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388章 用我妻儿威胁,算不算过分?

第388章 用我妻儿威胁,算不算过分?

  晚上六点。

  陈东下班后,并未回家,而是给发了条微信。

  然后,便驾车前往岭东。

  这件事,终究要有个终结。

  不管是对王楠楠,还是林岭东。

  继续拖着,王楠楠能威胁一次,就能威胁第二次。

  车上,孤狼坐在副驾驶上,时不时地斜睨陈东一眼。

  他能明显感觉到陈东的怒意。

  甚至,车速也能清晰反应出来。

  “陈先生,真的不需要叫昆仑哥他们吗?”孤狼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不用。”:

  陈东摇摇头。

  如果叫了昆仑,势必会让顾清影知道今晚为什么要晚回家了。

  他不想让顾清影太闹心这事。

  孤狼欲又止。

  岭东山庄内。

  今夜格外安静。

  为了宴请陈东,林岭东特地下令,今夜整个岭东山庄不对外接客。

  以全山庄之力,迎接陈东一人,足以表现出他的郑重。

  王楠楠并未参与这场宴会。

  即使林岭东再三请求,她依旧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闭门不出。

  为此,林岭东也感到无奈。

  而作陪的,也只有吴君豪一人。

  早早的,两人便在宴会厅等候。

  “老板,差不多快到八点了。”吴君豪看了看时间,说。

  林岭东点点头,神情渐渐紧张凝重起来。

  这可是楠楠受尽委屈求来的。

  一定不能辜负楠楠的一番苦心!

  吴君豪忽然说:“要是这次他还不来,我们还是算了吧?”

  林岭东一怔。

  深沉地看了一眼吴君豪。

  想到王楠楠回家时的反应,他的心就不由得狠狠地揪了一把。

  点点头,林岭东肃然地说:“如果这次不成,就算了,我的女人都为我受尽委屈了,如果我还执迷不悟,岂不是狼心狗肺了?”

  吴君豪暗松了一口气。

  他就是担心林岭东还执念邀请陈东。

  作为岭东地下王,自他追随林岭东以来才还从未见林岭东这般低三下四过。

  这段时间,地下王的风头在岭东,已经在渐渐转变了。

  如果再持续下去,岭东地下王这个名头,怕是要消失了。

  这时,外边一位中年人快速地跑了进来。

  “老板,陈先生到了!”

  这一句话,对林岭东而,宛若天籁之音。

  来了!

  终于来了!

  这一天,已经等了足足半月了!

  林岭东激动不已,当即快步朝外走去。

  吴君豪暗赞一声“大嫂牛逼”便快速跟上。

  停车场内。

  陈东停好车后,刚一下车,便有人迎了上来。

  “您好陈先生,请跟我来。”

  陈东扫了一眼冷清的山庄,一边走,一边冷声道:“怎么,今晚岭东山庄没人了?”

  “实不相瞒,林老板为了迎接陈先生,特意下令今夜岭东山庄不接外客,只接陈先生一人。”

  没皮没脸威胁来的,用这么高的规格接待,算什么意思?

  陈东心里不屑,脚步飞快。

  很快。

  他就看到迎面快步走来的林岭东和吴君豪。

  “陈先生,欢迎欢迎,大驾光临,实乃岭东荣幸。”

  林岭东三步并作两步,双手迎向陈东。

  行举止,俨然将陈东捧到了极高的位置。

  然而。

  “别客气了,走吧。”

  陈东并未伸手,冷漠回应了一句,便掠过了林岭东。

  林岭东瞬间僵在原地,伸出的双手也顿在半空。

  “槽!老板,这陈东也太不知礼数了?”

  吴君豪忍不住低骂了一句。

  他是林岭东最信任的手下,此时见林岭东低三下四的作态,依旧得不到回应,不免愤怒。

  “闭嘴,跟上!”

  林岭东冷冷一语,并不恼怒,快步跟上陈东。

  进入宴会厅后。

  没等林岭东开口,陈东便大摇大摆的坐到了主位上。

  这一幕,看得林岭东一愣。

  吴君豪更是睚眦欲裂,眼中闪烁凶光,这特么的……

  即使孤狼,也是一阵错愕。

  “坐吧。”

  陈东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上,淡然一挥手。

  林岭东和吴君豪对视一眼,分别坐在了陈东左右手的位置。

  孤狼则随意找了个位置。

  宴会厅的气氛,有些凝固。

  陈东的反应,仿佛一盆冷水,浇灭了林岭东最后一丝热情,让他此时有些不知道如何应对。

  “林老板锲而不舍的邀请我一叙,究竟是为了什么?”

  陈东打破了宴会厅中的死寂。

  森冷的眸光,斜睨向了林岭东。

  林岭东被注视着,突然有些心悸。

  这种感觉,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相反,很多年来,都是他让别人有这种感觉的。

  讪笑了一声,林岭东抱拳说道:“实在是之前那事,是林某冒犯了,所以林某一直想单独设宴向陈先生赔礼道歉,林某知晓陈先生事多繁忙,所以才再而三的,还请见谅。”

  “见谅?”

  陈东冷笑了一声:“抱歉了,这事,我真的没法见谅。”

  语之间,尽显冷意。

  林岭东和吴君豪都愣住了。

  这到底是来吃饭一叙的?

  还是来找茬干架的?

  “陈先生,不必这样吧?”<

  晚上六点。

  陈东下班后,并未回家,而是给发了条微信。

  然后,便驾车前往岭东。

  这件事,终究要有个终结。

  不管是对王楠楠,还是林岭东。

  继续拖着,王楠楠能威胁一次,就能威胁第二次。

  车上,孤狼坐在副驾驶上,时不时地斜睨陈东一眼。

  他能明显感觉到陈东的怒意。

  甚至,车速也能清晰反应出来。

  “陈先生,真的不需要叫昆仑哥他们吗?”孤狼觉得气氛有些不对。

  “不用。”:

  陈东摇摇头。

  如果叫了昆仑,势必会让顾清影知道今晚为什么要晚回家了。

  他不想让顾清影太闹心这事。

  孤狼欲又止。

  岭东山庄内。

  今夜格外安静。

  为了宴请陈东,林岭东特地下令,今夜整个岭东山庄不对外接客。

  以全山庄之力,迎接陈东一人,足以表现出他的郑重。

  王楠楠并未参与这场宴会。

  即使林岭东再三请求,她依旧将自己关在房间里,闭门不出。

  为此,林岭东也感到无奈。

  而作陪的,也只有吴君豪一人。

  早早的,两人便在宴会厅等候。

  “老板,差不多快到八点了。”吴君豪看了看时间,说。

  林岭东点点头,神情渐渐紧张凝重起来。

  这可是楠楠受尽委屈求来的。

  一定不能辜负楠楠的一番苦心!

  吴君豪忽然说:“要是这次他还不来,我们还是算了吧?”

  林岭东一怔。

  深沉地看了一眼吴君豪。

  想到王楠楠回家时的反应,他的心就不由得狠狠地揪了一把。

  点点头,林岭东肃然地说:“如果这次不成,就算了,我的女人都为我受尽委屈了,如果我还执迷不悟,岂不是狼心狗肺了?”

  吴君豪暗松了一口气。

  他就是担心林岭东还执念邀请陈东。

  作为岭东地下王,自他追随林岭东以来才还从未见林岭东这般低三下四过。

  这段时间,地下王的风头在岭东,已经在渐渐转变了。

  如果再持续下去,岭东地下王这个名头,怕是要消失了。

  这时,外边一位中年人快速地跑了进来。

  “老板,陈先生到了!”

  这一句话,对林岭东而,宛若天籁之音。

  来了!

  终于来了!

  这一天,已经等了足足半月了!

  林岭东激动不已,当即快步朝外走去。

  吴君豪暗赞一声“大嫂牛逼”便快速跟上。

  停车场内。

  陈东停好车后,刚一下车,便有人迎了上来。

  “您好陈先生,请跟我来。”

  陈东扫了一眼冷清的山庄,一边走,一边冷声道:“怎么,今晚岭东山庄没人了?”

  “实不相瞒,林老板为了迎接陈先生,特意下令今夜岭东山庄不接外客,只接陈先生一人。”

  没皮没脸威胁来的,用这么高的规格接待,算什么意思?

  陈东心里不屑,脚步飞快。

  很快。

  他就看到迎面快步走来的林岭东和吴君豪。

  “陈先生,欢迎欢迎,大驾光临,实乃岭东荣幸。”

  林岭东三步并作两步,双手迎向陈东。

  行举止,俨然将陈东捧到了极高的位置。

  然而。

  “别客气了,走吧。”

  陈东并未伸手,冷漠回应了一句,便掠过了林岭东。

  林岭东瞬间僵在原地,伸出的双手也顿在半空。

  “槽!老板,这陈东也太不知礼数了?”

  吴君豪忍不住低骂了一句。

  他是林岭东最信任的手下,此时见林岭东低三下四的作态,依旧得不到回应,不免愤怒。

  “闭嘴,跟上!”

  林岭东冷冷一语,并不恼怒,快步跟上陈东。

  进入宴会厅后。

  没等林岭东开口,陈东便大摇大摆的坐到了主位上。

  这一幕,看得林岭东一愣。

  吴君豪更是睚眦欲裂,眼中闪烁凶光,这特么的……

  即使孤狼,也是一阵错愕。

  “坐吧。”

  陈东大马金刀的坐在主位上,淡然一挥手。

  林岭东和吴君豪对视一眼,分别坐在了陈东左右手的位置。

  孤狼则随意找了个位置。

  宴会厅的气氛,有些凝固。

  陈东的反应,仿佛一盆冷水,浇灭了林岭东最后一丝热情,让他此时有些不知道如何应对。

  “林老板锲而不舍的邀请我一叙,究竟是为了什么?”

  陈东打破了宴会厅中的死寂。

  森冷的眸光,斜睨向了林岭东。

  林岭东被注视着,突然有些心悸。

  这种感觉,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相反,很多年来,都是他让别人有这种感觉的。

  讪笑了一声,林岭东抱拳说道:“实在是之前那事,是林某冒犯了,所以林某一直想单独设宴向陈先生赔礼道歉,林某知晓陈先生事多繁忙,所以才再而三的,还请见谅。”

  “见谅?”

  陈东冷笑了一声:“抱歉了,这事,我真的没法见谅。”

  语之间,尽显冷意。

  林岭东和吴君豪都愣住了。

  这到底是来吃饭一叙的?

  还是来找茬干架的?

  “陈先生,不必这样吧?”<

  p>吴君豪实在忍不了了,开口道:“岭东上下,还从不曾有我老板如此礼待之人,这哪是一而再再而三,半个月十几次的邀请,你拒绝就算了,现在我大嫂邀请你过来了,你何必弄得大家都如此难堪?”

  “君豪闭嘴!”

  林岭东神情一肃,怒视吴君豪。

  吴君豪却仿佛置若罔闻,怒视着陈东:“我知道陈先生家大业大,乃是真龙降临了这偏远之地,但也不至于如此践踏辱没我老板吧?”

  声音冷厉,透着浓浓不忿。

  陈东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见到陈东的笑容,林岭东登时额头有些湿润。

  吴君豪也是神情一愣。

  “礼待?你们的礼待可真是让我第一次见闻!”

  “践踏辱没?有一句话叫自取其辱,难道没听过吗?”

  陈东笑着看向吴君豪,充满不屑。

  紧跟着,他目光扫向四周:“对了,王楠楠不是你大嫂吗?她怎么不在场,莫不是,怕我……杀了她?”

  一语出,宴会厅中,寒意激荡。

  林岭东大变。

  他再傻,也听出事情不对了。

  但陈东这么直指王楠楠,他怎么能忍?

  林岭东神情冷峻,沉声道:“楠楠是我的女人,陈先生这话过分了!”

  “过分?”

  陈东嗤笑了一声:“那用我妻儿威胁我来,算不算过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