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350章 家族会议

第350章 家族会议

  陈东哑然。

  这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你以为我在开玩笑?”陈道临仿佛看穿了陈东的心思。

  陈东默然不语。

  陈道临洒然一笑:“此中区别,你慢慢体会。”

  王道,霸道,仁者之道……

  陈东砸吧着嘴,满眼沉思,父亲的一番话,看似有些像玩笑,可仔细思索,却若有似无的又有些区别。

  很快,便是来到一座恢弘宅院。

  这座宅院与四周宅院楼阁,相互之间有一些距离,不论是规模还是修建风格,都透出一股磅礴大气,恢弘庄重的感觉。

  仿佛,鹤立鸡群。

  “少爷,这是老爷的家主府邸。”龙老轻声说。

  陈东看着面前的恢弘宅院,心中莫名的有些悸动。

  这种感觉,很复杂,很难形容。

  但他,下意识地却是紧握了双拳,眸光前所未有的坚定。

  进入宅院。

  一众家奴忙里忙外。

  陈道临带着陈东几人,进入了大厅。

  古色古香的装修风格,每一个细节都彰显着陈家的高高在上。

  在外边价值连城的古董花瓶和一些名家大师的字画,在这客厅中,俨然也成为了摆设陪衬。

  落座后。

  龙老熟练的为陈东沏茶。

  做好一切后,便是带着昆仑和范璐离开了大厅,关上了门。

  大厅里,归于平静。

  陈道临静坐轮椅上,默默品茶。

  陈东端坐一旁,上下打量着父亲。

  此时的父亲,看着还是有些虚弱,不过应该是没伤及根本。

  这让陈东暗松了一口气。

  他已经没了母亲,如果再没了父亲。

  那人生真的没有来处,只剩归途了。

  “差一点啊这次。”

  陈道临放下茶杯,率先打破了大厅中的宁静。

  “到底是谁干的?”

  陈东皱眉问道。

  幽冥是隐杀组织死神榜第十的杀手。

  毫不客气的说,天底下估计没有幽冥不敢杀的人。

  但关键是,这事得有动机吧?

  无缘无故,幽冥没道理在他这失败后,转头来暗杀父亲。

  “呵呵,你不要问询太多了,知道的太多,对你不好。”

  陈道临摆摆手,岔开了话题:“你就不好奇,老爸怎么能活下来?”

  一句话,正中陈东心脏。

  他确实好奇。

  幽冥的实力,在四印会所他是亲眼见过的。

  不论是昆仑还是范璐,都是死神榜的顶尖杀手。

  安保团队也是常年保护父亲的顶尖团队。

  哪怕是四印会所本来的安保团队,也绝对是超规格的。

  偏偏重重防护下,幽冥愣是能做到迷倒所有人,长驱直入进了竹林小院。

  当时要不是道君伯伯在场,他早已经是幽冥手中亡魂了。

  父亲没了安保团队庇护,没有昆仑这样的顶尖高手在旁守护,仅仅靠着陈家本能的“孱弱”防护力量,居然能在幽冥手中活下来?

  陈道临洒然一笑,刻意压低了声音:“是你道君伯伯。”

  陈东瞳孔紧缩,登时目瞪口呆。

  “他从我那离开后,就直接来的你这?”

  “他去过你那?”

  陈道临挑眉惊诧,随即便是一声轻笑:“我也是老糊涂了,将你送进黑狱,刻意便是让你和他见面,他既然踏出了黑狱,理所当然先去见你的。”

  陈东说:“他找到我后,我请伯伯住了三天,第三天的时候正好幽冥上门,伯伯帮我赶走幽冥后这才离开的。”

  “他倒不是直接来陈府的,确切的说,是在我遇袭之前不久悄悄进的陈府,恰好遇上幽冥袭击我,他便出手了。”

  陈道临目光深沉,指尖轻轻的敲击着轮椅扶手:“陈府牌坊上的人头你看到了吧?那便是你道君伯伯挂上去的。”

  陈东震惊了一下,旋即便是反应过来。

  “悄悄进的陈府?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道君当年虽然和父亲竞争家主之位失败,不知道什么原因去了黑狱。

  但说到底,终究是陈家人,而且还是前任继承者,和父亲的关系也不浅。

  按理说,怎么也该是正大光明的进陈府,不至于躲躲藏藏。

  “你道君伯伯的想法,我怎么知道?”

  陈道临古怪一笑,落到陈东眼里,却总感觉是别有意思,明显是父亲故意不说而已。

  见陈东沉默。

  陈道临笑着说:“傻孩子,知道的越少,越是为你好,你当务之急是解决现在的处境,目标直指这家主之位,这是你答应你母亲的,你母亲的荣光也该由你争取,至于别的事,往后时机成熟,我会一一告诉你。”

  听到母亲。

  陈东脸色晦暗下来,却是压下了心中疑惑的思绪。

  的确,现在应该先解决被暗杀的处境,然后剑指陈家家主之位。

  至于别的,他触碰不到,也没实力去触碰。

  陈道临抬眼看向大厅紧闭的房门,眼中精光熠熠。

  仿佛能透过大门,看向更远的地方。

  他欣慰的笑着说:“不过,这次你道君伯伯既然从黑狱中走出来了,如果他有心帮你的话,估计隐杀组织的暗杀任务,应该很快就将尘埃落定了。”

  陈东悚然一惊。

  “道君伯伯能终止暗杀任务?”

  “应该能吧?”陈道临不确定的笑了笑。

  话音刚落。

  大门

  陈东哑然。

  这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你以为我在开玩笑?”陈道临仿佛看穿了陈东的心思。

  陈东默然不语。

  陈道临洒然一笑:“此中区别,你慢慢体会。”

  王道,霸道,仁者之道……

  陈东砸吧着嘴,满眼沉思,父亲的一番话,看似有些像玩笑,可仔细思索,却若有似无的又有些区别。

  很快,便是来到一座恢弘宅院。

  这座宅院与四周宅院楼阁,相互之间有一些距离,不论是规模还是修建风格,都透出一股磅礴大气,恢弘庄重的感觉。

  仿佛,鹤立鸡群。

  “少爷,这是老爷的家主府邸。”龙老轻声说。

  陈东看着面前的恢弘宅院,心中莫名的有些悸动。

  这种感觉,很复杂,很难形容。

  但他,下意识地却是紧握了双拳,眸光前所未有的坚定。

  进入宅院。

  一众家奴忙里忙外。

  陈道临带着陈东几人,进入了大厅。

  古色古香的装修风格,每一个细节都彰显着陈家的高高在上。

  在外边价值连城的古董花瓶和一些名家大师的字画,在这客厅中,俨然也成为了摆设陪衬。

  落座后。

  龙老熟练的为陈东沏茶。

  做好一切后,便是带着昆仑和范璐离开了大厅,关上了门。

  大厅里,归于平静。

  陈道临静坐轮椅上,默默品茶。

  陈东端坐一旁,上下打量着父亲。

  此时的父亲,看着还是有些虚弱,不过应该是没伤及根本。

  这让陈东暗松了一口气。

  他已经没了母亲,如果再没了父亲。

  那人生真的没有来处,只剩归途了。

  “差一点啊这次。”

  陈道临放下茶杯,率先打破了大厅中的宁静。

  “到底是谁干的?”

  陈东皱眉问道。

  幽冥是隐杀组织死神榜第十的杀手。

  毫不客气的说,天底下估计没有幽冥不敢杀的人。

  但关键是,这事得有动机吧?

  无缘无故,幽冥没道理在他这失败后,转头来暗杀父亲。

  “呵呵,你不要问询太多了,知道的太多,对你不好。”

  陈道临摆摆手,岔开了话题:“你就不好奇,老爸怎么能活下来?”

  一句话,正中陈东心脏。

  他确实好奇。

  幽冥的实力,在四印会所他是亲眼见过的。

  不论是昆仑还是范璐,都是死神榜的顶尖杀手。

  安保团队也是常年保护父亲的顶尖团队。

  哪怕是四印会所本来的安保团队,也绝对是超规格的。

  偏偏重重防护下,幽冥愣是能做到迷倒所有人,长驱直入进了竹林小院。

  当时要不是道君伯伯在场,他早已经是幽冥手中亡魂了。

  父亲没了安保团队庇护,没有昆仑这样的顶尖高手在旁守护,仅仅靠着陈家本能的“孱弱”防护力量,居然能在幽冥手中活下来?

  陈道临洒然一笑,刻意压低了声音:“是你道君伯伯。”

  陈东瞳孔紧缩,登时目瞪口呆。

  “他从我那离开后,就直接来的你这?”

  “他去过你那?”

  陈道临挑眉惊诧,随即便是一声轻笑:“我也是老糊涂了,将你送进黑狱,刻意便是让你和他见面,他既然踏出了黑狱,理所当然先去见你的。”

  陈东说:“他找到我后,我请伯伯住了三天,第三天的时候正好幽冥上门,伯伯帮我赶走幽冥后这才离开的。”

  “他倒不是直接来陈府的,确切的说,是在我遇袭之前不久悄悄进的陈府,恰好遇上幽冥袭击我,他便出手了。”

  陈道临目光深沉,指尖轻轻的敲击着轮椅扶手:“陈府牌坊上的人头你看到了吧?那便是你道君伯伯挂上去的。”

  陈东震惊了一下,旋即便是反应过来。

  “悄悄进的陈府?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道君当年虽然和父亲竞争家主之位失败,不知道什么原因去了黑狱。

  但说到底,终究是陈家人,而且还是前任继承者,和父亲的关系也不浅。

  按理说,怎么也该是正大光明的进陈府,不至于躲躲藏藏。

  “你道君伯伯的想法,我怎么知道?”

  陈道临古怪一笑,落到陈东眼里,却总感觉是别有意思,明显是父亲故意不说而已。

  见陈东沉默。

  陈道临笑着说:“傻孩子,知道的越少,越是为你好,你当务之急是解决现在的处境,目标直指这家主之位,这是你答应你母亲的,你母亲的荣光也该由你争取,至于别的事,往后时机成熟,我会一一告诉你。”

  听到母亲。

  陈东脸色晦暗下来,却是压下了心中疑惑的思绪。

  的确,现在应该先解决被暗杀的处境,然后剑指陈家家主之位。

  至于别的,他触碰不到,也没实力去触碰。

  陈道临抬眼看向大厅紧闭的房门,眼中精光熠熠。

  仿佛能透过大门,看向更远的地方。

  他欣慰的笑着说:“不过,这次你道君伯伯既然从黑狱中走出来了,如果他有心帮你的话,估计隐杀组织的暗杀任务,应该很快就将尘埃落定了。”

  陈东悚然一惊。

  “道君伯伯能终止暗杀任务?”

  “应该能吧?”陈道临不确定的笑了笑。

  话音刚落。

  大门

  外,突然响起龙老的低沉愠怒的声音。

  “老爷少爷,老太太召开家族会议,派人邀请老爷少爷过去。”

  家族会议?!

  陈东眉头紧拧,前脚才从静心斋离开,后脚就召开家族会议。

  这陈老太太的心思,转的够快啊!

  啪!

  陈道临一巴掌按在了轮椅扶手上,捏的扶手咔咔作响。

  古井无波的脸上,陡然浮现汹汹怒意。

  这一刻,饶是陈东也感受到父亲身上的那股怒火,不禁咂舌。

  “老不死的反了天了,她一个行将就木的老娘皮,哪来的资格召开家族会议?”

  陈道临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犹如愠怒的雄狮,眉宇间威严迫人:“我堂堂家主都尚未开口,她如此篡权,是何居心?”

  大门外。

  龙老的声音低沉到了极点:“老爷,来人说是为了共商继承者大事!”

  “商量?!”

  陈道临怒极反笑:“老不死的怕是刚才吃了一嘴的灰,咽不下气,此时刻意调动全家,想要倒逼我,出一口恶气了!”

  说罢,他冷声道:“东儿,推我过去,我倒要看看,那老不死的今天能玩出什么幺蛾子!”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