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390章 厚颜无耻

第390章 厚颜无耻

  回四印会所的路上。

  陈东的心情一直很压抑,面若寒霜。

  一旁的孤狼时不时地斜睨向陈东,却是保持沉默。

  身为男人,他最理解陈东此时的心情。

  “今晚就在四印会所吧。”

  陈东对孤狼说道,打破了车内死寂。

  “好的。”孤狼应了一声。

  陈东又说:“这件事,帮我保密,我不希望这件事影响到小影。”

  如今,顾清影才是她的一切。

  再加上顾清影现在身怀六甲,所以他从始至终才想瞒着顾清影。

  过去如烟说的容易,可落到谁身上,回忆起来,都是扎在心底的一根刺。

  夜色渐深。

  陈东将车停好后,便回到了竹林小院。

  本打算在堂屋椅子上熬一宿的,可想到那天顾清影的话,他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卧室。

  房间里,床头亮着昏黄的光。

  是顾清影为他留的灯。

  而顾清影,则如同小猫一般,蜷缩在床上一角,紧裹着被子。

  陈东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也没脱衣服,和衣而眠躺到了床上,占据着很小的一个角落。

  正要闭眼休息呢。

  身边忽然有了动静。

  陈东睁开眼睛,就看到顾清影已经朝向了他这边,眼眸也睁开了。

  “回来啦?”

  顾清影嫣然一笑,睡眼稀松的打了个哈欠。

  “嗯。”陈东应了一声,顺势将顾清影揽入怀中:“我说不要你等我吧,这么轻的动静,还是把你吵醒了。”

  “可我就愿意躺在你怀里入睡呀。”

  顾清影仰头看着陈东,眨了眨眼:“你有心事?看你脸色不太好。”

  “没什么,生意上的事。”

  陈东回了一句,今晚的事,算是一个结束了。

  不过面对顾清影,他终究觉得愧疚。

  特别是,顾清影为他留灯,想躺在他怀里入睡的话。

  陈东刮了刮顾清影的鼻梁:“以后我尽量早点回来,抱着你睡觉。”

  “爱你老公。”顾清影闭上了眼睛,她实在困得不行了。

  陈东温柔一笑,和顾清影相拥入眠。

  后边的一周时间,一切风平浪静。

  鼎泰公司在陈东的控制下,陆续拿了地,已经开始项目推进。

  而秦家那边,秦叶也连连传来捷报,秦家的金融公司,俨然就是金融界的庞然大物,依托于此,秦叶和秦小芊在金融业内,无往不利。

  本身两人都不是弱者,秦叶当初一手豪卷百亿奠定金融公司成为秦家产业支柱,秦小芊更是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年纪轻轻便成绩斐然。

  两人之所以一直在秦家声名不显,无非就是被吃人血馒头的秦家压制罢了。

  如今脱离了秦家,反手掌控了秦家半数资产,两人俨然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京都的张楚两家,也传来利好消息。

  娱乐公司已经着手推动项目进展,并且获利颇丰。

  接二连三的好消息,让陈东信心倍增。

  雪球一旦滚起来,一年之后,决定谁来继承家主的时候,他相信,自己的成绩,将会让所有人汗颜。

  更关键的是。

  这一周时间,陈东确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陈家对他的态度!

  父亲的失踪,一直让他忐忑不安,担心父亲的同时,也担心陈家没了父亲压制,那些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人,会处处针对他。

  面对陈家,他现在想反抗依旧太难。

  如果陈老太太真的让陈家针对他,对他而,无疑是泰山压顶。

  一年时间,几乎可以压得他寸步难进。

  好在,陈家并没有这么干!

  几家欢喜几家愁。

  在陈东满心欢喜,铆足了劲发展的时候。

  岭东市,却出了一场变故。

  “林岭东女友是二手货,堂堂岭东地下王,居然是接盘侠!”

  这则坊间新闻,犹如重磅炸弹,轰炸了整个岭东。

  消息一出,便瞬间将林岭东推上了风口浪尖。

  而曾经的岭东地下王,也随之成为坊间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语之中,尽显嗤笑和讥讽。

  岭东山庄别墅内。

  林岭东面色阴沉到了极点。

  这阵子,他被坊间的传闻搞得一阵头大。

  以他的性格,他不太在乎名声。

  要不然当初也不会顶着坊间传闻压力,让地给陈东后还锲而不舍的邀请陈东了。

  偏偏,这件事他真的忍不了!

  不论是传闻中辱骂王楠楠为二手货,亦或者羞辱他是接盘侠。

  王楠楠坐在一旁,脸色也同样难看到了极点。

  坊间突然兴起的传闻,仿佛是利刀一般,狠狠地刺在了她的伤疤上,无情揭开,然后利刀再刺进了伤口里。

  只是,此时的王楠楠却是低头思索着,神情复杂。

  咚咚!

  敲门声响起。

  不等林岭东开口,吴君豪便推门走了进来。

  “老板,查出来了。”

  吴君豪沉声说,目光却若有似无的扫向王楠楠。

  王楠楠抬起了头,眼神有些慌乱。

  林岭东紧咬着牙,目露凶光:“谁干的?”

  声音冷厉,冰冷如霜。

  让王楠楠面色有些发白。

  吴君豪也是神情一凝。

  他跟着林岭东多年,知道林岭东这次是震怒了!

  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王楠楠,吴君豪说:“是大嫂

  回四印会所的路上。

  陈东的心情一直很压抑,面若寒霜。

  一旁的孤狼时不时地斜睨向陈东,却是保持沉默。

  身为男人,他最理解陈东此时的心情。

  “今晚就在四印会所吧。”

  陈东对孤狼说道,打破了车内死寂。

  “好的。”孤狼应了一声。

  陈东又说:“这件事,帮我保密,我不希望这件事影响到小影。”

  如今,顾清影才是她的一切。

  再加上顾清影现在身怀六甲,所以他从始至终才想瞒着顾清影。

  过去如烟说的容易,可落到谁身上,回忆起来,都是扎在心底的一根刺。

  夜色渐深。

  陈东将车停好后,便回到了竹林小院。

  本打算在堂屋椅子上熬一宿的,可想到那天顾清影的话,他蹑手蹑脚的走进了卧室。

  房间里,床头亮着昏黄的光。

  是顾清影为他留的灯。

  而顾清影,则如同小猫一般,蜷缩在床上一角,紧裹着被子。

  陈东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也没脱衣服,和衣而眠躺到了床上,占据着很小的一个角落。

  正要闭眼休息呢。

  身边忽然有了动静。

  陈东睁开眼睛,就看到顾清影已经朝向了他这边,眼眸也睁开了。

  “回来啦?”

  顾清影嫣然一笑,睡眼稀松的打了个哈欠。

  “嗯。”陈东应了一声,顺势将顾清影揽入怀中:“我说不要你等我吧,这么轻的动静,还是把你吵醒了。”

  “可我就愿意躺在你怀里入睡呀。”

  顾清影仰头看着陈东,眨了眨眼:“你有心事?看你脸色不太好。”

  “没什么,生意上的事。”

  陈东回了一句,今晚的事,算是一个结束了。

  不过面对顾清影,他终究觉得愧疚。

  特别是,顾清影为他留灯,想躺在他怀里入睡的话。

  陈东刮了刮顾清影的鼻梁:“以后我尽量早点回来,抱着你睡觉。”

  “爱你老公。”顾清影闭上了眼睛,她实在困得不行了。

  陈东温柔一笑,和顾清影相拥入眠。

  后边的一周时间,一切风平浪静。

  鼎泰公司在陈东的控制下,陆续拿了地,已经开始项目推进。

  而秦家那边,秦叶也连连传来捷报,秦家的金融公司,俨然就是金融界的庞然大物,依托于此,秦叶和秦小芊在金融业内,无往不利。

  本身两人都不是弱者,秦叶当初一手豪卷百亿奠定金融公司成为秦家产业支柱,秦小芊更是凭借着自己的能力,年纪轻轻便成绩斐然。

  两人之所以一直在秦家声名不显,无非就是被吃人血馒头的秦家压制罢了。

  如今脱离了秦家,反手掌控了秦家半数资产,两人俨然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京都的张楚两家,也传来利好消息。

  娱乐公司已经着手推动项目进展,并且获利颇丰。

  接二连三的好消息,让陈东信心倍增。

  雪球一旦滚起来,一年之后,决定谁来继承家主的时候,他相信,自己的成绩,将会让所有人汗颜。

  更关键的是。

  这一周时间,陈东确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陈家对他的态度!

  父亲的失踪,一直让他忐忑不安,担心父亲的同时,也担心陈家没了父亲压制,那些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的人,会处处针对他。

  面对陈家,他现在想反抗依旧太难。

  如果陈老太太真的让陈家针对他,对他而,无疑是泰山压顶。

  一年时间,几乎可以压得他寸步难进。

  好在,陈家并没有这么干!

  几家欢喜几家愁。

  在陈东满心欢喜,铆足了劲发展的时候。

  岭东市,却出了一场变故。

  “林岭东女友是二手货,堂堂岭东地下王,居然是接盘侠!”

  这则坊间新闻,犹如重磅炸弹,轰炸了整个岭东。

  消息一出,便瞬间将林岭东推上了风口浪尖。

  而曾经的岭东地下王,也随之成为坊间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语之中,尽显嗤笑和讥讽。

  岭东山庄别墅内。

  林岭东面色阴沉到了极点。

  这阵子,他被坊间的传闻搞得一阵头大。

  以他的性格,他不太在乎名声。

  要不然当初也不会顶着坊间传闻压力,让地给陈东后还锲而不舍的邀请陈东了。

  偏偏,这件事他真的忍不了!

  不论是传闻中辱骂王楠楠为二手货,亦或者羞辱他是接盘侠。

  王楠楠坐在一旁,脸色也同样难看到了极点。

  坊间突然兴起的传闻,仿佛是利刀一般,狠狠地刺在了她的伤疤上,无情揭开,然后利刀再刺进了伤口里。

  只是,此时的王楠楠却是低头思索着,神情复杂。

  咚咚!

  敲门声响起。

  不等林岭东开口,吴君豪便推门走了进来。

  “老板,查出来了。”

  吴君豪沉声说,目光却若有似无的扫向王楠楠。

  王楠楠抬起了头,眼神有些慌乱。

  林岭东紧咬着牙,目露凶光:“谁干的?”

  声音冷厉,冰冷如霜。

  让王楠楠面色有些发白。

  吴君豪也是神情一凝。

  他跟着林岭东多年,知道林岭东这次是震怒了!

  目光复杂地看了一眼王楠楠,吴君豪说:“是大嫂

  的父母和弟弟。”

  话一出口。

  林岭东登时一愣。

  王楠楠美目中陡然泛起了泪光,眼睛唰的一下就红了。

  “楠楠,怎么回事?你可从来没提起过什么父母和弟弟的。”

  林岭东看到王楠楠的反应,顿时心中便笃定了吴君豪的说法。

  “我,我……”

  王楠楠心如刀割,心烦意乱中,一时有些无。

  林岭东神情一厉。

  他愤然起身,一把抓住了王楠楠的双肩:“我尊重你,不去探究你的过去,为什么你的过去会向我泼这样的脏水?”

  他是岭东地下王,他有独属于他的傲气。

  为了一些事,他可以忍,可以放下傲气。

  可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了!

  如果是旁人,他还不会如此雷霆炸怒的对待王楠楠。

  可这次倒脏水的,居然是王楠楠的亲生父母和弟弟!

  这该是多狗血的事情?

  “岭东,你消消气。”

  王楠楠神情慌张,急忙起身为林岭东摩挲胸口,一边梨花带雨的哭着:“我已经和他们断绝关系了,我早都已经和他们断绝关系了,可我没想到……没想到他们会这么……”

  “厚颜无耻?”

  林岭东冷冷吐出四个字。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