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510章 人不霸道枉少年!

第510章 人不霸道枉少年!

  轰!

  所有人寒蝉若惊,寒毛炸立。

  道道惊悚地目光,注视着陈东。

  这野种……疯了吗?

  在陈家地盘上,居然敢这么撒野?

  他是想翻天了不成?

  “陈东,我,我可是你三叔啊!”

  陈道亲面色泛白,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可撞到身后椅子,后退之势戛然一顿:“你让昆仑打我这个长辈,你就是忤逆不孝,你要遭天打雷劈的!”

  陈东傲然一笑,目光如电:“有龄者为长,有德者为辈,我陈东理应敬之,你个有龄无德的狂妄蠢货,也敢称我陈东长辈?”

  嗡!

  话音未落。

  昆仑悍然发动,巍峨的身形迅猛如雷,掀起一阵狂风,让在场所有人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砰!

  一声大响。

  恍若一拳轰在了沙袋上。

  伴随着陈道亲“啊”的一声杀猪般的惨叫,陈道亲犹如破口袋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

  砰咙!

  陈道亲的身子砸落到小辈围聚的小桌上,巨力之下,硬生生将桌子砸得当场炸裂。

  “嘶~”

  倒吸凉气声,骤然回荡在大厅中。

  一道道目光惊恐地看着巍然屹立的昆仑,随即缓缓地挪移到了端坐轮椅之上的陈东身上。

  强烈的恐惧恶寒,席卷了每个人,如坠冰窟。

  这野种……真的是个不怕死的愣种!

  “噗!”

  坠落在地的陈道亲挣扎着站了起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同时还连带着两颗牙齿。

  昆仑的一拳,足以断金碎石。

  这一拳的威力,哪怕昆仑刻意压制,也不可谓不小。

  只是,挣扎而起的陈道亲,俨然陷入了一种狂暴状态。

  猩红的双眼,染血的面庞,给人一种癫狂的感觉。

  他完全没察觉到大厅内众人凝重忌惮的神情,而是指着昆仑破口大骂。

  “王八蛋,昆仑你个狗奴才,你敢以下犯上打你主子?来人啊,来人啊……”

  昆仑面庞上戾气翻腾。

  巍然伫立间,双手悄然紧握成拳,发出咔咔的指节爆鸣声。

  戏谑的笑声,蓦地再次响起。

  “昆仑,掉了两颗牙还不够,嘴臭的人,就该打的满地找牙!”

  陈东目光灼灼,满脸戏谑玩味的笑容。

  声音虽轻,可落到众人耳朵里,却是如雷炸响。

  猖狂霸道!

  这家伙到底是疯了还是想找死?

  这可是在陈家,在座的都是陈家顶层人物,他……完全不将我们放在眼里吗?

  一众小辈,可是面色惊惶,恍若做梦。

  饶是陈天养和陈雨妃等人,看陈东的眼神,也变得无比惊恐,恍若见鬼。

  这等霸气,一众小辈,扪心自问,谁都不敢如陈东这般!

  即使是尚且能保持镇定的陈天生,此时也是暗自心惊咂舌,眯起的眼角,不停地抽动。

  这……是在挑衅整个陈家了!

  若是传出去,足以惊动全天下的豪门!

  在陈天生的记忆中,自记事起,还从未见过有人敢如此对待陈家的!

  砰!

  不等昆仑动弹,一道拍桌声如雷炸响。

  惊得所有人浑身一紧,颤抖了一下。

  “陈东,你如此行事,未免太霸道了一点?”

  陈老太太声音低沉到了极点,恍若九幽深处吹出的寒风:“你今日如此大闹,可曾想过后果?莫不是以为陈家真的是举家上下,皆怕你个横种?”

  “人不霸道枉少年!”

  陈东目光凌然,直视陈老太太,寸步不让:“真以为我陈东是软弱可欺,谁都能骑到头上拉屎撒尿的吗?今晚我敢来,那就是提着脑袋来的,在座不少懵懂不知实情的人,老太太你还要在我面前当表子立牌坊吗?”

  “你……”

  陈老太太脸色青红变幻,一时语塞。

  她知道陈东是在说双腿残废和陈天放一事,所以一时才不敢反驳。

  也正是陈老太太的语塞,让在场所有人脸色大变。

  不管是身居高位的年长一辈,亦或者是拥有继承者身份的年轻一代。

  能在今晚坐进这家宴席位中的,尽皆是心思通透之辈。

  陈东的霸道,陈老太太的语塞,让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一丝端倪。

  “昆仑,还不动手?”

  陈东气势磅礴,霸道无双。

  这一刻,眼神凌厉,睥睨一切。

  他知道这是阳谋,是陈老太太摆明了要以他双腿之事将他一军,彻底撸掉他继承者身份的局。

  但他也清楚,这场局,躲不掉,也避不了。

  除了迎头而上,把这天撞个窟窿,否则只会沦为等死的刍狗。

  王道、霸道、仁者之道,不论是当初道君伯伯的教导,亦或者是父亲的敦敦教诲,都讲述了这三道。

  不行这三道,那面对这群披着人皮的野兽面前,一昧忍让退避,只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给脸,不要脸,那就彻底的把脸撕烂!

  “你敢,你敢!”

  陈道亲彻底惶恐无措了,踉跄着从一堆碗碟中跑了出来,朝外边跑去。

  “来人啊,来人啊!”

  然而。

  嗡!

  狂风骤起。

  让所有人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下一秒。

  正朝外跑去的陈道亲便被一道巍峨身影笼罩。

  昆仑神情冷厉到了极点,眼中戾气杀意翻腾。

  所有人寒蝉若惊,寒毛炸立。

  道道惊悚地目光,注视着陈东。

  这野种……疯了吗?

  在陈家地盘上,居然敢这么撒野?

  他是想翻天了不成?

  “陈东,我,我可是你三叔啊!”

  陈道亲面色泛白,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可撞到身后椅子,后退之势戛然一顿:“你让昆仑打我这个长辈,你就是忤逆不孝,你要遭天打雷劈的!”

  陈东傲然一笑,目光如电:“有龄者为长,有德者为辈,我陈东理应敬之,你个有龄无德的狂妄蠢货,也敢称我陈东长辈?”

  嗡!

  话音未落。

  昆仑悍然发动,巍峨的身形迅猛如雷,掀起一阵狂风,让在场所有人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砰!

  一声大响。

  恍若一拳轰在了沙袋上。

  伴随着陈道亲“啊”的一声杀猪般的惨叫,陈道亲犹如破口袋一般,直接倒飞了出去。

  砰咙!

  陈道亲的身子砸落到小辈围聚的小桌上,巨力之下,硬生生将桌子砸得当场炸裂。

  “嘶~”

  倒吸凉气声,骤然回荡在大厅中。

  一道道目光惊恐地看着巍然屹立的昆仑,随即缓缓地挪移到了端坐轮椅之上的陈东身上。

  强烈的恐惧恶寒,席卷了每个人,如坠冰窟。

  这野种……真的是个不怕死的愣种!

  “噗!”

  坠落在地的陈道亲挣扎着站了起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同时还连带着两颗牙齿。

  昆仑的一拳,足以断金碎石。

  这一拳的威力,哪怕昆仑刻意压制,也不可谓不小。

  只是,挣扎而起的陈道亲,俨然陷入了一种狂暴状态。

  猩红的双眼,染血的面庞,给人一种癫狂的感觉。

  他完全没察觉到大厅内众人凝重忌惮的神情,而是指着昆仑破口大骂。

  “王八蛋,昆仑你个狗奴才,你敢以下犯上打你主子?来人啊,来人啊……”

  昆仑面庞上戾气翻腾。

  巍然伫立间,双手悄然紧握成拳,发出咔咔的指节爆鸣声。

  戏谑的笑声,蓦地再次响起。

  “昆仑,掉了两颗牙还不够,嘴臭的人,就该打的满地找牙!”

  陈东目光灼灼,满脸戏谑玩味的笑容。

  声音虽轻,可落到众人耳朵里,却是如雷炸响。

  猖狂霸道!

  这家伙到底是疯了还是想找死?

  这可是在陈家,在座的都是陈家顶层人物,他……完全不将我们放在眼里吗?

  一众小辈,可是面色惊惶,恍若做梦。

  饶是陈天养和陈雨妃等人,看陈东的眼神,也变得无比惊恐,恍若见鬼。

  这等霸气,一众小辈,扪心自问,谁都不敢如陈东这般!

  即使是尚且能保持镇定的陈天生,此时也是暗自心惊咂舌,眯起的眼角,不停地抽动。

  这……是在挑衅整个陈家了!

  若是传出去,足以惊动全天下的豪门!

  在陈天生的记忆中,自记事起,还从未见过有人敢如此对待陈家的!

  砰!

  不等昆仑动弹,一道拍桌声如雷炸响。

  惊得所有人浑身一紧,颤抖了一下。

  “陈东,你如此行事,未免太霸道了一点?”

  陈老太太声音低沉到了极点,恍若九幽深处吹出的寒风:“你今日如此大闹,可曾想过后果?莫不是以为陈家真的是举家上下,皆怕你个横种?”

  “人不霸道枉少年!”

  陈东目光凌然,直视陈老太太,寸步不让:“真以为我陈东是软弱可欺,谁都能骑到头上拉屎撒尿的吗?今晚我敢来,那就是提着脑袋来的,在座不少懵懂不知实情的人,老太太你还要在我面前当表子立牌坊吗?”

  “你……”

  陈老太太脸色青红变幻,一时语塞。

  她知道陈东是在说双腿残废和陈天放一事,所以一时才不敢反驳。

  也正是陈老太太的语塞,让在场所有人脸色大变。

  不管是身居高位的年长一辈,亦或者是拥有继承者身份的年轻一代。

  能在今晚坐进这家宴席位中的,尽皆是心思通透之辈。

  陈东的霸道,陈老太太的语塞,让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一丝端倪。

  “昆仑,还不动手?”

  陈东气势磅礴,霸道无双。

  这一刻,眼神凌厉,睥睨一切。

  他知道这是阳谋,是陈老太太摆明了要以他双腿之事将他一军,彻底撸掉他继承者身份的局。

  但他也清楚,这场局,躲不掉,也避不了。

  除了迎头而上,把这天撞个窟窿,否则只会沦为等死的刍狗。

  王道、霸道、仁者之道,不论是当初道君伯伯的教导,亦或者是父亲的敦敦教诲,都讲述了这三道。

  不行这三道,那面对这群披着人皮的野兽面前,一昧忍让退避,只会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给脸,不要脸,那就彻底的把脸撕烂!

  “你敢,你敢!”

  陈道亲彻底惶恐无措了,踉跄着从一堆碗碟中跑了出来,朝外边跑去。

  “来人啊,来人啊!”

  然而。

  嗡!

  狂风骤起。

  让所有人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下一秒。

  正朝外跑去的陈道亲便被一道巍峨身影笼罩。

  昆仑神情冷厉到了极点,眼中戾气杀意翻腾。

  一手抓住了陈道亲腰间的皮带,在陈道亲惊恐的惨叫声中,直接将其单手举到了空中。

  这一幕,看得所有人寒蝉若惊,心惊胆寒。

  “陈东,你敢,这是在陈家!”

  陈天养一声爆喝,面目狰狞到了极点。

  端坐轮椅之上的陈东,目光睥睨而去:“你伤我兄弟一事,老子等下慢慢跟你算!”

  陈天养身躯一震,刹那间噤若寒蝉。

  大厅内,道道目光注视着单手举起陈道亲的昆仑。

  恐惧、惊骇、慌乱等等眼神,复杂无比。

  但陈家派系复杂,错综纵横。

  有陈老太太一派,也有家主一派,更有旁人聚集的一派。

  此时居然无人出声搭救陈道亲!

  “龙老,莫不是你要眼睁睁看着陈东这野种,赴死?”

  千钧一发,一直不曾语的陈道平愤然起身,怒视向陈东身后的龙老。

  龙老神情一变。

  随即陡然决然起来,迎着陈道平的目光:“老奴……甘愿同少爷一起赴死!”

  “你……”

  陈道平面色狰狞,正要怒斥。

  “昆仑,你还等什么?”

  陈东气势磅礴,神情一戾。

  随着昆仑一声野兽般的爆吼。

  被高举在空中的陈道亲,刹那间,如同破沙袋一般,砰咙一声,被狠狠地掼砸在了地上。

  “噗!”

  鲜血自陈道亲口中喷涌而出。

  掼砸在地的闷响,让所有人神情大变。

  随之,陈东冷厉狂傲的声音,回荡所有人耳边。

  “今天……我陈东就是要霸道了,还有谁站出来?”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