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311章 死侍雇佣兵

第311章 死侍雇佣兵

  一顿午饭,吃的索然无味。

  老人的暗杀,预示着这场暗杀开始,同时也意味着暗网隐杀组织发布的暗杀任务,变得更加复杂。

  陈东甚至能想象出一副丧尸围城的画面。

  十亿美刀!

  金钱的巨大诱惑之下,真的很难保证有多少人能恪守本心,而不立地成魔。

  下午的时候。

  百人安保团队终于赶来。

  十几辆直升机轰鸣着,浩浩荡荡地飞进了天门山别墅区。

  声势浩大。

  这一幕,引得别墅区内不小的骚动。

  好在昆仑提前给周雁秋打过招呼,别墅区物业有序的维持了现场秩序。

  一件件安保仪器从直升机上搬运下来。

  望着堆积如山的安保仪器和成群的安保人员,陈东有种他们要将别墅彻底改造的感觉。

  不过这样也好,繁杂的程序,带来的也是更多的安全感。

  昆仑先让安保人员布置好陈东的卧室,然后便带着人去布置其他地方。

  这样也是有利于让陈东休息。

  当陈东重新走进卧室的时候,目光四下打量,不禁露出了疑惑。

  视线所及之处,所有的陈设摆放和之前一般无二。

  貌似,没有什么地方被动过。

  唯一的变化,就是靠窗空地上,多了几台工作的仪器而已。

  “少爷,改动了很多地方,不过都特殊隐藏过了。”

  昆仑跟了进来,似乎知道陈东的心思,便率先走到了窗口前,指节敲了敲玻璃,笑道:“譬如这玻璃,便是单向玻璃,少爷能看到外边,但外边却看不到里边。”

  说着,昆仑又指了指那几台仪器。

  “还有这些,包含了扰乱红外探测,扰乱电磁波,等等手段,即便杀手以高科技远程狙杀也做不到,还有四周的墙壁,也全都用了特殊的合金材料加固过。”

  陈东不由得暗自心惊。

  这样的安保程度,怕是已经赶上了那些权柄厚重的超级巨擘了吧?

  昆仑的介绍很简短,应该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陈东也相信还有更多的安保手段在这件卧室里,否则百人安保团队全力改建,也不可能一直弄到此时太阳下山的时候才完成。

  目光缓缓扫过看似没有改变的卧室。

  陈东却笑不出来,高强度高密度的安保措施,意味着这场暗杀的万分凶险。

  知道小小一间卧室里就布置了这么多手段后,他的心反而更加沉重。

  且。

  昆仑叹了口气,神情肃穆的说:“但愿能防住吧。”

  陈东心里咯噔一下,错愕地看了昆仑一眼。

  他原以为只有自己这个被暗杀对象有这种感觉。

  却没想到昆仑也是这种反应!

  “这么多手段,都可能防不住吗?”陈东问。

  “当年罗斯柴尔德那位,罗斯柴尔德为了保他,还特地为他修建了一座特殊堡垒出来。”

  昆仑摊了摊手,笑容有些复杂:“少爷,真正的杀手所能爆发出的杀伤力,远超所有人想象。”

  低沉凝重的声音,让房间里登时充斥着肃杀的味道。

  陈东呆滞原地,这一刻嘴唇颤动,却说不出话。

  他感觉喉咙发紧的厉害,仿佛一只无形大手扼住了喉咙,别说说话了,就算是呼吸都变得困难。

  这次,真的是必死局了吗?

  昆仑是当年刺杀罗斯柴尔德那位成功的三位杀手之一,他说出这话,必定是不会有丝毫水分的。

  这就好比,阎王让人三更死,无人能留到五更。

  “少爷,你先休息一下吧,不要太紧张,在房间里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和平时一样即可。”

  昆仑拍了拍陈东的肩膀,轻声安慰,只是话到最后,又变成了沉重:“剩下的,交给我和外边的那群老伙计便可。”

  “辛苦你们了。”

  陈东点点头,等房门关上后,这才缓缓走到窗边。

  此时夕阳西下,外边的路灯也亮起。

  一眼望去,倒是罕见的露出了天门山别墅区里的一丝寂寥冷清。

  事到如今,他除了相信昆仑他们,真的什么事都做不了。

  “这种感觉,又出现了,真的很讨厌。”

  陈东满腔郁气,喃喃自语。

  他努力拼搏,就是为了想要在大潮之下不至于无能为力,可终究,还是不能摆脱大潮涌动。

  母亲的死亡,让他的心性改变。

  可如此狠戾、杀伐果断的性格改变,现在却依旧无能为力,甚至为了自保,还得哄骗老婆远渡重洋。

  这事想想就觉得可笑。

  越想,陈东越感觉压抑。

  他将窗子开了一条拇指粗的缝隙,想要呼吸一下外边的空气。

  当啷啷!

  就在开窗的同时,手机却是从裤兜滑落,掉到了地上。

  陈东弯腰捡起手机,正要起身。

  砰!

  一声枪响。

  几乎同时,陈东就感觉到一股炽热的风从后脑勺横掠而过。

  砰咙!

  正对着窗的墙壁上,挂着的是他和顾清影的结婚照。

  而此时,一颗子弹应声洞穿了结婚照上的陈东相片,没入了墙壁中。

  “槽!”

  陈东吓得脸色煞白,急忙俯身蹲在了墙角。

  视线中,子弹正好洞穿了照片上他的脑袋。

  这一枪,差一点!

  “昆仑!”

  陈东大喊了一声。

  几乎同时,外

  一顿午饭,吃的索然无味。

  老人的暗杀,预示着这场暗杀开始,同时也意味着暗网隐杀组织发布的暗杀任务,变得更加复杂。

  陈东甚至能想象出一副丧尸围城的画面。

  十亿美刀!

  金钱的巨大诱惑之下,真的很难保证有多少人能恪守本心,而不立地成魔。

  下午的时候。

  百人安保团队终于赶来。

  十几辆直升机轰鸣着,浩浩荡荡地飞进了天门山别墅区。

  声势浩大。

  这一幕,引得别墅区内不小的骚动。

  好在昆仑提前给周雁秋打过招呼,别墅区物业有序的维持了现场秩序。

  一件件安保仪器从直升机上搬运下来。

  望着堆积如山的安保仪器和成群的安保人员,陈东有种他们要将别墅彻底改造的感觉。

  不过这样也好,繁杂的程序,带来的也是更多的安全感。

  昆仑先让安保人员布置好陈东的卧室,然后便带着人去布置其他地方。

  这样也是有利于让陈东休息。

  当陈东重新走进卧室的时候,目光四下打量,不禁露出了疑惑。

  视线所及之处,所有的陈设摆放和之前一般无二。

  貌似,没有什么地方被动过。

  唯一的变化,就是靠窗空地上,多了几台工作的仪器而已。

  “少爷,改动了很多地方,不过都特殊隐藏过了。”

  昆仑跟了进来,似乎知道陈东的心思,便率先走到了窗口前,指节敲了敲玻璃,笑道:“譬如这玻璃,便是单向玻璃,少爷能看到外边,但外边却看不到里边。”

  说着,昆仑又指了指那几台仪器。

  “还有这些,包含了扰乱红外探测,扰乱电磁波,等等手段,即便杀手以高科技远程狙杀也做不到,还有四周的墙壁,也全都用了特殊的合金材料加固过。”

  陈东不由得暗自心惊。

  这样的安保程度,怕是已经赶上了那些权柄厚重的超级巨擘了吧?

  昆仑的介绍很简短,应该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陈东也相信还有更多的安保手段在这件卧室里,否则百人安保团队全力改建,也不可能一直弄到此时太阳下山的时候才完成。

  目光缓缓扫过看似没有改变的卧室。

  陈东却笑不出来,高强度高密度的安保措施,意味着这场暗杀的万分凶险。

  知道小小一间卧室里就布置了这么多手段后,他的心反而更加沉重。

  且。

  昆仑叹了口气,神情肃穆的说:“但愿能防住吧。”

  陈东心里咯噔一下,错愕地看了昆仑一眼。

  他原以为只有自己这个被暗杀对象有这种感觉。

  却没想到昆仑也是这种反应!

  “这么多手段,都可能防不住吗?”陈东问。

  “当年罗斯柴尔德那位,罗斯柴尔德为了保他,还特地为他修建了一座特殊堡垒出来。”

  昆仑摊了摊手,笑容有些复杂:“少爷,真正的杀手所能爆发出的杀伤力,远超所有人想象。”

  低沉凝重的声音,让房间里登时充斥着肃杀的味道。

  陈东呆滞原地,这一刻嘴唇颤动,却说不出话。

  他感觉喉咙发紧的厉害,仿佛一只无形大手扼住了喉咙,别说说话了,就算是呼吸都变得困难。

  这次,真的是必死局了吗?

  昆仑是当年刺杀罗斯柴尔德那位成功的三位杀手之一,他说出这话,必定是不会有丝毫水分的。

  这就好比,阎王让人三更死,无人能留到五更。

  “少爷,你先休息一下吧,不要太紧张,在房间里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和平时一样即可。”

  昆仑拍了拍陈东的肩膀,轻声安慰,只是话到最后,又变成了沉重:“剩下的,交给我和外边的那群老伙计便可。”

  “辛苦你们了。”

  陈东点点头,等房门关上后,这才缓缓走到窗边。

  此时夕阳西下,外边的路灯也亮起。

  一眼望去,倒是罕见的露出了天门山别墅区里的一丝寂寥冷清。

  事到如今,他除了相信昆仑他们,真的什么事都做不了。

  “这种感觉,又出现了,真的很讨厌。”

  陈东满腔郁气,喃喃自语。

  他努力拼搏,就是为了想要在大潮之下不至于无能为力,可终究,还是不能摆脱大潮涌动。

  母亲的死亡,让他的心性改变。

  可如此狠戾、杀伐果断的性格改变,现在却依旧无能为力,甚至为了自保,还得哄骗老婆远渡重洋。

  这事想想就觉得可笑。

  越想,陈东越感觉压抑。

  他将窗子开了一条拇指粗的缝隙,想要呼吸一下外边的空气。

  当啷啷!

  就在开窗的同时,手机却是从裤兜滑落,掉到了地上。

  陈东弯腰捡起手机,正要起身。

  砰!

  一声枪响。

  几乎同时,陈东就感觉到一股炽热的风从后脑勺横掠而过。

  砰咙!

  正对着窗的墙壁上,挂着的是他和顾清影的结婚照。

  而此时,一颗子弹应声洞穿了结婚照上的陈东相片,没入了墙壁中。

  “槽!”

  陈东吓得脸色煞白,急忙俯身蹲在了墙角。

  视线中,子弹正好洞穿了照片上他的脑袋。

  这一枪,差一点!

  “昆仑!”

  陈东大喊了一声。

  几乎同时,外

  边走廊响起密集的脚步声。

  砰!

  房门打开。

  昆仑带着十几个安保人员冲了进来。

  同时他怒吼道:“妈的!给老子冲出去,把放枪的杂碎给老子弄出来,直接毙了!”

  怒吼中,昆仑弯着腰直接摸到了陈东面前,右手握着枪,左手揽住了陈东的肩膀:“少爷,跟我走。”

  陈东脸色煞白,眼神甚至有些飘忽。

  完全是本能的求生欲驱使着,蹲在地上跟着昆仑一起走出了卧室。

  也就在他俩在十几个安保人员的掩护下,走到走廊中的时候。

  远处赫然传来了一阵密集的枪声。

  声音不算太大,应该距离别墅还是有一段距离。

  但随着枪声响起。

  昆仑的脚步戛然一顿。

  “槽!不是一个?”

  陈东身躯猛地一震。

  几乎同时,昆仑肩膀上的对讲机传来了声音。

  “头儿!请求支援,对方人数未知,隐藏在密林中,我们已经倒了三个兄弟了!”

  昆仑睚眦欲裂。

  走廊中,气温骤降到冰点。

  陈东更是浑身一阵阵发麻。

  如果不是仅存一丝理智,他此时甚至想起身直接往外跑。

  但现在跑出去,那就是死!

  没等昆仑回应呢。

  对讲机里突然响起惊叫声。

  “头儿!我看到了,是死侍雇佣兵!”

  死侍雇佣兵?

  陈东眉头紧拧,几乎同时,他明显感受到肩膀上昆仑的大手颤抖了一下。

  眼角余光斜睨向昆仑,却发现昆仑的脸上都罕见地白了一下。

  紧跟着,昆仑沉声道:“立刻后撤,做防御姿态,妈的,这支沙漠里臭名昭著的野狗队,怎么也会参与到隐杀组织的任务里来?”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