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444章 你就算是我爸,也没资格这么教我

第444章 你就算是我爸,也没资格这么教我

  嗖!

  炽热席卷而来。

  炮弹拖着尾焰冲霄而起。

  轰隆!

  直升机当空化作熊熊火海,坠落在地,再次发生更大的爆炸。

  “成功了!”

  陈东眸光大亮,狂喜起来。

  但随即,双臂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脸上的笑容猛地变成龇牙咧嘴的痛苦。

  rpg的恐怖后坐力,瞬间让陈东双臂麻痹,骨骼更是仿佛被震裂了一般。

  痛彻心扉!

  见陈东一击得手,开车的陈道临和后排的昆仑,全都欣慰一笑。

  三架飞机,已经解决了两架。

  这对三人而,压力骤降了不少。

  然而。

  陈道临不着痕迹的斜睨了一眼后视镜,神情却陡然大变。

  “小心!”

  随着爆喝,吉普车更是发出了一声野兽咆哮。

  速度猛地暴涨,近乎是以往前蹿的姿态前行了一段距离。

  几乎同时。

  轰隆!

  一颗炮弹落下,正好落到吉普车后。

  恐怖的威力,瞬间炸起漫天黄沙,仿佛将地皮都掀了起来。

  而在车内的陈东,更是脑子里“嗡”的一声,瞬间感觉全世界都没了声音。

  他惊恐地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推力撞击在了吉普车上,随即便看到车尾变形撕裂,更是将整辆吉普车,掀飞了起来!

  轰隆隆……

  掀飞的吉普车砸落到了沙地上,接连翻滚了十几次,带起几十米高的黄沙,渲染黄了半边天空。

  饶是仅存的直升机,也在空中绕了个弯,避过了满天黄沙。

  砰咙!

  终于,吉普车停了下来。

  浓烟滚滚,车身损毁严重。

  油箱破裂,汽油流淌了一地,空气中都弥漫起刺鼻的汽油味。

  直升机悬停在空中,似是观察,隐约还有人交谈的声音。

  而在车内,陈道临被安全带困在了座椅上,撞击让他额头破裂出一道口子,正咕咕渗血。

  昆仑手臂被汽车断裂的金属刺穿,犹如被定在了上边。

  陈东也在强大的翻滚撞击中,整个人摔砸在了车里,此时头晕目眩,口鼻都渗血。

  但,三人都未语。

  昆仑更是强撑着,抬起右手,对陈东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陈东抹了抹口鼻间的鲜血,神情冷厉,眼神坚定。

  这种情况,稍有丝毫声响,或许便将迎来头顶直升机上的一枚炮弹。

  不过陈东更清楚,此时他算是车里唯一还有反抗之力的人了。

  如果不将直升机击落,死亡迟早会降临。

  悄无声息的,陈东奋力的挪动身子,右手紧紧地抓着rpg炮。

  透过浓烟和黄沙,他快速地搜寻着直升机的踪影。

  机会,只有一次!

  成了,活。

  失败了,死。

  陈东不知道直升机里到底是谁的人,但他知道,对方是要他们命来的。

  这种情况,只有生死两个结果。

  轰隆隆……

  直升机螺旋桨轰鸣着,掀起狂风。

  陈东清晰看到,那架直升机正在缓慢下降。

  这是要……抓活口?

  陈东心神一凝。

  恰在这时,一只染血的大手落到了他的腿上。

  他抬眼一看,父亲正艰难地扭着脖子看着他。

  “想办法,逃!”

  陈道临小心翼翼的从嘴里挤出一句话,目光却透着一股决绝赴死的晦暗:“我和昆仑,拦住他们。”

  逃?

  陈东愣住了,望着父亲沾染鲜血,饱经风霜的脸,这一刻心仿佛被无数利针扎了一般。

  就算父亲和昆仑拦住了那些人,可如果我逃了?

  那我算什么……畜牲吗?

  恍惚间,陈东脑海中突然浮现母亲临死前的模样。

  那种被针扎的心疼感,登时越发强烈。

  浑身,更是仿佛被刀割一般。

  呼吸更是变得困难。

  “噗嗤!”

  陈东突然笑了起来:“儿子在你眼里,永远都是需要被保护的吗?”

  陈道临愣住了。

  下一秒,陈东眼中光芒大闪,染血的嘴角蓦然开启,发出怒吼。

  “妈已经走了,我绝不容许再亲眼看到爸走!”

  随着爆吼。

  陈东悍然一脚踹开了车门,跃然而起。

  rpg炮是瞬间瞄准了正在不远处下降的直升机。

  这一声爆吼,瞬间引起了直升机内的人的注意。

  哒哒哒……

  一阵机枪扫射,瞬间枪林弹雨,席卷而来。

  嗖!

  几乎同时,陈东在怒吼声中,按下了发射键。

  时间,在这一刻蓦地变得缓慢。

  rpg炮弹的尾焰灼烧空气,让空气都变得扭曲。

  在枪林弹雨中,炮弹如龙,直贯而去。

  轰隆!

  直升机被炮弹击中,化作一团火球,摔落在地上,瞬间爆炸。

  而枪林弹雨,也尽在吉普车前,扫射到了沙地上。

  铛!

  陈东手中的rpg炮掉落到了地上,望着不远处升腾起的汹汹火海。

  他如释重负的笑了笑:“成功了!”

  陈东的字典里,没有等死二字,也没有要以父亲兄弟为代价而求得苟活的习惯。

  哪怕是九死一生,他也要殊死一搏!

  与此同时,车内的陈道临和昆仑,也如释重负的露出了微笑。

  只是两人看陈东的背影,却都变得古怪起来

  嗖!

  炽热席卷而来。

  炮弹拖着尾焰冲霄而起。

  轰隆!

  直升机当空化作熊熊火海,坠落在地,再次发生更大的爆炸。

  “成功了!”

  陈东眸光大亮,狂喜起来。

  但随即,双臂传来的剧烈疼痛,让他脸上的笑容猛地变成龇牙咧嘴的痛苦。

  rpg的恐怖后坐力,瞬间让陈东双臂麻痹,骨骼更是仿佛被震裂了一般。

  痛彻心扉!

  见陈东一击得手,开车的陈道临和后排的昆仑,全都欣慰一笑。

  三架飞机,已经解决了两架。

  这对三人而,压力骤降了不少。

  然而。

  陈道临不着痕迹的斜睨了一眼后视镜,神情却陡然大变。

  “小心!”

  随着爆喝,吉普车更是发出了一声野兽咆哮。

  速度猛地暴涨,近乎是以往前蹿的姿态前行了一段距离。

  几乎同时。

  轰隆!

  一颗炮弹落下,正好落到吉普车后。

  恐怖的威力,瞬间炸起漫天黄沙,仿佛将地皮都掀了起来。

  而在车内的陈东,更是脑子里“嗡”的一声,瞬间感觉全世界都没了声音。

  他惊恐地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推力撞击在了吉普车上,随即便看到车尾变形撕裂,更是将整辆吉普车,掀飞了起来!

  轰隆隆……

  掀飞的吉普车砸落到了沙地上,接连翻滚了十几次,带起几十米高的黄沙,渲染黄了半边天空。

  饶是仅存的直升机,也在空中绕了个弯,避过了满天黄沙。

  砰咙!

  终于,吉普车停了下来。

  浓烟滚滚,车身损毁严重。

  油箱破裂,汽油流淌了一地,空气中都弥漫起刺鼻的汽油味。

  直升机悬停在空中,似是观察,隐约还有人交谈的声音。

  而在车内,陈道临被安全带困在了座椅上,撞击让他额头破裂出一道口子,正咕咕渗血。

  昆仑手臂被汽车断裂的金属刺穿,犹如被定在了上边。

  陈东也在强大的翻滚撞击中,整个人摔砸在了车里,此时头晕目眩,口鼻都渗血。

  但,三人都未语。

  昆仑更是强撑着,抬起右手,对陈东做出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陈东抹了抹口鼻间的鲜血,神情冷厉,眼神坚定。

  这种情况,稍有丝毫声响,或许便将迎来头顶直升机上的一枚炮弹。

  不过陈东更清楚,此时他算是车里唯一还有反抗之力的人了。

  如果不将直升机击落,死亡迟早会降临。

  悄无声息的,陈东奋力的挪动身子,右手紧紧地抓着rpg炮。

  透过浓烟和黄沙,他快速地搜寻着直升机的踪影。

  机会,只有一次!

  成了,活。

  失败了,死。

  陈东不知道直升机里到底是谁的人,但他知道,对方是要他们命来的。

  这种情况,只有生死两个结果。

  轰隆隆……

  直升机螺旋桨轰鸣着,掀起狂风。

  陈东清晰看到,那架直升机正在缓慢下降。

  这是要……抓活口?

  陈东心神一凝。

  恰在这时,一只染血的大手落到了他的腿上。

  他抬眼一看,父亲正艰难地扭着脖子看着他。

  “想办法,逃!”

  陈道临小心翼翼的从嘴里挤出一句话,目光却透着一股决绝赴死的晦暗:“我和昆仑,拦住他们。”

  逃?

  陈东愣住了,望着父亲沾染鲜血,饱经风霜的脸,这一刻心仿佛被无数利针扎了一般。

  就算父亲和昆仑拦住了那些人,可如果我逃了?

  那我算什么……畜牲吗?

  恍惚间,陈东脑海中突然浮现母亲临死前的模样。

  那种被针扎的心疼感,登时越发强烈。

  浑身,更是仿佛被刀割一般。

  呼吸更是变得困难。

  “噗嗤!”

  陈东突然笑了起来:“儿子在你眼里,永远都是需要被保护的吗?”

  陈道临愣住了。

  下一秒,陈东眼中光芒大闪,染血的嘴角蓦然开启,发出怒吼。

  “妈已经走了,我绝不容许再亲眼看到爸走!”

  随着爆吼。

  陈东悍然一脚踹开了车门,跃然而起。

  rpg炮是瞬间瞄准了正在不远处下降的直升机。

  这一声爆吼,瞬间引起了直升机内的人的注意。

  哒哒哒……

  一阵机枪扫射,瞬间枪林弹雨,席卷而来。

  嗖!

  几乎同时,陈东在怒吼声中,按下了发射键。

  时间,在这一刻蓦地变得缓慢。

  rpg炮弹的尾焰灼烧空气,让空气都变得扭曲。

  在枪林弹雨中,炮弹如龙,直贯而去。

  轰隆!

  直升机被炮弹击中,化作一团火球,摔落在地上,瞬间爆炸。

  而枪林弹雨,也尽在吉普车前,扫射到了沙地上。

  铛!

  陈东手中的rpg炮掉落到了地上,望着不远处升腾起的汹汹火海。

  他如释重负的笑了笑:“成功了!”

  陈东的字典里,没有等死二字,也没有要以父亲兄弟为代价而求得苟活的习惯。

  哪怕是九死一生,他也要殊死一搏!

  与此同时,车内的陈道临和昆仑,也如释重负的露出了微笑。

  只是两人看陈东的背影,却都变得古怪起来

  昆仑是敬畏。

  而陈道临,则是欣慰。

  ……

  十分钟后。

  陈东终于将陈道临和昆仑从残破漏油的车里移了出来。

  远离了吉普车三十多米远,这样的距离,也能预防吉普车漏油后突然的自爆。

  临近中午。

  荒漠中的气温飙升,俨然像是个大蒸笼。

  陈东三人哪怕浑身早已满布汗珠。

  可刚刚劫后余生,让三人都没心思理会这炎炎酷热。

  陈东检查了一下陈道临和昆仑的伤势,昆仑最重,但一时半会儿也不至于当场致命。

  更何况,他现在也趋近筋疲力尽,在这荒郊野外,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更别提寻找救援了。

  陈东只能扯下衣服,撕烂成布条,为昆仑简单包扎伤口。

  “东儿,你长大了。”

  陈道临望着为昆仑包扎伤口的陈东,忽然欣慰的笑了起来。

  一旁的昆仑,也跟着笑,只是牵扯到伤口,让他龇牙咧嘴,笑容也变得难看诡异起来。

  陈东打好了最后一个结,瘫坐在了沙地上。

  有气无力的回了一句:“我不知道我长没长大,但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

  目光渐渐冰冷地看向陈道临,陈东声音冷厉地说:“从今往后,要么父子同心,一起上,要么就我自己上,让我爸和兄弟用生命掩护我苟活,我做不到,你就算是我爸,也没资格这么来教我!”

  陈道临和陈东对视着,这一刻,陈东的目光,让他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就连昆仑,也神情复杂地注视着陈东。

  啪啪……

  陈东脸上冷厉的神情转瞬便消失不见,拍了拍手掌上的砂砾。

  他缓缓问道:“现在,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