账号:
密码:
gap小说网 > 男生小说 > 陈东龙老 > 第250章 震动黑狱的大事!

第250章 震动黑狱的大事!

  原本按照陈东的计划,和黑天使的生死擂,应该是放在第六场的。

  两场真正的生死擂后,再有一天的休养时间,足以调整状态。

  但,结果却让他无奈。

  他不是个优柔寡断的性格。

  以此时的状态,如果明天继续和人生死擂,实打实的死拼,结果会凶险万分。

  提前一场和黑天使生死擂,赢得一天的休养时间,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这就去办。”

  爆熊急匆匆地离开了。

  陈东在纳什维尔几人的搀扶下,躺在了床上。

  擦掉了嘴角的血迹。

  陈东脸色白的吓人。:

  胸膛剧烈起伏着,每一次呼吸,他都能感觉到胸腔里,仿佛有无数利针在扎着。

  这也让他每次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

  陈东将上衣撩了起来,这样感觉会舒服一些。

  “陈生,你的胸口……”

  纳什维尔的声音忽然颤抖着响起。

  陈东看到几人的脸色有些难看,目光斜睨向胸口的位置。

  隐约间,能看到一处骨骼的凸起,皮肉被撑得发红,显得无比狰狞。

  “是断掉的那根肋骨。”

  陈东凄然一笑。

  断掉的肋骨在他之后的高强度的进攻中,骨骼移位,造成凸起,很正常。

  “那怎么办?黑狱里的医疗系统不会管我们的。”

  纳什维尔神情有些惊恐。

  “没事。”

  陈东笑着摇摇头。

  然后,在纳什维尔几人惊恐的目光下。

  他缓缓抬起了双手,交叠按在了凸起的地方。

  再然后。

  陈东神情陡然一戾。

  双手猛地下压。

  咔!

  一声清脆的响声。

  陈东身体猛地抽搐了一下,牙齿紧咬着,一个劲的倒吸凉气,鼻腔里发出痛苦的哼鸣,汗如雨下。

  当他的双手因为剧痛从胸口脱离时。

  原本凸起的断裂肋骨,却是已经缩了回去。

  硬生生的……按回了原位!

  “嘶~”

  纳什维尔几人同时倒吸起凉气。

  陈东的狠辣,让几人后背生凉。

  战场之上,对敌人狠那是应该的,可能对自己下得去手,那才是真的狠!

  这得下多大的决心啊?

  至少,纳什维尔几人在这种情况下,是没有勇气将自己肋骨按回原位的。

  ……

  一夜无话。

  休憩了一夜的陈东,虽说胸腔肋骨断裂,依旧剧痛。

  但整个人的状态,还是要比昨天好一些。

  “陈生,要不放弃吧?”

  爆熊担忧地看着陈东:“不放弃的话,熬过了今天,后边几场,也熬不过去的。”

  哪怕全盛时期的陈东,爆熊都不认为真的能十连胜。

  更何况,现在还是断了根肋骨,多处骨裂了。

  这样的身体状态,根本就不应该生死擂!

  甚至,在黑狱这样的地方,哪怕是爆熊这种头狼,如果和陈东一样的状态,甚至连战斗都会小心谨慎的避免。

  陈东笑了笑。

  眼神却无比坚定,光芒璀璨:“我的妻子,我的父母,我的兄弟,我都不能放弃,你让我怎么放弃生死擂?”

  爆熊一怔,随即无奈一笑。

  他从兜里掏出了两颗胶囊,递到陈东手中:“这是我想方设法为陈生你找到的止痛药,希望对你有些帮助。”

  陈东愕然了一下,接过了胶囊:“谢谢。”

  第五场战斗,在爆熊的安排下,是和第五监区的黑天使进行。

  让陈东没想到的是,第五监区的黑天使,竟然是一位身材火辣,金发碧眼的大美女。

  擂台上,黑色的皮衣将黑天使的身段凸显的淋漓尽致,让人看了有种血脉喷张的冲动。

  但在陈东心里,对这位黑天使却充满敬畏。

  一个女人,在满是恶狼的黑狱中,还能成为一个监区的头狼。

  这得有多强的手段和实力?

  显然,黑天使在第五监区的影响力,无人能比。

  哄闹喧嚣的监区内,随着黑天使的抬手下压,便瞬间恢复安静。

  这一幕,让陈东咂舌。

  这样的一幕,在其他监区估计是看不到的。

  或许,第一监区有可能!

  “陈东,听爆熊说,你,拼命想离开黑狱,是为了你的女人?”

  黑天使红唇轻启,目光深沉:“你的女人,在等你,回家,举行婚礼?”

  她的语调有些古怪,显然对陈东的语并不太熟练。

  “是的,她已经披上了婚纱,等我回家。”

  陈东没有隐瞒,目光凌厉地说:“而有人,想取代我,抢走我的妻子,我要出去,杀了他!”

  黑天使嫣然一笑。

  吹了个口哨。

  然后对陈东竖起一根大拇指:“你是个男人,我真羡慕你的妻子!”

  说完。

  她转身跳下了擂台:“我认输!”

  简单三字,如滚雷回荡监区。

  诡异的是,监区内,所有的囚犯虽说有惊诧震惊,却都安静的默不作声。

  陈东满脸惊骇。

  这……演的这么毫不做作吗?

  之前和贪狼生死擂,走了关系后,好歹还是表面干了一场。

  现在黑天使,干都不干了?

  “黑天使!这不符合规矩!”

  一位黑狱管理员沉声说道。

  “fuck!”

  原本按照陈东的计划,和黑天使的生死擂,应该是放在第六场的。

  两场真正的生死擂后,再有一天的休养时间,足以调整状态。

  但,结果却让他无奈。

  他不是个优柔寡断的性格。

  以此时的状态,如果明天继续和人生死擂,实打实的死拼,结果会凶险万分。

  提前一场和黑天使生死擂,赢得一天的休养时间,才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这就去办。”

  爆熊急匆匆地离开了。

  陈东在纳什维尔几人的搀扶下,躺在了床上。

  擦掉了嘴角的血迹。

  陈东脸色白的吓人。:

  胸膛剧烈起伏着,每一次呼吸,他都能感觉到胸腔里,仿佛有无数利针在扎着。

  这也让他每次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

  陈东将上衣撩了起来,这样感觉会舒服一些。

  “陈生,你的胸口……”

  纳什维尔的声音忽然颤抖着响起。

  陈东看到几人的脸色有些难看,目光斜睨向胸口的位置。

  隐约间,能看到一处骨骼的凸起,皮肉被撑得发红,显得无比狰狞。

  “是断掉的那根肋骨。”

  陈东凄然一笑。

  断掉的肋骨在他之后的高强度的进攻中,骨骼移位,造成凸起,很正常。

  “那怎么办?黑狱里的医疗系统不会管我们的。”

  纳什维尔神情有些惊恐。

  “没事。”

  陈东笑着摇摇头。

  然后,在纳什维尔几人惊恐的目光下。

  他缓缓抬起了双手,交叠按在了凸起的地方。

  再然后。

  陈东神情陡然一戾。

  双手猛地下压。

  咔!

  一声清脆的响声。

  陈东身体猛地抽搐了一下,牙齿紧咬着,一个劲的倒吸凉气,鼻腔里发出痛苦的哼鸣,汗如雨下。

  当他的双手因为剧痛从胸口脱离时。

  原本凸起的断裂肋骨,却是已经缩了回去。

  硬生生的……按回了原位!

  “嘶~”

  纳什维尔几人同时倒吸起凉气。

  陈东的狠辣,让几人后背生凉。

  战场之上,对敌人狠那是应该的,可能对自己下得去手,那才是真的狠!

  这得下多大的决心啊?

  至少,纳什维尔几人在这种情况下,是没有勇气将自己肋骨按回原位的。

  ……

  一夜无话。

  休憩了一夜的陈东,虽说胸腔肋骨断裂,依旧剧痛。

  但整个人的状态,还是要比昨天好一些。

  “陈生,要不放弃吧?”

  爆熊担忧地看着陈东:“不放弃的话,熬过了今天,后边几场,也熬不过去的。”

  哪怕全盛时期的陈东,爆熊都不认为真的能十连胜。

  更何况,现在还是断了根肋骨,多处骨裂了。

  这样的身体状态,根本就不应该生死擂!

  甚至,在黑狱这样的地方,哪怕是爆熊这种头狼,如果和陈东一样的状态,甚至连战斗都会小心谨慎的避免。

  陈东笑了笑。

  眼神却无比坚定,光芒璀璨:“我的妻子,我的父母,我的兄弟,我都不能放弃,你让我怎么放弃生死擂?”

  爆熊一怔,随即无奈一笑。

  他从兜里掏出了两颗胶囊,递到陈东手中:“这是我想方设法为陈生你找到的止痛药,希望对你有些帮助。”

  陈东愕然了一下,接过了胶囊:“谢谢。”

  第五场战斗,在爆熊的安排下,是和第五监区的黑天使进行。

  让陈东没想到的是,第五监区的黑天使,竟然是一位身材火辣,金发碧眼的大美女。

  擂台上,黑色的皮衣将黑天使的身段凸显的淋漓尽致,让人看了有种血脉喷张的冲动。

  但在陈东心里,对这位黑天使却充满敬畏。

  一个女人,在满是恶狼的黑狱中,还能成为一个监区的头狼。

  这得有多强的手段和实力?

  显然,黑天使在第五监区的影响力,无人能比。

  哄闹喧嚣的监区内,随着黑天使的抬手下压,便瞬间恢复安静。

  这一幕,让陈东咂舌。

  这样的一幕,在其他监区估计是看不到的。

  或许,第一监区有可能!

  “陈东,听爆熊说,你,拼命想离开黑狱,是为了你的女人?”

  黑天使红唇轻启,目光深沉:“你的女人,在等你,回家,举行婚礼?”

  她的语调有些古怪,显然对陈东的语并不太熟练。

  “是的,她已经披上了婚纱,等我回家。”

  陈东没有隐瞒,目光凌厉地说:“而有人,想取代我,抢走我的妻子,我要出去,杀了他!”

  黑天使嫣然一笑。

  吹了个口哨。

  然后对陈东竖起一根大拇指:“你是个男人,我真羡慕你的妻子!”

  说完。

  她转身跳下了擂台:“我认输!”

  简单三字,如滚雷回荡监区。

  诡异的是,监区内,所有的囚犯虽说有惊诧震惊,却都安静的默不作声。

  陈东满脸惊骇。

  这……演的这么毫不做作吗?

  之前和贪狼生死擂,走了关系后,好歹还是表面干了一场。

  现在黑天使,干都不干了?

  “黑天使!这不符合规矩!”

  一位黑狱管理员沉声说道。

  “fuck!”

  黑天使风韵的脸蛋上陡然浮现狠辣,对着管理员呵斥道:“你上啊!”

  黑狱管理员神情一僵,看了一眼头顶周遭的摄像头。

  确定上边的人没有意见后,便闭口不语了。

  “谢谢。”

  回过神的陈东对黑天使感激地说。

  “真希望你能活着回去娶你妻子,顺便把那个坏人大卸八块。”

  黑天使微微一笑,迈着火辣长腿走回牢房。

  一场生死擂,以近乎荒诞的方式结束。

  但毫无疑问,陈东已经打赢了五场生死擂!

  一个进黑狱不到一月的新人,却以最雷霆的势头,赢下了五场生死擂,打算离开黑狱。

  这在黑狱,史无前例。

  几天的蓄势酝酿,陈东的名字,以暴风般的速度,席卷了整个黑狱。

  哪怕赢的五场生死擂中,充斥着诡异和不合常理。

  但这丝毫不妨碍陈东之名,席卷黑狱。

  所有囚犯都牢记住了这个名字,甚至心生敬畏。

  弱肉强食的世界,对强者的敬畏也是淋漓尽致。

  陈东回到牢房后,便继续躺在生硬的石床上休养着。

  他淡漠地看着牢房顶部的黑暗,目光有些呆滞。

  黑天使这一场生死擂一过,接下来五场,就真的是在考验生死了!

  但他,毫无把握!

  甚至,对明天的生死擂,都没有丝毫胜算!

  可他,没有想过放弃。

  顾清影、母亲一个个至亲之人不断的浮现在脑海中。

  他没有放弃的理由。

  除了死亡,没有什么能阻挡他回到故乡,回到顾清影的身旁。

  也就在陈东忐忑明天的生死擂时。

  一件大事,却是如同陨石坠落。

  轰炸了整个黑狱,让黑狱上到管理层,下到囚犯,都人人胆寒,惊恐万分。

  _soso