拳落到林岭东头上,瞬间就能让林岭东头骨凹陷!

  嗖!

  电光火石间,陈东右手一挥。

  鱼鳞线泛起微弱寒光,直接缠裹住了中年人的右手手腕。

  与此同时,陈东悍然一步上前,挥拳就朝中年人后脖颈的位置落下。

  杀人,一招足够!

  可让陈东没想到的是。

  中年人在被鱼鳞线缠裹住右手的瞬间,便是猛然反手抓住了鱼鳞线,随即前冲的身形猛然后跳,化解鱼鳞线拖拽的同时,右手瞬间曲肘,直接朝着陈东胸膛顶来。

  陈东根本来不及躲闪,事实上此时他一步迈到空中,没有借力点,也毫无躲闪之力。

  砰咙!

  咔!

  顶心肘狠狠地撞在了陈东胸膛,同时回响起一道轻微的骨裂声。

  瞬间让陈东脸色苍白,差点一口气憋过去。

  倒飞出去的同时,陈东紧咬着牙,右手悍然一挥,顺势将中年人拖离了林岭东。

  噗通!

  陈东单膝跪在地上,右手高举着,保持着鱼鳞线缠裹住中年人右手的角度。

  “噗!”

  陈东喉咙一动,猛然喷出一口鲜血。

  胸膛传来的剧痛,让他毫不怀疑,刚才的这一记顶心肘,已经将他的骨骼撞裂!

  “呵,才只是吐血吗?你也足够自傲了!”

  中年人毫不理会右手手腕上的鱼鳞线,看着陈东的时候,罕见露出了自傲的笑容,同时也对陈东夸赞道。

  陈东面色凝重,面对中年人的夸赞,却笑不出来。

  他跟随昆仑魔鬼训练以来,一直孜孜不倦地拼命打熬身体,体魄和格斗技的提升速度,饶是昆仑也震惊不已,更是得到过道君伯伯的称赞。

  但现在呢?

  面对中年人,仅仅两招,就骨裂吐血!

  其中差距,宛若天堑鸿沟。

  甚至让陈东有种绝望头顶的感觉。

  “继续!”

  下一秒。

  中年人再次朝着陈东冲来。

  陈东目光一戾,当即就想拽动鱼鳞线。

  可中年人仿佛早有所料,几乎和陈东一起,猛然一挥手中的鱼鳞线。

  巨力之下,陈东神情陡然骇然惊恐到了极点。

  要知道,他拖拽鱼鳞线,可不仅仅是靠的自身力道,还有手腕处的机关的力量。

  偏偏,就算这样,也依旧被中年人用力地拖拽得踉跄扑向中年人。

  “拖延时间!等龙老和昆仑回来!”

  踉跄飞扑向中年人的时候,陈东心中瞬间有了决断。

  实力天堑鸿沟般的差距,让他根本就没奢望和中年人一较高下,一决生死。

  唯一能做的,便是拖延时间!

  望着近在咫尺的中年人,陈东神情陡然狠厉到了极点,反守为攻,挥拳就朝中年人轰了出去。

  砰,砰,砰……

  激斗瞬间爆发。

  拳拳到肉,血脉喷张。

  林岭东瘫坐在树边,目睹着这场一面倒的殴斗,嘴角露出凄然笑容。

  在他眼中,与其说是陈东在和中年人对打,倒不如说是中年人一面倒的压制着陈东打。

  拳拳到肉的声音,除了部分拳脚对撞,大部分其实都是中年人的拳脚落到陈东身上发出的。

  这么大……会死人!

  林岭东眼神坚定,紧咬着牙,费力地挪动着身子。

  枪!

  只要拿到枪了,就能帮陈东!

  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做个辅助。

  热武器面前,众生平等,再强悍的肉身,也抵不过一颗子弹。

  只是,身体孱弱到了极点,让林岭东每一寸行动,都变得难如登天。

  强烈的虚弱感,让林岭东身子几乎丧失了所有力气。

  唯一强撑的,也仅仅是靠着帮陈东一把的信念。

  每往前行动一寸,牵扯到伤口,都会疼的林岭东浑身颤抖,满头大汗。

  可他坚毅的目光,始终不曾有丝毫波澜,紧紧地锁定着地上的枪支。

  砰,砰,砰……

  一连串密集的拳脚对撞声。

  伴随着一声闷响。

  “噗!”

  陈东仰头吐出了一口鲜血,飞洒长空。

  巨大的实力悬殊面前,让陈东连拖延时间的资格都没有。

  唯一能做的,或许只是可笑的以命拖延!

  这样的颓丧绝望感,陈东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上一次出现的时候,还是当初在黑狱中,面对陈道君的时候。

  只不过当时陈道君念着叔侄情分,处处留手。

  而这一次,中年人可是招招毙命!

  换句话说,现在的处境,比当初在黑狱中的生死擂,更加凶险。

  “坚持住,坚持住……一定有破绽的,一定有破绽的……”

  陈东嘴角不停地流淌出鲜血,目光坚毅沉凝,犹如锁定猎物的猛兽,所有的注意力都聚焦在中年人身上。

  可越打,陈东越是绝望。

  因为他惊恐地发现,中年人的一招一式

  根本就毫无破绽可!

  哪怕是看似大开大合的一击,也是羚羊挂角般的“高端操作”,暗藏防御。

  没有破绽……这怎么可能?

  陈东心跳嘭嘭加速,仿佛要跳出胸腔似的。

  就是这一心惊愣神的瞬间。

  斜刺里一道残影悍然横抽而来。

  砰的一声!

  陈东愣是被中年人一脚横抽飞出了三米远,重重地摔在地上。

  “你还是太弱了!受死吧!”

  中年人神情冷厉,大步流星的朝着陈东逼去。

  没有戏耍,更没有丝毫故意拖延的样子。

  有的,只是裹挟着滔天杀意的一击必杀!

  “有救的,一定有救的!”

  林岭东艰难地挪移着身子,他知道中年人正朝陈东而去,可他此时不敢分心,眼中只有地上的枪支。

  因为,这才是翻盘的唯一可能!

  然而。

  就在林岭东距离枪支不过咫尺,准备伸手去抓枪的时候。

  嗖!

  正朝陈东走去的中年人悍然转身,抖手一柄柳叶飞刀破空飞向林岭东。

  “小心!”

  陈东眼睛圆瞪,怒声咆哮。

  砰咙!

  柳叶飞刀激荡着寒光,准确无误的没入了地上枪支的扳机空隙中。

  林岭东身躯一震,刹那间睚眦欲裂。

  紧跟着。

  中年人森冷肃杀的声音回响起来:“下一刀,就是你颈部大动脉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