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383章 或许我真的能帮你

第383章 或许我真的能帮你

  吴君豪寒蝉若惊。

  可他不明白,林岭东这么我坚决想要和陈东走到一起,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已经调查清楚陈东的底细了。

  确实是一尊大人物!

  可那又怎样?

  别人不给脸,堂堂岭东地下王,难道还要将脸皮扔到地上,一次次的让人踩吗?

  横霸岭东,当地下王,这还不够吗?

  只是,他不敢问,因为他了解林岭东的性格。

  此时追问,无异火上浇油。

  烧的,也是他自己。

  林岭东烦躁的回到别墅。

  王楠楠正坐在一楼客厅里,看着电视,一身黑色蕾丝睡袍,盘腿坐在沙发上,湿漉漉的长发披散着,手里还捧着一个果盘。

  这一幕,别有一番风情。

  让满心恼火的林岭东看到时,也不由得心猿意马。

  “回来了?”

  王楠楠看到了林岭东,嫣然一笑,捧起果盘:“阿姨削了好多水果呢,吃一点吧。”

  林岭东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摇摇头,坐到了王楠楠身边。

  沁人心脾的发香,让林岭东眼中翻腾起火焰。

  他忍不住开口道:“楠楠,晚上我们能一起住一个房间吗?”

  是的,那天晚上王楠楠住进他的别墅后,两人终究是分开睡得。

  这是王楠楠的意思,林岭东只好尊重。

  不过,此时他还是有些安耐不住了。

  “岭东……”

  王楠楠有些纠结,放下果盘,紧泯着嘴唇,缓缓说道:“我,我们还不到时候。”

  “楠楠……”

  林岭东还想说什么。

  王楠楠却已经站了起来,俯身一吻堵住了林岭东的嘴唇。

  一触及分,王楠楠认真地说:“岭东,相信我,我早晚是你的人,但不是现在,我还没准备好,早点休息,我去睡觉了。”

  望着王楠楠婀娜的背影,林岭东有些恍惚。

  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余温尚存的嘴唇,先前的恼火,此时变得平静,嘴角甚至抑制不住的上翘,微笑。

  “好,我尊重你,你注定是我林岭东的女人。”

  ……

  林岭东邀请的决心,完全超出了陈东的预料。

  一次次请柬递送到面前,陈东尽皆看都不看,便扔进垃圾桶。

  原以为事不过三,就算过了三,也不会持续太久。

  偏偏,请柬一事,每天如出一辙的被孤狼送到陈东的办公桌上。

  这一送,便是半个月!

  “又来了?”

  见到孤狼进来,陈东几乎本能反应的问。

  孤狼尴尬的点点头:“陈先生,他这么锲而不舍,要不就答应一次吧?每天应付也挺烦人的。”

  “不去。”陈东拿起请柬,随手扔到了垃圾桶里。

  孤狼无奈,转身离开。

  鼎泰公司大楼下。

  吴君豪搓着双手,忐忑等待。

  他已经负责送请柬一周了。

  锲而不舍的递送请柬,唯一得到的转变,也只是孤狼能直接告诉他陈东会不会去赴宴。

  这让吴君豪很尴尬。

  因为之前,他还因为拿地的事,揍过孤狼呢。

  现在,却是要躬身谄媚孤狼,以谋求孤狼透露出陈东的意愿。

  因为林岭东的关系,他还不敢表现出半点不满和横色。

  忽然,吴君豪眼睛一亮。

  急忙迎了上去:“孤狼哥,陈总怎么样?”

  孤狼摇摇头:“回去吧,不去。”

  “这……”吴君豪急了,忙说道:“孤狼哥你能不能帮忙说一下情,事成之后,小弟一定重谢。”

  语谄媚,卑躬屈膝。

  让孤狼都觉得现在的吴君豪,仿佛换了个人。

  孤狼无奈地摊了摊手:“我只不过是陈先生公司的保安队长而已,能从陈先生口中得到赴宴与否已经是极限了,我哪有资格帮忙说情,你回去吧。”

  说完,他便不再理会吴君豪,转身回公司。

  吴君豪愣在原地,眼中闪过一丝怨毒。

  这特么的……脸也太大了吧?

  在岭东,还没人能让我老板这么请的人!

  怨归怨,吴君豪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上车离开。

  岭东山庄。

  诺大的书房内,檀香悠悠。

  林岭东正在泼墨挥毫,神情专注。

  一旁的王楠楠一身黑色长裙,尽显优雅,翘着兰花指,悉心帮林岭东研墨,以她的水准,自然看不出林岭东画作的深度意境。

  不过并不妨碍她站在林岭东身前,露出惊叹赞赏的表情。

  吴君豪满脸愁容的走了进来。

  林岭东并未察觉,依旧专心作画。

  倒是王楠楠对吴君豪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吴君豪无奈点头,静静等待。

  半个小时后。

  林岭东长出一口气,收笔,从王楠楠手中接过印章,心满意足的落下了自己的款。

  “这幅画,已经有些意境了。”

  “那就裱起来。”王楠楠说。

  林岭东笑着正要回应,却看到早已等候的吴君豪。

  “君豪,怎么样了?”

  吴君豪苦涩一笑:“老板,他还是不同意。”

  话音刚落。

  林岭东脸上笑意全无,沮丧到了极点。

  手中毛笔,也顺势落到了刚画好的作品上。

  “哎呀,岭东你干嘛呢?费尽心血画出这么好一幅画,就这么给糟蹋了!”

  王楠楠一脸心疼,急忙拿开笔,忙着

  吴君豪寒蝉若惊。

  可他不明白,林岭东这么我坚决想要和陈东走到一起,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已经调查清楚陈东的底细了。

  确实是一尊大人物!

  可那又怎样?

  别人不给脸,堂堂岭东地下王,难道还要将脸皮扔到地上,一次次的让人踩吗?

  横霸岭东,当地下王,这还不够吗?

  只是,他不敢问,因为他了解林岭东的性格。

  此时追问,无异火上浇油。

  烧的,也是他自己。

  林岭东烦躁的回到别墅。

  王楠楠正坐在一楼客厅里,看着电视,一身黑色蕾丝睡袍,盘腿坐在沙发上,湿漉漉的长发披散着,手里还捧着一个果盘。

  这一幕,别有一番风情。

  让满心恼火的林岭东看到时,也不由得心猿意马。

  “回来了?”

  王楠楠看到了林岭东,嫣然一笑,捧起果盘:“阿姨削了好多水果呢,吃一点吧。”

  林岭东只觉得有些口干舌燥,摇摇头,坐到了王楠楠身边。

  沁人心脾的发香,让林岭东眼中翻腾起火焰。

  他忍不住开口道:“楠楠,晚上我们能一起住一个房间吗?”

  是的,那天晚上王楠楠住进他的别墅后,两人终究是分开睡得。

  这是王楠楠的意思,林岭东只好尊重。

  不过,此时他还是有些安耐不住了。

  “岭东……”

  王楠楠有些纠结,放下果盘,紧泯着嘴唇,缓缓说道:“我,我们还不到时候。”

  “楠楠……”

  林岭东还想说什么。

  王楠楠却已经站了起来,俯身一吻堵住了林岭东的嘴唇。

  一触及分,王楠楠认真地说:“岭东,相信我,我早晚是你的人,但不是现在,我还没准备好,早点休息,我去睡觉了。”

  望着王楠楠婀娜的背影,林岭东有些恍惚。

  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余温尚存的嘴唇,先前的恼火,此时变得平静,嘴角甚至抑制不住的上翘,微笑。

  “好,我尊重你,你注定是我林岭东的女人。”

  ……

  林岭东邀请的决心,完全超出了陈东的预料。

  一次次请柬递送到面前,陈东尽皆看都不看,便扔进垃圾桶。

  原以为事不过三,就算过了三,也不会持续太久。

  偏偏,请柬一事,每天如出一辙的被孤狼送到陈东的办公桌上。

  这一送,便是半个月!

  “又来了?”

  见到孤狼进来,陈东几乎本能反应的问。

  孤狼尴尬的点点头:“陈先生,他这么锲而不舍,要不就答应一次吧?每天应付也挺烦人的。”

  “不去。”陈东拿起请柬,随手扔到了垃圾桶里。

  孤狼无奈,转身离开。

  鼎泰公司大楼下。

  吴君豪搓着双手,忐忑等待。

  他已经负责送请柬一周了。

  锲而不舍的递送请柬,唯一得到的转变,也只是孤狼能直接告诉他陈东会不会去赴宴。

  这让吴君豪很尴尬。

  因为之前,他还因为拿地的事,揍过孤狼呢。

  现在,却是要躬身谄媚孤狼,以谋求孤狼透露出陈东的意愿。

  因为林岭东的关系,他还不敢表现出半点不满和横色。

  忽然,吴君豪眼睛一亮。

  急忙迎了上去:“孤狼哥,陈总怎么样?”

  孤狼摇摇头:“回去吧,不去。”

  “这……”吴君豪急了,忙说道:“孤狼哥你能不能帮忙说一下情,事成之后,小弟一定重谢。”

  语谄媚,卑躬屈膝。

  让孤狼都觉得现在的吴君豪,仿佛换了个人。

  孤狼无奈地摊了摊手:“我只不过是陈先生公司的保安队长而已,能从陈先生口中得到赴宴与否已经是极限了,我哪有资格帮忙说情,你回去吧。”

  说完,他便不再理会吴君豪,转身回公司。

  吴君豪愣在原地,眼中闪过一丝怨毒。

  这特么的……脸也太大了吧?

  在岭东,还没人能让我老板这么请的人!

  怨归怨,吴君豪最终还是叹了口气,上车离开。

  岭东山庄。

  诺大的书房内,檀香悠悠。

  林岭东正在泼墨挥毫,神情专注。

  一旁的王楠楠一身黑色长裙,尽显优雅,翘着兰花指,悉心帮林岭东研墨,以她的水准,自然看不出林岭东画作的深度意境。

  不过并不妨碍她站在林岭东身前,露出惊叹赞赏的表情。

  吴君豪满脸愁容的走了进来。

  林岭东并未察觉,依旧专心作画。

  倒是王楠楠对吴君豪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吴君豪无奈点头,静静等待。

  半个小时后。

  林岭东长出一口气,收笔,从王楠楠手中接过印章,心满意足的落下了自己的款。

  “这幅画,已经有些意境了。”

  “那就裱起来。”王楠楠说。

  林岭东笑着正要回应,却看到早已等候的吴君豪。

  “君豪,怎么样了?”

  吴君豪苦涩一笑:“老板,他还是不同意。”

  话音刚落。

  林岭东脸上笑意全无,沮丧到了极点。

  手中毛笔,也顺势落到了刚画好的作品上。

  “哎呀,岭东你干嘛呢?费尽心血画出这么好一幅画,就这么给糟蹋了!”

  王楠楠一脸心疼,急忙拿开笔,忙着

  收拾画作。

  林岭东却毫不理会,颓丧地坐在椅子上,挠了挠头发:“他怎么就是不答应,难道我林岭东就这么入不了他的法眼?”

  “老板……”

  吴君豪想要劝慰,却被王楠楠一个眼神制止。

  随即,王楠楠放下了手中画作。

  转而走到林岭东身后,为林岭东轻轻的揉着太阳穴,温柔问道。

  “你这阵子到底怎么了?整个人都焦躁不堪的,和我以前认识的林岭东完全不一样了,有什么事,就不能和我说说吗?我可以帮你的!”

  “你帮不上忙的。”林岭东摆摆手,面对王楠楠他不想有丝毫坏情绪。

  吴君豪却忍不住开口:“大嫂,还不就是隔壁市的那个鼎泰公司老总陈东,老板看得起他,想宴请他一叙,这一张张请柬发过去,都十几次了,那陈东目中无人,愣是一次次拒绝老板,老板就因为这事烦心呢。”

  “陈东……”

  王楠楠娇躯一颤,按在林岭东太阳穴的双手也停了下来。

  这一刻,惆怅满怀,神情也变得极其不自然。

  这一幕,林岭东察觉。

  他颓丧的摆摆手:“这事你帮不上忙的,好啦,别问了,男人的事男人办就是了,你别操这份心。”

  王楠楠眸光闪烁。

  看着烦恼的林岭东,忽然说道。

  “或许……我真的能帮你!”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