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269章 驱虎吞狼,略备薄礼

第269章 驱虎吞狼,略备薄礼

  陈道临走的很匆忙。

  甚至连和陈东多聊几句的时间都没留下,吃过早饭便直接坐着直升机离开。

  陈东也清楚,想要扳倒秦家,陈老太太势必是一个巨大阻碍。

  两方蛇鼠一窝,同气连枝。

  单是算计他的阴谋,就已经将双方牢牢绑在同一条船上。

  他真对秦家动手,秦家势必会求救陈老太太,而陈老太太也势必会出手救援。

  唇亡齿寒这么简单的道理,他能想明白,秦家和陈老太太也绝对不会迷糊。

  父亲镇住陈老太太,是他和秦叶报仇秦家的先决条件!

  随着陈道临离开没多久。

  陈东也带着秦叶、昆仑一同离开了天门山别墅,朝着城郊机场而去。

  龙老留在了本市,负责善后安排公司的事情。

  他被发配黑狱这短短一月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单是周玄执掌着鼎泰,同时调动操控着周尊龙和周雁秋,就引起了一大堆麻烦。

  更何况,婚礼上的巨变,更是衍生出了一堆隐患。

  这些,都必须尽快解决。

  甚至,陈东丝毫不介意龙老使用一些雷霆手段。

  快刀斩乱麻。

  如今这件事,也只有龙老能够处理好。

  哪怕陈东亲自上手,也有些捉襟见肘。

  当一行三人赶到机场时,直接畅通无阻的通过绿色通道,登上了龙老早就安排好的私人飞机。

  很快,飞机起飞。

  “少爷,龙老已经安排好了西蜀的陈家办事处负责接待。”

  昆仑平静说道:“这也是老爷的意思,他通知西蜀办事处,会引得家族注意,龙老安排则要隐秘许多,且此次一行,得靠陈家办事处。”

  陈东并未反驳,点头应下。

  他们不是去找秦家聊天聚会,这一次,是要见血的!

  既然以陈家之名,若是连西蜀的陈家办事处都不曾惊动,这名也就不正不顺了。

  下意识地,陈东斜睨向了秦叶。

  此时的秦叶,淡定如常。

  感受到陈东的额目光,秦叶瘪了瘪嘴:“你别考虑我的感受,我和秦家再无一分关系,他们派人想杀我的时候,也没考虑过我的感受。”

  “我知道。”

  陈东莞尔一笑:“我是想问问你,打算怎么处置秦家。”

  “你都想好计划了,你爸也在帮你做了,你还问我干嘛?”

  秦叶耸了耸肩,意味深长的说:“驱虎吞狼,才是上上策,血洗秦家,本就是拼个鱼死网破,不划算。”

  陈东笑了笑,目光森冷地看向窗外云海:“是啊,王冠太重,如果不驱虎吞狼,我这人头戴不稳的。”

  闻。

  秦叶和昆仑同时诧异地看着陈东。

  陈东揉了揉鼻子:“怎么了?”

  “狗子你变了。”秦叶双手枕在脑后,“昆仑哥,你觉得呢?”

  “狗,不,少爷确实变了。”

  昆仑神情一慌,急忙改口:“以前的少爷,不会将利弊权衡的如此清晰地。”

  “现在啊,你才真的有点像是继承者了。”秦叶戏谑一笑,“不择手段才能干得过那些陈家流氓。”

  陈东微微一笑,笑容中满是苦涩。

  中午十点半,飞机降落在了西蜀机场。

  刚走出机场,一位中年男人便迎了上来。

  “在下西蜀陈家办事处领事,陈开见过陈东少爷。”

  “走吧。”

  陈东点点头,跟着陈开走向了路边的劳斯莱斯。

  上车后,陈开这才说道:“少爷,今日,是秦家家主的大寿,家中正在办寿宴。”

  “寿宴?”

  陈东眼角跳动了一下,揉了揉下巴,戏谑一笑:“咱们来的正是时候呢,既然是寿宴,那得送礼,毕竟我大婚的时候,秦家也到场送礼了呢。”

  “我倒是忘了这茬事了。”秦叶也低头思索起来。

  忽然,两人同时对视了一眼,然后森冷一笑。

  车内,气温仿佛都骤降了一大截。

  秦家。

  作为西蜀首富,高居云端,俯瞰众生。

  在西蜀一境,拥有无人能比的地位。

  秦家家主寿宴,更是引得西蜀豪门巨擘争相登门恭贺。

  单是寿宴席桌,便在秦家府邸开了足足百桌。

  这还是秦家家主考虑到不是整数大寿,刻意要求不得铺张,不得声势的结果。

  临近中午。

  秦家府邸外早已经是豪车云集,水泄不通。

  人潮涌动,喧嚣鼎沸。

  每到一位宾客,便有礼炮齐鸣。

  秦家家主年过花甲,穿着鲜红的唐装,满面红光的带着一众秦家嫡系站在门口,迎接到场恭贺的宾客。

  “爷爷,宾客差不多都到场了,余下尚未到场的,不过是些可有可无之辈,也不用爷爷亲自迎接了。”

  一位西装年轻人笑着说道:“爷爷站了一上午,还请回去稍坐,休息片刻,这里我们几个小辈足够应付了。”

  话一出口,登时引得周围几个小辈争相附和。

  他们,都是秦家的嫡系血脉,在秦家拥有着无人可比的地位。

  在秦家,嫡庶之分,差距天壤之别。

  “秦霜,不得如此狂傲。”

  秦老爷子面色一沉,声音低沉。

  年轻人登时寒蝉若惊,低头道歉:“爷爷,是霜儿错了。”

  “也罢,我这副老骨头确实不能撑了,这里便交给你们吧,记住,对待宾客不可有丝毫怠

  陈道临走的很匆忙。

  甚至连和陈东多聊几句的时间都没留下,吃过早饭便直接坐着直升机离开。

  陈东也清楚,想要扳倒秦家,陈老太太势必是一个巨大阻碍。

  两方蛇鼠一窝,同气连枝。

  单是算计他的阴谋,就已经将双方牢牢绑在同一条船上。

  他真对秦家动手,秦家势必会求救陈老太太,而陈老太太也势必会出手救援。

  唇亡齿寒这么简单的道理,他能想明白,秦家和陈老太太也绝对不会迷糊。

  父亲镇住陈老太太,是他和秦叶报仇秦家的先决条件!

  随着陈道临离开没多久。

  陈东也带着秦叶、昆仑一同离开了天门山别墅,朝着城郊机场而去。

  龙老留在了本市,负责善后安排公司的事情。

  他被发配黑狱这短短一月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单是周玄执掌着鼎泰,同时调动操控着周尊龙和周雁秋,就引起了一大堆麻烦。

  更何况,婚礼上的巨变,更是衍生出了一堆隐患。

  这些,都必须尽快解决。

  甚至,陈东丝毫不介意龙老使用一些雷霆手段。

  快刀斩乱麻。

  如今这件事,也只有龙老能够处理好。

  哪怕陈东亲自上手,也有些捉襟见肘。

  当一行三人赶到机场时,直接畅通无阻的通过绿色通道,登上了龙老早就安排好的私人飞机。

  很快,飞机起飞。

  “少爷,龙老已经安排好了西蜀的陈家办事处负责接待。”

  昆仑平静说道:“这也是老爷的意思,他通知西蜀办事处,会引得家族注意,龙老安排则要隐秘许多,且此次一行,得靠陈家办事处。”

  陈东并未反驳,点头应下。

  他们不是去找秦家聊天聚会,这一次,是要见血的!

  既然以陈家之名,若是连西蜀的陈家办事处都不曾惊动,这名也就不正不顺了。

  下意识地,陈东斜睨向了秦叶。

  此时的秦叶,淡定如常。

  感受到陈东的额目光,秦叶瘪了瘪嘴:“你别考虑我的感受,我和秦家再无一分关系,他们派人想杀我的时候,也没考虑过我的感受。”

  “我知道。”

  陈东莞尔一笑:“我是想问问你,打算怎么处置秦家。”

  “你都想好计划了,你爸也在帮你做了,你还问我干嘛?”

  秦叶耸了耸肩,意味深长的说:“驱虎吞狼,才是上上策,血洗秦家,本就是拼个鱼死网破,不划算。”

  陈东笑了笑,目光森冷地看向窗外云海:“是啊,王冠太重,如果不驱虎吞狼,我这人头戴不稳的。”

  闻。

  秦叶和昆仑同时诧异地看着陈东。

  陈东揉了揉鼻子:“怎么了?”

  “狗子你变了。”秦叶双手枕在脑后,“昆仑哥,你觉得呢?”

  “狗,不,少爷确实变了。”

  昆仑神情一慌,急忙改口:“以前的少爷,不会将利弊权衡的如此清晰地。”

  “现在啊,你才真的有点像是继承者了。”秦叶戏谑一笑,“不择手段才能干得过那些陈家流氓。”

  陈东微微一笑,笑容中满是苦涩。

  中午十点半,飞机降落在了西蜀机场。

  刚走出机场,一位中年男人便迎了上来。

  “在下西蜀陈家办事处领事,陈开见过陈东少爷。”

  “走吧。”

  陈东点点头,跟着陈开走向了路边的劳斯莱斯。

  上车后,陈开这才说道:“少爷,今日,是秦家家主的大寿,家中正在办寿宴。”

  “寿宴?”

  陈东眼角跳动了一下,揉了揉下巴,戏谑一笑:“咱们来的正是时候呢,既然是寿宴,那得送礼,毕竟我大婚的时候,秦家也到场送礼了呢。”

  “我倒是忘了这茬事了。”秦叶也低头思索起来。

  忽然,两人同时对视了一眼,然后森冷一笑。

  车内,气温仿佛都骤降了一大截。

  秦家。

  作为西蜀首富,高居云端,俯瞰众生。

  在西蜀一境,拥有无人能比的地位。

  秦家家主寿宴,更是引得西蜀豪门巨擘争相登门恭贺。

  单是寿宴席桌,便在秦家府邸开了足足百桌。

  这还是秦家家主考虑到不是整数大寿,刻意要求不得铺张,不得声势的结果。

  临近中午。

  秦家府邸外早已经是豪车云集,水泄不通。

  人潮涌动,喧嚣鼎沸。

  每到一位宾客,便有礼炮齐鸣。

  秦家家主年过花甲,穿着鲜红的唐装,满面红光的带着一众秦家嫡系站在门口,迎接到场恭贺的宾客。

  “爷爷,宾客差不多都到场了,余下尚未到场的,不过是些可有可无之辈,也不用爷爷亲自迎接了。”

  一位西装年轻人笑着说道:“爷爷站了一上午,还请回去稍坐,休息片刻,这里我们几个小辈足够应付了。”

  话一出口,登时引得周围几个小辈争相附和。

  他们,都是秦家的嫡系血脉,在秦家拥有着无人可比的地位。

  在秦家,嫡庶之分,差距天壤之别。

  “秦霜,不得如此狂傲。”

  秦老爷子面色一沉,声音低沉。

  年轻人登时寒蝉若惊,低头道歉:“爷爷,是霜儿错了。”

  “也罢,我这副老骨头确实不能撑了,这里便交给你们吧,记住,对待宾客不可有丝毫怠

  慢倨傲,免得被人议论我秦家不懂礼数。”

  秦老爷子神色缓和,重新露出了笑容,眼神变换了一下:“对了,若是小芊回来了,记得告诉老夫,老夫想见她一面。”

  “知道了,爷爷。”

  秦霜笑着点头:“小芊姐回来了,我一定第一时间通知您。”

  等秦老爷子转身进入府邸后,秦霜的面色阴戾了下来,愤懑地往地上吐了口口水:“真不知道爷爷惦记着小芊干嘛,不就有点破能力么,可还不是个赔钱货,找个没用的男人,让人家上门了,最后还不是离婚跑路了?”

  一句话,引得几位嫡系纷纷附和。

  恰在这时。

  一个中年人突然急匆匆地跑了过来,面色惶恐的对秦霜说:“霜少,秦,秦叶,来给老爷贺寿了。”

  轰隆!

  故意压低的声音,依旧让秦霜等人如遭雷击。

  “那个畜生,怎么会来?”秦霜咬牙切齿,“把他赶走!”

  “不用赶了,我已经来了!”

  秦叶双手插兜,满脸玩世不恭的笑容,挑衅似的对秦霜说:“而且,霜弟弟你怕是不敢赶我走了,我旁边这位可是陈家少爷呢。”

  “你……”秦霜面色一变,他是认识陈东的,当初陈东大婚,他就跟着秦老爷子去过现场,也经历了婚礼的一幕。

  只是,他知道的也仅仅这些,更深的东西,并不知情。

  不过,正如秦叶所说,秦家还不敢赶陈家的大少!

  眨眼间。

  陈东便和秦叶、昆仑、陈开走到了秦霜几人面前。

  秦叶从陈开手中接过礼盒,递到了秦霜面前。

  “喏,给老爷子备的寿礼,聊表心意。”

  “那我还得谢谢你了。”

  秦霜冷冷一笑,接过礼盒,便毫不顾忌的当众打开。

  只是,当看到礼盒中的寿礼时。

  秦霜登时睚眦欲裂,戾气汹涌。

  因为礼盒中,赫然是一副……挽联!

  哀悼死者,治丧祭祀之用!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