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461章 叶玲珑的心思

第461章 叶玲珑的心思

  唐人街。

  热闹繁华,人流涌动。

  在这大洋彼岸,每个城市内都有一条唐人街。

  是所有离乡之人,思乡情切时,寄托哀思的地方。

  兰博基尼轰鸣着开进了街道,吸引了无数目光的注视。

  嘎吱!

  最终,兰博基尼停在了“山河会馆”前。

  诺大的会馆,在唐人街上,恍若鹤立鸡群,尽显庄重肃穆。

  与川流不息,热闹非凡的街道上相比,会馆前倒是多了几分冷清。

  高大的牌坊,“山河会馆”四个大字龙飞凤舞,铁画银钩。

  青砖吊檐,古色古香。

  细雨蒙蒙下,沾染着些许青苔的青石板地砖,尽显沧桑与古老。

  在角落里,还放着水缸,水缸中栽种着睡莲,细雨笼罩下,睡莲也显得诗情画意。

  天爱下了车,缓缓朝着“山河会馆”内走去。

  “私人之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一道怒斥声蓦地响起,让天爱的脚步戛然止住。

  她美目一闪,循声看去。

  四个身穿唐装的年轻人,正眉眼肃穆的走来。

  “我只是进来看看。”天爱微微一笑,“大家都是同乡人,何必这么严苛?我又不是小偷。”

  “私人地方,如果您不离开的话,别怪我们无礼。”

  带头的年轻人辞坚决,不给天爱半点纠缠机会。

  天爱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转身便走。

  上了兰博基尼后,她有些苦恼的揉了揉头发,嘟囔道。

  “洪会总堂就洪会总堂,扯什么私人之地啊?”

  发动车子,兰博基尼朝着街尾行驶而去。

  以天爱的身份特殊,通过组织想要调查清楚洪会总堂在哪,倒是易如反掌。

  可现在连门都进不了,想要调查,那就难如登天了!

  望着兰博基尼走远后,带头的年轻人沉声道:“留两个人站外边看着,这阵子会馆内有咱们从海里捞上来的那位贵客,怠慢不得,只要不是洪会之人,不得入山河会馆,辈分年轻者,不得入东院。”

  “明白。”

  年轻人再次叮嘱,只是刻意压低了声音。

  “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我倒是有点消息,被捞起来的那位贵客,即便是叶老和龙头,都得奉为座上宾,叶老最近更是叫玲珑红棍在照顾那位贵客,若是叨扰到了那位贵客,后果你们想吧。”

  闻。

  其余三人寒蝉若惊,神情肃穆。

  山河会馆东院内。

  吱呀……

  叶玲珑倒完水后,便返回屋内。

  推开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陈东。

  她绝美的容颜上,露出一抹落寞心疼之色。

  “我们离开的时候,你还不是这副样子,这才几天,你怎么就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了,跨过山海,不远万里来找她,真羡慕你老婆,爷爷说的真对,缘分这种事,多一秒少一秒都不行,只能怪我没有凑到那个刚刚好。”

  说着,叶玲珑神情又有些自责和内疚。

  “也怪我,害的你不远万里的跑到这边来找死。”

  以洪会的力量,想要探查清楚陈东此行的目的,并不难。

  更何况,叶元秋和叶玲珑还清楚,陈东和顾清影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

  只是让爷孙俩没想到的是,都已经听从那人的威胁,乖乖回到大洋彼岸这边了。

  前后脚的,陈东居然也赶过来了。

  还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原本,她还想直接通知顾清影来领人的。

  可爷爷和龙头却拦住了他。

  这场刺杀事件,非同一般,如果轻易的将陈东送到顾家,估计还会有下一场刺杀,甚至牵连顾家。

  叶玲珑缓缓走到了床边,望着周围的医疗仪器,叹了口气。

  落座到陈东身边后,望着陈东的面庞,发着呆。

  天门山别墅区内,此时已经趋近午夜。

  “什么?!”

  龙老睡意全无,腾地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满脸震惊:“我家少爷……谁干的?到底是谁干的?”

  停顿几秒。

  龙老面庞上浮现汹汹怒火。

  向来沉稳如山,淡若止水的他,罕见地露出了如同野兽狂爆的怒容。

  “不用联系我家老爷,这事老夫自会处理!”

  啪!

  挂掉电话。

  龙老面容狰狞,眯起的眼睛闪烁着刺骨寒芒。

  紧咬着腮帮子的同时,他右手却是将手机握得咔咔作响。

  “找老爷?老爷我现在是联系不上啊!现在少爷又出了这种事……老奴之罪啊!”

  自责内疚,龙老眼睛渐渐泛起涟漪。

  恰在这时。

  从医院回来的范璐走了进来,见到龙老神情。

  她登时目光一凝:“龙老,出什么事了?”

  龙老沉声说:“范璐,这边交给你了,老夫有十万火急的事要出去一趟。”

  说罢,他便留下了呆滞中的范璐,径直上楼,收拾东西。

  十分钟后。

  龙老离开了天门山别墅。

  而在另一边。

  山河会馆内。

  叶玲珑依旧在发着呆。

  视线中,陈东的眉目面庞,仿佛是刻进她的眸子里似的。

  四周静悄悄的,唯独检测仪器发出轻微的滴滴答答声。

  良久。

  “你什么时候才会睁眼看看我啊?”

  叶玲珑失神中,忽然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一

  唐人街。

  热闹繁华,人流涌动。

  在这大洋彼岸,每个城市内都有一条唐人街。

  是所有离乡之人,思乡情切时,寄托哀思的地方。

  兰博基尼轰鸣着开进了街道,吸引了无数目光的注视。

  嘎吱!

  最终,兰博基尼停在了“山河会馆”前。

  诺大的会馆,在唐人街上,恍若鹤立鸡群,尽显庄重肃穆。

  与川流不息,热闹非凡的街道上相比,会馆前倒是多了几分冷清。

  高大的牌坊,“山河会馆”四个大字龙飞凤舞,铁画银钩。

  青砖吊檐,古色古香。

  细雨蒙蒙下,沾染着些许青苔的青石板地砖,尽显沧桑与古老。

  在角落里,还放着水缸,水缸中栽种着睡莲,细雨笼罩下,睡莲也显得诗情画意。

  天爱下了车,缓缓朝着“山河会馆”内走去。

  “私人之地,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一道怒斥声蓦地响起,让天爱的脚步戛然止住。

  她美目一闪,循声看去。

  四个身穿唐装的年轻人,正眉眼肃穆的走来。

  “我只是进来看看。”天爱微微一笑,“大家都是同乡人,何必这么严苛?我又不是小偷。”

  “私人地方,如果您不离开的话,别怪我们无礼。”

  带头的年轻人辞坚决,不给天爱半点纠缠机会。

  天爱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转身便走。

  上了兰博基尼后,她有些苦恼的揉了揉头发,嘟囔道。

  “洪会总堂就洪会总堂,扯什么私人之地啊?”

  发动车子,兰博基尼朝着街尾行驶而去。

  以天爱的身份特殊,通过组织想要调查清楚洪会总堂在哪,倒是易如反掌。

  可现在连门都进不了,想要调查,那就难如登天了!

  望着兰博基尼走远后,带头的年轻人沉声道:“留两个人站外边看着,这阵子会馆内有咱们从海里捞上来的那位贵客,怠慢不得,只要不是洪会之人,不得入山河会馆,辈分年轻者,不得入东院。”

  “明白。”

  年轻人再次叮嘱,只是刻意压低了声音。

  “别怪我没提醒你们,我倒是有点消息,被捞起来的那位贵客,即便是叶老和龙头,都得奉为座上宾,叶老最近更是叫玲珑红棍在照顾那位贵客,若是叨扰到了那位贵客,后果你们想吧。”

  闻。

  其余三人寒蝉若惊,神情肃穆。

  山河会馆东院内。

  吱呀……

  叶玲珑倒完水后,便返回屋内。

  推开紧闭的房门,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陈东。

  她绝美的容颜上,露出一抹落寞心疼之色。

  “我们离开的时候,你还不是这副样子,这才几天,你怎么就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了,跨过山海,不远万里来找她,真羡慕你老婆,爷爷说的真对,缘分这种事,多一秒少一秒都不行,只能怪我没有凑到那个刚刚好。”

  说着,叶玲珑神情又有些自责和内疚。

  “也怪我,害的你不远万里的跑到这边来找死。”

  以洪会的力量,想要探查清楚陈东此行的目的,并不难。

  更何况,叶元秋和叶玲珑还清楚,陈东和顾清影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

  只是让爷孙俩没想到的是,都已经听从那人的威胁,乖乖回到大洋彼岸这边了。

  前后脚的,陈东居然也赶过来了。

  还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原本,她还想直接通知顾清影来领人的。

  可爷爷和龙头却拦住了他。

  这场刺杀事件,非同一般,如果轻易的将陈东送到顾家,估计还会有下一场刺杀,甚至牵连顾家。

  叶玲珑缓缓走到了床边,望着周围的医疗仪器,叹了口气。

  落座到陈东身边后,望着陈东的面庞,发着呆。

  天门山别墅区内,此时已经趋近午夜。

  “什么?!”

  龙老睡意全无,腾地一下从床上站了起来,满脸震惊:“我家少爷……谁干的?到底是谁干的?”

  停顿几秒。

  龙老面庞上浮现汹汹怒火。

  向来沉稳如山,淡若止水的他,罕见地露出了如同野兽狂爆的怒容。

  “不用联系我家老爷,这事老夫自会处理!”

  啪!

  挂掉电话。

  龙老面容狰狞,眯起的眼睛闪烁着刺骨寒芒。

  紧咬着腮帮子的同时,他右手却是将手机握得咔咔作响。

  “找老爷?老爷我现在是联系不上啊!现在少爷又出了这种事……老奴之罪啊!”

  自责内疚,龙老眼睛渐渐泛起涟漪。

  恰在这时。

  从医院回来的范璐走了进来,见到龙老神情。

  她登时目光一凝:“龙老,出什么事了?”

  龙老沉声说:“范璐,这边交给你了,老夫有十万火急的事要出去一趟。”

  说罢,他便留下了呆滞中的范璐,径直上楼,收拾东西。

  十分钟后。

  龙老离开了天门山别墅。

  而在另一边。

  山河会馆内。

  叶玲珑依旧在发着呆。

  视线中,陈东的眉目面庞,仿佛是刻进她的眸子里似的。

  四周静悄悄的,唯独检测仪器发出轻微的滴滴答答声。

  良久。

  “你什么时候才会睁眼看看我啊?”

  叶玲珑失神中,忽然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一

  出口,饶是她自己也惊愣了。

  拍了拍脸,叶玲珑又羞又恼的自责道:“天呐,叶玲珑,你到底在瞎说什么啊?人家都已经结婚了,难道你还臭不要脸吗?”

  说着,叶玲珑感觉浑身火辣辣的。

  她忙起身往外走去:“清醒点,叶玲珑你清醒点好不好,洗个冷水澡,对,去洗个冷水澡一定能让我清醒过来。”

  而在病床上。

  陈东的眼眸却是微微颤动了一下。

  在刚才叶玲珑发呆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醒了过来。

  只是身体虚弱地厉害,让他很难表现出来,让人能察觉到苏醒的动静。

  “唉……”

  听到刚才叶玲珑的话,陈东内心无奈地叹了口气。

  叶玲珑走出了屋子,就近找了个水管,拘了几捧水泼在脸上,可糟乱的心思依旧无法压制。

  “真的要洗个冷水澡?”

  叶玲珑犹豫不决,轻轻地拍了拍脸。

  与此同时。

  山河会馆外。

  天爱离开唐人街后,将兰博基尼就近停进了停车场,然后独自返回了唐人街,绕到了山河会馆的侧面。

  看了看高耸的院墙。

  天爱得意的笑了笑:“这么矮的墙,想拦我?大门进不去,难道我还不会翻墙进去吗?”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