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252章 最后一战

第252章 最后一战

  银发老者叫走了所有人。

  他神情愠怒,静坐着。

  右手手背上的青筋凸显,跳动着。

  极力压制着怒火!

  他是黑狱的最高管理人,在黑狱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偏偏,对黑狱第一人,却毫无办法。

  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是那个男人自愿,黑狱根本留不住。

  更关键的是,黑狱需要那个男人来压制,让十大监区相互掣肘,维持在一个“平衡”状态。

  但,那个男人刚才做的事情,已经几乎将这种“平衡”打破。

  深吸了口气,银发老者拿起通讯电话。

  当通讯接通的时候,他只沉凝的吐出了两个字。

  “你敢!”

  啪!

  挂掉电话,银发老者眸光深邃,若有所思。

  黑狱第一人,连废四大监区头狼的事情。

  几乎以雷霆暴风的速度,席卷了整个黑狱。

  整个黑狱,都为之一惊。

  所有的囚犯都被第一人的操作给搞懵了。

  要知道,十大监区头狼虽有间隙不和,平时也少不得摩擦。

  但这种摩擦都在可控范围内。

  即便头狼之间发生死战,那也是局限在两大监区头狼之间而已。

  可这一次,第一监区的头狼,连废四大监区头狼。

  这是黑狱历史第一次!

  谁都不知道第一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但有人在猜测,这或许和想走出黑狱的陈东有关。

  而在这样的舆论浪潮中,更是将陈东的身份推向了一个神秘难测的地步。

  仿佛是将“陈东”二字,深深地刻进了每个囚犯的心里。

  与此同时,剩下监区的头狼,也纷纷闻风而动,暗流汹涌。

  这让本就几乎暗无天日的黑狱,变得更加压抑和窘迫。

  “他……真的是在帮我?”

  陈东躺在石床上,眉头紧皱成个川字。

  此时已经算是晚上,但天空的极昼,让人的睡意很少。

  陈东没有理会自己早已经成了黑狱囚犯们舆论的中心。

  他所有的疑惑,都在第一监区那位身上。

  帮?

  这个可能性简直太低了!

  看似扫平了前路荆棘,让他有最后一战的资本。

  但……

  陈东眉头舒展开,苦涩一笑:“或者这就是狂傲之人的行事手段吧?把我前边的四大监区头狼扫平,让我尽快与之对战,然后……杀了我?”

  揉了揉鼻子,陈东笑容越发的苦涩:“这么想,很多地方就清晰明了了。”

  说着,他掏出兜里的两粒止痛药。

  这是他唯一的本钱。

  身上的伤痛依旧存在,肋骨断裂并未修复,处处骨裂带来的剧痛,让他更加难以入眠。

  若不是第一人骚操作,他甚至手中有这两粒爆熊帮他搞来的止痛药,都不足以支撑接下来的战斗。

  所幸,现在这两粒止痛药,让他有了和第一人拼最后一把的机会了!

  只要打败黑狱第一人,他……就能出去了!

  深吸了口气,陈东珍而重之的将两粒止痛药塞进兜里,眼中闪烁着异样神采。

  “小影……等我回来,亲自为你披上婚纱!”

  ……

  翌日。

  辗转反侧一夜的陈东,缓缓地睁开眼睛。

  见到陈东拿出止痛药。

  爆熊提醒道:“陈生,一粒就够了。”

  陈东淡然一笑,将两粒止痛药放进嘴里咽了下去,道:“本就是拼死一搏,还怕被这止痛药药量过大而死?”

  爆熊一怔,随即恭敬地说:“陈生一切小心。”

  “他有弱点吗?”陈东询问。

  每次生死擂之前,爆熊都会将他的对手弱点讲出来。

  但这一次,爆熊没说。

  爆熊苦笑着摇摇头:“二十几年的老头狼了,能横压一狱的存在,没有弱点。”

  陈东哑然失笑。

  这次,真的是在拼死了!

  不过他也料到了,若是有弱点存在的话,以黑狱中的囚犯身份和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做到横压一狱。

  只是无奈地同时,陈东却有些好奇。

  如果真是这样的存在,当年昆仑是怎么打出去的?

  他是清楚昆仑实力的,和爆熊等头狼比,确实强一大截。

  但,昆仑若是还在黑狱中,也做不到横压一狱。

  更何况,那还是十年前,十年前的昆仑实力肯定没现在强横。

  而那个男人,却在二十几年前,便已经是监区头狼了。

  中间十几年的差距,一句“拳怕少壮”还远远不够。

  当陈东走到第一监区的时候。

  整个监区,肃静到了极点。

  空气仿佛都是凝固的。

  高台之上,披风男人巍然而立。

  而在各个牢房中,所有囚犯都目光灼灼的聚焦着陈东。

  有的囚犯的眼神,甚至像是在看待一个死人。

  此时是活动时间,所有囚犯却都在牢房之中,还没有丝毫不满。

  由此可见,高台上的那个男人,真的能横压一狱,在第一监区,更是有着至高无上的影响力。

  陈东深吸了口气,缓缓走上高台。

  目视着对面的披风男人,以他的视角,依旧看不清男人的容貌。

  但陈东还是微微一笑:“谢谢。”

  “谢什么?”声音冷漠。

  陈东笑道:“帮我荡平前路荆棘。”

  披风男人嘴角上翘,露出了不屑地

  银发老者叫走了所有人。

  他神情愠怒,静坐着。

  右手手背上的青筋凸显,跳动着。

  极力压制着怒火!

  他是黑狱的最高管理人,在黑狱中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

  偏偏,对黑狱第一人,却毫无办法。

  因为他知道,如果不是那个男人自愿,黑狱根本留不住。

  更关键的是,黑狱需要那个男人来压制,让十大监区相互掣肘,维持在一个“平衡”状态。

  但,那个男人刚才做的事情,已经几乎将这种“平衡”打破。

  深吸了口气,银发老者拿起通讯电话。

  当通讯接通的时候,他只沉凝的吐出了两个字。

  “你敢!”

  啪!

  挂掉电话,银发老者眸光深邃,若有所思。

  黑狱第一人,连废四大监区头狼的事情。

  几乎以雷霆暴风的速度,席卷了整个黑狱。

  整个黑狱,都为之一惊。

  所有的囚犯都被第一人的操作给搞懵了。

  要知道,十大监区头狼虽有间隙不和,平时也少不得摩擦。

  但这种摩擦都在可控范围内。

  即便头狼之间发生死战,那也是局限在两大监区头狼之间而已。

  可这一次,第一监区的头狼,连废四大监区头狼。

  这是黑狱历史第一次!

  谁都不知道第一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但有人在猜测,这或许和想走出黑狱的陈东有关。

  而在这样的舆论浪潮中,更是将陈东的身份推向了一个神秘难测的地步。

  仿佛是将“陈东”二字,深深地刻进了每个囚犯的心里。

  与此同时,剩下监区的头狼,也纷纷闻风而动,暗流汹涌。

  这让本就几乎暗无天日的黑狱,变得更加压抑和窘迫。

  “他……真的是在帮我?”

  陈东躺在石床上,眉头紧皱成个川字。

  此时已经算是晚上,但天空的极昼,让人的睡意很少。

  陈东没有理会自己早已经成了黑狱囚犯们舆论的中心。

  他所有的疑惑,都在第一监区那位身上。

  帮?

  这个可能性简直太低了!

  看似扫平了前路荆棘,让他有最后一战的资本。

  但……

  陈东眉头舒展开,苦涩一笑:“或者这就是狂傲之人的行事手段吧?把我前边的四大监区头狼扫平,让我尽快与之对战,然后……杀了我?”

  揉了揉鼻子,陈东笑容越发的苦涩:“这么想,很多地方就清晰明了了。”

  说着,他掏出兜里的两粒止痛药。

  这是他唯一的本钱。

  身上的伤痛依旧存在,肋骨断裂并未修复,处处骨裂带来的剧痛,让他更加难以入眠。

  若不是第一人骚操作,他甚至手中有这两粒爆熊帮他搞来的止痛药,都不足以支撑接下来的战斗。

  所幸,现在这两粒止痛药,让他有了和第一人拼最后一把的机会了!

  只要打败黑狱第一人,他……就能出去了!

  深吸了口气,陈东珍而重之的将两粒止痛药塞进兜里,眼中闪烁着异样神采。

  “小影……等我回来,亲自为你披上婚纱!”

  ……

  翌日。

  辗转反侧一夜的陈东,缓缓地睁开眼睛。

  见到陈东拿出止痛药。

  爆熊提醒道:“陈生,一粒就够了。”

  陈东淡然一笑,将两粒止痛药放进嘴里咽了下去,道:“本就是拼死一搏,还怕被这止痛药药量过大而死?”

  爆熊一怔,随即恭敬地说:“陈生一切小心。”

  “他有弱点吗?”陈东询问。

  每次生死擂之前,爆熊都会将他的对手弱点讲出来。

  但这一次,爆熊没说。

  爆熊苦笑着摇摇头:“二十几年的老头狼了,能横压一狱的存在,没有弱点。”

  陈东哑然失笑。

  这次,真的是在拼死了!

  不过他也料到了,若是有弱点存在的话,以黑狱中的囚犯身份和实力,根本就不可能做到横压一狱。

  只是无奈地同时,陈东却有些好奇。

  如果真是这样的存在,当年昆仑是怎么打出去的?

  他是清楚昆仑实力的,和爆熊等头狼比,确实强一大截。

  但,昆仑若是还在黑狱中,也做不到横压一狱。

  更何况,那还是十年前,十年前的昆仑实力肯定没现在强横。

  而那个男人,却在二十几年前,便已经是监区头狼了。

  中间十几年的差距,一句“拳怕少壮”还远远不够。

  当陈东走到第一监区的时候。

  整个监区,肃静到了极点。

  空气仿佛都是凝固的。

  高台之上,披风男人巍然而立。

  而在各个牢房中,所有囚犯都目光灼灼的聚焦着陈东。

  有的囚犯的眼神,甚至像是在看待一个死人。

  此时是活动时间,所有囚犯却都在牢房之中,还没有丝毫不满。

  由此可见,高台上的那个男人,真的能横压一狱,在第一监区,更是有着至高无上的影响力。

  陈东深吸了口气,缓缓走上高台。

  目视着对面的披风男人,以他的视角,依旧看不清男人的容貌。

  但陈东还是微微一笑:“谢谢。”

  “谢什么?”声音冷漠。

  陈东笑道:“帮我荡平前路荆棘。”

  披风男人嘴角上翘,露出了不屑地

  笑容。

  “其实只是想尽快杀你,二十几年,未曾见过你这样的狂傲横种。”

  早有所料的陈东,并未表现的太过惊讶。

  也就这个结果,才能解释披风男人横扫四大监区头狼。

  与此同时。

  监控室内。

  银发老者和魃等人静默而立,神情肃穆凝重。

  在这个位置,他们能将这场战斗尽数揽入眼底。

  且,在银发老者的授意下,这场战斗还全部投影到了各大监区。

  十年前,当昆仑经历最后一战走出黑狱时,也是如此。

  这在黑狱中,是个传统,也是个规矩。

  “可惜了,这样的小鲜肉,我还没尝到个鲜,便要死在道君手中了。”

  爱丽丝满脸落寞惆怅。

  银发老者和魃等人纷纷看了她一眼,却没多。

  爱丽丝搔首弄姿的感叹道:“估计又是速战速决了,昨晚道君表示了对这陈东的极度不满,这一战,这陈东应该连让道君脱下披风的资格都没有了。”

  闻。

  围观众人纷纷露出了赞同之色。

  披风是第一人的专属标志。

  能让第一人脱下披风,代表着第一人是真正将对方当做对手,打算认真一战。

  最近的一次,还是十年前那一战!

  而这次,陈东的实力众人看在眼里,显然是不足以让第一人脱下披风的。

  就在这时。

  “嗯?!”

  站在最前方的银发老者突然发出一声惊咦。

  随即,便沉声道。

  “道君,脱了!”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