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486章 铤而走险

第486章 铤而走险

  在叶元秋看来,陈东和龙老根本就没有商讨后边到底该怎么做。

  偏偏,龙老却是心领神会的离开了。

  这让他一脸茫然疑惑。

  望着成竹在胸的陈东,叶元秋禁不住问道:“陈东,你们到底打算怎么做?”

  “龙老会操持的,叶老不必担忧。”

  陈东洒然一笑,目光深沉地说:“不过届时需要叶老与洪会的鼎力相助,还望叶老不要推脱。”

  叶元秋笑着点点头:“放心,你入了洪会,那就是我洪会的人,你的事,就是洪会的事。”

  等叶元秋离开后。

  陈东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龙老到底懂了没有?”

  翌日清晨。

  天光尚未放亮,整个山河会馆就喧嚣起来。

  陈东从睡梦中醒来,扭头看向外边。

  灯火通明,喧闹声就在他的院子里。

  吱呀……

  紧跟着,房门被人推开。

  叶玲珑和叶元秋面色沉凝地走了进来。

  陈东问:“出什么事了?”

  “又是一拨杀手,被龙头解决了。”叶元秋沉凝着脸。

  “这可不是好兆头。”陈东平静出声。

  叶元秋和叶玲珑默然点头。

  前脚山河会馆才被炸,后脚又马上派来杀手刺杀。

  这来势,不可谓不凶。

  俨然已经是不死不休,甚至可以说是鱼死网破的地步了。

  再往后,刺杀形势,只会越演越烈。

  陈东伸了个懒腰,忽然一笑:“闷在山河会馆里也太久时间了,我想出去走走。”

  叶元秋和叶玲珑同时脸色大变。

  祖孙俩异口同声道。

  “不可以!”

  陈东挑眉,轻松玩味地看着叶元秋和叶玲珑。

  “你疯了?”叶玲珑直接呵斥:“那个幕后势力到现在都没揪出来,你待在山河会馆,我们还能用尽一切力量保护你,你一旦跑出去了,岂不是变成了活靶子,任凭幕后势力派出大批杀手,杀你?”

  “陈东,你这分明就是送死!”

  叶元秋眉眼低沉,声音从牙缝中挤出:“待在山河会馆内,那幕后势力都能直接无视我洪会威严,屡次刺杀,更不惜光天化日之下,直接公告天下挑衅洪会,你觉得这样的存在,你走出去了,还能活?”

  陈东早就料到叶元秋和叶玲珑的反应。

  对两人的呵斥和劝阻,并不在意。

  而外边,听到叶元秋和叶玲珑的声音,袁义罡也走了进来。

  疑惑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陈东笑着说:“我想出去走走,他俩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袁义罡瞬间有些炸毛,疲惫的脸上泛起了怒意。

  他是堂堂洪会龙头,掌控洪会三千六百门的存在。

  如今为了陈东的安危,都已经甘愿成为陈东的贴身保镖,时刻警惕,预防杀手的出现,俨然疲惫到了极点。

  但这样的付出,如今却得来陈东想出去走走?

  开什么玩笑!

  袁义罡眉头紧拧,神情愠怒:“你要是想死,何必当初求救我们?又何必这么长时间,龟缩在山河会馆内?”

  面对三人沉凝冷厉的目光。

  陈东揉了揉鼻子,轻笑道:“我不出去,怎么牵扯出来幕后势力?”

  一语出,叶元秋三人同时愣住了。

  袁义罡突然反应过来,惊愕道:“你是想用自己做饵,引杀手现身?”

  “是引幕后势力的人现身。”

  陈东耸了耸肩,有些无奈:“这些天,来的杀手很多,但都和最初刺杀我的黑影人一样,尽皆是层层指使,想要揪出幕后势力根本就不可能。”

  他眼中泛着精芒,缓缓说道:“敌暗我明,我们一直做得,只是疲于应付这些随时可能出现的杀手,而揪出幕后势力,却一直没有进展,当然如果他们一直强忍着指派杀手的话,想要揪出幕后势力,就一直不可能有进展。”

  “所以,你想化被动为主动?”袁义罡目光灼灼。

  陈东点头:“我不出去,幕后势力就不可能因为想杀我而失去理智,但我出去了,这对他们而,可就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袁义罡眼中神采大放。

  因为他清楚,这样做,有很大的可行性!

  陈东被救以来,一直龟缩在山河会馆内,被严严实实的保护着。

  一次次刺杀,都尽皆折戟沉沙。

  他们在疲于应付,想杀陈东的幕后势力肯定也不淡定,从越演越烈的刺杀频率就能察觉出来。

  如果陈东出去了,无疑会让那个幕后势力疯狂。

  这就好比,一直想要得到的猎物,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眼前,换成谁会不激动,会不热血上头?

  哪怕袁义罡自己,扪心自问,也绝不会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陈东,和龟缩在山河会馆内的陈东,刺杀难度,天差地别!

  “我不同意!”

  叶玲珑忽然爆喝道,美目泛红的怒视着陈东:“你这么做,太铤而走险了,但凡我们的防卫有一个空隙,就足以让他们杀了你!”

  “你可以不惜命,但我不答应!”

  “玲珑!”

  叶元秋面色一沉,呵斥道。

  但叶玲珑却丝毫没有退让之意,咬牙道:“不管谁劝,反正我就是不同意。”

  陈东脸上的笑容消失,森冷的看着叶玲珑:“我的

  在叶元秋看来,陈东和龙老根本就没有商讨后边到底该怎么做。

  偏偏,龙老却是心领神会的离开了。

  这让他一脸茫然疑惑。

  望着成竹在胸的陈东,叶元秋禁不住问道:“陈东,你们到底打算怎么做?”

  “龙老会操持的,叶老不必担忧。”

  陈东洒然一笑,目光深沉地说:“不过届时需要叶老与洪会的鼎力相助,还望叶老不要推脱。”

  叶元秋笑着点点头:“放心,你入了洪会,那就是我洪会的人,你的事,就是洪会的事。”

  等叶元秋离开后。

  陈东挑了挑眉,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也不知道,龙老到底懂了没有?”

  翌日清晨。

  天光尚未放亮,整个山河会馆就喧嚣起来。

  陈东从睡梦中醒来,扭头看向外边。

  灯火通明,喧闹声就在他的院子里。

  吱呀……

  紧跟着,房门被人推开。

  叶玲珑和叶元秋面色沉凝地走了进来。

  陈东问:“出什么事了?”

  “又是一拨杀手,被龙头解决了。”叶元秋沉凝着脸。

  “这可不是好兆头。”陈东平静出声。

  叶元秋和叶玲珑默然点头。

  前脚山河会馆才被炸,后脚又马上派来杀手刺杀。

  这来势,不可谓不凶。

  俨然已经是不死不休,甚至可以说是鱼死网破的地步了。

  再往后,刺杀形势,只会越演越烈。

  陈东伸了个懒腰,忽然一笑:“闷在山河会馆里也太久时间了,我想出去走走。”

  叶元秋和叶玲珑同时脸色大变。

  祖孙俩异口同声道。

  “不可以!”

  陈东挑眉,轻松玩味地看着叶元秋和叶玲珑。

  “你疯了?”叶玲珑直接呵斥:“那个幕后势力到现在都没揪出来,你待在山河会馆,我们还能用尽一切力量保护你,你一旦跑出去了,岂不是变成了活靶子,任凭幕后势力派出大批杀手,杀你?”

  “陈东,你这分明就是送死!”

  叶元秋眉眼低沉,声音从牙缝中挤出:“待在山河会馆内,那幕后势力都能直接无视我洪会威严,屡次刺杀,更不惜光天化日之下,直接公告天下挑衅洪会,你觉得这样的存在,你走出去了,还能活?”

  陈东早就料到叶元秋和叶玲珑的反应。

  对两人的呵斥和劝阻,并不在意。

  而外边,听到叶元秋和叶玲珑的声音,袁义罡也走了进来。

  疑惑地问道:“出什么事了?”

  陈东笑着说:“我想出去走走,他俩不同意。”

  “我也不同意!”袁义罡瞬间有些炸毛,疲惫的脸上泛起了怒意。

  他是堂堂洪会龙头,掌控洪会三千六百门的存在。

  如今为了陈东的安危,都已经甘愿成为陈东的贴身保镖,时刻警惕,预防杀手的出现,俨然疲惫到了极点。

  但这样的付出,如今却得来陈东想出去走走?

  开什么玩笑!

  袁义罡眉头紧拧,神情愠怒:“你要是想死,何必当初求救我们?又何必这么长时间,龟缩在山河会馆内?”

  面对三人沉凝冷厉的目光。

  陈东揉了揉鼻子,轻笑道:“我不出去,怎么牵扯出来幕后势力?”

  一语出,叶元秋三人同时愣住了。

  袁义罡突然反应过来,惊愕道:“你是想用自己做饵,引杀手现身?”

  “是引幕后势力的人现身。”

  陈东耸了耸肩,有些无奈:“这些天,来的杀手很多,但都和最初刺杀我的黑影人一样,尽皆是层层指使,想要揪出幕后势力根本就不可能。”

  他眼中泛着精芒,缓缓说道:“敌暗我明,我们一直做得,只是疲于应付这些随时可能出现的杀手,而揪出幕后势力,却一直没有进展,当然如果他们一直强忍着指派杀手的话,想要揪出幕后势力,就一直不可能有进展。”

  “所以,你想化被动为主动?”袁义罡目光灼灼。

  陈东点头:“我不出去,幕后势力就不可能因为想杀我而失去理智,但我出去了,这对他们而,可就是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袁义罡眼中神采大放。

  因为他清楚,这样做,有很大的可行性!

  陈东被救以来,一直龟缩在山河会馆内,被严严实实的保护着。

  一次次刺杀,都尽皆折戟沉沙。

  他们在疲于应付,想杀陈东的幕后势力肯定也不淡定,从越演越烈的刺杀频率就能察觉出来。

  如果陈东出去了,无疑会让那个幕后势力疯狂。

  这就好比,一直想要得到的猎物,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眼前,换成谁会不激动,会不热血上头?

  哪怕袁义罡自己,扪心自问,也绝不会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

  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陈东,和龟缩在山河会馆内的陈东,刺杀难度,天差地别!

  “我不同意!”

  叶玲珑忽然爆喝道,美目泛红的怒视着陈东:“你这么做,太铤而走险了,但凡我们的防卫有一个空隙,就足以让他们杀了你!”

  “你可以不惜命,但我不答应!”

  “玲珑!”

  叶元秋面色一沉,呵斥道。

  但叶玲珑却丝毫没有退让之意,咬牙道:“不管谁劝,反正我就是不同意。”

  陈东脸上的笑容消失,森冷的看着叶玲珑:“我的

  命,我都不惜,你凭什么不同意?”

  “我……”叶玲珑张口就要争辩。

  陈东却是不屑地嗤笑了一声:“你有同意不同意的资格吗?”

  刹那间,叶玲珑娇躯一颤,到嘴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

  绝美的脸蛋上覆盖上了浓浓晦暗。

  视线中,陈东的嗤笑,耳边尚回荡着陈东的这句话。

  犹如两柄利刀,狠狠地插进了她的心脏。

  是啊,我有什么资格?

  我和你……什么都不是呢。

  叶玲珑凄然一笑:“是我自作多情了,抱歉。”

  冷冰冰丢下一句话,叶玲珑转身离开。

  叶元秋皱眉道:“龙头,难道你也觉得此法可行?”

  袁义罡恢复了冷静,纠结了一下,还是认真地说。

  “叶老,虽然很危险,甚至可能是九死一生,但陈东说的,也确实是打破现在僵局的最好办法。”

  显然,他是觉得可行的!

  不等叶元秋回应。

  陈东便沉声说:“不打破僵局,不让那个势力的人热血上头,拼尽一切的来杀我,根本就终结不了现在这场刺杀循环,他们在暗我们在明,刺杀持续的时间越长,我们的疏忽就会越来越大,最终我还是难逃一死。”

  “与其钝刀子割肉,倒不如来个干脆,别说九死一生,就算是万分之一的概率,我也要赌这一把!”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