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445章 底牌

第445章 底牌

  黄沙漫漫。

  炽热高温下,即便是风都变得灼热。

  陈东和陈道临对视着。

  一旁的昆仑,此时也不顾伤痛,好奇疑惑地盯着陈道临。

  一场平平无奇的刺杀,愣是让堂堂陈家家主在陈家失踪。

  更是一路隐匿行踪,躲躲藏藏。

  其中隐秘,谁都好奇!

  特别是刚刚还经历了一场追杀。

  陈道临并不着急,而是缓缓地从口袋中掏出一盒香烟,点燃了一根,抽了起来。

  袅袅烟气,缓缓从他唇齿之间吐露出来。

  陈道临闭着眼睛,微微一笑:“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的失踪都只不过是因为一场平平无奇的暗杀而已?”:

  “嗯。”陈东应道。

  如果是当初隐杀组织死神榜第18的幽冥暗杀,父亲失踪,还不会让他觉得疑惑重重。

  可幽冥当时死在了道君伯伯手里,人头都悬挂在陈家牌坊之上,昭告天下。

  而父亲的失踪,只是因为一个寻常杀手的暗杀,甚至寻常杀手,还被当场击杀了!

  换句话说,杀手被当场击杀,父亲当时其实已经是处于安全状态中,却依旧失踪了。

  “呵!”

  陈道临扯了扯嘴角:“东儿,陈家真的不如你想象的那般。”

  说话间,陈道临眸光深邃地眺望着远处尚且在燃烧的直升机残骸。

  “我的失踪,是不得已而为之,若我不失踪,不止你我,即使是陈家也得陷入危机之中。”

  轰隆!

  陈东有种晴天霹雳的彷徨感。

  陈家……陷入危机?

  这开什么玩笑?

  堂堂陈家,尽掌天下财,哪怕是豪门首富,在陈家面前也不过是泥垢中的蝼蚁,不值一提。

  这样一尊傲立云端的庞然大物,若是危机,那也该是内部腐朽而出现,外力谁能撼动?

  饶是昆仑,也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陈道临扫了一眼陈东和昆仑,摇头苦笑。

  “我知道这话说出来,让你们很难置信,但事实确实如此,我身为陈家家主,看到的知道的,都和你们不同。”

  他将烟头弹飞了出去,指了指远处燃烧的直升机残骸。

  “譬如刚才的三架直升机,你还觉得这仅仅是一场普通暗杀吗?这是大张旗鼓,组团而来的屠杀!”

  陈东怔怔失神的望着火海。

  他听得出来,父亲在说事,但一直都在顾左右而他,避重就轻。

  显然,父亲不是故意瞒他,而是以他现在的处境,不适合知道。

  “你到底在忌惮谁?”陈东问出了个他最疑惑的问题。

  从暗杀,到父亲失踪,与其说是在保护谁,倒不如说是父亲在忌惮谁。

  “秘密。”

  陈道临深邃的笑了笑,看了一眼陈东:“你只需要知道,君临集团是爸留给你的一张底牌,这张底牌,不仅是帮你去竞争家主之位,更是将来假如你出现危难的时候,帮你东山再起的资本。”

  “我积蓄了这么多年,本不该在这次秦小子的危机中将其亮出来,但我隐匿行踪,陈家力量暂时不能调用,也就只能让其现身了。”

  说到这,陈道临深邃地看着陈东,怪笑道:“你也够聪明的,知道顺藤摸瓜直接找过来,不过你记住,君临集团郑家这张底牌,从此不得再泄露给任何人,你将自己的底牌交出去完了,那整场牌局就没得玩了。”

  陈东点点头。

  他不傻,君临集团郑家这样的潜藏的庞然大物,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

  这是一股足以堪比核弹威力的力量,能在关键时刻,扭转乾坤。

  潜藏的越深,对他的帮助越大!

  不过,这次秦叶的危机,确实是无可奈何了,不然父亲也不会将这张底牌亮出来。

  搓了搓脸,陈东歉意地说:“抱歉,因为我找来了,让你经历刚才的事情。”

  “傻孩子,该来的早晚会来。”

  陈道临拍了拍陈东肩膀:“你记住,保好郑家这张底牌,当你有一天需要使用的时候,郑家主他会为你拼命,原本我还在担心下任家主会失去忠心,不过你在郑家的那一场缘分,却让我放心了。”

  郑君临?

  陈东哑然失笑。

  确实是一场缘分。

  帮郑君临,也是看在同病相怜的份上而已。

  如今郑君临承了他这份情,将来的郑家将会和现在的郑家一样,对他死心塌地。

  “后边你打算怎么做?”陈东皱眉沉重地指了指火海。

  三架直升机的围杀,父亲的行踪已经是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后续会有怎样的情况,谁都难以预料。

  “你放心,想杀我陈道临,还没那么容易。”

  陈道临耸了耸肩,满不在意地说:“只要藏好郑家和君临集团,我想继续隐匿行踪,他们那些伎俩,还找不到我!”

  说完。

  陈道临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昆仑,道:“就这么多了,你先回去找救援,昆仑撑不了太久。”

  陈东望着陈道临,欲又止。

  原以为见到父亲,所有的疑惑都能迎刃而解。

  可现在,知道的只不过是只片语。

  父亲故意避重就轻的交谈,让他心中疑惑更深。

  不过看到昆仑的样子,陈东只能强压下心中疑惑。

  昆仑,确实撑不了太久!

  枪伤和撞击,没有当场致命,当持续性

  黄沙漫漫。

  炽热高温下,即便是风都变得灼热。

  陈东和陈道临对视着。

  一旁的昆仑,此时也不顾伤痛,好奇疑惑地盯着陈道临。

  一场平平无奇的刺杀,愣是让堂堂陈家家主在陈家失踪。

  更是一路隐匿行踪,躲躲藏藏。

  其中隐秘,谁都好奇!

  特别是刚刚还经历了一场追杀。

  陈道临并不着急,而是缓缓地从口袋中掏出一盒香烟,点燃了一根,抽了起来。

  袅袅烟气,缓缓从他唇齿之间吐露出来。

  陈道临闭着眼睛,微微一笑:“你们是不是都觉得我的失踪都只不过是因为一场平平无奇的暗杀而已?”:

  “嗯。”陈东应道。

  如果是当初隐杀组织死神榜第18的幽冥暗杀,父亲失踪,还不会让他觉得疑惑重重。

  可幽冥当时死在了道君伯伯手里,人头都悬挂在陈家牌坊之上,昭告天下。

  而父亲的失踪,只是因为一个寻常杀手的暗杀,甚至寻常杀手,还被当场击杀了!

  换句话说,杀手被当场击杀,父亲当时其实已经是处于安全状态中,却依旧失踪了。

  “呵!”

  陈道临扯了扯嘴角:“东儿,陈家真的不如你想象的那般。”

  说话间,陈道临眸光深邃地眺望着远处尚且在燃烧的直升机残骸。

  “我的失踪,是不得已而为之,若我不失踪,不止你我,即使是陈家也得陷入危机之中。”

  轰隆!

  陈东有种晴天霹雳的彷徨感。

  陈家……陷入危机?

  这开什么玩笑?

  堂堂陈家,尽掌天下财,哪怕是豪门首富,在陈家面前也不过是泥垢中的蝼蚁,不值一提。

  这样一尊傲立云端的庞然大物,若是危机,那也该是内部腐朽而出现,外力谁能撼动?

  饶是昆仑,也瞠目结舌不敢置信。

  陈道临扫了一眼陈东和昆仑,摇头苦笑。

  “我知道这话说出来,让你们很难置信,但事实确实如此,我身为陈家家主,看到的知道的,都和你们不同。”

  他将烟头弹飞了出去,指了指远处燃烧的直升机残骸。

  “譬如刚才的三架直升机,你还觉得这仅仅是一场普通暗杀吗?这是大张旗鼓,组团而来的屠杀!”

  陈东怔怔失神的望着火海。

  他听得出来,父亲在说事,但一直都在顾左右而他,避重就轻。

  显然,父亲不是故意瞒他,而是以他现在的处境,不适合知道。

  “你到底在忌惮谁?”陈东问出了个他最疑惑的问题。

  从暗杀,到父亲失踪,与其说是在保护谁,倒不如说是父亲在忌惮谁。

  “秘密。”

  陈道临深邃的笑了笑,看了一眼陈东:“你只需要知道,君临集团是爸留给你的一张底牌,这张底牌,不仅是帮你去竞争家主之位,更是将来假如你出现危难的时候,帮你东山再起的资本。”

  “我积蓄了这么多年,本不该在这次秦小子的危机中将其亮出来,但我隐匿行踪,陈家力量暂时不能调用,也就只能让其现身了。”

  说到这,陈道临深邃地看着陈东,怪笑道:“你也够聪明的,知道顺藤摸瓜直接找过来,不过你记住,君临集团郑家这张底牌,从此不得再泄露给任何人,你将自己的底牌交出去完了,那整场牌局就没得玩了。”

  陈东点点头。

  他不傻,君临集团郑家这样的潜藏的庞然大物,意味着什么,他很清楚。

  这是一股足以堪比核弹威力的力量,能在关键时刻,扭转乾坤。

  潜藏的越深,对他的帮助越大!

  不过,这次秦叶的危机,确实是无可奈何了,不然父亲也不会将这张底牌亮出来。

  搓了搓脸,陈东歉意地说:“抱歉,因为我找来了,让你经历刚才的事情。”

  “傻孩子,该来的早晚会来。”

  陈道临拍了拍陈东肩膀:“你记住,保好郑家这张底牌,当你有一天需要使用的时候,郑家主他会为你拼命,原本我还在担心下任家主会失去忠心,不过你在郑家的那一场缘分,却让我放心了。”

  郑君临?

  陈东哑然失笑。

  确实是一场缘分。

  帮郑君临,也是看在同病相怜的份上而已。

  如今郑君临承了他这份情,将来的郑家将会和现在的郑家一样,对他死心塌地。

  “后边你打算怎么做?”陈东皱眉沉重地指了指火海。

  三架直升机的围杀,父亲的行踪已经是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后续会有怎样的情况,谁都难以预料。

  “你放心,想杀我陈道临,还没那么容易。”

  陈道临耸了耸肩,满不在意地说:“只要藏好郑家和君临集团,我想继续隐匿行踪,他们那些伎俩,还找不到我!”

  说完。

  陈道临看了一眼脸色发白的昆仑,道:“就这么多了,你先回去找救援,昆仑撑不了太久。”

  陈东望着陈道临,欲又止。

  原以为见到父亲,所有的疑惑都能迎刃而解。

  可现在,知道的只不过是只片语。

  父亲故意避重就轻的交谈,让他心中疑惑更深。

  不过看到昆仑的样子,陈东只能强压下心中疑惑。

  昆仑,确实撑不了太久!

  枪伤和撞击,没有当场致命,当持续性

  的失血,足够要命了!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找到手机有信号的地方,联系了龙老后就立刻回来。”

  强撑着疲惫剧痛的身子,陈东起身离开。

  围杀刚刚结束,难保不会有下一场。

  这样的局面,他没可能直接回到城市里去找救援。

  只能找手机有信号的地方。

  昆仑现在的情况很糟糕,父亲的情况也同样不好。

  如果身边没人守卫,一旦有下一轮刺杀,将会是一面倒的屠戮。

  然而。

  陈东没走多远,身后忽然响起了陈道临的声音。

  “东儿,小心陈老太太!还有陈家人!”

  陈东愣住了,眼角青筋凸显,有些不解。

  我一直都在小心陈老太太和陈家人,为什么现在父亲又单独拎出来叮嘱?

  “知道了。”陈东并未追问。

  大步流星的离开。

  “老爷,少爷成长的很快。”

  昆仑忽然笑道:“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料。”

  “的确,他的战斗本能,连我都看不透了。”陈道临古怪一笑:“你问过他童年的遭遇吗?”

  “问过,少爷也不知道。”

  昆仑摇头苦笑,沉默了几秒钟,他忽然说:“我虽然不知道老爷你在忌惮谁,可我了解老爷你的性子,你一直这么瞒着少爷,我觉得有些不妥,这样只会让你走的越来越艰难,局面对你越来越不利。”

  “呵!”

  陈道临身躯一震,自嘲一笑:“我这当父亲的,二十几年都不曾陪伴在身边,没给他一个快乐安稳的童年,如今兰儿走了,我若是再立刻将东儿带进纷扰之中,哪配父亲二字?”

  说话间,陈道临的笑脸渐渐变得苍白。

  一股殷红的鲜血,缓缓地顺着嘴角流淌下来。

  血水滴落,悄然在沙地中砸出了一个小小的坑,积蓄起满满的血水……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