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525章 买尽全城花圈

第525章 买尽全城花圈

  狠种!

  一个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望着坐在轮椅上的陈东,脑海中都迸现出了同样的念头。

  手脚健全和双腿残废之人,谁强谁弱,一眼就能看出来。

  更何况,他们深知青年男人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偏偏,却成了眼前这般模样。

  空气凝固到了极点,肃杀之气弥漫。

  陈东森冷暴戾的声音,仿佛在一个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耳畔回响不绝。

  几乎同时。

  龙老那苍老的声音蓦然在病房门口响起。

  “听到少爷的命令了?”

  砰!

  砰!

  话音未落,病房门口的昆仑和范璐,登时如猛虎出押,悍然放倒了最近的两人。

  随着惨叫声响起,寂静的走廊内,陡然嘈杂暴乱起来。

  一个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瞬间朝着病房门口的昆仑和范璐潮涌而起。

  乌泱泱的人群,充斥着走廊。

  怒吼声,咆哮声,此起彼伏。

  场面火爆炸眼。

  陈东泰然自若的端坐轮椅上,望着围扑向昆仑和范璐的人群。

  足足几十人,不可谓不多。

  而且他也能看出来,每个人都是练家子,绝不是普通人!

  这是虹天地产早就预谋好的。

  不说到底是预谋的孤狼,亦或者是预谋的他。

  反正今天这些人来利津医院,肯定是奔着闹事打架来的。

  更不可能善了了!

  不过,以昆仑和范璐的身上,想要解决这几十个人,无非就是时间问题。

  几十个练家子,如果是狼群。

  那此时在人群中左冲右突的昆仑和范璐,那就是占山为王的猛虎!

  练家子也分等级的,见过血和没见过血的,天壤之别。

  更遑论是昆仑和范璐这种浴血之人!

  因为昆仑和范璐动手的太快,一出手便是雷霆万钧。

  以至于几十个西装男人,尽皆反扑向了二人,倒是无人朝陈东这边扑来。

  “陈天养……虹天地产……”

  陈东缓缓抬手揉着鼻子,低垂的眼皮,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迸射着磅礴杀意。

  他不是任人捏扁搓圆的软柿子。

  被人一次次打上门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挥拳打回去。

  “真的要全部送进抢救室?”

  苍老的声音,在陈东耳边响起。

  陈东错愕地看着龙老:“你怎么走过来的?”

  “顺着墙角,挪出来的。”

  龙老指了指墙边,耸了耸肩:“这些人,还不至于对我一个老年人出手,对吧?”

  砰!

  话音刚落。

  斜刺里一只拳头悍然落到了龙老的胸口上。

  龙老登时被打了个踉跄,神情痛苦。

  陈东戏谑地看了一眼五官近乎扭曲的龙老,又看了一眼面前五官狰狞的西装男人。

  耸了耸肩,嬉笑道:“你看,他们真不是尊老爱幼的人。”

  “妈的,连老年人都打,老夫今天教你做人!”

  龙老脸色陡然涨红起来,怒发冲冠,一步上前双手挥动,看似缓慢,实则迅猛如雷。

  刹那间。

  他的双臂便缠裹上了西装男人的双手,用力一搓。

  砰!

  西装男人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随着龙老的一记掌刀劈喉,西装男人登时晕死过去。

  “嘶~”

  陈东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龙老真怒起来的时候,杀伤力真不比昆仑范璐他们这些杀手弱!

  “现在,你还犹豫送他们进抢救室吗?”陈东问。

  “送,全送进去!”

  龙老愤愤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随即龙行虎步,直接朝着人群冲去。

  有了龙老加入,本就胜券在握的战局,霎时间直接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仅仅五分钟,战斗便戛然结束。

  陈东望着满走廊躺倒在地的西装男人,神情淡定无波。

  这时。

  昆仑仿佛拎小鸡一般,拎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重重地将中年男人扔到陈东面前,昆仑这才说:“少爷,他就是带头的。”

  “抬起头。”

  陈东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

  这中年男人四十多岁,约莫一米八的身高,给人一种魁梧强壮的压迫感。

  一脸横肉,更是透着一股子凶戾之气。

  不过此时的中年男人,脸上带着淤青,半边脸肿胀起来,一只眼睛也肿成了一条缝,嘴角还带着血,极为狼狈。

  陈东砸吧了一下嘴:“猪头……”

  “你特么放屁!”

  中年男人神情陡然狰狞起来,魁梧的身子仿佛一头爆熊一般,瞬间想要扑向陈东。

  砰!

  昆仑抬起一脚,悍然砸落在中年男人的后背上。

  中年男人被硬挺挺的砸趴在地上。

  陈东神情不变,看中年男人的眼神满是鄙夷和厌弃。

  “带我去见你们老板!”

  中年男人被昆仑踩在脚下,动弹不得,却依旧扯着嗓子咆哮道:“我特么就是老板!”

  陈东嗤笑了一声:“陈天养再废物,也不可能让你这种酒囊饭袋的莽货当虹天地产的老板。”

  闻。

  中年男人身躯猛地一震,瞳孔骤然紧缩到了极点。

  身为虹天地产老板的头马,他清楚虹天地产的大老板是谁,也清楚虹天地产创建的目的。

  唯独不清楚的,是陈东和陈天养的关系。<

  狠种!

  一个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望着坐在轮椅上的陈东,脑海中都迸现出了同样的念头。

  手脚健全和双腿残废之人,谁强谁弱,一眼就能看出来。

  更何况,他们深知青年男人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偏偏,却成了眼前这般模样。

  空气凝固到了极点,肃杀之气弥漫。

  陈东森冷暴戾的声音,仿佛在一个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耳畔回响不绝。

  几乎同时。

  龙老那苍老的声音蓦然在病房门口响起。

  “听到少爷的命令了?”

  砰!

  砰!

  话音未落,病房门口的昆仑和范璐,登时如猛虎出押,悍然放倒了最近的两人。

  随着惨叫声响起,寂静的走廊内,陡然嘈杂暴乱起来。

  一个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瞬间朝着病房门口的昆仑和范璐潮涌而起。

  乌泱泱的人群,充斥着走廊。

  怒吼声,咆哮声,此起彼伏。

  场面火爆炸眼。

  陈东泰然自若的端坐轮椅上,望着围扑向昆仑和范璐的人群。

  足足几十人,不可谓不多。

  而且他也能看出来,每个人都是练家子,绝不是普通人!

  这是虹天地产早就预谋好的。

  不说到底是预谋的孤狼,亦或者是预谋的他。

  反正今天这些人来利津医院,肯定是奔着闹事打架来的。

  更不可能善了了!

  不过,以昆仑和范璐的身上,想要解决这几十个人,无非就是时间问题。

  几十个练家子,如果是狼群。

  那此时在人群中左冲右突的昆仑和范璐,那就是占山为王的猛虎!

  练家子也分等级的,见过血和没见过血的,天壤之别。

  更遑论是昆仑和范璐这种浴血之人!

  因为昆仑和范璐动手的太快,一出手便是雷霆万钧。

  以至于几十个西装男人,尽皆反扑向了二人,倒是无人朝陈东这边扑来。

  “陈天养……虹天地产……”

  陈东缓缓抬手揉着鼻子,低垂的眼皮,眯成一条缝的眼睛里,迸射着磅礴杀意。

  他不是任人捏扁搓圆的软柿子。

  被人一次次打上门了,最好的办法,就是挥拳打回去。

  “真的要全部送进抢救室?”

  苍老的声音,在陈东耳边响起。

  陈东错愕地看着龙老:“你怎么走过来的?”

  “顺着墙角,挪出来的。”

  龙老指了指墙边,耸了耸肩:“这些人,还不至于对我一个老年人出手,对吧?”

  砰!

  话音刚落。

  斜刺里一只拳头悍然落到了龙老的胸口上。

  龙老登时被打了个踉跄,神情痛苦。

  陈东戏谑地看了一眼五官近乎扭曲的龙老,又看了一眼面前五官狰狞的西装男人。

  耸了耸肩,嬉笑道:“你看,他们真不是尊老爱幼的人。”

  “妈的,连老年人都打,老夫今天教你做人!”

  龙老脸色陡然涨红起来,怒发冲冠,一步上前双手挥动,看似缓慢,实则迅猛如雷。

  刹那间。

  他的双臂便缠裹上了西装男人的双手,用力一搓。

  砰!

  西装男人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随着龙老的一记掌刀劈喉,西装男人登时晕死过去。

  “嘶~”

  陈东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龙老真怒起来的时候,杀伤力真不比昆仑范璐他们这些杀手弱!

  “现在,你还犹豫送他们进抢救室吗?”陈东问。

  “送,全送进去!”

  龙老愤愤地往地上吐了口唾沫,随即龙行虎步,直接朝着人群冲去。

  有了龙老加入,本就胜券在握的战局,霎时间直接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仅仅五分钟,战斗便戛然结束。

  陈东望着满走廊躺倒在地的西装男人,神情淡定无波。

  这时。

  昆仑仿佛拎小鸡一般,拎着一个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重重地将中年男人扔到陈东面前,昆仑这才说:“少爷,他就是带头的。”

  “抬起头。”

  陈东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中年男人。

  这中年男人四十多岁,约莫一米八的身高,给人一种魁梧强壮的压迫感。

  一脸横肉,更是透着一股子凶戾之气。

  不过此时的中年男人,脸上带着淤青,半边脸肿胀起来,一只眼睛也肿成了一条缝,嘴角还带着血,极为狼狈。

  陈东砸吧了一下嘴:“猪头……”

  “你特么放屁!”

  中年男人神情陡然狰狞起来,魁梧的身子仿佛一头爆熊一般,瞬间想要扑向陈东。

  砰!

  昆仑抬起一脚,悍然砸落在中年男人的后背上。

  中年男人被硬挺挺的砸趴在地上。

  陈东神情不变,看中年男人的眼神满是鄙夷和厌弃。

  “带我去见你们老板!”

  中年男人被昆仑踩在脚下,动弹不得,却依旧扯着嗓子咆哮道:“我特么就是老板!”

  陈东嗤笑了一声:“陈天养再废物,也不可能让你这种酒囊饭袋的莽货当虹天地产的老板。”

  闻。

  中年男人身躯猛地一震,瞳孔骤然紧缩到了极点。

  身为虹天地产老板的头马,他清楚虹天地产的大老板是谁,也清楚虹天地产创建的目的。

  唯独不清楚的,是陈东和陈天养的关系。<

  p>当然,这层关系,也绝不是他这小小头马有资格知晓的。

  但仅凭陈东这句话,已经足够让他震惊了。

  眼前的男人……知道大老板!

  “不去?”

  陈东缓缓地从轮椅上拿出一把匕首,拇指轻轻的抹过锃亮锋利的刃口,这匕首是刚才给他和顾清影送花圈的青年男人留下的。

  下一秒!

  噗嗤!

  陈东神情一戾,手中匕首悍然插进了中年男人宽厚的背部。

  鲜血狂飙。

  飞溅了一地。

  哗!

  走廊上,不乏围观群众。

  随着这一刀落下,登时响起了一片惊恐呼声。

  之前的混战,终究仅仅是将人放倒,场面虽然浩大到连医院保安都不敢靠近,但也远不如现在鲜血飞溅,给人带来的巨大冲击!

  “现在……去不去?”

  陈东趺坐在轮椅上,神情冷厉到了极点,右手握着匕首,缓缓地拧动着。

  锋利的刀刃,搅动着中年男人的皮肉。

  剧痛让中年男人瑟瑟发抖。

  背部的剧痛,让他毫不怀疑,眼前坐在轮椅上的狠种绝对敢有更疯狂的举动。

  死亡的威胁下,他恐慌的说:“去,我带你去!”

  噗嗤!

  陈东拔出了匕首,带起大片鲜血。

  铛啷啷!

  他漠然的将匕首扔到了地上,扫过走廊满地的人,冷冷地说:“小璐姐留下来陪小影,昆仑和龙老陪我去一趟虹天地产,通知医院急救科,不论伤势轻重,都给我送进去急救。”

  昆仑迟疑了一下,说:“少爷,有的只是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不用抢救。”

  陈东桀然一笑,森冷的目光注视着昆仑都有些后背发凉。

  “不用抢救?那就想办法让他们有资格抢救一下!”

  “明白。”昆仑忙点头。

  陈东看了一眼堆砌在孤狼病房门口的一个个红绿相间,无比刺目的花圈。

  “把这些花圈都带上,另外去丧葬一条街,给我买尽全城花圈,让他们半个小时内,送到虹天地产大门口,既然要治丧,场面不大一些怎么行?”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