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544章 令牌……姜

第544章 令牌……姜

  漆黑山林。

  寂静无声。

  随着陈东冷漠转身,虚弱的林岭东也缓缓挪移目光。

  林岭东虽然虚弱到了极点,甚至意识都时而模糊时而清醒。

  但刚才陈东开枪的时候,他还是清晰地看到,一颗石子掠空飞来,击打在了陈东的枪身上。

  一颗石子,却能爆发出毫不弱于子弹的威力!

  这……是人是神?

  和林岭东一样,陈东此时紧盯着黑暗,表面冷漠,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出手之人,比之追杀林岭东的两个杀手,更强!

  且不是一星半点。

  能做到“飞石杀人”的,在体魄和格斗技上已经登峰造极,堪称化境。:

  这样的存在,手中一木一石,便能轻易的成为杀人利器。

  哪怕是现在,陈东依旧能感觉到右手虎口处,阵阵麻痹撕扯的痛处。

  是刚才手枪被石头击打,震伤的!

  嗖!

  突然,漆黑山林中蓦地炸响破风呼啸。

  陈东目光一凝,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席卷而来,头皮发麻。

  电光火石间,他近乎是本能的偏转身子。

  几乎同时,他就感觉眼前有东西激射而过,掀起的劲风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咚!

  一声大响。

  陈东身旁的大树树干上,炸裂出一个坑洞,木屑乱飞。

  “这是……”

  陈东目光斜睨,登时大惊。

  插在树干上的,赫然是一面……令牌!

  古铜色的令牌,泛着斑驳的铜锈,沧桑且古老。

  其上纹络精心雕刻,哪怕岁月磨砺,淡化了纹络,也依旧给人心神一震的感觉。

  而在令牌正中,赫然镌刻着一个……“姜”字。

  且是篆体。

  几乎同时,令牌飞来的方向,便传来了脚步声。

  陈东眉头紧拧,神情凝重地循声望去。

  脚步声不疾不徐,仿佛闲庭信步。

  这份淡定从容,让陈东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拳。

  是以为彻底掌控了局势了吗?

  强光手电落在地上,部分光亮照射在那个方向,从黑暗中,一个人影缓缓走出。

  渐渐地,陈东终于看清了那道人影。

  是一个中年人,平平无奇的中年人。

  身高约莫一米七,身材精壮,穿着一身极为普通的休闲衣服,长相也极为普通。

  这种人,丢进人群里,陈东扪心自问都绝找不出来!

  但此时如果将眼前这个普通人,真当成普通人的话,那就真的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了。

  以陈东的阅历,见人无数,上到位高权重尽掌家财的陈家家主,陈家老太太,下到街边乞丐。

  百样米养百种人,但每种人身上都会带着一份和身份职业相关的气质。

  譬如父亲,眉宇间稍微一拧,便能透露出无上威严。

  哪怕是陈老太太,也能做到平静中,不怒自威。

  这些,一看就知道身份不凡。

  但眼前之人,却是将不凡的气质,彻底掩藏了起来。

  中年人止步,目光波澜不惊,看向已经倒在血泊中的吴君豪,摇头感慨。

  “可惜了,终究是棋差一招,原本想设一个局中局,却没想到,还是小看了你。”

  说话间,中年人的目光看向了陈东的双腿。

  局中局?

  陈东眼中精芒一闪。

  蓦地反应过来。

  “那两个杀手确实是来杀林岭东的?吴君豪被两次收买了?最后一次,是你!”

  “呵!”

  中年人扯了扯嘴角,轻笑道:“你很聪明,的确,吴君豪先是被陈天养那莽夫收买了一次,然后,我借着此局,正好引你入瓮,只是我真没料到,你的双腿居然只是假装残疾。”

  “陈天养?”

  陈东心神一凝,看了一眼依靠在树边的林岭东,登时恍然。

  这次的刺杀,是因为虹天地产和郑仇的事吗?

  陈东揉了揉鼻子,古怪一笑,以陈天养睚眦必报的冲动性格,还真干得出这种事。

  郑仇和虹天地产,是陈天养用来对付他和鼎泰的。

  郑仇之死和虹天地产的快速撤走,说是林岭东一手造就也不为过,其中造成的损失,估计足够让陈天养暴怒了。

  “只是,你又是谁?”

  陈东目光凌厉地看向中年人:“你我无冤无仇,你不至于做出这局中局,刻意来害我吧?”

  “杀你的人!”

  刹那间,中年人眼神陡然凌厉无比,神情一戾。

  话音未落,他便如同离弦之箭朝着陈东冲了过来。

  好快!

  陈东心中大惊。

  正要出手。

  眼前狂风扑面,中年人已经伫立在他的面前,挥拳朝他轰了过来。

  陈东面色大变,双手急忙交叠横档身前。

  砰咙!

  一声巨响。

  陈东就感觉双臂仿佛被千钧重锤狠狠地砸了一记,瞬间踉跄倒退出去。

  连退五步,终于稳住了身形。

  陈东神情陡然凝重,甚至隐隐透着痛苦之色,眼神中满是惊骇。

  他的双臂垂落下来,隐隐有些颤抖!

  仅仅一拳,愣是让他有种臂骨被轰裂开的剧痛感。

  “好霸道的力量……”

  林岭东飘忽的眼神聚焦了一下,难掩震惊之色。

  他能成为岭东地下王,除了城府和心计,本身实力也极为强横。

  一步

  漆黑山林。

  寂静无声。

  随着陈东冷漠转身,虚弱的林岭东也缓缓挪移目光。

  林岭东虽然虚弱到了极点,甚至意识都时而模糊时而清醒。

  但刚才陈东开枪的时候,他还是清晰地看到,一颗石子掠空飞来,击打在了陈东的枪身上。

  一颗石子,却能爆发出毫不弱于子弹的威力!

  这……是人是神?

  和林岭东一样,陈东此时紧盯着黑暗,表面冷漠,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出手之人,比之追杀林岭东的两个杀手,更强!

  且不是一星半点。

  能做到“飞石杀人”的,在体魄和格斗技上已经登峰造极,堪称化境。:

  这样的存在,手中一木一石,便能轻易的成为杀人利器。

  哪怕是现在,陈东依旧能感觉到右手虎口处,阵阵麻痹撕扯的痛处。

  是刚才手枪被石头击打,震伤的!

  嗖!

  突然,漆黑山林中蓦地炸响破风呼啸。

  陈东目光一凝,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席卷而来,头皮发麻。

  电光火石间,他近乎是本能的偏转身子。

  几乎同时,他就感觉眼前有东西激射而过,掀起的劲风让他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咚!

  一声大响。

  陈东身旁的大树树干上,炸裂出一个坑洞,木屑乱飞。

  “这是……”

  陈东目光斜睨,登时大惊。

  插在树干上的,赫然是一面……令牌!

  古铜色的令牌,泛着斑驳的铜锈,沧桑且古老。

  其上纹络精心雕刻,哪怕岁月磨砺,淡化了纹络,也依旧给人心神一震的感觉。

  而在令牌正中,赫然镌刻着一个……“姜”字。

  且是篆体。

  几乎同时,令牌飞来的方向,便传来了脚步声。

  陈东眉头紧拧,神情凝重地循声望去。

  脚步声不疾不徐,仿佛闲庭信步。

  这份淡定从容,让陈东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拳。

  是以为彻底掌控了局势了吗?

  强光手电落在地上,部分光亮照射在那个方向,从黑暗中,一个人影缓缓走出。

  渐渐地,陈东终于看清了那道人影。

  是一个中年人,平平无奇的中年人。

  身高约莫一米七,身材精壮,穿着一身极为普通的休闲衣服,长相也极为普通。

  这种人,丢进人群里,陈东扪心自问都绝找不出来!

  但此时如果将眼前这个普通人,真当成普通人的话,那就真的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了。

  以陈东的阅历,见人无数,上到位高权重尽掌家财的陈家家主,陈家老太太,下到街边乞丐。

  百样米养百种人,但每种人身上都会带着一份和身份职业相关的气质。

  譬如父亲,眉宇间稍微一拧,便能透露出无上威严。

  哪怕是陈老太太,也能做到平静中,不怒自威。

  这些,一看就知道身份不凡。

  但眼前之人,却是将不凡的气质,彻底掩藏了起来。

  中年人止步,目光波澜不惊,看向已经倒在血泊中的吴君豪,摇头感慨。

  “可惜了,终究是棋差一招,原本想设一个局中局,却没想到,还是小看了你。”

  说话间,中年人的目光看向了陈东的双腿。

  局中局?

  陈东眼中精芒一闪。

  蓦地反应过来。

  “那两个杀手确实是来杀林岭东的?吴君豪被两次收买了?最后一次,是你!”

  “呵!”

  中年人扯了扯嘴角,轻笑道:“你很聪明,的确,吴君豪先是被陈天养那莽夫收买了一次,然后,我借着此局,正好引你入瓮,只是我真没料到,你的双腿居然只是假装残疾。”

  “陈天养?”

  陈东心神一凝,看了一眼依靠在树边的林岭东,登时恍然。

  这次的刺杀,是因为虹天地产和郑仇的事吗?

  陈东揉了揉鼻子,古怪一笑,以陈天养睚眦必报的冲动性格,还真干得出这种事。

  郑仇和虹天地产,是陈天养用来对付他和鼎泰的。

  郑仇之死和虹天地产的快速撤走,说是林岭东一手造就也不为过,其中造成的损失,估计足够让陈天养暴怒了。

  “只是,你又是谁?”

  陈东目光凌厉地看向中年人:“你我无冤无仇,你不至于做出这局中局,刻意来害我吧?”

  “杀你的人!”

  刹那间,中年人眼神陡然凌厉无比,神情一戾。

  话音未落,他便如同离弦之箭朝着陈东冲了过来。

  好快!

  陈东心中大惊。

  正要出手。

  眼前狂风扑面,中年人已经伫立在他的面前,挥拳朝他轰了过来。

  陈东面色大变,双手急忙交叠横档身前。

  砰咙!

  一声巨响。

  陈东就感觉双臂仿佛被千钧重锤狠狠地砸了一记,瞬间踉跄倒退出去。

  连退五步,终于稳住了身形。

  陈东神情陡然凝重,甚至隐隐透着痛苦之色,眼神中满是惊骇。

  他的双臂垂落下来,隐隐有些颤抖!

  仅仅一拳,愣是让他有种臂骨被轰裂开的剧痛感。

  “好霸道的力量……”

  林岭东飘忽的眼神聚焦了一下,难掩震惊之色。

  他能成为岭东地下王,除了城府和心计,本身实力也极为强横。

  一步

  步浴血上位,对刚才中年人的一拳到底有多恐怖,他看得清楚。

  “啧啧……你很强,一般人承受我这一拳,足以断骨了!”

  中年人看陈东的眼神有些诧异,右手握拳轻轻一晃。

  陈东眉头紧拧,没有反驳。

  因为中年人说的是实话。

  “很难想象,你仅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便蜕变成了现在这般体魄,真是匪夷所思。”

  中年人身形缓缓躬起,仿佛是锁定猎物蓄势待发的猎豹,眼睛微微眯起。

  这一刻。

  他浑身上下的气势猛然大变。

  仿佛平地拔山一般,气势冲霄。

  凌然杀意,犹如无形之剑,横扫这一方山林。

  饶是陈东,也有种瞬间被锁定,浑身发紧的惊惶感。

  瘫坐在地上的林岭东更是面色大变,这一刻面对中年人,让他如坠冰窟,浑身恶寒。

  “小心!”

  林岭东强提起一口气,提醒陈东。

  然而。

  下一秒。

  陈东的面色陡然大变:“小心!”

  林岭东悚然一惊,就看到陈东如同猛兽一般,朝他这边冲来。

  而他的眼角余光,也瞥见中年人,快如闪电的朝他袭杀而来。

  刹那间。

  林岭东呆滞住了,面若死灰,头皮都快炸开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