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340章 阻拦

第340章 阻拦

  京都以北。

  是一片连绵大山。

  自古时,这片山脉,便是抵挡北部游牧民族的天堑。

  时间推移。

  所谓的天堑,也渐渐地失去了作用。

  连绵大山,尽显静谧与幽静,郁郁葱葱的原始丛林,为大山披上了神秘的外衣。

  晨昏之时,更氤氲起绵绵雾气。

  鲜少有人知晓,在这大山深处,竟有一片广阔平原。

  仿佛是一片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但,这里却是所有豪门向往之地。

  每日,都不断有飞机穿过高高的云层,横跨连绵大山,打破山脉中的寂静,降落到这块平原之地。:

  而在平原之上,伫立的万亩庄园,更是所有豪门巨擘的朝圣之地。

  占地万亩的庄园,在这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中,却依旧如黑夜星月般,绽放着独属于它的光芒和高傲。

  庄园大门前,竖立着匾额牌坊。

  铁画银钩两个大字,尽显气魄与恢弘——陈府!

  而在庄园外,更设有三条飞机跑道和直升机起降的空地,俨然就是一个小型机场。

  飞机降落,滑行,停稳。

  “少爷,陈家到了。”

  陈东这才从睡梦中被龙老唤醒。

  陈东缓缓睁开眼睛,并未立即起身,而是透过窗户看了出去。

  眼前的一幕,无比震撼。

  让陈东陷入了短暂的失神。

  同样的,范璐也被震撼的目瞪口呆。

  庄园、古堡,并不少见。

  京都李家的古堡,当初就让陈东震撼不已。

  可眼前的万亩庄园,和李家古堡比起来,真的是大巫见小巫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象一个家族能恢弘昌盛到此等地步?

  将近一分钟的沉默。

  陈东这才回过神,揉了揉鼻子,肃然郑重的说:“走吧。”

  下了飞机。

  一辆通行车已经在跑道边上等候。

  龙老和昆仑率先走了上去。

  开车的青年无比恭敬。

  只是等到陈东和范璐走到近前的时候,青年却是惊诧地看了一眼陈东,神情变得有些复杂。

  龙老神情沉凝:“小小家奴,连少爷都不知道叫吗?”

  青年一惊,急忙躬身弯腰:“见过少爷。”

  陈东平静地应了一声,然后便和龙老几人上了车。

  龙老虽是家奴,但面对陈天生等人时,都不会摆出阿谀奉承之态,呵斥一位小小家奴,简直再正常不过。

  一路上,陈东时不时地都能看到一辆辆通行车往返机场和陈府庄园。

  不同的是,去往陈府的通行车上,乘坐之人尽皆满脸激动,眼带期冀。

  而从陈府离开的通行车上,则是众生相,有激动狂喜之人,也有颓丧不甘之人。

  “少爷,当初您岳父,也和这些人一般无二。”

  龙老微笑着指着一辆辆通行车上,眼神里充满傲然之气:“这是陈家的地位身份所决定的,也是所有陈家一份子引以为傲的地方,不过区别就在于,这些人中或许是连陈府庄园的大门都没进,便被寻常家奴打发走了,或许是进了陈府被身份高一点的家奴打发走了。”

  “亦或者成功者,是被家中小辈或精英一代接待了,应允了所求之事。”

  “照你这么说,能见到陈家掌权者,已经是少之又少,能见到我爸的更是万里挑一了?”陈东问。

  “大概如此。”

  龙老傲然一笑,转而道:“不过您岳父当初是老奴接待,这在陈家已经算是极高的规格待遇了,甚至超过了族中小辈和精英一代待客的规格了。”

  岳父本就是国际大集团的掌舵人,哪怕一隅之地的商场豪雄周雁秋,在其面前也是小小蝼蚁。

  能得到龙老接待,其实也算是正常。

  陈东并不惊讶,反倒是有些惊叹陈家的森严等级。

  连接待外来之客,都被严格的限定了接待等级,这在其他豪门,哪怕是一地首富的李家和秦家,都不曾有过。

  望着一辆辆通行车上的众生相,陈东有些感慨。

  这大抵是印证了那句“有些东西要么出生就有,要么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的话吧?

  这些人绞尽脑汁的想叩响陈家大门,而我却能不通报任何人,直接进入陈家。

  出生这种事,真的能压死人!

  然而。

  当通行车到达陈府牌坊下方的时候,却是被一众陈家护院拦下。

  “放肆,谁敢拦老夫的车?”

  龙老声色俱厉,勃然大怒。

  昆仑也愤然起身:“一群狗奴才,还不让开?”

  一位是家主的亲信家奴,一位是家主亲信近身保镖,精英一代的师父。

  身份地位,都远高于家奴。

  甚至拥有和精英一代叫板的底气。

  但此时,却被几位看家护院的家奴拦下了!

  几位青年家奴面露惊恐。

  其中一位带头的,鼓起勇气说道:“龙老、昆仑先生可以进去,但这两位不明身份的外来者,不得入内。”

  陈东面色沉凝下来,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不明身份的外来者,不得入内?

  这样的说辞,未免太牵强了?

  “放肆!老夫与昆仑带的人,岂是不明身份的外来者?”

  龙老神情愠怒,眼中精芒爆闪:“就算要质询,也是陈家人来质询,岂是尔等能阻拦的?尔等是受谁指使?”<

  京都以北。

  是一片连绵大山。

  自古时,这片山脉,便是抵挡北部游牧民族的天堑。

  时间推移。

  所谓的天堑,也渐渐地失去了作用。

  连绵大山,尽显静谧与幽静,郁郁葱葱的原始丛林,为大山披上了神秘的外衣。

  晨昏之时,更氤氲起绵绵雾气。

  鲜少有人知晓,在这大山深处,竟有一片广阔平原。

  仿佛是一片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

  但,这里却是所有豪门向往之地。

  每日,都不断有飞机穿过高高的云层,横跨连绵大山,打破山脉中的寂静,降落到这块平原之地。:

  而在平原之上,伫立的万亩庄园,更是所有豪门巨擘的朝圣之地。

  占地万亩的庄园,在这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中,却依旧如黑夜星月般,绽放着独属于它的光芒和高傲。

  庄园大门前,竖立着匾额牌坊。

  铁画银钩两个大字,尽显气魄与恢弘——陈府!

  而在庄园外,更设有三条飞机跑道和直升机起降的空地,俨然就是一个小型机场。

  飞机降落,滑行,停稳。

  “少爷,陈家到了。”

  陈东这才从睡梦中被龙老唤醒。

  陈东缓缓睁开眼睛,并未立即起身,而是透过窗户看了出去。

  眼前的一幕,无比震撼。

  让陈东陷入了短暂的失神。

  同样的,范璐也被震撼的目瞪口呆。

  庄园、古堡,并不少见。

  京都李家的古堡,当初就让陈东震撼不已。

  可眼前的万亩庄园,和李家古堡比起来,真的是大巫见小巫了。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象一个家族能恢弘昌盛到此等地步?

  将近一分钟的沉默。

  陈东这才回过神,揉了揉鼻子,肃然郑重的说:“走吧。”

  下了飞机。

  一辆通行车已经在跑道边上等候。

  龙老和昆仑率先走了上去。

  开车的青年无比恭敬。

  只是等到陈东和范璐走到近前的时候,青年却是惊诧地看了一眼陈东,神情变得有些复杂。

  龙老神情沉凝:“小小家奴,连少爷都不知道叫吗?”

  青年一惊,急忙躬身弯腰:“见过少爷。”

  陈东平静地应了一声,然后便和龙老几人上了车。

  龙老虽是家奴,但面对陈天生等人时,都不会摆出阿谀奉承之态,呵斥一位小小家奴,简直再正常不过。

  一路上,陈东时不时地都能看到一辆辆通行车往返机场和陈府庄园。

  不同的是,去往陈府的通行车上,乘坐之人尽皆满脸激动,眼带期冀。

  而从陈府离开的通行车上,则是众生相,有激动狂喜之人,也有颓丧不甘之人。

  “少爷,当初您岳父,也和这些人一般无二。”

  龙老微笑着指着一辆辆通行车上,眼神里充满傲然之气:“这是陈家的地位身份所决定的,也是所有陈家一份子引以为傲的地方,不过区别就在于,这些人中或许是连陈府庄园的大门都没进,便被寻常家奴打发走了,或许是进了陈府被身份高一点的家奴打发走了。”

  “亦或者成功者,是被家中小辈或精英一代接待了,应允了所求之事。”

  “照你这么说,能见到陈家掌权者,已经是少之又少,能见到我爸的更是万里挑一了?”陈东问。

  “大概如此。”

  龙老傲然一笑,转而道:“不过您岳父当初是老奴接待,这在陈家已经算是极高的规格待遇了,甚至超过了族中小辈和精英一代待客的规格了。”

  岳父本就是国际大集团的掌舵人,哪怕一隅之地的商场豪雄周雁秋,在其面前也是小小蝼蚁。

  能得到龙老接待,其实也算是正常。

  陈东并不惊讶,反倒是有些惊叹陈家的森严等级。

  连接待外来之客,都被严格的限定了接待等级,这在其他豪门,哪怕是一地首富的李家和秦家,都不曾有过。

  望着一辆辆通行车上的众生相,陈东有些感慨。

  这大抵是印证了那句“有些东西要么出生就有,要么一辈子都不可能有”的话吧?

  这些人绞尽脑汁的想叩响陈家大门,而我却能不通报任何人,直接进入陈家。

  出生这种事,真的能压死人!

  然而。

  当通行车到达陈府牌坊下方的时候,却是被一众陈家护院拦下。

  “放肆,谁敢拦老夫的车?”

  龙老声色俱厉,勃然大怒。

  昆仑也愤然起身:“一群狗奴才,还不让开?”

  一位是家主的亲信家奴,一位是家主亲信近身保镖,精英一代的师父。

  身份地位,都远高于家奴。

  甚至拥有和精英一代叫板的底气。

  但此时,却被几位看家护院的家奴拦下了!

  几位青年家奴面露惊恐。

  其中一位带头的,鼓起勇气说道:“龙老、昆仑先生可以进去,但这两位不明身份的外来者,不得入内。”

  陈东面色沉凝下来,忽然觉得有些好笑。

  不明身份的外来者,不得入内?

  这样的说辞,未免太牵强了?

  “放肆!老夫与昆仑带的人,岂是不明身份的外来者?”

  龙老神情愠怒,眼中精芒爆闪:“就算要质询,也是陈家人来质询,岂是尔等能阻拦的?尔等是受谁指使?”<

  p>盛气凌人。

  语直指问题关键所在。

  连待人接客都规矩森严的陈家,如果不是有人指使,区区几个看门的家奴,哪敢做出这等放肆的事?

  几位青年家奴面色同时大变,被龙老呵斥的寒蝉若惊。

  带头的青年目光闪烁,沉默几秒后,忽然迎向了龙老的目光。

  “龙老恕罪,实在是近日家主遇刺,陈家的安保等级提升到了最顶级,所以我等不得不严查死守。”

  啪!

  龙老一巴掌直接抽在了青年家奴的脸上。

  “放屁!被人差使的狗杂碎,真当老夫这么好搪塞?”

  怒斥声,让几位青年家奴额头渗汗,神情惶恐。

  更是让周围前来拜访者,纷纷露出惊骇之色。

  还没人敢在陈府面前,这么放肆的!

  气氛仿佛都要凝固。

  陈东默然不语的坐在车上,任凭龙老和昆仑施为,只是脸上却有些泛冷。

  有龙老和昆仑带路,几个看门家奴根本没资格阻拦。

  显然是有人在暗中早早的下了命令。

  “这才刚到陈家,就放几条看门狗,来咬我吗?”

  陈东心里暗暗想着,突然他目光一凝。

  视线中,一道身影正朝着陈府牌坊这边走来。

  “陈天养!”

  陈东泛冷的脸上瞬间覆盖上了寒霜。

  也就在这时。

  陈天养邪魅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陈家门前,大呼小叫,岂不是丢陈家脸面?龙老你身为陈家家奴,难道不知道,野种不得入陈家的规矩吗?”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