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379章 不管多晚,我都替你留灯

第379章 不管多晚,我都替你留灯

  房间里,寂静无声。

  “注销电话号,父亲是担心被我追查所在?”陈东皱眉呢喃道。

  龙老思索一下,声音低沉:“或许,是在担心别人追查。”

  陈东恍然大悟。

  的确,父亲能给我短信报平安,又怎么会担心被我追查?

  注销电话号,更多的应该是防止被别人追查。

  “可是,他在提防谁?”

  龙老摇头,默然不语。

  他跟随陈道临多年,对陈道临的脾气秉性了若指掌。

  但这一次,他是真的看不透。

  甚至,连一点线索都摸索不出来!:

  深吸了口气,龙老苦涩一笑:“老奴这次也是眼拙了,真的毫无头绪,陈家那边也毫无异常。”

  一句话,也压下了陈东心中的疑惑。

  如果说最可能让父亲忌惮的,无疑是陈家了。

  偏偏,这一次陈家上下,还毫无异常的表现。

  父亲失踪后,上到陈老太太,下到陈家每个人,都在尽心竭力的寻找。

  一切,都显得“平平无奇”。

  “平平无奇之下,总应该藏着匪夷所思的东西才对,事出反常必有妖。”陈东呢喃了一声。

  线索全无,唯一知道的就是父亲发短信的号码是在西漠的一个城市。

  但这一点,几乎算是无用。

  哪怕派人过去寻找,也是大海捞针。

  深吸了口气,见龙老满脸疲惫,强忍着哈欠的样子。

  陈东心疼地说:“龙老你先休息吧,没有线索,但至少知道现在我爸是安全的,这我也算是放了一些心了。”

  离开了龙老房间。

  陈东再无睡意,沏好了一壶清茶,便走到了院子里,来回踱步,品茶提神。

  疑惑、忐忑、紧张的情绪交织在一起。

  让他心情极为烦躁。

  父亲现在既然安全,那他剩下的最大的担心,就是陈家的态度了!

  一年期限,实在太短。

  如果在父亲的庇护下,他倒是有六七成的把握,在父亲大寿上交出一份让所有继承者汗颜的答卷。

  偏偏,父亲失踪了。

  没了父亲的庇护,如果陈家的态度此时再变得分毫必究的话,那他能施展的余地,将会呈现雪崩般的下降。

  甚至,被压制的毫无施展之地!

  如此一来,一年期限,对他而,不过是等死的时间。

  “现在,就只能看陈家人怎么想了。”

  陈东眼睛空洞的呢喃了一声,颓丧无力地感觉,让他近乎抓狂。

  “大早上的凉,你要注意下身体。”

  身后,温柔的声音响起。

  紧跟着,陈东就感觉肩膀上被披上了一件外套。

  他回过身,顾清影正站在面前,柔情蜜意,满脸担忧地看着他。

  “你怎么早就醒了?不多休息一下。”

  顾清影摇摇头:“我早就醒了,还知道你昨晚在堂屋椅子上熬了一宿。”

  陈东错愕不已,他确定昨晚已经将动静压到最轻了,怎么还是被老婆发现了?

  顾清影踮起脚尖,玉手轻轻的在陈东鼻梁上刮了一下。

  狡黠一笑:“大傻子,我昨晚等了你好久,最后等得实在熬不住,才睡着的,床头灯一直为你留着呢。”

  “以后可不许这么傻了,不管你再多晚回来,我都会给你留一盏灯的,你怕吵到我睡觉,却不知道,你躺在外边,才让我睡得更少。”

  陈东目光失神。

  这一刻,心中暖意汹涌。

  谁不曾盼望过,万家灯火,有一盏是为自己而留?

  可现实中,又有谁能做到?

  顾清影做到了。

  以她的出生背景,能做到这种程度,真的让陈东极为诧异。

  曾经他的那三年,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

  鼻头有些发酸,陈东将顾清影揽入怀中,柔声道:“谢谢你,娶到你,是我三生有幸。”

  “好啦,我一早就叫小璐姐做好早饭了,你先去餐厅,我让小璐姐把早餐端过来。”顾清影挣扎着从陈东怀里出来,温婉可人,美目含笑。

  “竹林小院不是有厨房吗?”陈东问。

  顾清影嗔怪了一眼:“堂屋椅子那么硬,你熬了一宿怎么可能睡得好,小璐姐要是一大早在厨房里做饭,更让你睡不好觉了。”

  陈东哑然失笑。

  老婆考虑的确实很周到。

  不过老婆却没想到的是,他不是一夜没睡好,而是一夜没合过眼。

  回到餐厅。

  很快,昆仑和范璐就端来了饭菜。

  陈东和大家一起美美的吃了一顿,然后便和昆仑离开小院,进行魔鬼训练。

  体能训练,他从不曾懈怠。

  只有不知疲倦的上进,才能拥有他想要的未来。

  随着陈东的体魄越发强横,昆仑计划的魔鬼训练也在不断提高水准。

  只有这样,才能将体魄一次次逼到极限,激发出潜能。

  四印会所内,绿化景观极为完善。

  大早上,林荫小道上,露水浓浓,空气清新。

  陈东赤膊着上半身,随着锻炼,每一块肌肉都呈现膨胀的状态,宛若一块块精巧的岩石完美的构建成了肌体。

  滴滴汗珠,顺着皮肤滑落,晶莹光泽。

  每一寸皮肤,都透出一股澎湃的力量感。

  昆仑在一旁,注视着陈东锻炼,眼睛深邃,却是暗自心惊。

  “少爷,真的一直没有显露

  房间里,寂静无声。

  “注销电话号,父亲是担心被我追查所在?”陈东皱眉呢喃道。

  龙老思索一下,声音低沉:“或许,是在担心别人追查。”

  陈东恍然大悟。

  的确,父亲能给我短信报平安,又怎么会担心被我追查?

  注销电话号,更多的应该是防止被别人追查。

  “可是,他在提防谁?”

  龙老摇头,默然不语。

  他跟随陈道临多年,对陈道临的脾气秉性了若指掌。

  但这一次,他是真的看不透。

  甚至,连一点线索都摸索不出来!:

  深吸了口气,龙老苦涩一笑:“老奴这次也是眼拙了,真的毫无头绪,陈家那边也毫无异常。”

  一句话,也压下了陈东心中的疑惑。

  如果说最可能让父亲忌惮的,无疑是陈家了。

  偏偏,这一次陈家上下,还毫无异常的表现。

  父亲失踪后,上到陈老太太,下到陈家每个人,都在尽心竭力的寻找。

  一切,都显得“平平无奇”。

  “平平无奇之下,总应该藏着匪夷所思的东西才对,事出反常必有妖。”陈东呢喃了一声。

  线索全无,唯一知道的就是父亲发短信的号码是在西漠的一个城市。

  但这一点,几乎算是无用。

  哪怕派人过去寻找,也是大海捞针。

  深吸了口气,见龙老满脸疲惫,强忍着哈欠的样子。

  陈东心疼地说:“龙老你先休息吧,没有线索,但至少知道现在我爸是安全的,这我也算是放了一些心了。”

  离开了龙老房间。

  陈东再无睡意,沏好了一壶清茶,便走到了院子里,来回踱步,品茶提神。

  疑惑、忐忑、紧张的情绪交织在一起。

  让他心情极为烦躁。

  父亲现在既然安全,那他剩下的最大的担心,就是陈家的态度了!

  一年期限,实在太短。

  如果在父亲的庇护下,他倒是有六七成的把握,在父亲大寿上交出一份让所有继承者汗颜的答卷。

  偏偏,父亲失踪了。

  没了父亲的庇护,如果陈家的态度此时再变得分毫必究的话,那他能施展的余地,将会呈现雪崩般的下降。

  甚至,被压制的毫无施展之地!

  如此一来,一年期限,对他而,不过是等死的时间。

  “现在,就只能看陈家人怎么想了。”

  陈东眼睛空洞的呢喃了一声,颓丧无力地感觉,让他近乎抓狂。

  “大早上的凉,你要注意下身体。”

  身后,温柔的声音响起。

  紧跟着,陈东就感觉肩膀上被披上了一件外套。

  他回过身,顾清影正站在面前,柔情蜜意,满脸担忧地看着他。

  “你怎么早就醒了?不多休息一下。”

  顾清影摇摇头:“我早就醒了,还知道你昨晚在堂屋椅子上熬了一宿。”

  陈东错愕不已,他确定昨晚已经将动静压到最轻了,怎么还是被老婆发现了?

  顾清影踮起脚尖,玉手轻轻的在陈东鼻梁上刮了一下。

  狡黠一笑:“大傻子,我昨晚等了你好久,最后等得实在熬不住,才睡着的,床头灯一直为你留着呢。”

  “以后可不许这么傻了,不管你再多晚回来,我都会给你留一盏灯的,你怕吵到我睡觉,却不知道,你躺在外边,才让我睡得更少。”

  陈东目光失神。

  这一刻,心中暖意汹涌。

  谁不曾盼望过,万家灯火,有一盏是为自己而留?

  可现实中,又有谁能做到?

  顾清影做到了。

  以她的出生背景,能做到这种程度,真的让陈东极为诧异。

  曾经他的那三年,从未体会过这种感觉。

  鼻头有些发酸,陈东将顾清影揽入怀中,柔声道:“谢谢你,娶到你,是我三生有幸。”

  “好啦,我一早就叫小璐姐做好早饭了,你先去餐厅,我让小璐姐把早餐端过来。”顾清影挣扎着从陈东怀里出来,温婉可人,美目含笑。

  “竹林小院不是有厨房吗?”陈东问。

  顾清影嗔怪了一眼:“堂屋椅子那么硬,你熬了一宿怎么可能睡得好,小璐姐要是一大早在厨房里做饭,更让你睡不好觉了。”

  陈东哑然失笑。

  老婆考虑的确实很周到。

  不过老婆却没想到的是,他不是一夜没睡好,而是一夜没合过眼。

  回到餐厅。

  很快,昆仑和范璐就端来了饭菜。

  陈东和大家一起美美的吃了一顿,然后便和昆仑离开小院,进行魔鬼训练。

  体能训练,他从不曾懈怠。

  只有不知疲倦的上进,才能拥有他想要的未来。

  随着陈东的体魄越发强横,昆仑计划的魔鬼训练也在不断提高水准。

  只有这样,才能将体魄一次次逼到极限,激发出潜能。

  四印会所内,绿化景观极为完善。

  大早上,林荫小道上,露水浓浓,空气清新。

  陈东赤膊着上半身,随着锻炼,每一块肌肉都呈现膨胀的状态,宛若一块块精巧的岩石完美的构建成了肌体。

  滴滴汗珠,顺着皮肤滑落,晶莹光泽。

  每一寸皮肤,都透出一股澎湃的力量感。

  昆仑在一旁,注视着陈东锻炼,眼睛深邃,却是暗自心惊。

  “少爷,真的一直没有显露

  出极限……”

  昆仑对体魄和格斗技的理解以及锻炼方式,早已经登峰造极,否则也不会在泱泱陈家脱颖而出,成为所有精英一代的“教头师父”。

  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昆仑才更加震惊陈东的表现。

  在陈家多年,他制定的魔鬼训练,适用于所有精英一代,其中的翘楚,也让他屡次三番的修改过魔鬼训练的强度。

  但,尽皆是很快便显露出极限值。

  所谓的极限值,就是当提升到一定水准,便进步放缓,甚至趋近于零进步。

  而陈东,算是他心中陈家精英一代中的第一人了!

  非但体能和格斗技,进步飞速,甚至在他屡次修改魔鬼训练强度后,依旧没有显露疲态,呈现出极限值所在。

  这意味着,陈东的体能和格斗技,还能继续飞涨。

  更关键的是……

  陈东的战斗本能!

  那是让昆仑都咂舌惊艳的战斗本能。

  看着陈东锻炼,昆仑忍不住问道:“少爷,你童年的时候,是不是经历过一些什么?”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