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253章 恐惧

第253章 恐惧

  监控室内,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惊骇地看着监控视频。

  陈东……有资格让道君脱下披风?

  震惊中。

  谁都没注意到,银发老者和魃的神情,却在惊骇过后,变得无比复杂。

  同样的惊呼哗然,此时回荡在其余九大监区内。

  所有囚犯都在关注着大战,也都知道,第一人的披风意味着什么。

  唯独第一监区,一片死静。

  但,所有囚犯脸上尽皆惊恐骇然。

  擂台上。

  陈东皱眉看着脱下披风露出面庞的男人。:

  那是一张略显消瘦,却极为坚毅的面庞。

  一句剑眉星目足以形容。

  但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股坚毅之气,却让陈东心惊胆战。

  就仿佛是一柄藏鞘的宝剑,锋芒不显,但藏于剑鞘中的部分,却足以惊天。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陈东脱口问道,脸上浮现疑惑惊愕。

  面对这个男人,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但话一出口,陈东就被自己逗笑了。

  一个被关押在黑狱二十几年的人,他怎么会认识?

  推算起来,眼前这个男人被关进黑狱时,他或许才刚刚出生!

  “准备好了吗?”

  道君缓缓地活动着双肩,肩头的肌肉随着活动坟起:“记住我的名字,道君!”

  陈东微微愕然,这名字……好怪。

  嗖!

  就在愕然之际,耳边陡然掀起狂风呼啸。

  陈东就感觉眼前一暗,道君坚毅的面庞却是近在咫尺。

  好快!

  突然一幕,让陈东心里大惊。

  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

  砰!

  一声大响。

  道君一拳直接轰在了陈东腹部。

  刹那间,陈东一声惨叫,五官扭曲,就感觉五脏六腑都翻腾了起来,身子不禁弓起。

  一拳之后,道君却是左手直接按住了陈东的肩头,用力一压。

  随即,便是狂风暴雨般的膝撞!

  该死!

  为什么会这么快?

  陈东惊惶无措,眼见着道君膝撞而来,双臂连连护在身前抵挡。

  强横的膝撞,哪怕挨上一记,他都没把握还能再站起来。

  即使如此,陈东依旧觉得双臂快要被撞断。

  刺骨钻心之痛,席卷全身。

  偏偏在道君的强势碾压下,他除了死死防御,连逃跑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一场战斗,瞬间开始,瞬间压制。

  这样的局面,陈东根本就没料到。

  双方之间的差距,就像是天堑鸿沟,让陈东机会绝望。

  随着一记记膝撞,陈东甚至能感觉到胸腔断裂的肋骨在缓缓变形,那种剧痛,哪怕是他提前吃了两倍量的止痛药,也依旧压制不住。

  “噗!”

  陈东突然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到极点。

  难道……就这么结束了?

  这一刻,他的意识都有些恍惚。

  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顾清影、母亲等人的身影。

  不!

  要活下去!

  他们……还在等我回家!

  “啊!”

  陈东一声宛若野兽咆哮,双手猛地合在一起,奋力和迎面而来的膝撞碰撞了一次。

  砰的一声!

  道君的攻势戛然一顿。

  陈东趁势直接双拳落到了道君的腹部,用力一顶,两人分开,陈东踉跄后退。

  “嗯?!”

  道君的眼中惊愕一闪即逝。

  望着狼狈后退,满脸痛苦的陈东,他得意一笑:“不错,扛了我23记膝撞。”

  陈东脸色苍白,眼角青筋狂跳。

  23脚膝撞!

  若不是他一直没有懈怠,始终每天按照昆仑的魔鬼训练进行体魄强化。

  仅仅一记,就足以踢断他的臂骨!

  饶是如此,此时他双臂也几乎脱力,剧痛得如同臂骨炸开一般。

  之前的伤势,也在刚才的暴风骤雨下,变得剧痛难忍。

  止痛药,完全失效。

  席卷全身的锥心刺骨剧痛,让陈东不停地喘着粗气。

  看道君的眼神,充满了恐惧。

  面对道君,他甚至连一战的胆气都没有。

  那是一种仿佛血脉天敌压制的恐惧,前所未有。

  整个第一监区,一片死静。

  所有囚犯都在沉默中,被刚才的一幕刺激的血脉喷张。

  但无人敢开口呐喊,因为都知道,道君战斗时,最讨厌聒噪吵闹。

  其余九大监区,此时响起一片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通过黑狱投放的视频,他们哪怕隔着屏幕,也依旧感受到了道君的恐怖。

  监控室内。

  众人面面相觑。

  “道君怎么留手了?”

  “那么强大的攻势,以道君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被那小子一拳顶开,脱离攻势的。”

  “23脚膝撞!道君的膝撞可是能直接撞碎青石板的,这小子能承受23脚,也是厉害了!”

  ……

  议论纷纷,满脸错愕。

  银发老者面色沉凝,始终如一的盯着视频。

  魃在旁边,紧握双拳,额头布满汗珠,心中暗自为陈东加油。

  擂台上。

  陈东汗如雨下,气喘如牛。

  目光恐惧的看着道君。

  而道君,也并未着急进攻,看陈东的眼神,始终透着不屑。

  道君忽然一笑:“就你这样,还想离开黑狱?

  监控室内,一片哗然。

  所有人都惊骇地看着监控视频。

  陈东……有资格让道君脱下披风?

  震惊中。

  谁都没注意到,银发老者和魃的神情,却在惊骇过后,变得无比复杂。

  同样的惊呼哗然,此时回荡在其余九大监区内。

  所有囚犯都在关注着大战,也都知道,第一人的披风意味着什么。

  唯独第一监区,一片死静。

  但,所有囚犯脸上尽皆惊恐骇然。

  擂台上。

  陈东皱眉看着脱下披风露出面庞的男人。:

  那是一张略显消瘦,却极为坚毅的面庞。

  一句剑眉星目足以形容。

  但浑身上下散发出的那股坚毅之气,却让陈东心惊胆战。

  就仿佛是一柄藏鞘的宝剑,锋芒不显,但藏于剑鞘中的部分,却足以惊天。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陈东脱口问道,脸上浮现疑惑惊愕。

  面对这个男人,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但话一出口,陈东就被自己逗笑了。

  一个被关押在黑狱二十几年的人,他怎么会认识?

  推算起来,眼前这个男人被关进黑狱时,他或许才刚刚出生!

  “准备好了吗?”

  道君缓缓地活动着双肩,肩头的肌肉随着活动坟起:“记住我的名字,道君!”

  陈东微微愕然,这名字……好怪。

  嗖!

  就在愕然之际,耳边陡然掀起狂风呼啸。

  陈东就感觉眼前一暗,道君坚毅的面庞却是近在咫尺。

  好快!

  突然一幕,让陈东心里大惊。

  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

  砰!

  一声大响。

  道君一拳直接轰在了陈东腹部。

  刹那间,陈东一声惨叫,五官扭曲,就感觉五脏六腑都翻腾了起来,身子不禁弓起。

  一拳之后,道君却是左手直接按住了陈东的肩头,用力一压。

  随即,便是狂风暴雨般的膝撞!

  该死!

  为什么会这么快?

  陈东惊惶无措,眼见着道君膝撞而来,双臂连连护在身前抵挡。

  强横的膝撞,哪怕挨上一记,他都没把握还能再站起来。

  即使如此,陈东依旧觉得双臂快要被撞断。

  刺骨钻心之痛,席卷全身。

  偏偏在道君的强势碾压下,他除了死死防御,连逃跑躲闪的机会都没有。

  一场战斗,瞬间开始,瞬间压制。

  这样的局面,陈东根本就没料到。

  双方之间的差距,就像是天堑鸿沟,让陈东机会绝望。

  随着一记记膝撞,陈东甚至能感觉到胸腔断裂的肋骨在缓缓变形,那种剧痛,哪怕是他提前吃了两倍量的止痛药,也依旧压制不住。

  “噗!”

  陈东突然吐出一大口鲜血,脸色苍白到极点。

  难道……就这么结束了?

  这一刻,他的意识都有些恍惚。

  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顾清影、母亲等人的身影。

  不!

  要活下去!

  他们……还在等我回家!

  “啊!”

  陈东一声宛若野兽咆哮,双手猛地合在一起,奋力和迎面而来的膝撞碰撞了一次。

  砰的一声!

  道君的攻势戛然一顿。

  陈东趁势直接双拳落到了道君的腹部,用力一顶,两人分开,陈东踉跄后退。

  “嗯?!”

  道君的眼中惊愕一闪即逝。

  望着狼狈后退,满脸痛苦的陈东,他得意一笑:“不错,扛了我23记膝撞。”

  陈东脸色苍白,眼角青筋狂跳。

  23脚膝撞!

  若不是他一直没有懈怠,始终每天按照昆仑的魔鬼训练进行体魄强化。

  仅仅一记,就足以踢断他的臂骨!

  饶是如此,此时他双臂也几乎脱力,剧痛得如同臂骨炸开一般。

  之前的伤势,也在刚才的暴风骤雨下,变得剧痛难忍。

  止痛药,完全失效。

  席卷全身的锥心刺骨剧痛,让陈东不停地喘着粗气。

  看道君的眼神,充满了恐惧。

  面对道君,他甚至连一战的胆气都没有。

  那是一种仿佛血脉天敌压制的恐惧,前所未有。

  整个第一监区,一片死静。

  所有囚犯都在沉默中,被刚才的一幕刺激的血脉喷张。

  但无人敢开口呐喊,因为都知道,道君战斗时,最讨厌聒噪吵闹。

  其余九大监区,此时响起一片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通过黑狱投放的视频,他们哪怕隔着屏幕,也依旧感受到了道君的恐怖。

  监控室内。

  众人面面相觑。

  “道君怎么留手了?”

  “那么强大的攻势,以道君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被那小子一拳顶开,脱离攻势的。”

  “23脚膝撞!道君的膝撞可是能直接撞碎青石板的,这小子能承受23脚,也是厉害了!”

  ……

  议论纷纷,满脸错愕。

  银发老者面色沉凝,始终如一的盯着视频。

  魃在旁边,紧握双拳,额头布满汗珠,心中暗自为陈东加油。

  擂台上。

  陈东汗如雨下,气喘如牛。

  目光恐惧的看着道君。

  而道君,也并未着急进攻,看陈东的眼神,始终透着不屑。

  道君忽然一笑:“就你这样,还想离开黑狱?

  放弃吧,我可以不杀你,你这点实力,活该女人被抢,被人替代!”

  这几天,陈东在黑狱中声名鹊起。

  他拼命想离开黑狱的原因,也早就被慢慢传遍了黑狱。

  陈东身躯一震,脑子里“轰”的一声响。

  道君嗤笑,如同一柄烧红的利刀,瞬间插进了他的心脏。

  这种感觉,比浑身的剧痛,更痛!

  “我……要出去!”

  陈东从牙缝中吐出一句话。

  随着一次深呼吸,恐惧的眼神渐渐平复,变得古井无波,深邃的仿佛两个黑洞。

  道君脸上的笑容一僵,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我的女人,我的父母,我的兄弟,都是我的,无人能替!”

  陈东缓缓地弓起了身子,摆出了战斗姿态。

  “呵!”

  道君不屑一笑,却是如离弦之箭,直接冲向了陈东:“弱者,只会被替代!”

  “那我,就变强!”

  陈东没有躲避,更没有想过防御,而是直接冲向了道君。

  砰!

  没有丝毫花哨。

  两人同时出拳,对轰在一起。

  刹那间,陈东眉头一拧,眼角青筋狂跳。

  就感觉一拳打到了钢铁上,指骨剧痛。

  几乎同时,他一声怒吼,再次挥拳,直接反攻道君。

  “呵!”

  道君嗤笑了一声,却是挥拳连连抵挡。

  这一幕,看得整个黑狱的人全都懵了。

  道君……是在干嘛?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