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462章 二女一战

第462章 二女一战

  话音落。

  天爱深吸了口气,往后退了几步。

  下一秒,她加速前冲。

  凌空跃起,在墙壁上蹬了两下,轻松的越过墙头。

  啪!

  双脚落地。

  天爱心中窃喜,以她的身手,想翻墙进来,简直轻而易举。

  得意的同时,她却不敢大意。

  山河会馆是洪会总馆,若是被抓到她擅自闯了进来,那问题就大条了。

  天爱小心翼翼的贴到墙角,俏脸肃然,目光如炬的扫视向周围。

  这是一个院子,很冷清。

  “这么冷清的院子,应该不会有人过来吧?”

  天爱放下了心。

  然而。

  哗啦啦……

  一阵流水声忽然响起。

  如雷炸响。

  打破了院子里的死静冷清。

  瞬间让天爱神经紧绷成弦。

  不等她转身,一道糯糯的声音,便是响起。

  “那个抱歉,如果不出意外,我应该算是个人。”

  天爱瞳孔紧缩到极点。

  心跳加速。

  她猛地转身,就看到一张绝美到无法形容的脸蛋,正对着她,灿若星空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天呐,这也太美了吧?

  恍惚间,天爱心神一震。

  饶是她自己也是女人,可看到这张脸蛋也不由得心生黯然。

  更何况,现在这张脸蛋虽然直勾勾地盯着她,却给人一种惊懵惊懵的感觉,萌的仿佛心都要化开了。

  等等,老娘是被发现了啊!

  为什么还在在意这女人的脸?

  事实上,叶玲珑也是真的懵了。

  她是洪会红棍,也是叶元秋这位唯一元字辈祖老的亲孙女。

  自记事以来,山河会馆就很少有人闯入。

  因为真正和洪会有交际的,都清楚山河会馆是什么地方。

  而这一次,也是她第一次见!

  眼前的翻墙女孩,也算是闯入了!

  只是这突如其来的“偶遇”,让叶玲珑久久回不过神。

  右手拇指时而堵着水管,时而松开水管喷涌出一截水后,又被拇指堵上。

  就这样。

  画面足足静止了五秒钟。

  天爱忽然说:“咦!奇怪,我好像走错地方了,不好意思哈,我先走了。”

  说着,她就往后退了几步,准备助跑翻墙出去。

  被抓了个正行,擅闯洪会总馆,这可是大麻烦了。

  更何况,还有她的身份在。

  “站住!”

  叶玲珑回过神,绝美脸蛋上猛地覆盖寒霜。

  她丢掉了水管,拦在了围墙前,目光森冷。

  “你当我真傻还是假傻?翻墙进山河会馆,是走错了?”

  气势森然,声音冷冽:“你想走,可以!要么你留下点东西,要么打赢我!”

  糟糕!

  天爱心里大叫。

  但还是神情一肃,目光斜睨向进院子的大门,有些忌惮。

  “放心,不会有人过来,就算真有人过来,我也会拦着他们不动手。”叶玲珑看穿了天爱的心思。

  天爱耸了耸肩:“我不屑打女人,要么你让我走当这件事什么都没发生过,要么……”

  说到这,她故意停顿了一下,随即抱着拳,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求饶道:“我求求你放我走,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开玩笑!

  擅闯洪会总馆,无疑是拔老虎须子。

  现在只有这一个女人在还好。

  稍微惊动了山河会馆内的其他人,那她今天就得彻底栽在这了。

  天爱的性格虽然好胜,但还不至于到不知死活的地步。

  要是能糊弄过去,自然再好不过,脸算什么?

  面对突如其来的求饶,叶玲珑也是一阵错愕。

  随即,脸上寒意更盛。

  “你是在侮辱我?什么叫不屑打女人?”

  叶玲珑蓦地开声,眼中寒光闪烁。

  她可是洪会红棍之一,靠的是从小到大坚持不懈的锻炼,目的就是想摆脱旁人对她一介女儿身和叶元秋孙女的怪异看法。

  现在,天爱的一句话,俨然戳到她的痛处了。

  下一秒。

  叶玲珑恍若离弦之箭,直接冲向了天爱。

  天爱神情一凛,心知糊弄不过去了。

  一咬牙,直接冲向了叶玲珑。

  砰!

  两人一个照面,直接就是毫无花哨的一拳对轰。

  几乎同时,两人的神情也同时大变。

  这一拳,仅仅是试探。

  两人也都惊讶了对方的实力。

  一个是从小练到大的洪会红棍,一个是从小练到大的国际组织成员。

  说高低,肯定存在。

  但说有多大差距的高低,那肯定不存在了。

  一拳对轰,谁都没讨到便宜。

  但也激发出了两人的战意。

  紧跟着,两人便身形如风,拳脚如暴风骤雨般轰了出去。

  拳脚如风,次次对轰。

  明明是在旁人眼中的“弱女子”,却都用最血勇的方式在进行战斗。

  不过,因为出生的关系。

  叶玲珑的出手,明显比天爱更凌厉霸道,或者说是狠辣一些。

  也就是这样的差距。

  僵持片刻后,天爱便渐渐落入下风。

  她是从小练到大,但再练也不如叶玲珑这种从小目睹刀口舔血硬生生累积出的战斗经验强横。

  一个区域的红棍,那几乎是代表那个区域的顶级战力了。

  是硬生生靠拳

  话音落。

  天爱深吸了口气,往后退了几步。

  下一秒,她加速前冲。

  凌空跃起,在墙壁上蹬了两下,轻松的越过墙头。

  啪!

  双脚落地。

  天爱心中窃喜,以她的身手,想翻墙进来,简直轻而易举。

  得意的同时,她却不敢大意。

  山河会馆是洪会总馆,若是被抓到她擅自闯了进来,那问题就大条了。

  天爱小心翼翼的贴到墙角,俏脸肃然,目光如炬的扫视向周围。

  这是一个院子,很冷清。

  “这么冷清的院子,应该不会有人过来吧?”

  天爱放下了心。

  然而。

  哗啦啦……

  一阵流水声忽然响起。

  如雷炸响。

  打破了院子里的死静冷清。

  瞬间让天爱神经紧绷成弦。

  不等她转身,一道糯糯的声音,便是响起。

  “那个抱歉,如果不出意外,我应该算是个人。”

  天爱瞳孔紧缩到极点。

  心跳加速。

  她猛地转身,就看到一张绝美到无法形容的脸蛋,正对着她,灿若星空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

  天呐,这也太美了吧?

  恍惚间,天爱心神一震。

  饶是她自己也是女人,可看到这张脸蛋也不由得心生黯然。

  更何况,现在这张脸蛋虽然直勾勾地盯着她,却给人一种惊懵惊懵的感觉,萌的仿佛心都要化开了。

  等等,老娘是被发现了啊!

  为什么还在在意这女人的脸?

  事实上,叶玲珑也是真的懵了。

  她是洪会红棍,也是叶元秋这位唯一元字辈祖老的亲孙女。

  自记事以来,山河会馆就很少有人闯入。

  因为真正和洪会有交际的,都清楚山河会馆是什么地方。

  而这一次,也是她第一次见!

  眼前的翻墙女孩,也算是闯入了!

  只是这突如其来的“偶遇”,让叶玲珑久久回不过神。

  右手拇指时而堵着水管,时而松开水管喷涌出一截水后,又被拇指堵上。

  就这样。

  画面足足静止了五秒钟。

  天爱忽然说:“咦!奇怪,我好像走错地方了,不好意思哈,我先走了。”

  说着,她就往后退了几步,准备助跑翻墙出去。

  被抓了个正行,擅闯洪会总馆,这可是大麻烦了。

  更何况,还有她的身份在。

  “站住!”

  叶玲珑回过神,绝美脸蛋上猛地覆盖寒霜。

  她丢掉了水管,拦在了围墙前,目光森冷。

  “你当我真傻还是假傻?翻墙进山河会馆,是走错了?”

  气势森然,声音冷冽:“你想走,可以!要么你留下点东西,要么打赢我!”

  糟糕!

  天爱心里大叫。

  但还是神情一肃,目光斜睨向进院子的大门,有些忌惮。

  “放心,不会有人过来,就算真有人过来,我也会拦着他们不动手。”叶玲珑看穿了天爱的心思。

  天爱耸了耸肩:“我不屑打女人,要么你让我走当这件事什么都没发生过,要么……”

  说到这,她故意停顿了一下,随即抱着拳,摆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求饶道:“我求求你放我走,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开玩笑!

  擅闯洪会总馆,无疑是拔老虎须子。

  现在只有这一个女人在还好。

  稍微惊动了山河会馆内的其他人,那她今天就得彻底栽在这了。

  天爱的性格虽然好胜,但还不至于到不知死活的地步。

  要是能糊弄过去,自然再好不过,脸算什么?

  面对突如其来的求饶,叶玲珑也是一阵错愕。

  随即,脸上寒意更盛。

  “你是在侮辱我?什么叫不屑打女人?”

  叶玲珑蓦地开声,眼中寒光闪烁。

  她可是洪会红棍之一,靠的是从小到大坚持不懈的锻炼,目的就是想摆脱旁人对她一介女儿身和叶元秋孙女的怪异看法。

  现在,天爱的一句话,俨然戳到她的痛处了。

  下一秒。

  叶玲珑恍若离弦之箭,直接冲向了天爱。

  天爱神情一凛,心知糊弄不过去了。

  一咬牙,直接冲向了叶玲珑。

  砰!

  两人一个照面,直接就是毫无花哨的一拳对轰。

  几乎同时,两人的神情也同时大变。

  这一拳,仅仅是试探。

  两人也都惊讶了对方的实力。

  一个是从小练到大的洪会红棍,一个是从小练到大的国际组织成员。

  说高低,肯定存在。

  但说有多大差距的高低,那肯定不存在了。

  一拳对轰,谁都没讨到便宜。

  但也激发出了两人的战意。

  紧跟着,两人便身形如风,拳脚如暴风骤雨般轰了出去。

  拳脚如风,次次对轰。

  明明是在旁人眼中的“弱女子”,却都用最血勇的方式在进行战斗。

  不过,因为出生的关系。

  叶玲珑的出手,明显比天爱更凌厉霸道,或者说是狠辣一些。

  也就是这样的差距。

  僵持片刻后,天爱便渐渐落入下风。

  她是从小练到大,但再练也不如叶玲珑这种从小目睹刀口舔血硬生生累积出的战斗经验强横。

  一个区域的红棍,那几乎是代表那个区域的顶级战力了。

  是硬生生靠拳

  头打出来的!

  或许别的方面,天爱会强过叶玲珑。

  但拳脚厮杀方面,天爱天生就比叶玲珑弱上一截。

  砰!

  交手之中,叶玲珑神情一戾,抓住空挡,一拳轰在了天爱的胸口。

  而天爱倒退的同时,也是屈手成爪,在叶玲珑的右臂上挠出了三条血痕。

  “嘶~”

  天爱稳住身形后,登时神情痛苦的倒吸了一口凉气,怨愤地瞪了叶玲珑一眼:“你这娘们可不像好人呐,怎么打这种地方?”

  “太小了,帮你隆一隆。”

  叶玲珑眉头紧锁,扫了一眼右臂抓痕,便不再理会,身形如风,再次冲向天爱。

  气势迫人,犹如下山猛虎。

  天爱柳眉一簇,眼角青筋跳动了几下。

  也不躲闪,直接迎了上去。

  只是在和叶玲珑次次悍然对轰中,她不着痕迹的挪动到了围墙之下。

  “我和你拼了!”

  天爱蓦然一声爆喝,右脚如鞭,带着破风呼啸,直接抽向了叶玲珑身侧。

  势大力沉,快若闪电。

  叶玲珑面色一沉,直接抬起双臂横档出去。

  砰咙!

  鞭腿重击,愣是将叶玲珑抽的横着踉跄跑出去了几步。

  她冷漠的面庞上终于浮现了几丝痛苦,双臂传来了阵阵剧痛。

  然而。

  “拜拜了您嘞。”

  天爱一击得手,却并未趁胜追击,而是调转方向,助跑,起跳,一跃而过围墙。

  这一幕,转换的太快。

  叶玲珑当场就愣住了。

  双手修长的葱葱玉指不自觉的活动了一下。

  刚才,她甚至都已经准备好迎接天爱一击得逞后,狂风暴雨式的连击了。

  “这娘们才真不是好人。”

  叶玲珑嘟囔着骂了一句,活动了一下双臂,若有所思的说:“不过这女人闯进山河会馆,到底是为什么?看样子也不像是不怀好意之人呢。”

  房间里。

  陈东躺在床上。

  刚才屋外的厉喝声和拳拳到肉的声音,他都一一听在耳朵里。

  其中一道声音,他很快便分辨出,就是天爱的声音!

  只是他此时的状态,根本就无法阻止这场战斗。

  不过天爱的到来,却让陈东有些欣喜。

  “是小影让她来找我吗?”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