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378章 东儿,父安

第378章 东儿,父安

  岭东地下王,低头认怂

  这一消息,疾风骤雨般席卷了整个岭东。

  林岭东自然知道这样做,所带来的后果,会让他成为全岭东,人尽嘲笑的对象。

  但他清楚,也必须这么做!

  哪怕沦为笑柄,他终究还是地下王。

  但不想沦为笑柄,他就得成为地下鬼。

  审时度势,他分辨的很清楚。

  甚至,当晚,一则消息,便从岭东山庄放了出来。

  所有人,不得抢地!

  这是警醒岭东所有地产公司。

  也是在向陈东示好。

  对此,陈东并不在意。

  如果不是看在郑国手的面子上,他不知道林岭东会是什么态度,反正他的态度会很强硬。

  区区一城地下王,还远不及西蜀首富,京都首富,连提鞋都不配!

  离开岭东山庄后,陈东没有多留,直接返程。

  一路上,周雁秋都惊喜过望,对陈东更是连连夸赞。

  他怎么也没想到,曾经这位在自己手下帮弟弟养老的人,居然短时间内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想到曾经他甚至还摇摆不定的当着墙头草,帮陈天生暗算陈东,他就一阵懊恼后悔。

  如果当时坚定,如今自己岂会连孤狼都不如?

  只是,懊恼悔恨都已经晚了。

  回到四印会所。

  夜已经深了。

  顾清影也早早地入睡。

  陈东担心打扰到顾清影休息,索性就在躺在了堂屋椅子上,打算这么熬过去一夜。

  怀孕本就是无比疲惫和辛苦的事情,能让老婆多睡一秒钟,在他看来都是值得的。

  但,随着一条短信,陈东的困意全无。

  迷蒙睡意中的陈东被信息声惊醒,他拿起手机一看。

  刹那间,瞳孔紧缩到极点,神情凝重。

  短信内容很简单,只有四个字。

  “东儿,父安。”

  简单四字,却如重锤轰眼。

  “爸?”

  陈东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刹那间,情绪激动。

  他双手甚至都有些颤抖,急忙拨通了短信的电话号码。

  但,响了一声。

  对面果断挂断。

  “难道不适合接听电话?”

  陈东神情一凝,心中想着,又急忙发送了一条短信过去:“爸,你现在在哪?”

  然后,便是漫长的等待。

  陈东呼吸有些急促,这一刻,怎么也无法保持镇定。

  甚至双手捧着手机,都忍不住颤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转眼过去了十分钟。

  手机依旧杳无音讯。

  “这是怎么回事?报一个平安,就不管不顾了吗?”

  陈东咬牙,有些着急。

  一句“东儿,父安”,对他而,根本就不够。

  他需要知道的更多。

  他要知道父亲有没有受伤,现在在哪,是什么处境等等!

  揉了揉酸胀的鼻子,陈东再次发送了一条短信。

  “爸,你现在在哪?这次的暗杀,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场暗杀,萦绕在陈东心中的疑惑太多。

  不该失踪的父亲,却失踪了。

  不该平凡的刺杀,却草草结束。

  幕后主使是谁?

  这场平平无奇的刺杀,背后意味着什么?

  只是,等了半个小时,短信依旧没有回复。

  陈东再次尝试拨打电话,可这一次,却提示的对方已关机。

  这一刻,陈东有种炸了的冲动。

  他抓耳挠腮,眼睛始终注视着手机。

  犹豫了一下,他再无睡意,起身走向龙老的房间。

  轻敲了两声门。

  很快,里边便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龙老打开了门,一脸疑惑的问:“少爷,出什么事了?”

  陈东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生怕惊扰到老婆。

  然后便推着龙老进了屋。

  “不好意思龙老,这么晚打扰你。”陈东说。

  龙老笑了笑:“不碍事的,人老了觉少,老奴正在看书。”

  陈东看了一眼床头的书,顿时一阵无语。

  这老不正经的!

  龙老老脸一红,急忙将书塞到了枕头底下。

  陈东坐到床边,将父亲发来的短信翻出来,递到龙老眼前。

  “刚才我收到的短信。”

  龙老一看短信内容,登时眼中精芒爆射,欣喜若狂:“这是老爷!”

  陈东点点头,面色凝重地说:“可我发了几条短信过去,根本就不回复,拨了两次电话,第一次秒挂,第二次直接关机了。”

  “会不会是老爷的处境不允许?”龙老思索了一番,说道。

  陈东目光深沉,疑惑地说:“如果真是情况不允许,爸不会给我发报平安的短信的。”

  屋子里,陷入死寂。

  陈东和龙老都毫无头绪,绞尽脑汁的思索着。

  “龙老,有办法根据这个号码调查所在地吗?”陈东问。

  龙老迟疑了一两秒:“能调查到号码所在地,但这参考意义不大。”

  号码归属地很容易查。

  但号码卡装进手机后,是能够随意走动的。

  这点,陈东清楚。

  不过他还是坚定地说:“尽量查吧,有头绪总比没头绪好,越清楚越好。”

  龙老点点头,见陈东脸色难看,安慰道:“少爷安心,老爷既然能发短信报平安,至少现在处境是安全的。”

  “这我知道,我是在想他这么做

  岭东地下王,低头认怂

  这一消息,疾风骤雨般席卷了整个岭东。

  林岭东自然知道这样做,所带来的后果,会让他成为全岭东,人尽嘲笑的对象。

  但他清楚,也必须这么做!

  哪怕沦为笑柄,他终究还是地下王。

  但不想沦为笑柄,他就得成为地下鬼。

  审时度势,他分辨的很清楚。

  甚至,当晚,一则消息,便从岭东山庄放了出来。

  所有人,不得抢地!

  这是警醒岭东所有地产公司。

  也是在向陈东示好。

  对此,陈东并不在意。

  如果不是看在郑国手的面子上,他不知道林岭东会是什么态度,反正他的态度会很强硬。

  区区一城地下王,还远不及西蜀首富,京都首富,连提鞋都不配!

  离开岭东山庄后,陈东没有多留,直接返程。

  一路上,周雁秋都惊喜过望,对陈东更是连连夸赞。

  他怎么也没想到,曾经这位在自己手下帮弟弟养老的人,居然短时间内成长到了这种地步。

  想到曾经他甚至还摇摆不定的当着墙头草,帮陈天生暗算陈东,他就一阵懊恼后悔。

  如果当时坚定,如今自己岂会连孤狼都不如?

  只是,懊恼悔恨都已经晚了。

  回到四印会所。

  夜已经深了。

  顾清影也早早地入睡。

  陈东担心打扰到顾清影休息,索性就在躺在了堂屋椅子上,打算这么熬过去一夜。

  怀孕本就是无比疲惫和辛苦的事情,能让老婆多睡一秒钟,在他看来都是值得的。

  但,随着一条短信,陈东的困意全无。

  迷蒙睡意中的陈东被信息声惊醒,他拿起手机一看。

  刹那间,瞳孔紧缩到极点,神情凝重。

  短信内容很简单,只有四个字。

  “东儿,父安。”

  简单四字,却如重锤轰眼。

  “爸?”

  陈东心登时提到了嗓子眼,刹那间,情绪激动。

  他双手甚至都有些颤抖,急忙拨通了短信的电话号码。

  但,响了一声。

  对面果断挂断。

  “难道不适合接听电话?”

  陈东神情一凝,心中想着,又急忙发送了一条短信过去:“爸,你现在在哪?”

  然后,便是漫长的等待。

  陈东呼吸有些急促,这一刻,怎么也无法保持镇定。

  甚至双手捧着手机,都忍不住颤抖。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转眼过去了十分钟。

  手机依旧杳无音讯。

  “这是怎么回事?报一个平安,就不管不顾了吗?”

  陈东咬牙,有些着急。

  一句“东儿,父安”,对他而,根本就不够。

  他需要知道的更多。

  他要知道父亲有没有受伤,现在在哪,是什么处境等等!

  揉了揉酸胀的鼻子,陈东再次发送了一条短信。

  “爸,你现在在哪?这次的暗杀,到底是什么情况?”

  一场暗杀,萦绕在陈东心中的疑惑太多。

  不该失踪的父亲,却失踪了。

  不该平凡的刺杀,却草草结束。

  幕后主使是谁?

  这场平平无奇的刺杀,背后意味着什么?

  只是,等了半个小时,短信依旧没有回复。

  陈东再次尝试拨打电话,可这一次,却提示的对方已关机。

  这一刻,陈东有种炸了的冲动。

  他抓耳挠腮,眼睛始终注视着手机。

  犹豫了一下,他再无睡意,起身走向龙老的房间。

  轻敲了两声门。

  很快,里边便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龙老打开了门,一脸疑惑的问:“少爷,出什么事了?”

  陈东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生怕惊扰到老婆。

  然后便推着龙老进了屋。

  “不好意思龙老,这么晚打扰你。”陈东说。

  龙老笑了笑:“不碍事的,人老了觉少,老奴正在看书。”

  陈东看了一眼床头的书,顿时一阵无语。

  这老不正经的!

  龙老老脸一红,急忙将书塞到了枕头底下。

  陈东坐到床边,将父亲发来的短信翻出来,递到龙老眼前。

  “刚才我收到的短信。”

  龙老一看短信内容,登时眼中精芒爆射,欣喜若狂:“这是老爷!”

  陈东点点头,面色凝重地说:“可我发了几条短信过去,根本就不回复,拨了两次电话,第一次秒挂,第二次直接关机了。”

  “会不会是老爷的处境不允许?”龙老思索了一番,说道。

  陈东目光深沉,疑惑地说:“如果真是情况不允许,爸不会给我发报平安的短信的。”

  屋子里,陷入死寂。

  陈东和龙老都毫无头绪,绞尽脑汁的思索着。

  “龙老,有办法根据这个号码调查所在地吗?”陈东问。

  龙老迟疑了一两秒:“能调查到号码所在地,但这参考意义不大。”

  号码归属地很容易查。

  但号码卡装进手机后,是能够随意走动的。

  这点,陈东清楚。

  不过他还是坚定地说:“尽量查吧,有头绪总比没头绪好,越清楚越好。”

  龙老点点头,见陈东脸色难看,安慰道:“少爷安心,老爷既然能发短信报平安,至少现在处境是安全的。”

  “这我知道,我是在想他这么做

  的目的是什么。”

  陈东皱眉沉思:“他是陈家家主,高高在上,权力无双,一场普通刺杀就让他失踪了,现在既然安全了,难道就不能现身回陈家吗?龙老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父亲在怕什么?”

  龙老神情一窒。

  陈东的一番质问,让他无法回答。

  确实,陈道临的失踪,透着荒诞和诡异。

  见龙老沉默,陈东叹息了一声,起身往外走:“我不打扰你看书了,对了,这件事要密密进行,找你最信任的人调查。”

  “老奴明白。”

  翌日清晨。

  陈东牵挂着父亲,一夜未睡。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

  龙老就走出了房间,示意陈东跟他进房间。

  陈东心神一振。

  忙起身跟龙老进了房间。

  “有消息了吗?”

  陈东忍不住捻着双手,紧张的手心里全是汗水。

  “号码归属地是在西漠那边的一个城市。”

  龙老眼神有些怪异。

  陈东也愣住了,西漠本就是千里孤行之地,人烟荒芜,距离陈家所在,更是万里之遥。

  父亲的电话号码……怎么是那边的?

  “具体的呢?”陈东追问。

  龙老却是摇头:“没了。”

  “没了?”

  陈东登时急了:“你耗费了一晚上,就查出这么点东西?”

  龙老苦涩一笑:“少爷,真的没了,如果不是老奴晚上行动的快,连这一点都查不出来,因为查出归属地后不久,号码就被注销了,根本不给我们继续查下去的机会。”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