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368章 包围

第368章 包围

  宽阔的宴会厅。

  水晶灯,光彩绚烂。

  巨大的投影屏上,正播放着电影。

  西装革履、华服长裙的男男女女来回走动,手持香槟杯,频频举杯。

  每一位上层,都尽显光鲜亮丽。

  哪怕举手投足,也彰显着高贵典雅。

  楚蒹葭一声黑色晚礼服,手持香槟杯,微笑着和周围的同行们,热络交谈着。

  这样的场面,以她的能力,应付起来行云流水。

  而宴会厅的一处角落里。

  这里相对更加僻静。

  秦叶正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牛排,大快朵颐着。

  一旁的张雨澜一身白裙,略施粉黛,飘然若仙。

  不得不说,她的容貌身材,都是极品中的极品,比之楚蒹葭也要压上一头。

  只是,此时的张雨澜却是柳眉微蹙,无奈地看着秦叶。

  “你跟我一起出去好不好?这么多人在场呢。”

  秦叶摇摇头:“不去,你长这么好看,我可不想让那些人说,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秦叶!”

  张雨澜气的跺脚,俏脸愠怒:“你到底在想什么?这么闹有意思吗?”

  “有意思啊,玩嘛。”

  秦叶挑眉,玩世不恭的笑着:“哎呀,你别管我了嘛,该干嘛干嘛去。”

  “你……”

  张雨澜气的俏脸涨红,愤愤地一跺脚,转身离开。

  望着回到人群中,吸引着四周目光的张雨澜。

  秦叶将手里的牛排扔进了盘子里,吊儿郎当的靠在椅子上,摇头,苦涩一笑:“我哪配得上你啊。”

  “陈先生,到!”

  就在这时,宴会厅大门口,响起一道喊声。

  原本喧嚣热闹的宴会厅,戛然安静了下来。

  道道目光看向门口。

  秦叶也收敛起脸上的苦涩,起身迎了过去。

  随着大门打开。

  陈东缓缓地走进了宴会厅。

  龙老和昆仑跟在身后。

  因为张楚两家的原因,陈东之名在娱乐界并不是什么陌生名字,更何况今晚楚蒹葭和张雨澜邀请的还是同行业中关系亲近的公司大佬们。

  可当众人看到陈东的时候,也不由得响起阵阵惊呼。

  这……是不是有点年轻了?

  根据这些大佬的耳闻,楚蒹葭现在的娱乐公司,就是和陈东合资创办。

  更耸人听闻的是,因为陈东,让张楚两家娱乐界的寡头巨擘,罕见的联手注资到了楚蒹葭的公司中。

  在他们想来,能同时周旋在张楚两家之间达成合作的人,一定是位城府通透,阅历丰富之人。

  起码也是人到中年了。

  可现在亲眼目睹陈东,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就这年轻人,能让张楚两家合作?

  窃窃私语,随之响起。

  “我的天,这是不是也太年轻了,和我想象的差好远。”

  “你知道什么,这位来头巨大,别说促成了张楚两家合作,再给你提个醒,知道首富李家为什么现在不行了吗?”

  “不,不会吧?是,是他?”

  ……

  一时间,有地位斐然,消息灵通者,顿时在人群中卖弄起了消息。

  引得原本还在惊愕陈东年纪的人,纷纷如遭雷击,惊得呆若木鸡。

  陈东看着满场的上流人士,不由得笑了笑。

  这些大体也只是京都娱乐圈的上流而已,和真正的京都上流还差了一截。

  毕竟,张楚两家在娱乐界俨然是寡头了,可在豪门巨擘中,也只是稍好而已。

  偏偏,他的名字,震动的是真正的京都豪门巨擘。

  而眼前这些人的层次,鲜少能够触及他在京都造成的轰动。

  不知道他,也在情理之中。

  “东哥!”

  秦叶笑着迎向了陈东。

  正好和楚蒹葭一起走来的张雨澜,见到这幕,登时气的咬了咬红唇,这个混蛋,刚才不是不愿意出来吗?

  我还比不过一个男人吗?

  “陈先生,你能来真让我们这蓬荜生辉。”

  楚蒹葭微笑着说,不卑不亢,语却是恭维了陈东。

  而张雨澜,却直接掠过了陈东,走到秦叶身边,暗戳戳的玉手狠狠地掐着秦叶腰间嫩肉。

  陈东直接无视了这一幕。

  笑着对楚蒹葭说:“客气干嘛,你叫我过来镇场,我能不来吗?”

  “李家还没到,我先带陈先生认识一下在座的各位。”楚蒹葭笑着挽起了陈东的胳膊。

  陈东愣了一下,横移了一步出去,将胳膊从楚蒹葭的怀里抽了出去。

  “不好意思,我有老婆的,别让我老婆误会了。”

  楚蒹葭哑然失笑:“抱歉陈先生,是我考虑不周,这边请。”

  陈东接过楚蒹葭递来的红酒,跟着楚蒹葭一起熟络的穿梭在人群中,与在场众人一一打招呼。

  对这件事,他倒是没有排斥。

  本就是和楚蒹葭合作的,这种应酬,出面一下,也无可厚非。

  因为刚才一些消息灵通者的“科普”,也让陈东受到了众人的吹捧和称赞,甚至有不少想要趁机结交的人。

  气氛无比热烈。

  与此同时。

  酒店外。

  雷霆暴雨,依旧激烈。

  突然。

  一辆辆丰田考斯特客车,冲到了酒店大门前。

  伴随着一声声剧烈的刹车声。

  足足十辆客车,横亘在了酒店大楼前。

  这一幕,惊得酒店人

  宽阔的宴会厅。

  水晶灯,光彩绚烂。

  巨大的投影屏上,正播放着电影。

  西装革履、华服长裙的男男女女来回走动,手持香槟杯,频频举杯。

  每一位上层,都尽显光鲜亮丽。

  哪怕举手投足,也彰显着高贵典雅。

  楚蒹葭一声黑色晚礼服,手持香槟杯,微笑着和周围的同行们,热络交谈着。

  这样的场面,以她的能力,应付起来行云流水。

  而宴会厅的一处角落里。

  这里相对更加僻静。

  秦叶正坐在椅子上,手里端着牛排,大快朵颐着。

  一旁的张雨澜一身白裙,略施粉黛,飘然若仙。

  不得不说,她的容貌身材,都是极品中的极品,比之楚蒹葭也要压上一头。

  只是,此时的张雨澜却是柳眉微蹙,无奈地看着秦叶。

  “你跟我一起出去好不好?这么多人在场呢。”

  秦叶摇摇头:“不去,你长这么好看,我可不想让那些人说,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秦叶!”

  张雨澜气的跺脚,俏脸愠怒:“你到底在想什么?这么闹有意思吗?”

  “有意思啊,玩嘛。”

  秦叶挑眉,玩世不恭的笑着:“哎呀,你别管我了嘛,该干嘛干嘛去。”

  “你……”

  张雨澜气的俏脸涨红,愤愤地一跺脚,转身离开。

  望着回到人群中,吸引着四周目光的张雨澜。

  秦叶将手里的牛排扔进了盘子里,吊儿郎当的靠在椅子上,摇头,苦涩一笑:“我哪配得上你啊。”

  “陈先生,到!”

  就在这时,宴会厅大门口,响起一道喊声。

  原本喧嚣热闹的宴会厅,戛然安静了下来。

  道道目光看向门口。

  秦叶也收敛起脸上的苦涩,起身迎了过去。

  随着大门打开。

  陈东缓缓地走进了宴会厅。

  龙老和昆仑跟在身后。

  因为张楚两家的原因,陈东之名在娱乐界并不是什么陌生名字,更何况今晚楚蒹葭和张雨澜邀请的还是同行业中关系亲近的公司大佬们。

  可当众人看到陈东的时候,也不由得响起阵阵惊呼。

  这……是不是有点年轻了?

  根据这些大佬的耳闻,楚蒹葭现在的娱乐公司,就是和陈东合资创办。

  更耸人听闻的是,因为陈东,让张楚两家娱乐界的寡头巨擘,罕见的联手注资到了楚蒹葭的公司中。

  在他们想来,能同时周旋在张楚两家之间达成合作的人,一定是位城府通透,阅历丰富之人。

  起码也是人到中年了。

  可现在亲眼目睹陈东,所有人都为之一惊。

  就这年轻人,能让张楚两家合作?

  窃窃私语,随之响起。

  “我的天,这是不是也太年轻了,和我想象的差好远。”

  “你知道什么,这位来头巨大,别说促成了张楚两家合作,再给你提个醒,知道首富李家为什么现在不行了吗?”

  “不,不会吧?是,是他?”

  ……

  一时间,有地位斐然,消息灵通者,顿时在人群中卖弄起了消息。

  引得原本还在惊愕陈东年纪的人,纷纷如遭雷击,惊得呆若木鸡。

  陈东看着满场的上流人士,不由得笑了笑。

  这些大体也只是京都娱乐圈的上流而已,和真正的京都上流还差了一截。

  毕竟,张楚两家在娱乐界俨然是寡头了,可在豪门巨擘中,也只是稍好而已。

  偏偏,他的名字,震动的是真正的京都豪门巨擘。

  而眼前这些人的层次,鲜少能够触及他在京都造成的轰动。

  不知道他,也在情理之中。

  “东哥!”

  秦叶笑着迎向了陈东。

  正好和楚蒹葭一起走来的张雨澜,见到这幕,登时气的咬了咬红唇,这个混蛋,刚才不是不愿意出来吗?

  我还比不过一个男人吗?

  “陈先生,你能来真让我们这蓬荜生辉。”

  楚蒹葭微笑着说,不卑不亢,语却是恭维了陈东。

  而张雨澜,却直接掠过了陈东,走到秦叶身边,暗戳戳的玉手狠狠地掐着秦叶腰间嫩肉。

  陈东直接无视了这一幕。

  笑着对楚蒹葭说:“客气干嘛,你叫我过来镇场,我能不来吗?”

  “李家还没到,我先带陈先生认识一下在座的各位。”楚蒹葭笑着挽起了陈东的胳膊。

  陈东愣了一下,横移了一步出去,将胳膊从楚蒹葭的怀里抽了出去。

  “不好意思,我有老婆的,别让我老婆误会了。”

  楚蒹葭哑然失笑:“抱歉陈先生,是我考虑不周,这边请。”

  陈东接过楚蒹葭递来的红酒,跟着楚蒹葭一起熟络的穿梭在人群中,与在场众人一一打招呼。

  对这件事,他倒是没有排斥。

  本就是和楚蒹葭合作的,这种应酬,出面一下,也无可厚非。

  因为刚才一些消息灵通者的“科普”,也让陈东受到了众人的吹捧和称赞,甚至有不少想要趁机结交的人。

  气氛无比热烈。

  与此同时。

  酒店外。

  雷霆暴雨,依旧激烈。

  突然。

  一辆辆丰田考斯特客车,冲到了酒店大门前。

  伴随着一声声剧烈的刹车声。

  足足十辆客车,横亘在了酒店大楼前。

  这一幕,惊得酒店人

  员面色大变,错愕惶恐。

  没等人反应过来。

  十辆考斯特客车同时打开车门,乌泱泱的人群,恍若潮水般汹涌而下。

  足足百人!

  其中一辆车里。

  李德山在中年男人的搀扶下,颤巍巍的走下了车。

  自那日怒极攻心晕倒后,李德山的身体就孱弱了很多很多。

  他冷眼扫过眼前的酒店大楼,对中年人吩咐道:“按计划做,我先去赴宴了。”

  说罢,一身西装革履的他,便缓缓迈步,施施然的走进了酒店。

  而从车上下来的百来号人,也趁着这个时间,闪电般的控制了酒店人员,甚至还有人架设起了专业设备,直接屏蔽了信号。

  这也让宴会厅内的众人,毫无察觉。

  依旧沉浸在热络的氛围中。

  相互之间,谈笑风生,推杯换盏。

  吱呀……

  谁都没察觉到,宴会厅的大门被人缓缓推开。

  李德山孤身一人,缓缓地走进了宴会厅。

  神情阴翳冷漠,眼神泛着凌厉杀意,浑身上下都给人一种无尽的森冷。

  只是嘴角,却勾勒着淡淡的笑容……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