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254章 令尊,可安好?

第254章 令尊,可安好?

  整个黑狱,全都懵了。

  能横压一狱的存在,居然被动防御?

  这开什么玩笑!

  砰砰砰……

  擂台上,拳风赫赫,风声炸耳。

  陈东双拳挥动带起残影,疯狂进攻。

  饶是他自己也没想到,道君会选择被动防御。

  “就这么点速度?”

  突然,道君轻声一笑。

  糟糕!

  陈东心脏一抽。

  刹那间,便看到道君右拳直接横抽了过来。

  砰!

  一声闷响,陈东踉跄横移了出去,左臂剧烈颤抖着,仿佛要炸开。

  “来了!”

  不等他站稳身形,道君的声音骤然炸响。

  速度快如闪电。

  几乎同时便出现在了陈东面前。

  凌空一脚,直接踢在了陈东胸口。

  “噗!”

  一口鲜血,随着陈东后仰倒飞出去,在空中划出抛物线。

  落地后,陈东的胸膛已经凹陷下去,原本断裂的肋骨,被道君一脚踢得直接凹陷,连带着又断了两根肋骨。

  “你不是我的对手,认输活命,不认输,死了。”

  道君缓缓地走到陈东面前,居高临下,犹如俯瞰蝼蚁。

  “我选择死!”

  陈东眼睛泛红,随着咬牙切齿的怒吼,他的右手猛地按进了凹陷处,抠住了断裂的三根肋骨,用力的往外一拉。

  咔!

  骨骼移位,清脆刺耳。

  “嘶~”

  整个黑狱,同时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家伙,还是人吗?

  对自己,能狠到这种程度?

  饶是道君,也是微微错愕,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再来!”

  陈东强撑着起身,红着眼盯着道君。

  嗡!

  几乎同时,道君的身子一晃,便再度出现在陈东面前。

  砰!

  一拳,直接让陈东倒飞了出去,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鲜血染红了陈东的胸前。

  星星点点散落在脸上的鲜血,让他的神情更加狰狞。

  “昆仑行,我也行。”

  当他再次倔强起身时,道君却早已经在面前。

  砰!

  又是一拳,陈东再次倒下。

  一次次被击倒,一次次再站起,一次次的喷血。

  陈东早已经成了个血人,却依旧坚强的重新站起。

  生死擂,俨然变成了一边倒的碾压。

  道君完全占据了上风,而陈东却成了“沙袋”。

  这一幕,看得整个黑狱噤声。

  一道道目光注视着那道染血的身影,眼神渐渐变成了惊恐。

  哪怕大家都是刀口舔血,不乏有兵王战神这样的豪雄存在。

  可他们扪心自问,做不到如同陈东这般,一次次被打倒,一次次悍不畏死的起身。

  监控室内。

  银发老者等人早就看懵了。

  倒不是惊愕陈东的悍不畏死,一次次起身。

  而是错愕道君的出手。

  “道君,到底要干什么?他能很轻易的杀死陈东的,为什么要这样戏耍?”爱丽丝惊疑不定,“他不是喜欢戏耍、凌辱他人的性格。”

  身为道君的私有物,爱丽丝对道君的了解,自问远超所有人。

  正是因为了解,所以她才更加震惊。

  擂台上。

  气氛惨烈。

  砰!

  道君的一拳,让陈东再次倒下。

  “弱者,就是弱者!”

  道君不屑地嗤笑道,看陈东的眼神,是浓浓的鄙夷。

  “小影,我,我要和你,结婚!”

  陈东目光涣散,露出了温柔笑容。

  随即,起身!

  “呵!”

  嗤笑声,从道君口中发出的同时,带着残影的一拳,再次朝陈东轰来。

  电光火石间。

  陈东涣散的眼神,陡然一凝。

  不好!

  道君脸上的不屑陡然消失。

  几乎同时。

  陈东身形猛地一晃,双手如蛇,顺势缠裹住了道君右拳。

  电光火石间。

  他俯身,前冲,肩撞。

  砰咙!

  一声闷响。

  道君直接踉跄后退了七八步远。

  还没稳住身形,道君面色一变,一口鲜血从嘴角流淌而出。

  轰!

  黑狱响起山呼海啸的惊呼声。

  所有囚犯都惊呆了。

  一次次的硬抗道君的拳头,就是为了这一次攻击?

  而道君,真的吐血了!

  “昆仑说得对,极端的冷静,能让我找到破绽的。”

  陈东看着吐血的道君,嘴角的笑容变得狰狞起来。

  “我,小看你了。”

  道君抬手擦掉嘴角血迹,神情冷厉下来。

  下一秒。

  两人同时动了。

  砰砰砰……

  拳脚碰撞,如同鞭炮,回荡监区。

  带着残影的拳脚,在擂台上挥舞的风声赫赫。

  所有人都屏息注视,同时心底暗暗震惊。

  和刚才被一面压倒不同的是。

  此时的陈东和道君,竟然打得有来有回!

  没有了戏耍,而是实打实的你来我往!

  监控室内。

  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难以遏制心中震惊,露出了惊骇之色。

  “好,好快!这个陈东……他的战斗本能好恐怖!”

  “这到底需要多强大的基因,才能造就出这么强悍的战斗本能?遇强则强?”

  “我的上帝!他简直是神奇小子!竟然这么快就能

  整个黑狱,全都懵了。

  能横压一狱的存在,居然被动防御?

  这开什么玩笑!

  砰砰砰……

  擂台上,拳风赫赫,风声炸耳。

  陈东双拳挥动带起残影,疯狂进攻。

  饶是他自己也没想到,道君会选择被动防御。

  “就这么点速度?”

  突然,道君轻声一笑。

  糟糕!

  陈东心脏一抽。

  刹那间,便看到道君右拳直接横抽了过来。

  砰!

  一声闷响,陈东踉跄横移了出去,左臂剧烈颤抖着,仿佛要炸开。

  “来了!”

  不等他站稳身形,道君的声音骤然炸响。

  速度快如闪电。

  几乎同时便出现在了陈东面前。

  凌空一脚,直接踢在了陈东胸口。

  “噗!”

  一口鲜血,随着陈东后仰倒飞出去,在空中划出抛物线。

  落地后,陈东的胸膛已经凹陷下去,原本断裂的肋骨,被道君一脚踢得直接凹陷,连带着又断了两根肋骨。

  “你不是我的对手,认输活命,不认输,死了。”

  道君缓缓地走到陈东面前,居高临下,犹如俯瞰蝼蚁。

  “我选择死!”

  陈东眼睛泛红,随着咬牙切齿的怒吼,他的右手猛地按进了凹陷处,抠住了断裂的三根肋骨,用力的往外一拉。

  咔!

  骨骼移位,清脆刺耳。

  “嘶~”

  整个黑狱,同时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家伙,还是人吗?

  对自己,能狠到这种程度?

  饶是道君,也是微微错愕,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再来!”

  陈东强撑着起身,红着眼盯着道君。

  嗡!

  几乎同时,道君的身子一晃,便再度出现在陈东面前。

  砰!

  一拳,直接让陈东倒飞了出去,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鲜血染红了陈东的胸前。

  星星点点散落在脸上的鲜血,让他的神情更加狰狞。

  “昆仑行,我也行。”

  当他再次倔强起身时,道君却早已经在面前。

  砰!

  又是一拳,陈东再次倒下。

  一次次被击倒,一次次再站起,一次次的喷血。

  陈东早已经成了个血人,却依旧坚强的重新站起。

  生死擂,俨然变成了一边倒的碾压。

  道君完全占据了上风,而陈东却成了“沙袋”。

  这一幕,看得整个黑狱噤声。

  一道道目光注视着那道染血的身影,眼神渐渐变成了惊恐。

  哪怕大家都是刀口舔血,不乏有兵王战神这样的豪雄存在。

  可他们扪心自问,做不到如同陈东这般,一次次被打倒,一次次悍不畏死的起身。

  监控室内。

  银发老者等人早就看懵了。

  倒不是惊愕陈东的悍不畏死,一次次起身。

  而是错愕道君的出手。

  “道君,到底要干什么?他能很轻易的杀死陈东的,为什么要这样戏耍?”爱丽丝惊疑不定,“他不是喜欢戏耍、凌辱他人的性格。”

  身为道君的私有物,爱丽丝对道君的了解,自问远超所有人。

  正是因为了解,所以她才更加震惊。

  擂台上。

  气氛惨烈。

  砰!

  道君的一拳,让陈东再次倒下。

  “弱者,就是弱者!”

  道君不屑地嗤笑道,看陈东的眼神,是浓浓的鄙夷。

  “小影,我,我要和你,结婚!”

  陈东目光涣散,露出了温柔笑容。

  随即,起身!

  “呵!”

  嗤笑声,从道君口中发出的同时,带着残影的一拳,再次朝陈东轰来。

  电光火石间。

  陈东涣散的眼神,陡然一凝。

  不好!

  道君脸上的不屑陡然消失。

  几乎同时。

  陈东身形猛地一晃,双手如蛇,顺势缠裹住了道君右拳。

  电光火石间。

  他俯身,前冲,肩撞。

  砰咙!

  一声闷响。

  道君直接踉跄后退了七八步远。

  还没稳住身形,道君面色一变,一口鲜血从嘴角流淌而出。

  轰!

  黑狱响起山呼海啸的惊呼声。

  所有囚犯都惊呆了。

  一次次的硬抗道君的拳头,就是为了这一次攻击?

  而道君,真的吐血了!

  “昆仑说得对,极端的冷静,能让我找到破绽的。”

  陈东看着吐血的道君,嘴角的笑容变得狰狞起来。

  “我,小看你了。”

  道君抬手擦掉嘴角血迹,神情冷厉下来。

  下一秒。

  两人同时动了。

  砰砰砰……

  拳脚碰撞,如同鞭炮,回荡监区。

  带着残影的拳脚,在擂台上挥舞的风声赫赫。

  所有人都屏息注视,同时心底暗暗震惊。

  和刚才被一面压倒不同的是。

  此时的陈东和道君,竟然打得有来有回!

  没有了戏耍,而是实打实的你来我往!

  监控室内。

  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难以遏制心中震惊,露出了惊骇之色。

  “好,好快!这个陈东……他的战斗本能好恐怖!”

  “这到底需要多强大的基因,才能造就出这么强悍的战斗本能?遇强则强?”

  “我的上帝!他简直是神奇小子!竟然这么快就能

  跟上道君的节奏!”

  ……

  一道道惊呼此起彼伏。

  银发老者和魃也是眼中闪烁惊讶。

  道君的实力,整个黑狱的人都清楚。

  能以一己之力横压一狱的存在,格斗技已登造化。

  陈东在一次次的被击倒吐血,一次次站起后,竟然还能跟上道君的节奏。

  将压倒的优势,逆转成了暂时的势均力敌。

  这样的战斗本能,哪怕他们也从未见过!

  “应该撑不了多久吧?”

  魃缓缓地吐出一句话。

  很轻的一句话,却让监控室内的众人同时安静了下来。

  的确,哪怕短暂的势均力敌,但差距终究在哪,再恐怖的本能也不可能瞬间弥补差距。

  陈东落败,乃至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事实,也正是如此!

  刚才的连番受伤,让陈东几乎到了强弩之末。

  此时,也全靠心中的执念坚持。

  激烈的战斗,更是让他的意识快速地退散。

  嘴角开始涌出血水,甚至鼻腔都开始流淌血水出来。

  “回家,等我……我,我快回来了。”

  “小影,我要回去娶你,我要给你一辈子的幸福。”

  “妈,我还要带你回陈家,将原本属于你的荣光还给你。”

  ……

  渐渐地,陈东的意识越来越模糊。

  这导致他挥拳出脚的速度也在变慢,力道也在衰减。

  浓浓的绝望席卷全身,陈东有种正缓缓坠入无尽的黑暗深渊的感觉。

  “啊!”

  陈东猛的狂吼,鲜血飞洒着,一拳直接轰向了面前的道君。

  这是……最后一拳了!

  然而。

  一道笑声突然回荡在陈东耳边。

  “令尊,可安好?”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