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526章 郑仇,邀请,治丧!

第526章 郑仇,邀请,治丧!

  十分钟后。

  劳斯莱斯驶离利津医院。

  陈东的决定,龙老和昆仑并未反对。

  对方已经挑衅上门,新仇旧恨若是不清算,只会让虹天地产的人觉得他们软弱可欺。

  坐井观天的蛤蟆,若是不让它知道真正的苍穹有多浩瀚,它只会膨胀到不知道天高地厚!

  虹天地产,便是如此!

  “少爷,全城花圈已经买尽,正往虹天地产送。”

  开车的昆仑放下手机,回禀陈东。

  受伤的中年男人神情一凝。

  他下意识地斜睨了一眼闭目的陈东:“你既然知道我家大老板是谁,那就该掂量清楚自己的分量,如此狂妄行事,小心惹祸上身。”

  闻。:

  不论是昆仑还是龙老,都露出了戏谑的笑意。

  陈东缓缓睁开眼睛:“你们能狂,我为什么不能狂?你们虹天地产进驻本市,难道没打听过,我陈东行事,向来是狂的没边的?”

  “呵!”

  中年男人嗤笑了一声,全然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处境,毫不留情的讥讽道:“真希望你面对我老板或者大老板时,还能有这么狂!”

  “拭目以待!”

  陈东笑了笑,右手按到了中年男人被匕首刺中的伤口位置。

  “啊!”

  顿时,劳斯莱斯车内,回响起杀猪般的惨叫。

  与此同时。

  虹天地产。

  巍峨的大楼耸立,整整一栋大楼,尽皆是虹天地产的办公区。

  宽阔的停车场,富丽堂皇的一楼大厅,无不彰显着虹天地产的财力有多么雄厚。

  在33层顶楼总裁办公室内。

  一位梳着大背头,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慵懒惬意的靠在座椅上,双脚交叠放在宽阔的办公桌上。

  “岭东哥,小弟都邀请你这么多次了,你好歹赏脸到小弟的地方来,让小弟尽一尽地主之谊吧。”

  中年男人笑着说。

  电话里,响起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

  “苍蝇,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你是想拉我这杆大旗吗?”

  声音的主人,正是东山地下王,林岭东!

  严格来说,这位被叫做“苍蝇”的中年男人的年纪,要比林岭东大几岁,但称呼上,这中年男人面对林岭东依旧以“小弟”自居。

  “苍蝇”尴尬地笑了笑,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初到本市,他知晓本市的房地产企业到底有多错综复杂。

  周雁秋和周尊龙两位商场豪雄,宛若两条地头龙,盘踞本市,一览众山小。

  而他受陈天养指使,要对付的陈东,更是远超周雁秋和周尊龙。

  如果不拉出一杆大旗镇场,以虹天地产现有的实力,很难在短时间内快速扩张。

  毕竟,这行业,所谓的实力,可不仅仅是财力。

  之前虹天地产刚一入驻本市,疯狂拿地却被周雁秋与周尊龙联手狙击,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苍蝇”很快便想到了林岭东,只要有林岭东帮忙,想要扩张,也就能顺利一些了。

  不过几次三番的联系邀请,林岭东一直都干脆拒绝。

  这次联系,“苍蝇”打算改变一下口径。

  “我知道本市有岭东哥忌惮的人,岭东哥一直不说,我也就不多问了。”

  “苍蝇”自顾自地点燃了一支香烟:“不过小弟当年能逃出东山市活命,全靠岭东哥帮扶,如今小弟咸鱼翻身,被人捧上了如今地位,也该设宴款待一番岭东哥,答谢当年岭东哥的救命之恩。”

  顿了顿,“苍蝇”不等林岭东回话,又急忙说。

  “岭东哥你放心,这次你过来,咱们只谈兄弟情,不谈其他。”

  电话中,林岭东沉默了几秒钟。

  “我考虑一下。”

  冷漠的丢下一句话后,林岭东便挂掉了电话。

  “苍蝇”皱眉看了看手机,抬手抹了一把大背头,嗤笑道:“麻痹的,一个地头蛇,老子要不是想借你点力量,鬼特么才恭维你,捧你两句还真以为自己是皇帝了?等老子搞定了陈东那小子,呵呵……将来我扶摇直上,到时候你林岭东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啪!

  随意的将手机丢到了桌面上。

  “苍蝇”烦躁不堪。

  一方面是大老板陈天养的步步紧逼,一方面又在本市迟迟打不开局面。

  这让他焦灼到了极点!

  “妈的,丧狗怎么还没回来?”

  “苍蝇”烦躁地一拳砸在了桌上:“当时老子也是瞎了眼了,居然找丧狗这群杂碎,办点事都拖拖拉拉的,当时就该把鼎泰那杂碎当场打死,整的现在还收不了尾!”

  砰!

  正埋怨着呢,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一个身穿ol职业装的女人推开。

  女人浓妆艳抹的脸上,满是惊恐。

  “苍蝇”登时恼怒地看向门口,正要开骂呢,一见到女人,神情也缓和了一些。

  “今天不要了!”

  女人却是惶恐的摇摇头:“郑总,下边出大事了。”

  下边?!

  “苍蝇”上下打量了女人一眼。

  女人急得一跺脚:“公司大楼下,出大事了,有人送花圈过来!”

  砰!

  “苍蝇”愤然而起,一掌拍在桌面上。

  “妈的,送花圈?历来都是我郑仇给别人送花圈,谁特么敢给我送花圈?把保安部全部叫上,跟我一起下去!”

  愤怒的郑仇扯了扯脖颈上

  十分钟后。

  劳斯莱斯驶离利津医院。

  陈东的决定,龙老和昆仑并未反对。

  对方已经挑衅上门,新仇旧恨若是不清算,只会让虹天地产的人觉得他们软弱可欺。

  坐井观天的蛤蟆,若是不让它知道真正的苍穹有多浩瀚,它只会膨胀到不知道天高地厚!

  虹天地产,便是如此!

  “少爷,全城花圈已经买尽,正往虹天地产送。”

  开车的昆仑放下手机,回禀陈东。

  受伤的中年男人神情一凝。

  他下意识地斜睨了一眼闭目的陈东:“你既然知道我家大老板是谁,那就该掂量清楚自己的分量,如此狂妄行事,小心惹祸上身。”

  闻。:

  不论是昆仑还是龙老,都露出了戏谑的笑意。

  陈东缓缓睁开眼睛:“你们能狂,我为什么不能狂?你们虹天地产进驻本市,难道没打听过,我陈东行事,向来是狂的没边的?”

  “呵!”

  中年男人嗤笑了一声,全然忘记了自己所处的处境,毫不留情的讥讽道:“真希望你面对我老板或者大老板时,还能有这么狂!”

  “拭目以待!”

  陈东笑了笑,右手按到了中年男人被匕首刺中的伤口位置。

  “啊!”

  顿时,劳斯莱斯车内,回响起杀猪般的惨叫。

  与此同时。

  虹天地产。

  巍峨的大楼耸立,整整一栋大楼,尽皆是虹天地产的办公区。

  宽阔的停车场,富丽堂皇的一楼大厅,无不彰显着虹天地产的财力有多么雄厚。

  在33层顶楼总裁办公室内。

  一位梳着大背头,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慵懒惬意的靠在座椅上,双脚交叠放在宽阔的办公桌上。

  “岭东哥,小弟都邀请你这么多次了,你好歹赏脸到小弟的地方来,让小弟尽一尽地主之谊吧。”

  中年男人笑着说。

  电话里,响起一道充满磁性的声音。

  “苍蝇,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你是想拉我这杆大旗吗?”

  声音的主人,正是东山地下王,林岭东!

  严格来说,这位被叫做“苍蝇”的中年男人的年纪,要比林岭东大几岁,但称呼上,这中年男人面对林岭东依旧以“小弟”自居。

  “苍蝇”尴尬地笑了笑,事实上,也正是如此。

  初到本市,他知晓本市的房地产企业到底有多错综复杂。

  周雁秋和周尊龙两位商场豪雄,宛若两条地头龙,盘踞本市,一览众山小。

  而他受陈天养指使,要对付的陈东,更是远超周雁秋和周尊龙。

  如果不拉出一杆大旗镇场,以虹天地产现有的实力,很难在短时间内快速扩张。

  毕竟,这行业,所谓的实力,可不仅仅是财力。

  之前虹天地产刚一入驻本市,疯狂拿地却被周雁秋与周尊龙联手狙击,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苍蝇”很快便想到了林岭东,只要有林岭东帮忙,想要扩张,也就能顺利一些了。

  不过几次三番的联系邀请,林岭东一直都干脆拒绝。

  这次联系,“苍蝇”打算改变一下口径。

  “我知道本市有岭东哥忌惮的人,岭东哥一直不说,我也就不多问了。”

  “苍蝇”自顾自地点燃了一支香烟:“不过小弟当年能逃出东山市活命,全靠岭东哥帮扶,如今小弟咸鱼翻身,被人捧上了如今地位,也该设宴款待一番岭东哥,答谢当年岭东哥的救命之恩。”

  顿了顿,“苍蝇”不等林岭东回话,又急忙说。

  “岭东哥你放心,这次你过来,咱们只谈兄弟情,不谈其他。”

  电话中,林岭东沉默了几秒钟。

  “我考虑一下。”

  冷漠的丢下一句话后,林岭东便挂掉了电话。

  “苍蝇”皱眉看了看手机,抬手抹了一把大背头,嗤笑道:“麻痹的,一个地头蛇,老子要不是想借你点力量,鬼特么才恭维你,捧你两句还真以为自己是皇帝了?等老子搞定了陈东那小子,呵呵……将来我扶摇直上,到时候你林岭东连给我提鞋都不配!”

  啪!

  随意的将手机丢到了桌面上。

  “苍蝇”烦躁不堪。

  一方面是大老板陈天养的步步紧逼,一方面又在本市迟迟打不开局面。

  这让他焦灼到了极点!

  “妈的,丧狗怎么还没回来?”

  “苍蝇”烦躁地一拳砸在了桌上:“当时老子也是瞎了眼了,居然找丧狗这群杂碎,办点事都拖拖拉拉的,当时就该把鼎泰那杂碎当场打死,整的现在还收不了尾!”

  砰!

  正埋怨着呢,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一个身穿ol职业装的女人推开。

  女人浓妆艳抹的脸上,满是惊恐。

  “苍蝇”登时恼怒地看向门口,正要开骂呢,一见到女人,神情也缓和了一些。

  “今天不要了!”

  女人却是惶恐的摇摇头:“郑总,下边出大事了。”

  下边?!

  “苍蝇”上下打量了女人一眼。

  女人急得一跺脚:“公司大楼下,出大事了,有人送花圈过来!”

  砰!

  “苍蝇”愤然而起,一掌拍在桌面上。

  “妈的,送花圈?历来都是我郑仇给别人送花圈,谁特么敢给我送花圈?把保安部全部叫上,跟我一起下去!”

  愤怒的郑仇扯了扯脖颈上

  的领带,满脸横色的朝下走去。

  以虹天地产的实力,在本市,他还不至于对任何人畏首畏尾!

  然而。

  当郑仇带着整个保安部几十号人走到公司大楼下时,哪怕是盛怒状态,也依旧被眼前一幕惊得一愣。

  花圈。

  全是花圈!

  本身虹天地产选址的时候,郑仇就刻意为了门面,专门挑了现在这处拥有一处近乎小广场的大楼。

  目的就是为了彰显气派恢弘。

  然而,此时肉眼所及之处,尽皆是花圈。

  红绿相间,琳琅满布。

  顺着公司大楼门口,一直延伸到了马路上,铺展了整个小广场。

  这场面,堪称浩大。

  给人的视觉冲击力,极为震撼。

  不仅是郑仇愣住了,在场的所有人都被眼前的花圈海洋给惊懵了。

  “谁干的?这特么谁干的?”

  郑仇回过了神,瞬间狂怒到了极点。

  满是肥肉的脸上,此时绿豆眼瞪大到极限,尽显狰狞凶狠。

  他快步冲了上去,抓住了一个正摆放花圈的年轻人。

  啪!

  一记耳光狠狠地抽在了年轻人脸上:“谁特么让你干的?你是不是想死?”

  年轻人被一巴掌抽懵了,面对气焰嚣张的郑仇,登时惊恐地眼睛都有些雾气。

  “我不知道,是有人买下了全城花圈,说是送到虹天地产治丧的,我,我们只是送货的。”

  啪!

  郑仇又是一巴掌,直接将年轻人抽得摔倒在地上。

  他转身咆哮道:“给我拆了,给我查到底是谁送的,砸我郑仇的场子,天王老子也要拉下马!”

  滴~

  就在这时,一道悠长刺耳的汽车鸣笛声响起。

  大门口,道道目光循声望去。

  暴怒中的郑仇也缓缓转身。

  一辆劳斯莱斯正沿着花圈海洋中间空置出的道路,缓缓地开了过来。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