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356章 老婆的好消息

第356章 老婆的好消息

  私人飞机轰鸣着,在跑道上加速起飞。

  望着下方越来越远的陈家庄园。

  陈东喃喃自语:“一年后,当我再踏足这里,我要让你们,尽皆俯首。”

  第一次踏足陈家,他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屈辱。

  一句句野种,如刀剜心。

  哪怕在寻常家奴眼中,也不过是一位野种,人尽可打。

  众矢之的,唯独父亲帮助。

  更让他见识到了,陈家的派系到底有多复杂。

  议事殿内,虽说父亲横压全场,可仔细一想,那不过是父亲的雷霆手段,让整件事变得简单罢了。

  真正追究的话,其实当时在座的行举止,都能深究出点东西。

  譬如,当时的众人,心思根本就没有绑在一起。

  否则也不会有陈道亲自取其辱,陈道平和陈老太太少有人附声了。

  “少爷,一年,真的够吗?”

  龙老犹豫着问了一句,神情复杂。

  刚才的陈东,睥睨自信,让所有人都心神一定。

  可现在冷静下来,龙老依旧觉得有些忐忑。

  一年时间,太短太短了!

  少爷却是要在这一年时间里,拿出一份答卷,打败陈家所有继承者。

  三年五载的磨砺,乃至十年积累,真的是少爷能用一年时间打破的?

  陈东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庸者恒庸,况且没得选了,除了勇往直前,再无退路。”

  龙老目光闪烁,心中愤愤不平。

  一旁的昆仑和范璐,也是神情黯然。

  一年,真的远远不够!

  哪怕他们就在陈东身边,亲眼目睹陈东的蜕变,也不觉得陈东有丝毫胜算。

  气氛变得沮丧沉重。

  陈东洒然一笑:“在你们心里,我就这么不堪?”

  “少爷是老奴见过天赋最好的人。”龙老率先开口。

  昆仑和范璐也同时看向陈东,虽没出声,但眼神已经附和了龙老。

  陈东耸了耸肩,目光坚定地说:“为了我老婆,为了我父母,我都必须赢!”

  ……

  当飞机降临城郊机场的时候。

  已经是下午四点。

  不过陈东并没有直接回四印会所,而是带着龙老三人,前往了母亲的墓地。

  “少爷,这么做太冒险了。”龙老心存忌惮。

  当日见陈道君时的一幕,尚在眼前,十几位杀手早早蛰伏,堪称十面埋伏。

  这次又去,可就没有陈道君在了。

  “应该没事的。”

  陈东目光深沉,微微一笑。

  转而岔开话题:“不过,我现在在想小影到底要告诉我什么好消息。”

  刚下飞机的时候,他就和顾清影通过电话,说是要先去拜祭母亲。

  通话中,顾清影神秘兮兮的说有个好消息等他回家的时候告诉他。

  其实,顾清影很少会有这么神秘兮兮的时候,哪怕是故作哑谜,也会带着几分俏皮。

  而刚才在电话里,她的声音罕见的很认真。

  闻。

  龙老几人也纷纷疑惑摇头。

  秋季的天,微风也带着丝丝凉意。

  母亲的墓地四周,上次虽然经过惨烈“屠杀”,可后续的收尾也大体将周围一切恢复原样。

  孤寂的墓碑耸立在坟头前。

  上边还贴着母亲的照片。

  陈东跪在坟前,平静沉默。

  只是眼睛,渐渐泛红。

  去过陈家,才知道陈家到底有多复杂。

  毫不客气地说,当年父亲能保住他们母子,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力了。

  议事殿中的一幕浮现在脑海中,那些人当着父亲的面,都敢叫嚣杀他,当年父亲还仅仅是继承者的时候,想必更加猖狂了。

  这也难怪,父亲成为陈家家主后,一直都不曾给母亲该有的名分。

  不是不想给。

  而是迫于压力,给不了!

  他和母亲二十几年相依为命,他努力拼命,就是为了当初龙老初见他时说的那句话,将本该属于母亲的荣光,环绕母亲周身。

  “妈,一年后,我要将你失去二十几年的荣光,还给你。”

  陈东缓缓叩首,仿若誓般:“我要让你回到陈家祖祠,让陈家上下,尽皆俯首称你一声——陈夫人!”

  罢,陈东悍然起身,目光坚定,决绝转身。

  他之所以会先来母亲的墓地,就是因为,后边的一年时间,他应该不能来祭拜母亲了。

  一年很短,是对他竞争家主之位而。

  但对他祭奠母亲,一年却又太长。

  坟前无香火,近乎不孝!

  ……

  和陈东预料的一样,从下飞机,到祭奠母亲,再回到四印会所,一切都风平浪静,平安无事。

  仿佛之前紧张肃杀的局面,悄无声息的突然归于了平静。

  不过小心为上。

  陈东并未撤销竹林小院四周的安保。

  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虽然局面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可难保中途不会出岔子,阴沟里翻船。

  夜深人静。

  竹林小院内,清幽雅静。

  陈东和顾清影躺在床榻上,屋内的光线有些昏暗,电视机还放着,让安静的房间里显得不那么冷清。

  “你怎么不说话?”顾清影蜷缩在被窝里,被子半掩俏脸,有些好奇地看着陈东。

  “我早洗干净了。”

  陈东没来由的说了一句。

  顾清影一愣:“洗干

  私人飞机轰鸣着,在跑道上加速起飞。

  望着下方越来越远的陈家庄园。

  陈东喃喃自语:“一年后,当我再踏足这里,我要让你们,尽皆俯首。”

  第一次踏足陈家,他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屈辱。

  一句句野种,如刀剜心。

  哪怕在寻常家奴眼中,也不过是一位野种,人尽可打。

  众矢之的,唯独父亲帮助。

  更让他见识到了,陈家的派系到底有多复杂。

  议事殿内,虽说父亲横压全场,可仔细一想,那不过是父亲的雷霆手段,让整件事变得简单罢了。

  真正追究的话,其实当时在座的行举止,都能深究出点东西。

  譬如,当时的众人,心思根本就没有绑在一起。

  否则也不会有陈道亲自取其辱,陈道平和陈老太太少有人附声了。

  “少爷,一年,真的够吗?”

  龙老犹豫着问了一句,神情复杂。

  刚才的陈东,睥睨自信,让所有人都心神一定。

  可现在冷静下来,龙老依旧觉得有些忐忑。

  一年时间,太短太短了!

  少爷却是要在这一年时间里,拿出一份答卷,打败陈家所有继承者。

  三年五载的磨砺,乃至十年积累,真的是少爷能用一年时间打破的?

  陈东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庸者恒庸,况且没得选了,除了勇往直前,再无退路。”

  龙老目光闪烁,心中愤愤不平。

  一旁的昆仑和范璐,也是神情黯然。

  一年,真的远远不够!

  哪怕他们就在陈东身边,亲眼目睹陈东的蜕变,也不觉得陈东有丝毫胜算。

  气氛变得沮丧沉重。

  陈东洒然一笑:“在你们心里,我就这么不堪?”

  “少爷是老奴见过天赋最好的人。”龙老率先开口。

  昆仑和范璐也同时看向陈东,虽没出声,但眼神已经附和了龙老。

  陈东耸了耸肩,目光坚定地说:“为了我老婆,为了我父母,我都必须赢!”

  ……

  当飞机降临城郊机场的时候。

  已经是下午四点。

  不过陈东并没有直接回四印会所,而是带着龙老三人,前往了母亲的墓地。

  “少爷,这么做太冒险了。”龙老心存忌惮。

  当日见陈道君时的一幕,尚在眼前,十几位杀手早早蛰伏,堪称十面埋伏。

  这次又去,可就没有陈道君在了。

  “应该没事的。”

  陈东目光深沉,微微一笑。

  转而岔开话题:“不过,我现在在想小影到底要告诉我什么好消息。”

  刚下飞机的时候,他就和顾清影通过电话,说是要先去拜祭母亲。

  通话中,顾清影神秘兮兮的说有个好消息等他回家的时候告诉他。

  其实,顾清影很少会有这么神秘兮兮的时候,哪怕是故作哑谜,也会带着几分俏皮。

  而刚才在电话里,她的声音罕见的很认真。

  闻。

  龙老几人也纷纷疑惑摇头。

  秋季的天,微风也带着丝丝凉意。

  母亲的墓地四周,上次虽然经过惨烈“屠杀”,可后续的收尾也大体将周围一切恢复原样。

  孤寂的墓碑耸立在坟头前。

  上边还贴着母亲的照片。

  陈东跪在坟前,平静沉默。

  只是眼睛,渐渐泛红。

  去过陈家,才知道陈家到底有多复杂。

  毫不客气地说,当年父亲能保住他们母子,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力了。

  议事殿中的一幕浮现在脑海中,那些人当着父亲的面,都敢叫嚣杀他,当年父亲还仅仅是继承者的时候,想必更加猖狂了。

  这也难怪,父亲成为陈家家主后,一直都不曾给母亲该有的名分。

  不是不想给。

  而是迫于压力,给不了!

  他和母亲二十几年相依为命,他努力拼命,就是为了当初龙老初见他时说的那句话,将本该属于母亲的荣光,环绕母亲周身。

  “妈,一年后,我要将你失去二十几年的荣光,还给你。”

  陈东缓缓叩首,仿若誓般:“我要让你回到陈家祖祠,让陈家上下,尽皆俯首称你一声——陈夫人!”

  罢,陈东悍然起身,目光坚定,决绝转身。

  他之所以会先来母亲的墓地,就是因为,后边的一年时间,他应该不能来祭拜母亲了。

  一年很短,是对他竞争家主之位而。

  但对他祭奠母亲,一年却又太长。

  坟前无香火,近乎不孝!

  ……

  和陈东预料的一样,从下飞机,到祭奠母亲,再回到四印会所,一切都风平浪静,平安无事。

  仿佛之前紧张肃杀的局面,悄无声息的突然归于了平静。

  不过小心为上。

  陈东并未撤销竹林小院四周的安保。

  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虽然局面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可难保中途不会出岔子,阴沟里翻船。

  夜深人静。

  竹林小院内,清幽雅静。

  陈东和顾清影躺在床榻上,屋内的光线有些昏暗,电视机还放着,让安静的房间里显得不那么冷清。

  “你怎么不说话?”顾清影蜷缩在被窝里,被子半掩俏脸,有些好奇地看着陈东。

  “我早洗干净了。”

  陈东没来由的说了一句。

  顾清影一愣:“洗干

  净了,然后呢?”

  陈东神情黯然,故作幽怨:“人家说小别胜新婚,你居然对我一点想法都没有,终究是错付了。”

  “嗨呀,你个大坏蛋。”顾清影娇躯一颤,俏脸绯红得都快渗血了。

  “老婆,我要。”

  陈东转头看向顾清影。

  双目对视,饱含深情。

  昏黄的灯光,霎时间变得旖旎。

  空气中,仿佛都弥漫起了浓浓爱意。

  下一秒。

  陈东俯身到顾清影面前。

  然而。

  顾清影却是突然抬起玉手,葱葱玉指点在了陈东嘴唇上,嗔怪道:“讨厌,我还没同意呢。”

  “小别你都不胜新婚了,我这当老公的心好累哦。”陈东哀叹了一声。

  顾清影一怔,松开了玉手。

  随即,红唇轻启,仿若蜻蜓点水,一触及分。

  扑鼻的香气,让陈东心猿意马。

  但顾清影的态度,却让他有些疑惑错愕:“然后呢?”

  “忘了我在电话里,说要告诉你个好消息了?”顾清影俏脸绯红,美眸中荡漾着水光,似有娇羞,风韵无限。

  红唇轻启,一句话让陈东飘飘欲仙,激动狂喜。

  “老公,咱们有小陈东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