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268章 秦叶的心魔

第268章 秦叶的心魔

  最美好的一晚?

  陈东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不禁心跳加速。

  “还愣着干嘛?”

  顾清影眉目横挑,风韵万千。

  这样的绝色,哪怕是一颦一笑,都足以风韵无限。

  只是这一眼,依旧让陈东惊喜。

  他没料到,顾清影的眉眼竟然如此“犀利”。

  深吸了口气,陈东起身走进浴室。

  一番仔细的洗漱后,他裹着浴巾走出浴室。

  房间里已经暗了下来,是顾清影关掉了灯。

  只剩下床头一盏台灯,散发着微黄的光芒。:

  而顾清影,早已经钻进了被窝,刚才的浴巾丢到了地上,躺在被窝里,拉扯着被子遮着口鼻,一副怯生生的样子看着陈东。

  羞涩的眼神,泛着涟漪。

  仅仅是这样一个眼神,便抵得过千万语。

  陈东钻进了被窝,顾清影登时仿佛小猫一般,欺身钻进了他的怀里。

  “我说过的,要将这一次,留到最美好的一晚!”吐气如兰,红唇轻轻咬着陈东的耳朵,“今晚,请夫君善待我。”

  陈东温柔一笑,抬手关掉了台灯。

  所有的情愫,都在黑暗中,轰然爆发。

  三年等待,不负长情。

  所有的爱意,都在黑暗中纠葛宣泄。

  ……

  一夜无话。

  当清晨朝阳,透过窗帘缝隙洒落卧室的时候。

  陈东和顾清影从睡梦中缓缓苏醒。

  相拥而眠,两人一睁眼,便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一夜时间,两人都有些疲惫,顾清影脸上还有几分红晕。

  “这么早就醒了?”

  陈东挑眉一笑。

  “疼醒了。”顾清影柳眉紧蹙。

  陈东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登时笑了起来。

  顾清影仿佛吓到了的小猫,急忙伸出玉手捂住了陈东的嘴:“混蛋,你还好意思笑?”

  “怎么不能笑了?你可是我老婆。”陈东轻轻地刮了一下顾清影的鼻梁。

  两人相视无。

  半晌。

  顾清影才缓缓开口:“你真的决定要去秦家?”

  “嗯。”陈东平静应道。

  “能不能过一阵子?”顾清影问,“家里出现了这样的巨变,我想要几天太平日子,不想你又以身犯险。”

  “没事的,有爸在,以陈家之名,秦家还算不得什么。”陈东微微一笑。

  “可是,我还是觉得这样做太冒险了,秦家如日中天,陈家想以势压人,应该还是很困难的。”顾清影说,“而且,你还叫上了秦叶,他也是曾经的秦家人,你这样做,有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

  陈东洒然一笑:“小傻子,就是考虑秦叶的感受,才叫他一起。”

  一句话,让顾清影有些恍惚疑惑。

  让秦叶……看着秦家灭亡,是考虑秦叶的感受?

  “秦叶在秦家的遭遇,比我们想的还要更惨烈。”

  陈东目光忽然深邃的厉害,语气低沉地喃喃自语:“他为了将我从地狱中拉出来,不惜将伤口剖开,甚至在上边撒盐。”

  “他在鄙视我不如他,他能从地狱中自己爬出来,而我却困于地狱泥足深陷。”

  说到这里,陈东的眼睛忽然有些泛红。

  突然的情绪变化,让顾清影神色一慌。

  陈东话锋却是一转:“你还记得,婚礼当天,秦叶杀周玄时的画面吗?”

  “记得。”顾清影绝美的脸蛋上浮现惊恐,“当时的秦叶,很吓人,如果不是你下了狠手,估计没人能拦住他了。”

  “所以啊……”

  陈东惆怅苦笑:“他一直自诩爬出了地狱,可他根本就还在地狱中,只是这个男人用玩世不恭的皮囊,掩盖了他内心深处住着的恶魔。”

  “而这一切因果,都在秦家!”

  “我明白了。”顾清影点点头,柔声叮嘱道:“我知道你想报仇,也想带秦叶走出来,但你要答应我,一切以安全为主,如果不可为,便要立刻回来。”

  说着,她拍了拍肚子,狡黠一笑:“我和宝宝还在等你呢。”

  “哪有那么快?”陈东惊愕地看着顾清影。

  顾清影微微挑眉,俏脸绯红地说:“不管,反正假装已经怀上宝宝了。”

  陈东和顾清影洗漱了一下,在顾清影的挑选下,换上了一套笔挺的西装。

  望着镜子里重新容光焕发的自己,陈东有些失神。

  唯一的区别,或许是脸颊比之前更加消瘦了一些。

  “从今天起,我要戴上王冠……”

  心中暗暗决定,眼神无比坚定。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哪怕是为了死去的母亲,他也要将这顶王冠戴在头上。

  拉着顾清影转身下了楼。

  餐厅里。

  陈道临和龙老范璐、昆仑、秦叶正吃着早餐。

  见到下楼的陈东和顾清影。

  秦叶一阵惊讶:“我勒个去,这么早就起床了?小别胜新婚,你俩还是新婚呢,小别加新婚,起码也得太阳下山才起床吧?”

  一句话,让陈东和顾清影羞涩尴尬。

  而餐桌上的几人,也是猝不及防,将到嘴的稀粥喷进了碗里。

  陈道临抹了一把嘴角的粥水,瞪了秦叶一眼:“秦小子,你嘴里跑火车的吗?”

  秦叶耸了耸肩,一脸鄙夷地斜睨了陈东一眼:“东哥不行啊。”

  转而他又对范璐说:“小璐姐,

  最美好的一晚?

  陈东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不禁心跳加速。

  “还愣着干嘛?”

  顾清影眉目横挑,风韵万千。

  这样的绝色,哪怕是一颦一笑,都足以风韵无限。

  只是这一眼,依旧让陈东惊喜。

  他没料到,顾清影的眉眼竟然如此“犀利”。

  深吸了口气,陈东起身走进浴室。

  一番仔细的洗漱后,他裹着浴巾走出浴室。

  房间里已经暗了下来,是顾清影关掉了灯。

  只剩下床头一盏台灯,散发着微黄的光芒。:

  而顾清影,早已经钻进了被窝,刚才的浴巾丢到了地上,躺在被窝里,拉扯着被子遮着口鼻,一副怯生生的样子看着陈东。

  羞涩的眼神,泛着涟漪。

  仅仅是这样一个眼神,便抵得过千万语。

  陈东钻进了被窝,顾清影登时仿佛小猫一般,欺身钻进了他的怀里。

  “我说过的,要将这一次,留到最美好的一晚!”吐气如兰,红唇轻轻咬着陈东的耳朵,“今晚,请夫君善待我。”

  陈东温柔一笑,抬手关掉了台灯。

  所有的情愫,都在黑暗中,轰然爆发。

  三年等待,不负长情。

  所有的爱意,都在黑暗中纠葛宣泄。

  ……

  一夜无话。

  当清晨朝阳,透过窗帘缝隙洒落卧室的时候。

  陈东和顾清影从睡梦中缓缓苏醒。

  相拥而眠,两人一睁眼,便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

  一夜时间,两人都有些疲惫,顾清影脸上还有几分红晕。

  “这么早就醒了?”

  陈东挑眉一笑。

  “疼醒了。”顾清影柳眉紧蹙。

  陈东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登时笑了起来。

  顾清影仿佛吓到了的小猫,急忙伸出玉手捂住了陈东的嘴:“混蛋,你还好意思笑?”

  “怎么不能笑了?你可是我老婆。”陈东轻轻地刮了一下顾清影的鼻梁。

  两人相视无。

  半晌。

  顾清影才缓缓开口:“你真的决定要去秦家?”

  “嗯。”陈东平静应道。

  “能不能过一阵子?”顾清影问,“家里出现了这样的巨变,我想要几天太平日子,不想你又以身犯险。”

  “没事的,有爸在,以陈家之名,秦家还算不得什么。”陈东微微一笑。

  “可是,我还是觉得这样做太冒险了,秦家如日中天,陈家想以势压人,应该还是很困难的。”顾清影说,“而且,你还叫上了秦叶,他也是曾经的秦家人,你这样做,有没有考虑过他的感受?”

  陈东洒然一笑:“小傻子,就是考虑秦叶的感受,才叫他一起。”

  一句话,让顾清影有些恍惚疑惑。

  让秦叶……看着秦家灭亡,是考虑秦叶的感受?

  “秦叶在秦家的遭遇,比我们想的还要更惨烈。”

  陈东目光忽然深邃的厉害,语气低沉地喃喃自语:“他为了将我从地狱中拉出来,不惜将伤口剖开,甚至在上边撒盐。”

  “他在鄙视我不如他,他能从地狱中自己爬出来,而我却困于地狱泥足深陷。”

  说到这里,陈东的眼睛忽然有些泛红。

  突然的情绪变化,让顾清影神色一慌。

  陈东话锋却是一转:“你还记得,婚礼当天,秦叶杀周玄时的画面吗?”

  “记得。”顾清影绝美的脸蛋上浮现惊恐,“当时的秦叶,很吓人,如果不是你下了狠手,估计没人能拦住他了。”

  “所以啊……”

  陈东惆怅苦笑:“他一直自诩爬出了地狱,可他根本就还在地狱中,只是这个男人用玩世不恭的皮囊,掩盖了他内心深处住着的恶魔。”

  “而这一切因果,都在秦家!”

  “我明白了。”顾清影点点头,柔声叮嘱道:“我知道你想报仇,也想带秦叶走出来,但你要答应我,一切以安全为主,如果不可为,便要立刻回来。”

  说着,她拍了拍肚子,狡黠一笑:“我和宝宝还在等你呢。”

  “哪有那么快?”陈东惊愕地看着顾清影。

  顾清影微微挑眉,俏脸绯红地说:“不管,反正假装已经怀上宝宝了。”

  陈东和顾清影洗漱了一下,在顾清影的挑选下,换上了一套笔挺的西装。

  望着镜子里重新容光焕发的自己,陈东有些失神。

  唯一的区别,或许是脸颊比之前更加消瘦了一些。

  “从今天起,我要戴上王冠……”

  心中暗暗决定,眼神无比坚定。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哪怕是为了死去的母亲,他也要将这顶王冠戴在头上。

  拉着顾清影转身下了楼。

  餐厅里。

  陈道临和龙老范璐、昆仑、秦叶正吃着早餐。

  见到下楼的陈东和顾清影。

  秦叶一阵惊讶:“我勒个去,这么早就起床了?小别胜新婚,你俩还是新婚呢,小别加新婚,起码也得太阳下山才起床吧?”

  一句话,让陈东和顾清影羞涩尴尬。

  而餐桌上的几人,也是猝不及防,将到嘴的稀粥喷进了碗里。

  陈道临抹了一把嘴角的粥水,瞪了秦叶一眼:“秦小子,你嘴里跑火车的吗?”

  秦叶耸了耸肩,一脸鄙夷地斜睨了陈东一眼:“东哥不行啊。”

  转而他又对范璐说:“小璐姐,

  中午饭每样菜里都加点枸杞吧。”

  范璐羞得脸色涨红,羞恼地对昆仑说:“昆仑哥……”

  昆仑面色沉凝,带着凛冽杀意瞪着秦叶:“你再拿你璐姐开玩笑,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是沙包大的拳头。”

  “得得得,就欺负我单身呗。”秦叶耸了耸肩,认怂低头喝粥。

  陈东拉着顾清影坐到了餐桌前。

  笑看着秦叶:“你哪里单身了?张雨澜可被你吃得死死的呢。”

  “噗!”

  秦叶嘴里的粥喷了出来,呛得剧烈咳嗽了几声,急忙岔开话题:“话说,咱们什么时候去西蜀秦家?”

  气氛一下子沉凝起来。

  包括陈道临,都将目光落到了陈东身上。

  陈东平静地喝着粥,淡然地说:“中午就出发!”

  “这么快?”

  饶是秦叶,也有些始料未及。

  陈东挑眉,语若寒霜。

  “报仇,难道还要选黄道吉日吗?迟则生变!”

  陈道临点点头:“那我现在便回陈家,老太太杀心太重,该请她进佛堂诵几天佛经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