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377章 低三下四地下王

第377章 低三下四地下王

  郑国手的话,在此时的场合,显得极不合时宜。

  让所有人都错愕不已。

  “老板,还作什么画啊……”

  吴君豪痛苦哀嚎。

  “闭嘴!”

  林岭东眼神一厉,怒声打断。

  随即,他扫了一眼陈东,确定陈东并无异样后,这才看向了郑国手。

  “郑老,请!”

  这……

  众人瞠目结舌,当场呆立。

  林岭东是将郑国手捧到了多高的地位?

  人都已经打上门抽他的脸了,还能这般姿态?

  在他们的印象中,岭东地下王,那可是凶悍狠辣的存在,一不合便要血溅当场!

  看不出来,这家伙对郑叔叔这么敬重呢?

  陈东也惊诧了一下,能成为地下王的存在,绝不是泛泛之辈。

  不说手段,单是心气也是极高傲的人了。

  面子折损到这种程度,还能答应郑国手的要求,这已经不是寻常的敬重了。

  看在郑国手的面子上,陈东也并不着急。

  “好。”

  郑国手应了一声,挥笔落墨。

  众人惊骇目光下,林岭东丝毫没有急躁愤怒之色,反倒是一脸专注认真地俯首靠近,细细品味。

  很快,林岭东的脸色就变了。

  变得惊诧,骇然,不敢置信。

  这一幕,被所有人看在眼里,纷纷惊骇莫名。

  郑国手……画了什么?

  只是由于距离关系,看得并不真切。

  当即便有人靠近观看。

  这一看,登时脸色大变。

  雪白宣纸上,赫然落墨出了一头……猪!

  毫无意境,俨然就是简笔画。

  平凡几笔,勾勒出一头猪的模样!

  “郑老,这是?”

  林岭东压抑着心惊,不解地问。

  郑国手俯身吹了吹墨,然后将画纸拿起,递到了林岭东手中。

  “与岭东贤弟相交甚欢,此画赠予岭东贤弟,忘你莫要蠢笨如猪!”

  轰隆!

  林岭东如遭雷击,刹那间脸色青红变幻。

  郑国手的画和话,分明就是在骂他!

  而且是当着众人,毫不掩饰的骂!

  霎时间,大厅内静可聆针。

  所有人都寒蝉若惊。

  敢这么骂地下王,接下来地下王的怒火……

  “你,你敢骂我大哥?我……”

  吴君豪神情狰狞,染血面庞极致恐怖。

  “住嘴!”

  林岭东回头怒喝,目光深沉地厉害。

  与此同时,郑国手走到他的面前,对他抱了抱拳,然后,径直朝外走去。

  “郑老……”

  林岭东茫然失措。

  郑国手却是抬手制止,淡淡地说:“你细品。”

  “我……”林岭东语窒。

  然后。

  在众人不敢相信的目光注视下。

  郑国手走到了陈东面前,冷漠的脸上泛起温和笑容,拱手一抱拳。

  “贤侄,小影可好?”

  轰隆!

  这一幕,恍若重锤,狠狠地砸在了林岭东等人的眼球上。

  特别是林岭东,更是嘴巴微张,震惊失神。

  陈东微笑着抱拳回礼:“一切安好,小影刚刚怀孕。”

  “怀孕?此乃大喜之事,好好好啊!顾国华夫妻俩知晓了吗?”郑国手喜上眉梢。

  “暂时不知。”陈东摇摇头,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让他应付不暇。

  “嗯,得告诉他俩,他俩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地睡不着觉。”

  郑国手眨了眨眼,笑声爽朗:“你让他们飞过来,我们这几个老朋友,也好趁着这大喜事,痛饮三百杯啊!”

  “不行,我侄女怀孕这等喜事,回去之后,我定要潜心作画,送给侄女和肚子里的侄孙孙。”

  望着离开的郑国手。

  陈东哑然失笑。

  不愧是泰山北斗,一番操作,里子面子全都做完了呢。

  这是无形中帮了我,也救了林岭东呢。

  短暂一幕,却让林岭东等人,恍惚如梦。

  一道道目光落到林岭东手中的画作,包括林岭东自己。

  如此求画,堂堂国手挥毫泼墨,随意画了头猪。

  陈东不求,堂堂国手自愿潜心作画,赠予为礼。

  这样的差距,天壤之别!

  “呼……”

  林岭东揉了揉太阳穴,吐出一口酒气,再次露出了笑容。

  在场众人精神一振。

  郑国手走了,现在……就是好戏上演了吗?

  趴在地上的吴君豪,更是狞笑了起来。

  左右扫了一眼陈东和周雁秋、孤狼,眼神却仿佛是看待死人一般。

  自从他跟随林岭东后,他还从未见过一人这么对林岭东后,还能活着的!

  周雁秋和孤狼此时神情倒是平静。

  “打不起来了。”

  周雁秋意味深长的一笑,低声附耳对孤狼说了一句。

  话音刚落。

  林岭东忽然问道:“是要那块地吗?”

  “正是。”

  陈东点头,指了指狞笑着的吴君豪:“我的人想与你们好好谈,你的狗,咬了我的人。”

  “放屁!”

  吴君豪怒声开骂。

  话音出口。

  林岭东忽然神情温和下来:“抱歉,给你添麻烦了,那块地是你们的了!”

  语平和,毫无之前的愤怒之意。

  干脆地,丝毫没有犹豫。

  落到众人耳中,却是恍若大雷炸响,振聋发聩。

  怎么

  郑国手的话,在此时的场合,显得极不合时宜。

  让所有人都错愕不已。

  “老板,还作什么画啊……”

  吴君豪痛苦哀嚎。

  “闭嘴!”

  林岭东眼神一厉,怒声打断。

  随即,他扫了一眼陈东,确定陈东并无异样后,这才看向了郑国手。

  “郑老,请!”

  这……

  众人瞠目结舌,当场呆立。

  林岭东是将郑国手捧到了多高的地位?

  人都已经打上门抽他的脸了,还能这般姿态?

  在他们的印象中,岭东地下王,那可是凶悍狠辣的存在,一不合便要血溅当场!

  看不出来,这家伙对郑叔叔这么敬重呢?

  陈东也惊诧了一下,能成为地下王的存在,绝不是泛泛之辈。

  不说手段,单是心气也是极高傲的人了。

  面子折损到这种程度,还能答应郑国手的要求,这已经不是寻常的敬重了。

  看在郑国手的面子上,陈东也并不着急。

  “好。”

  郑国手应了一声,挥笔落墨。

  众人惊骇目光下,林岭东丝毫没有急躁愤怒之色,反倒是一脸专注认真地俯首靠近,细细品味。

  很快,林岭东的脸色就变了。

  变得惊诧,骇然,不敢置信。

  这一幕,被所有人看在眼里,纷纷惊骇莫名。

  郑国手……画了什么?

  只是由于距离关系,看得并不真切。

  当即便有人靠近观看。

  这一看,登时脸色大变。

  雪白宣纸上,赫然落墨出了一头……猪!

  毫无意境,俨然就是简笔画。

  平凡几笔,勾勒出一头猪的模样!

  “郑老,这是?”

  林岭东压抑着心惊,不解地问。

  郑国手俯身吹了吹墨,然后将画纸拿起,递到了林岭东手中。

  “与岭东贤弟相交甚欢,此画赠予岭东贤弟,忘你莫要蠢笨如猪!”

  轰隆!

  林岭东如遭雷击,刹那间脸色青红变幻。

  郑国手的画和话,分明就是在骂他!

  而且是当着众人,毫不掩饰的骂!

  霎时间,大厅内静可聆针。

  所有人都寒蝉若惊。

  敢这么骂地下王,接下来地下王的怒火……

  “你,你敢骂我大哥?我……”

  吴君豪神情狰狞,染血面庞极致恐怖。

  “住嘴!”

  林岭东回头怒喝,目光深沉地厉害。

  与此同时,郑国手走到他的面前,对他抱了抱拳,然后,径直朝外走去。

  “郑老……”

  林岭东茫然失措。

  郑国手却是抬手制止,淡淡地说:“你细品。”

  “我……”林岭东语窒。

  然后。

  在众人不敢相信的目光注视下。

  郑国手走到了陈东面前,冷漠的脸上泛起温和笑容,拱手一抱拳。

  “贤侄,小影可好?”

  轰隆!

  这一幕,恍若重锤,狠狠地砸在了林岭东等人的眼球上。

  特别是林岭东,更是嘴巴微张,震惊失神。

  陈东微笑着抱拳回礼:“一切安好,小影刚刚怀孕。”

  “怀孕?此乃大喜之事,好好好啊!顾国华夫妻俩知晓了吗?”郑国手喜上眉梢。

  “暂时不知。”陈东摇摇头,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让他应付不暇。

  “嗯,得告诉他俩,他俩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地睡不着觉。”

  郑国手眨了眨眼,笑声爽朗:“你让他们飞过来,我们这几个老朋友,也好趁着这大喜事,痛饮三百杯啊!”

  “不行,我侄女怀孕这等喜事,回去之后,我定要潜心作画,送给侄女和肚子里的侄孙孙。”

  望着离开的郑国手。

  陈东哑然失笑。

  不愧是泰山北斗,一番操作,里子面子全都做完了呢。

  这是无形中帮了我,也救了林岭东呢。

  短暂一幕,却让林岭东等人,恍惚如梦。

  一道道目光落到林岭东手中的画作,包括林岭东自己。

  如此求画,堂堂国手挥毫泼墨,随意画了头猪。

  陈东不求,堂堂国手自愿潜心作画,赠予为礼。

  这样的差距,天壤之别!

  “呼……”

  林岭东揉了揉太阳穴,吐出一口酒气,再次露出了笑容。

  在场众人精神一振。

  郑国手走了,现在……就是好戏上演了吗?

  趴在地上的吴君豪,更是狞笑了起来。

  左右扫了一眼陈东和周雁秋、孤狼,眼神却仿佛是看待死人一般。

  自从他跟随林岭东后,他还从未见过一人这么对林岭东后,还能活着的!

  周雁秋和孤狼此时神情倒是平静。

  “打不起来了。”

  周雁秋意味深长的一笑,低声附耳对孤狼说了一句。

  话音刚落。

  林岭东忽然问道:“是要那块地吗?”

  “正是。”

  陈东点头,指了指狞笑着的吴君豪:“我的人想与你们好好谈,你的狗,咬了我的人。”

  “放屁!”

  吴君豪怒声开骂。

  话音出口。

  林岭东忽然神情温和下来:“抱歉,给你添麻烦了,那块地是你们的了!”

  语平和,毫无之前的愤怒之意。

  干脆地,丝毫没有犹豫。

  落到众人耳中,却是恍若大雷炸响,振聋发聩。

  怎么

  回事?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不该是地下王的风范啊!

  在场之人,尽皆是岭东有头有脸的人物,也深刻的见识过林岭东的王者风范。

  可现在林岭东的行,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刹那间,一个个呆若木鸡,目瞪口呆。

  “老板,你这是……”吴君豪懵逼的咆哮了起来。

  他从未见过林岭东如此低三下四,对,就是低三下四!

  “闭嘴!狗东西,滚出去!”

  林岭东怒斥一声,随即对着发懵的众人摆手呵斥道:“都散了吧,改日林某再宴请诸位。”

  “多谢。”

  陈东淡然一笑,转身便走。

  等到众人全都离开了大厅。

  林岭东这才转过身,深沉地看了一眼大门方向。

  随即,噗通一声,瘫坐在了椅子上。

  悄无声息中,他的额头渗出了密密的汗珠。

  能成为岭东地下王,城府心计绝对是上佳极品,常人难以匹敌。

  郑国手的一幅画,一番话,旁人看来是在骂他。

  但他,怎么听不出其中警醒之意?!

  这是在帮他!

  蜚声国际的泰山北斗,这么提醒他,已经算是给面子了。

  泰山北斗和陈东的关系如此亲昵,而他却要借着醉酒恭维才能拉近关系,其中差距,高下立判。

  更关键是,郑国手和陈东对话时,语中透露出的消息,更是字字如雷。

  这让林岭东,很快联想到隔壁市那位迅速崛起,搅动一城风云的存在。

  他是地头蛇。

  陈东……是真龙!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