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367章 赴约

第367章 赴约

  入住酒店后。

  秦叶便借口出去了。

  陈东并未在意,只是一笑回应。

  秦叶的心思,早已经昭然若揭了。

  只不过秦叶一直口嫌体正直,他也没必要拆穿。

  放好行礼后。

  龙老和昆仑也赶了过来。

  得知秦叶离开后,龙老玩味一笑:“秦小子嘴巴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陈东和昆仑同时斜睨向龙老。

  “龙老,你开什么车?”昆仑狐疑道。

  龙老反应过来,涨红着脸咳嗽了两声,忙岔开话题。:

  “少爷,今晚的电影行业交流大会,你打算怎么办?”

  陈东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缓缓吐出一句话:“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看李家怎么选了。”

  “李家因为隐杀组织的暗杀任务,十亿美刀悬赏奖金尽皆被隐杀组织吞没,没了这笔流动款项,本就江河日下的李家,已经摇摇欲坠了。”

  龙老摇头叹息:“就算他们不招惹少爷,也会很快被京都豪门分而食之,现在这么做,无非就是困兽犹斗,想着死也要溅少爷一身血了。”

  “李家,除了老爷子外,真的是一门傻逼。”陈东毫不掩饰心中的鄙夷,声音冷厉如剑。

  ……

  与此同时。

  李家古堡内。

  如今的李家古堡,再无往日的繁荣昌盛。

  似乎当初绑架李兰,被陈东和陈道临战机轰炸,便是李家的拐点。

  从那以后,李家便呈现出雪崩般的颓势。

  而暗杀一事,更是成了压死李家这头瘦骆驼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整个李家古堡,都透着日薄西山的死气。

  门前也再无往来宾客。

  京都豪门人尽皆知,李家时日无多。

  昔日宾客,此时或许已在暗中磨好了利刀。

  雷霆闪电。

  滂沱大雨。

  交织着天地间朦朦胧胧。

  李德山漠然的坐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滂沱大雨。

  “雨,下得很大。”

  李德山忽然呢喃道,声音尽显落寞疲惫:“京都什么都好,就是天变得太快,前脚阳光明媚,或许后脚便是雷霆暴雨。”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进来。”

  李德山的疲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肃杀森冷。

  门开了。

  中年人走了进来。

  望着窗前的李德山:“家主,真的要去吗?”

  “不报这个仇,你心安吗?”李德山冷冷问道,“爸可刚死不多久,你希望他瞑目吗?”

  “可我们李家已经……”中年人神情悲戚。

  李德山缓缓起身,冷厉笑道:“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光脚的才不怕穿鞋的,我让你准备的人,好了吗?”

  中年人面对李德山,眼中恐惧一闪而过。

  这几日,家主变化太大!

  自从那日怒极攻心,吐血晕倒后,再醒来,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疯狂暴戾。

  时不时地透出的那股森冷杀意,让所有人都觉得心悸。

  “准备好了。”中年人点点头,“可我们这么做,是不是玩的太大了?”

  “大?!”李德山耸了耸肩,“我还就怕不够大,张楚两家牵头的交流会,哪怕是小型,那也是娱乐行业的顶尖交流会了,我们李家既然要去,张楚两家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一定会把他请来的。”

  “那时,便是我们为父亲报仇的时刻!”

  中年人神情复杂,眼珠子转了转,还是咬牙说道:“可大哥这么做,不是让李家平安死去,而是直接将李家推向了地狱,陈东和我们的杀父之仇确实不共戴天,但如果在交流会上动手的话,我们李家将永无翻身之日了。”

  一场私仇,被推到了众人眼前。

  所带来的影响,中年人想都不敢想。

  砰!

  李德山一脚踹翻了身旁椅子,杀意腾腾怒吼道:“谁也别拦我!我今晚,就要让陈东死在现场,让他下黄泉,陪父亲!”

  轰咔!

  身后,一道雷霆闪电,悍然撕裂了长空。

  惊雷闪电,无形中增添了李德山的气势。

  吓得中年人浑身一颤。

  咬了咬牙,中年人应声答应,转身离开。

  李德山回头再次望向窗外,眼睛已经通红,咬牙切齿道:“死,也要拉陈东垫背,父亲你活着的时候那么求陈东,可最终杀死你的却是那个畜生,而现在,还不是要你口中的窝囊废,为你报仇?”

  说着,李德山笑了起来。

  笑声阴冷,越来越大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卧室中。

  夜幕,渐渐降临。

  雨势丝毫没有减弱,反倒是越来越大。

  雷电轰鸣,滂沱大雨。

  让整个京都都缺少了许多活力。

  灯火辉煌的城市中,人流快速跑动,躲避暴雨。

  就连路上的车流,也快了不少。

  劳斯莱斯车上。

  陈东静静地看着窗外,古井无波。

  昆仑坐在副驾驶上,龙老则坐在陈东身旁。

  “少爷,这时候去应该有些晚了。”龙老说。

  “楚蒹葭请我去镇场,可没叫我早点到。”陈东回了一句,有些无奈地瘪了瘪嘴。

  他当然知道准时,商场打交道,守时是起码的基本礼貌。

  偏偏他刚才还一直等着秦叶一起,眼见着时间已经来不及了,秦叶一通电话过来说已经和

  入住酒店后。

  秦叶便借口出去了。

  陈东并未在意,只是一笑回应。

  秦叶的心思,早已经昭然若揭了。

  只不过秦叶一直口嫌体正直,他也没必要拆穿。

  放好行礼后。

  龙老和昆仑也赶了过来。

  得知秦叶离开后,龙老玩味一笑:“秦小子嘴巴说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陈东和昆仑同时斜睨向龙老。

  “龙老,你开什么车?”昆仑狐疑道。

  龙老反应过来,涨红着脸咳嗽了两声,忙岔开话题。:

  “少爷,今晚的电影行业交流大会,你打算怎么办?”

  陈东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缓缓吐出一句话:“雷霆雨露皆是君恩,看李家怎么选了。”

  “李家因为隐杀组织的暗杀任务,十亿美刀悬赏奖金尽皆被隐杀组织吞没,没了这笔流动款项,本就江河日下的李家,已经摇摇欲坠了。”

  龙老摇头叹息:“就算他们不招惹少爷,也会很快被京都豪门分而食之,现在这么做,无非就是困兽犹斗,想着死也要溅少爷一身血了。”

  “李家,除了老爷子外,真的是一门傻逼。”陈东毫不掩饰心中的鄙夷,声音冷厉如剑。

  ……

  与此同时。

  李家古堡内。

  如今的李家古堡,再无往日的繁荣昌盛。

  似乎当初绑架李兰,被陈东和陈道临战机轰炸,便是李家的拐点。

  从那以后,李家便呈现出雪崩般的颓势。

  而暗杀一事,更是成了压死李家这头瘦骆驼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整个李家古堡,都透着日薄西山的死气。

  门前也再无往来宾客。

  京都豪门人尽皆知,李家时日无多。

  昔日宾客,此时或许已在暗中磨好了利刀。

  雷霆闪电。

  滂沱大雨。

  交织着天地间朦朦胧胧。

  李德山漠然的坐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滂沱大雨。

  “雨,下得很大。”

  李德山忽然呢喃道,声音尽显落寞疲惫:“京都什么都好,就是天变得太快,前脚阳光明媚,或许后脚便是雷霆暴雨。”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进来。”

  李德山的疲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是肃杀森冷。

  门开了。

  中年人走了进来。

  望着窗前的李德山:“家主,真的要去吗?”

  “不报这个仇,你心安吗?”李德山冷冷问道,“爸可刚死不多久,你希望他瞑目吗?”

  “可我们李家已经……”中年人神情悲戚。

  李德山缓缓起身,冷厉笑道:“就是因为这样,所以光脚的才不怕穿鞋的,我让你准备的人,好了吗?”

  中年人面对李德山,眼中恐惧一闪而过。

  这几日,家主变化太大!

  自从那日怒极攻心,吐血晕倒后,再醒来,仿佛换了个人似的。

  疯狂暴戾。

  时不时地透出的那股森冷杀意,让所有人都觉得心悸。

  “准备好了。”中年人点点头,“可我们这么做,是不是玩的太大了?”

  “大?!”李德山耸了耸肩,“我还就怕不够大,张楚两家牵头的交流会,哪怕是小型,那也是娱乐行业的顶尖交流会了,我们李家既然要去,张楚两家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一定会把他请来的。”

  “那时,便是我们为父亲报仇的时刻!”

  中年人神情复杂,眼珠子转了转,还是咬牙说道:“可大哥这么做,不是让李家平安死去,而是直接将李家推向了地狱,陈东和我们的杀父之仇确实不共戴天,但如果在交流会上动手的话,我们李家将永无翻身之日了。”

  一场私仇,被推到了众人眼前。

  所带来的影响,中年人想都不敢想。

  砰!

  李德山一脚踹翻了身旁椅子,杀意腾腾怒吼道:“谁也别拦我!我今晚,就要让陈东死在现场,让他下黄泉,陪父亲!”

  轰咔!

  身后,一道雷霆闪电,悍然撕裂了长空。

  惊雷闪电,无形中增添了李德山的气势。

  吓得中年人浑身一颤。

  咬了咬牙,中年人应声答应,转身离开。

  李德山回头再次望向窗外,眼睛已经通红,咬牙切齿道:“死,也要拉陈东垫背,父亲你活着的时候那么求陈东,可最终杀死你的却是那个畜生,而现在,还不是要你口中的窝囊废,为你报仇?”

  说着,李德山笑了起来。

  笑声阴冷,越来越大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卧室中。

  夜幕,渐渐降临。

  雨势丝毫没有减弱,反倒是越来越大。

  雷电轰鸣,滂沱大雨。

  让整个京都都缺少了许多活力。

  灯火辉煌的城市中,人流快速跑动,躲避暴雨。

  就连路上的车流,也快了不少。

  劳斯莱斯车上。

  陈东静静地看着窗外,古井无波。

  昆仑坐在副驾驶上,龙老则坐在陈东身旁。

  “少爷,这时候去应该有些晚了。”龙老说。

  “楚蒹葭请我去镇场,可没叫我早点到。”陈东回了一句,有些无奈地瘪了瘪嘴。

  他当然知道准时,商场打交道,守时是起码的基本礼貌。

  偏偏他刚才还一直等着秦叶一起,眼见着时间已经来不及了,秦叶一通电话过来说已经和

  张雨澜到地方了。

  不是被禽兽坑了一把,哪里会迟到?

  “秦叶那小子也是,口嫌体正直的家伙。”

  龙老也清楚为什么会迟到,不由得埋怨了一句,转而一笑:“不过也好,正好让那小子先去帮少爷踩踩雷。”

  陈东哑然失笑。

  随意应了一声,便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闭眼假寐起来。

  半个小时后。

  “少爷,到了!”

  龙老轻声唤醒了陈东。

  “下车吧。”

  陈东起身下车。

  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酒店。

  夜色雨幕中,巍峨的酒店大楼灯火辉煌,十足的气派。

  而在酒店大门口,早已经铺上了红地毯。

  这种五星级的大酒店,按理说在京都这种藏龙卧虎的地方应该不缺客人的,可今夜停车场里的车辆却是寥寥无几。

  “少爷,这是张家的产业之一,今晚包场了。”龙老介绍了一句。

  陈东恍然。

  迈步朝着酒店走去。

  昆仑撑开了伞,紧随其后,为陈东遮蔽暴雨。

  龙老撑伞跟随在旁。

  脚步很慢,趟着地上流淌的雨水。

  陈东的脸色却是渐渐沉凝下来,打趣呢喃道:“李家……真希望你们不要一路蠢到家。”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